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 收藏巨鯨 WhaleShark 分享他專注於 NFT 的原因及判斷各類標的投資價值的方法。

原文標題:《豪擲 7,000ETH,揭祕 NFT 巨鯨——WhaleShark 的加密逐夢路》
受訪者:WhaleShark,NFT 收藏家

區塊鏈混沌階段,各種新鮮事物層出不窮。公鏈,DApp,DeFi 等賽道相繼爆發,近來 NFT 也被看作是新的風口。在意識和領略到其中獨有的魅力後,NFT 垂直媒體 NFT Studio 聯合 Beep 幣撲發起 NFT (非同質化代幣)系列採訪,第一期我們採訪了 NFT 收藏巨鯨 WhaleShark,聊一聊爲何 TA 執迷專注於 NFT 這條賽道?以及如何判斷各類標的的投資價值的?

問:你曾經提到過「I am the collector of all things Bleeding Edge and Scarce. I like Beautiful Things.」可以簡單介紹下自己,聊一聊你是如何進入到區塊鏈領域並且投身到加密藝術品收藏領域的?

答:我是一個比較早期的區塊鏈投資家,在 2012 年就買了比特幣,後來在 2015 年,由於比特幣的擴展性和速度未達到我的期望,就全部轉向以太坊了。

我一直在關注這個領域。2019 年,我在 reddit 發現 MTG 的總監 Chris Clay 去了 Gods Unchained,然後就開始玩 GU,並有幸成爲了那個項目最大的收藏家,大概 20 萬左右,包含遊戲裏 3 個 Mythic 級別的孤品收藏卡。

在這個過程中,我在 OpenSea 排行榜上發現了虛擬藝術 Cryptoart 和 Cryptovoxels,一直對藝術美術有興趣的我,就此開始了 NFT 收藏行動。截至目前,我可以說是幾個比較大的項目(包含電子藝術)最大的收藏家,當然也一直在收藏的旅途之中。

問:你在 SuperRare 上是最大的收藏家(470 藏品、838.4ETH 投資),投資組合裏有諸如 Josie、Skeenee、Alotta 的作品,你投資數字藝術品的邏輯是什麼?(如藝術家故事、市場深度、行業認可度、價格等)。另外,就像 SuperRare 所說「We think collecting is inherently social」,但「Activity」帶來的問題是藏家藏品、交易記錄都公開可見,這是否會帶來隱私困擾?

答:我目前應該已經收藏超過 1000 個作品,分佈在 Makersplace,KnownOrigin 和其他藝術作品平臺。到今天爲此,NFT 的投資額接近 7,000ETH。

我本身一直都非常喜歡藝術,但是由於傳統藝術業界門檻比較高,也害羞自己對藝術的教育水平不夠高,從來沒敢踏入。直到,NFT 的出現允許我進行匿名收藏。

爲了更好的準備和收藏,我品鑑了上萬件虛擬藝術品,進行了非常認真的學習。總的來說,我認爲選擇一個作品主要有 5 個要點:

1. 喜不喜歡。如果根本不喜歡,只是爲了投資,我絕對不會去買。

2. 藝術作品的風格以及結構。我個人比較偏向 Minmalism (極簡主義),所以大家會看到我收藏的 Murat Pak 比較多一些,雖然價格高。

3. 作品想表達的意思和含義。我比較喜歡永久的主題,而不是 Flavor of the Month (紅極一時的潮流)。

4. 藝術家在主流市場的接受度和喜歡度。這點可以借鑑社交網絡平臺上的粉絲量和互動活躍度。

5. 市場上的價格比較和綜合考慮。

最後,由於我是匿名的收藏這些作品,還未遇到過暴露身份的危險,也會在訪談或交流的過程之內,爲了自己的安全和私人空間,不泄漏過多的私人信息。

另外,我覺得大家能看到我收藏什麼也不是什麼大祕密,或許還能提供靈感和讓其他人也愛上我喜歡的作品。

問:我們知道在你的投資組合裏,CryptoVoxels 和 The Sandbox 佔比接近 36%,我們也是 CV 的忠實粉絲,在裏面建築了《ETH 展館》、《404 Not Found》等主題空間,最近和 Bnolan 在討論虛擬社交、建造者增長和土地售賣的問題,很高興之前關於「一起做鄰居」的提案已經被採納到接下來的 Builder Island 中。記得去年你購買了不少土地給藝術家使用,那時 CV 還遠沒有今天這樣繁榮,你爲什麼會看好 CV?以及怎麼看待 CV 和相應競品諸如 Decentraland/the sandbox 的差異和競爭?

答:我覺得在目前 NFT 領域,會有比較多的「口袋」粉絲,他們很少會貫通各種項目。但是呢,我認爲最成功的投資家和收藏家會「connect the dots",知道 NFT 的項目不是單獨的,反而是連接的。

爲什麼電子藝術會受到這麼大的關注,是因爲它能立馬解決一個現有的、商業化的問題,關於這點待會兒我可以補充一下。

實際上,我是在開始投資電子藝術之後,才發現除了作爲網站之外,CV 也是一個非常適合來模仿實體畫廊和美術館的平臺。雖然那時候,平臺 bugs 還是比較多,但是由於我在其他業務上也會涉及平臺開發,知道事物是沒有辦法一開始就完美,是需要通過團隊來進行美化的。

在我看來,投資任何項目,必須得抓住核心。具體到虛擬土地上,就是內容爲王。

哪一個平臺有內容,有創造力,有社區推動,就會成功。

作爲一個投資家,我不僅僅需要買土地,也要全力以赴支持內容和開發,所以我決定免費提供 100 多塊土地讓缺乏資源的美術家能有自己的 VR 畫廊。

另外,對 Ben Nolan 來說,CV 是在實現生活中的大夢想,而不是爲了籌集資金或者快速賺錢。這樣的初衷,讓 N 多次創業的我非常的佩服和尊重。

一言以蔽之,CV 爲美術,Sandbox 爲遊戲,這兩個項目我都非常看好。每個公司都有資源限制,因此必須得專注,建立起穩定的基礎,才能夠大力擴展。未來 Sandbox 也會有 NFT 的 interoperability 功能,我很期待他們的上線和擴展。

問:從你的投資組合來看,過往的一些 NFT 項目諸如 Crptokitties 以及 Decentraland 之類的投資比例較少,是因爲覺得他們本身的預期已經被消化完畢了嗎?那是否會擔心 CV/Sandbox 等會再上線之後也出現這種階段性熱潮的現象?

答:對我來說,投資的第一原則是:you make money when you buy, not when you sell。不知道中文怎麼翻譯,但是主要意思是賺錢源於你投資的價格,而不是你賣的價格。

我很佩服 CryptoKitties,Cryptopunks 和 Axie Infinity,一直也在關注這些項目。此外,也很佩服最近 DCL 的進展,雖然在很早的時候,大部分都是佔土地等收穫。

我認爲,虛擬土地項目的核心還是內容爲王,而不是投資爲王。如果大多數的土地都被投資家佔領,而沒有開發的計劃,那就無法擁有一個好結果。作爲投資家,不只是要投錢,也必須得投精力,經驗和熱情,這些都是爲了能讓項目變得更好。

基於這樣的投資原則,雖然當下我也很佩服 DCL 近期的變化和改革,但還是沒有投資 DCL 的計劃。以後回過頭來看,這個決定可能會是個大錯誤,但是還是會按照我的投資原則來。

問:你剛剛提到 CV 和 Sandbox 其中重大差異性在於一個專注藝術,一個專注遊戲。除此之外,在代幣設置上兩者也是呈現出很大的不同(當然這個跟團隊屬性有非常大關係)。The Sandbox 他的經濟模型主要分爲激勵代幣和土地兩部分,SAND (代幣)就像 MANA,這條路 Decentraland 已經走過了:股權融資 /ICO/ 拍賣土地 ... 一旦引入系統內貨幣,事情就會變複雜,並且可能會削弱用戶對土地本身的關注度(很多一部分人會轉移注意力到代幣的炒作上去)。

相比較而言,CV 前兩週宣佈銷燬 COLR,讓經濟模型變得簡單,團隊成爲一個純粹的虛擬城市運營商,你怎麼看待發行代幣的行爲?以及土地和代幣之間的平衡問題?

答:我覺得對土地項目來說,native 的貨幣是個社區的 enhancer (增強因子),而不是一個項目的核心重點。

如果核心做得好(比如:Sandbox 爲遊戲創造),SAND 可以提升社區對項目的粘性,而且也會允許項目有更多的方式去獎勵和鼓勵他們的用戶。

我覺得不是每一個項目都足夠優秀到能夠使用代幣來去創造一個封閉的經濟模型。這樣的行爲其實也是違反區塊鏈本身的公開性和互通性。

不是每家公司都可以成爲 Apple,封閉的經濟模型必須得有相應的良好基礎產品。目前區塊鏈行業的最大誤解是「我採用區塊鏈技術,難道我不應該更加受歡迎嗎?」這個問題的本質在於項目優不優秀,能否解決問題,而不是因爲它採用新科技就會火起來。

如果 Sandbox 的核心產品無法成爲非常火爆的項目,SAND 也只會讓項目更加複雜,而不具備存在的意義。其實我也在前幾個月買了 COLR,雖然投資量不是很大,但是還是會覺得有點心疼。

簡單,直接,一目瞭然,這應該是每個項目都考慮的開發方式,而不是爲了賺更多的錢,或者爲了讓經濟模型變得更加封閉。

問:下面我們來說說 WHALE 吧,作爲第一個 Social Money,發行它的初衷是什麼,現在運行得如何?從鏈上看,目前 WHALE 持幣地址數是 132 個,籌碼分佈情況如何?

答:我開始收集 NFT 作品的時候,並沒有創造 $WHALE 的想法。到了後來,在成爲 NFT 業界比較大的收藏家之後,纔開始去考慮如何才能更好的服務和貢獻給 NFT 社區,讓它有更快,更良好的發展之路。

收藏本身是一個比較獨居的行動,但是由於 NFT 行業還算是非常年輕,如果有更多的參與,更多的討論,更多的互動,我覺得行業能發展的更快和更健康一些。

我想通過 $WHALE 建立一個能統一各個國家的 NFT 粉絲,一個健康正面的社區。$WHALE 本身是個注重 NFT 的 Social Currency (社區貨幣),價值來自社區的健康度和背後的 NFT 收藏(The Vault)。

目前 $WHALE 成長的非常快速。我們主要是在 Discord (discord.gg/whale)和 Twitter 上運營,已經累積了上千會員。爲了提供一個可參考的價格預估,我們還和 NFT 業界內在數字分析方面很專業的 Nonfungible.com 進行了價格和資產審計。

剛上市的時候,一個 $WHALE 被預估爲 US$0.06,但是目前市場價爲預估價的 5 倍。我覺得這不只是反映了大家對 NFT 未來的認可,也展示了大家對 $WHALE 社區的信賴,活力和未來的發展期望。雖然 $WHALE 目前可能只顯示出 132 個持幣地址,但是由於我們是通過 Twitter 和 Discord 的 airdrop 來發放,真正的地址數不只是這些。

問:其實當時您在發行 WHALE 的時候,社區裏還是有挺多爭議的,覺得你之前的操作(收藏 / 讓藝術家免費使用你的地等等)都是爲了 WHALE 做鋪墊,你怎麼看?

答:實際上,NFT 的收藏只佔有本人資源的一小部分,就是這也是通過 10 個行業內的領導審覈過的,並不欠任何債務或者貸款。

我估計有一小部分的人以爲我想通過這個方式募資,所以就比較敏感。所以後來我們把 Tokenomics 改了,現在 $WHALE 沒辦法從我們這裏來買,唯一獲取方式是參與社區活動。

問:那 WHALE 可以用來做什麼?是想讓各大平臺諸如 OpenSea 等平臺支持 $WHALE 支付嗎?其實也有人想問你持有那麼多收藏品,同時匯聚那麼多資源之後,會想要自己來打造一個交易平臺嗎?

答:由於 $WHALE 本身是個 Social Currency,它也具備買賣功能。目前能夠使用 $WHALE 的渠道有很多,除了最基礎的 Tipping 之外,我們已經擁有 80 多個合作伙伴,可以在 OpenSea 上直接使用 $WHALE 支付購買限量的 NFT 作品。

合作伙伴包含業界最出名的一些虛擬藝術家,區塊鏈遊戲公司,以及其他的 NFT 項目開發公司。未來,我們也會允許使用 $WHALE 去租用 The Vault 裏面的虛擬土地,收購 The Vault 裏面的美術作品和其他 NFT 資產。

目前,我沒有打造平臺的想法,因爲我覺得這個賽道已經有點擁擠了,而且也跟 OpenSea 和其他行業內的比較大的平臺保持着良好的關係,不想成爲競爭對手。

更重要的是,我還是想聚焦核心競爭力,就是我們的社區和我們的收藏能力。希望 NFT 爆發的時候,$WHALE 的品牌已經與 NFT 脫離不開,也會對我們的忠實會員有個很好的回報率。

剛纔已經提及,由於 $WHALE 是一個分享我收藏 NFT 旅程的項目,並不是一個 ICO 或者籌集資金的項目,我們不會去賣 $WHALE, 唯一可以獲得 $WHALE 的方式是通過社團的互動,參加 $WHALE 活動,以及參加一些我們合作伙伴的活動。我們貢獻 $WHALE 就是希望能有更多的人能積極的參與這個美妙的行業。

問:目前整個 NFT 市場內,來自中國的聲音非常少。記得你曾和我們說「希望把中國傳統的美術也電子化」,這也是我們最近在嘗試的一個方向。聊聊你對中國市場的看法和計劃吧?

答:我覺得中國的區塊鏈朋友對 NFT 發展產生興趣只是時間問題。如果我們看區塊鏈的經濟應用,儘管目前存在極大的監管門檻,我們仍然可以說中國區塊鏈社區的參與、推動與發展都是世界領先的。

那麼對於 NFT,一個這麼自然,理所當然和非敏感的區塊鏈應用,勢必也會像近期 DeFi 的大爆發一樣,會在這幾個月內受到極大關注,並取得巨大的成長。

現在是個資產數字化的世界,目前我們沒有任何其他的方式可以去證明資產的出處和稀缺性,這個問題唯有通過 NFT 來解決。

那麼作爲一個那麼熱愛電子藝術的我,在收藏作品的過程中,往往會看到很多西方的作品,卻很少見到我們中國人的傳統現代化作品。中國有這麼長久的文化和藝術歷史,我覺得也需要融合新一代藝術的 evolution。

問:其實從 DApp、區塊鏈遊戲爆發後,不少人就意識到了 NFT 的巨大潛力。但截至目前,市場相對而言還是非常小衆,您認爲阻礙其進一步發展的原因有哪些?可以從哪些方面突破?(尤其是流動性方面)

答:我覺得我們都在等待第一個在主流市場有所突破的 NFT 應用,而且那個項目 / 藝術家 / 公司,不能是依賴着 NFT 的口號,而是因爲他們的核心產品能夠媲美主流市場上產品的競爭力,只有這樣纔會讓全球意識到 NFT 的偉大。

大部分的人其實是沒有興趣瞭解 NFT 背後的科技原理的,他們只是在尋找一個簡單的,有效的解決方案。我們可以看到很多電子藝術平臺都在「隱藏」區塊鏈的支持結構,比如 Nifty Gateway 或者 MakersPlace 都可以用信用卡直接購買作品,而且大部分的優秀項目都是在往這一條路走。

我個人對於虛擬藝術能最早找到突破點持有最樂觀的態度。電子藝術之前無法被商業化的原因是缺乏一個指定出處和稀少性的辦法,這個問題通過 SuperRare,MakersPlace,KnownOrigin,InfiNFT 和 AsyncArt 已經得到了解決,現在只是在等待大衆化的市場追上來而已。

問:除了資產發行,資產創作,資產交易外,目前還有哪些值得探索的方向?您目前的 NFT 藏品大多是遊戲資產以及藝術品,除此之外,還有哪些感興趣的細分領域呢?

答:對於 NFT 應用來說,我未來比較期待的是資產的租賃,資產的 DAO 化,以及租賃資產的貸款。

NFT 的下一階段的發展可以說是 NFT 和 DeFi 的一個結合。有了 NFT 的租賃功能,纔可以極大化虛擬土地的應用;有了 NFT 的 DAO 化,我纔可以把 $WHALE 和 The Vault 做出最終的社區管理模式。NFT 的貸款,也會解鎖行業內很大的現金流動,同步會產生一個新的收入渠道。

雖然 NFT 業界裏有成百上千的項目,但我還是按照我的投資原則來收藏 NFT:看人,看團隊,看與傳統市場的對比和類似,看 NFT 的應用規模,項目的專業性,計劃等等。

我和 The Vault 也只投了少於 10 個我們認爲有極大未來的項目,包含 Gods Unchained,虛擬藝術,Cryptovoxels (CV),Sandbox,Avastars,CryptoMotors,JOY 和最近的 NBA Top Shot。當然我們也一直在觀察 CryptoKitties,Axie Infinity 和 Cryptopunks 的市場價格狀態。我很希望未來也能看到 NFT 應用擴展到音樂,各種收藏卡(運動,漫畫),NFT 門票,NFT 實體資產代理 Token 等等。

The future is so bright I have to wear sunglasses.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