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坊面對擠兌風險時性能不足以承載大規模 DeFi,Algorand 認爲 DeFi 應納入更多應用與傳統資產。

原文標題:《DeFi 爲何在市場極端狀況下出現系統性崩潰?誰會是承載 DeFi 的更好公鏈?》
撰文:James Chiu

DeFi 曾被人們寄予厚望,但在這次全球金融風暴中,它的表現卻讓人大跌眼鏡。

上個月,鎖定在 DeFi 應用內的代幣價值突破了十億美元,正當社羣在歡慶這個里程碑時,卻迎來了「黑色星期四」。新冠肺炎疫情的衝擊讓全球金融市場動盪不堪,美股兩週內出現多次熔斷,流動性危機也連帶讓加密貨幣的價格崩盤。DeFi 的表現甚至比加密貨幣更慘,至 3 月 30 日爲止,鎖定在 DeFi 內的代幣價值僅剩 6.3 億美元,跌幅將四成。

除了價格和市值,DeFi 更大的問題是流動性枯竭和網絡擁堵。讓我們仔細探究一下這次系統崩潰的來龍去脈:

當前的 DeFi 應用大部分建構在以太坊上,以太坊價格的暴跌引起了一系列連鎖反應,造成「系統性」的流動性危機。首先,ETH 價格的暴跌讓許多 DeFi 借貸協議的抵押品價格快速下跌,引發大規模的清算。在清算過程中,抵押品被強制打折拍賣,短時間內以太坊上的交易量大增,導致網路壅塞。

最核心的角色是穩定幣 DAI,許多借貸協議的倉位持有者需要回購 DAI,以避免清算,這導致了 DAI 在短時間溢價到 7.5 美元,足足比錨定的 1 美元多了 750%。即使倉位持有者回購了 DAI,但因爲區塊鏈網絡極爲堵塞,只能眼睜睜看着自己的抵押品被賣掉。

所以,歸根結底,此次極端事件暴露出當前 DeFi 的兩個問題:

  1. 幾乎都建構在「以太坊」上,各產品的表現和 ETH 的價格密切相關。
  2. 應用多以「借貸協議」爲主,在以太坊網絡極爲擁堵時,協議設定的規則以及人力下達的指令,都無法及時執行。

以太坊性能不足以承載大規模 DeFi

一句話概括,以太坊的效能大大侷限了 DeFi 的可能性。這次市場的崩盤放大了以太坊的阿基里斯之踵。

以太坊網絡最大的問題就是慢。在金融交易中,時間決定一切,流動性枯竭的意思,就是在最重要的環節,資產的交易被中止或拖延了。許多交易的獲利、止損、平倉,大賺或者鉅虧,往往就在那幾秒鐘的時間內發生。

目前以太坊仍然是使用 PoW 算法,TPS 僅有 20。原本社羣希望等到以太坊的 PoS 和 Layer 2 解決方案出來後,能解決 TPS 過慢、吞吐量不夠、延遲太多的問題。但是有專家估計,以太坊 2.0 真正推出可能要 2 到 3 年。縱然目前以太坊 2.0 在穩步推進,但離滿足大規模需求的高容量 TPS 仍有一段距離。

更令人擔憂的是,在以太坊過渡到以太坊 2.0 的階段會面臨到無數次的更新、無數次的硬分叉,要如何將現在的 DeFi 應用以及資產成功的轉移到新的鏈上,又是另外一個問題。

區塊鏈世界的主流是去中心化。 DeFi 既然是去中心化金融,那麼,在以太坊之外,尋找更合適的備選平臺,一定是衆多 DeFi 開發者的心願。事實也是如此,從 2017 年以來,許多競逐者逐漸出現,包括市值前十的 EOS 和 TRON,以及新秀 Algorand 等公鏈。

在依託區塊鏈的 DeFi 之外,有沒有更廣闊的藍海呢?顯然有。看看傳統金融市場,可供投資者選擇的金融產品非常多,人們可以選擇風險較高的股票證券,或是避險資產黃金、日圓,或是不動產和債券。如果能在區塊鏈和傳統資產之間嫁接一個橋樑,區塊鏈的金融創新會出現一片新的天地。

Algorand 作爲一條新的公鏈,正在嘗試着導入傳統資產,比如和 AssetBlock 合作將 6000 萬美元的酒店房產上鍊,與數字證券新創公司 Securitize 達成合作協議,還有與知名投資平臺 Republic 合作,開發新的募資模式,這些都是在嘗試和傳統資產對接。

Algorand 是由圖靈獎得主 Silvio Micali 所發起的項目,該項目先前已從聯合廣場創業投資公司(Union Square Ventures)和 Pillar Venture Capital 等風險投資公司籌集約 6600 萬美元。

Algorand 的速度和吞吐量有何優勢?

在 TPS 方面,Algorand 優勢則非常明顯,我們可以從最近穩定幣 USDT 的交易速度實踐來做一比較。 USDT 是目前市值最大的穩定幣,由 Bitfinex 交易所的姐妹公司 Tether 所發行。 USDT 的發行最初是基於比特幣網絡的 Omni 協議,但後來因爲速度過慢,就將新增代幣轉到以太坊,並增加了 EOS 和 TRON 這兩個公鏈。今年 2 月 10 日,USDT 正式在 Algorand 上發行。 USDT 在比特幣的 Omni 上 TPS 僅爲 7,在以太坊上 TPS 大約 30 左右,而 Algorand 的 TPS 卻是 1,000 以上。

Algorand 基金會的首席營運官陳芳芳在一次 AMA 中表示:

「Algorand 的交易確認速度是非常快的,大概只需要 4 秒鐘,TPS 在 1,000 以上,交易費用大幅降低,這同時爲區塊鏈小額 / 微型支付提供了可能。」

由於 Algorand 的每秒交易吞吐量大大提高,面對擠兌風險的時候與能維持區塊鏈的高效性能,因此,如果 DeFi 應用建立在 Algorand 上,應該不會遭遇 3 月 13 日這種危機時刻的擁堵以及 Gas 費用飆升。

Algorand 的純粹權益證明與雙層安全性

除了 TPS 的要求外,DeFi 對於安全性的要求很高。從 bZx 閃電貸事件,到 Curve 合約攻擊事件,都顯示出目前區塊鏈的安全性仍屬於強褓階段。而 DeFi 作爲區塊鏈的趨勢,承載了許多的資產價值,因此,在安全性尚未符合傳統金融的門檻之前,是無法將傳統資產和投資人導入區塊鏈產業中。

從過去的事件總結,我們可以得出區塊鏈的安全性分爲鏈上交易安全性以及智能合約安全性。

區塊鏈上的交易安全性以及智能合約的安全性,就正巧就是 Algorand 的另一項優勢。

在與以太坊的 TPS 競爭中,目前市值第八的 EOS 和市值第十的 TRON 都是不可忽略的對手。而這兩個公鏈不約而同的用了 DPoS (代理權益證明)的共識機制。比如 EOS 的 DPoS ,是從 100 個備用節點中票選出 21 個超級節點,交易確認速度可快達 1.5 秒,以及 3000 TPS 以上的吞吐量。當然,這樣的做法的代價是犧牲去中心化和安全性。

由於節點數少,節點聯合作惡,讓區塊鏈資產被攻擊的風險大增。試想,如果你是摩根大通之類的傳統機構,你會安心將應用放在使用 DPoS 的共識算法上嗎?

而 Algorand 的共識算法被稱爲 Pure Proof of Stake。這一設計引入了 PoS 的節點准入機制,但算法非常簡單直觀,直接根據各節點所擁有的代幣數量作爲其被可驗證隨機函數(VRF ,Verifiable Random Function) 算法的驗證權重,篩選出出塊節點。簡單來說,即賬戶上擁有越多的幣,也就越容易被選中參與到共識中。不同的是, Algorand 不需要任何人去抵押代幣,所有的代幣都是隨時流通的,因此創辦人 Silvio Micali 稱之爲純粹權益證明(Pure Proof of Stake)。

由於 Algorand 利用了 VRF 來選擇區塊生產者和驗證者,也就避免了」超級節點」這種的中心化節點,減少了中心化以及被攻擊的可能性,鏈上交易安全更令人放心。

爲何 Algorand 智能合約選擇了非圖靈完備?

當前大部分區塊鏈的智能合約都是圖靈完備的,他們都和以太坊一樣,嘗試着變成「世界計算機」。所謂的圖靈完備是指,有了數據操作規則(程式語言、指令集等)就可以實現圖靈機的全部功能。簡單說,就是我給你一套工具箱,你可以打造出任意的物品。

越是功能強大的智能合約,就越是邏輯複雜,也越容易出現邏輯上的漏洞。因爲圖靈完備的智能合約可能會出現許多漏洞,遭到黑客攻擊。很多時候」圖靈不完備」反而是刻意爲之。例如比特幣就是爲了避免交易跳轉而維持圖靈不完備,從爲維持電子現金交易系統的安全性。

Algorand 於去年推出了 Algorand 2.0 的升級,推出了新的功能 — 智能合約(Algorand Smart Contract,簡稱 ASC)。這個智能合約不是圖靈完備的。 Algorand 智能合約是自動執行自定義規則和邏輯的第一層智能合約,通常圍繞如何轉移資產。

透過一種稱爲交易執行審批語言(TEAL 語言)的新語言編寫的基本交易原語組成。而這個智能合約通常圍繞如何定義或是轉移資產。也由於這個智能合約不是圖靈完備,因此,在交易時更能確保交易的安全性。

Algorand 認爲,儘管 ASC 智能合約的潛在功能更爲有限,但它們的編寫和執行更加安全。例如 ASC 不支持遞歸邏輯,這代表檢查代碼錯誤也更容易,更快捷。

「我們認爲,對於大多數用例而言,圖靈完備不是必需的,圖靈完備增加了黑客攻擊的可能,使得系統性風險更大。」Algorand 的產品負責人保羅‧黎各(Paul Riegle)說。

更簡單的功能可能意味着更好的安全性,確保撰寫智能合約的工程師不會無意中開始後門,讓用戶無端損失資產。

Algorand 劃分的四類資產與傳統金融的藍海

DeFi 除了借貸之外,其實金融有着廣大的應用場景,不論證券、債券、地產、信用積分、,還是各種貴重收藏品的交易和所有權,所有這些都是區塊鏈可以進入的金融領域。而以太坊的開發者在這一塊琢磨的並不多。

證券、債券、地產這些代幣都屬於證券型代幣,其交易和確權,都涉及各種法律、政策等限定條件,爲了能夠好的定義代幣,讓發行人不須再另外寫智能合約去定義代幣,Algorand 提出了「標準資產(Algorand Standard Assets,ASA)」的概念。

它將資產劃分成可替代資產、不可替代資產、受限制可替代資產、不受限制不可替代資產四大類。由於 ASA 是並不是通過第二層智能合約來實現,而是在 Layer 1 就實現了可替代和不可替代通證等分類,因此交易起來更安全、更快速。

目前以太坊上的 DeFi 雖然蓬勃發展,但只限於衍生性商品或是借貸商品,一旦 ETH 價格波動(如 3 月 13 日),整體市場就會萎縮,因爲借貸商品的借方,往往是將借出來的資金拿去投資加密貨幣的現貨或期貨。

而 Algorand 並非如此,它希望能夠拓展 DeFi 應用的想象空間。有這麼多傳統機構會與 Algorand 達成合作,關鍵就是 ASA 和 Algorand2.0 的升級爲合規場景的區塊鏈應用提供了可能。

這一特點給 Algorand 帶來了其他項目不具備的潛力應用,即「將傳統資產代幣化,創造更高的流動性」。也只有如此,DeFi 才能從投機性高的借貸泥沼中掙脫,並且進一步將 DeFi 提升到開放式金融,對接傳統市場,擁抱傳統投資人,容納更多被擋在傳統金融外的投資人,讓區塊鏈真正飛入尋常百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