一些先鋒的音樂人已經開始將音頻文件代幣化,並以 NFT 的形式出售給粉絲。

原文標題:《NFT 如何幫助獨立音樂人拿回「消失」的版稅?
撰文:James Beck
編譯:0x13,律動 BlockBeats

我每個月都會把一部分金錢預算放在音樂方面。在新冠疫情之前,我會去看 Live Show、買一些唱片以及訂閱流媒體平臺。在疫情期間,我把這部分預算花在了 Bandcamp Fridays、NFT 上並且每個月都爲那些塑造了紐約市城市靈魂的場所、社區捐款。在如此艱辛的歲月中,音樂是一種慰藉,然而,諷刺的是,那些藝術家們卻幾乎沒有拿到他們本應拿到的收入。

無論疫情如何發展,人們會一直創作音樂,這是與生俱來的,因爲在我們創造語言之前就已經創造了音樂。然而,在今天,我們見到很多對音樂流媒體技術的未來持悲觀態度的音樂人。雖然流媒體平臺改變了音樂被發現、分享的方式,給音樂人帶來了很大幫助,但更重要的是改變了音樂人們自己獲得報酬的方式。正如 Mat Dryhurst 所言,Bandcamp 給人的感覺更像是給傷口貼上了一塊創可貼。

互聯網的所有權

那麼我們應該從哪裏說起呢?讓我們從你如何擁有互聯網上的東西開始吧。科技的發展能夠讓人們把聲波奇蹟般地轉換爲一個個字節。這些字解釋可複製的、無邊界的,隨着日常的信息流動着。加密領域的發展正在挑戰着這種觀念:它們也可以被擁有,而且這種擁有也是有價值的。

以電子音樂人 Jacques Greene 爲例。他 2011 年發行的歌曲《Another Girl》在 Spotify 上有 700 萬次的播放量,讓他從平臺上淨賺了約 27,904 美元的版稅。上週,他以 13ETH (16,037.32 美元)的價格賣出了一個令人着迷的音頻循環和 GIF,是一個名爲「Promise」的由斑點組成的人物。這個 6 秒鐘的視頻在 24 小時循環競拍中的收入幾乎是版稅的一半。

除了數字收藏品,NFT 能爲獨立音樂人帶來什麼價值?

你需要了解一些專業術語,這是十分重要的事情。簡單解釋一下,四位以太坊開發者在 2018 年撰寫了 ERC-721 代幣標準,推出了 Non-fungible Token,又稱 NFT。NFT 常被用於表示那些被證明是稀缺的數字資產,比如數字收藏品、活動門票、遊戲內資產,以及賣出 660 萬美元的 Beeple 數字藝術品。

那麼,爲什麼不把它應用到音樂上呢?畢竟,以太坊上的所有權數據纔是最重要的。一首歌的元數據(可以是音頻文件本身、版權,甚至是 midi stems)是不是也可以通過加密的方式轉換爲其組成部分,並把版稅支付給元數據的所有者呢?2016 年,像 Imogen Heap 這樣的藝術家已經在 Ujo Music 這樣的先鋒平臺上嘗試了這一點,儘管那時的以太坊智能合約的能力有限,並且還存在着較高的使用門檻。此外,還缺少一種有效的方式來支付二級市場上銷售的版稅。

智能合約標準仍然是以太坊上創新的中心,並且吸引力越來越多的個人嘗試在互聯網上以新的方式編程合約。推動 NFT 市場蓬勃發展的 ERC-721 標準現在正在被修訂,以允許無論 NFT 處於哪個平臺,都有一個更動態的標準來支付版稅。

歐拉的 Phi 函數與音樂有什麼關係?

兩週前,ConsenSys Mesh 投資組合公司 Treum 創建了一個名爲 EulerBeats 的項目,這是 27 個由算法生成的藝術和音樂 NFT。這個名字是向 18 世紀數學家歐拉提出的函數 phi 致敬,如果你不喜歡理論數學,可以把它看作是爲以後每張印刷品定價的函數。當某一特定原作的流通印數增加時,其下一印的發行價格就會以指數級的速度增加。這些 NFT 使用的是 ERC-721 的修改版,稱爲 ERC-1155。這意味着,今後每賣出一張,原版 LP 持有者都能獲得 8% 的版稅,另外 2% 歸 Treum 所有。在兩週內,管理獨特 LP 的智能合約自動支付了 912ETH (1,429,012 美元)的版稅。

除了數字收藏品,NFT 能爲獨立音樂人帶來什麼價值?

與其他 NFT 不同的是,它的元數據託管在一箇中心化的網絡服務器上,而音樂和圖像的元數據包含在代幣本身。這一點很重要:如果 EulerBeats 網站關閉,你仍然可以運行藝術和節拍生成器腳本,因爲它們永久存儲在以太坊鏈上。

以太坊社區最終將這個項目的價值做出了猜測,並以 300ETH 的價格買下了第一張唱片。Mark Cuban 稱其爲「史上最天才的想法」,這個項目有很多方面值得長篇大論,但就本文而言,在以太坊上存儲一段可驗證的獨一無二的音頻,未來的銷售將自動支付版稅給原所有者,這一點對於新的音樂銷售模式來說是最重要的。

其他 NFT 不支付版稅嗎?

不一定。目前,大多數 NFT 都是以 ERC-721 代幣的形式發行的,這意味着當藝術家第一次將作品賣給買家時,那是他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收到錢的時候。如果買家再以 5 倍的價格在 OpenSea 這樣的二級市場上轉手,原藝術家就無法收到版稅了。

Zora 是一個新興的 NFT 平臺,面向各類創作者開放,正在試圖改變這一現狀。每個在平臺上鑄造 NFT 的藝術家都可以設置一個「創作者份額」,這是他們未來所有銷售分成的百分比。比方說,他們的創作者份額是 10%。如果原作以 0.5ETH 的價格出售,之後有人以 10ETH 的價格出售,那麼創作者將從二次銷售中獲得額外的 1ETH。

另外,由於這些創作者的股份是用智能合約自動支付的,並且在以太坊上可以審覈,所以創作者永遠不用擔心收不到分成。這是一個強大的概念,類似於傳統音樂界的版稅,但卻是自動的、可審查的。

除了數字收藏品,NFT 能爲獨立音樂人帶來什麼價值?

NFT 標準的改進

不過,有一個問題。目前 Zora 採用的支付創作者份額的方法是不能在二級市場上覆制的。只有在 Zora 上發生的二次銷售纔會支付創作者股份比例。

Zach Burks 和 James Morgan 撰寫了一份「以太坊改進提案」或 EIP-2981,以創建一個 ERC-721 版稅標準。其主要動機是創建一個修改後的 NFT 標準,以便在一個市場上創建、購買或出售的 NFT 無論再哪個交易平臺轉售都可以獲得版稅收入。

有了這個標準,藝術家就可以設置一個版稅比例,在任何交易平臺轉售時都可以支付版稅給創作者。回到我們之前的例子,如果一個藝術家在 Zora 上鑄造一個 NFT,如果購買者在另一個市場上出售它,他們仍然有權獲得他們的創作者份額。

我期望更多的交易平臺會開始採用這個標準,它已經與主流的 ERC-721 NFT 標準兼容。我們還可以看到更多的唱片公司去中心化自治組織(DAO),通過現有的流媒體服務(如 DAOrecords)來管理鑄幣、發行音頻 NFT。就在本週,RAC 宣佈成立了一個新的創意機構,專門從事 NFT。

與傳統領域的碰撞

在 2021 年,一些先鋒的音樂人已經開始將音頻文件代幣化,並以 NFT 的形式出售給粉絲。我們也越來越接近這些 NFT 的更普遍的版稅標準。但這與傳統的、不透明的表演權組織(PRO)和中心化版稅數據庫的世界如何相互作用呢?

簡而言之,以太坊上發生的事情仍然存在於其自身的生態系統中。然而,這種情況似乎正在慢慢發生變化,無論是隨着 PRO 的權利管理數據庫的現代化,還是隨着更多的唱片公司開始瞭解 NFT 爲藝術家創造價值的力量(我持樂觀態度)。

去年,ConsenSys 被 MLC 選中與 Harry Fox Agency 合作,在未來幾年內實現音樂版稅數據和支付的現代化。MLC 門戶網站主要由 ConsenSys 建立,於 1 月份啓動,目前仍在不斷髮展。目前已經有大約 4800 萬首歌曲,9400 家音樂出版商在上面,他們剛剛繼承了 4.24 億美元的未支付版稅(「所謂的黑匣子」)。我們相信,隨着越來越多的音樂出版商和 PRO 開始適應基於以太坊的 NFT 的好處,我們將在明年開始看到這些世界的融合。

在此之前,如果你是一個藝術家,並且你認爲目前的版稅制度已經被打破了,那麼下載 MetaMask,並開始探索其他音樂人在 NFT 領域所做的事情並沒有什麼不好的。

來源鏈接:www.theblockbea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