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批評動物幣,我們也應該反思,爲何所謂的「價值幣」,流量那麼低?

原文標題《動物幣兇猛:誰在點火?誰在獲益?會留下什麼》
撰文: Colin Wu

5 月 10 日會成爲中國行業人士難忘的一天。

首先是 Doge。北京時間 10 日凌晨,GEC 宣佈將其登月任務命名爲 DOGE-1,搭乘馬斯克的 SpaceX 公司的獵鷹 9 號火箭,此次任務將全部由狗狗幣支付。SpaceX 表示:「這項任務將證明加密貨幣在地球軌道之外的應用,併爲行星際貿易奠定基礎。」馬斯克也親自發推祝賀:宇宙第一的加密貨幣,宇宙第一的 MEME。

幣安隨後宣佈上線 SHIB (柴犬幣,中國人稱屎幣)。由於流量太大,一度導致幣安在傍晚突然宣佈禁止全網提現,引發業界恐慌。好在幣安 30 分鐘後就宣佈重新啓動提現。5 月 8 日 OKEx 與火幣同時宣佈上線 SHIB,引發整個中國社區爲之狂熱。目前 Doge 跌 17%,市值跌到第五位;SHIB 漲 142%,7 天上漲 21 倍,市值增長到 16 位。

更魔幻的事情還在發生。10 日下午,二線頭部交易所 Gate 宣佈上線中國本土的 Lowb (losercoin)。這個自我介紹中就寫明「隨時歸零」的項目,社區已經有超過數萬活躍用戶。Losercoin 僅僅用了十幾天,成爲一個市值過億人民幣的項目。11 日虎符也將上線。

10 日,小幣種聚集地抹茶出現長時間的宕機,原因也與動物 PIG 有關。PIG 與 SAFEMARS,都是 SAFEMOON 的仿盤,在抹茶熱度排名第一第二。一時間各類動物層出不窮,這些項目基本建立在幣安智能鏈上,導致 BSC 出現了嚴重擁堵,大量交易無法執行。

吳說區塊鏈微博在 5 月 10 日的調研中,1690 名參與投票用戶表示,感到與 2017 年的場景相似,佔總投票用戶的 64%。但也有老玩家表示,與 2017 年不同之處在於,當時大多是中心化團隊發佈,如今則是匿名團隊、DEX 與社區的結合,散戶與社區氣息更濃,但發項目也變得簡單。

當下的動物狂潮存在有跡可循的類似邏輯:

  • 技術上不做任何創新,全盤抄襲已有的成熟項目開源代碼;

  • 社區社羣爲核心,各類社區瘋狂傳播,除了 Lowb 等極少數具有社區文化,其他都是依賴賺錢效應;

  • 等待交易所上線,項目「轉正」,價格爆拉。換言之,交易所是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環,甚至不排除有交易所與項目方合謀。
    事實上,其中依然是龐氏邏輯(接鼓傳花):散戶狂熱的原因,是因爲價格上漲,價格上漲是因爲有新人接盤,新人接盤是因爲相信價格會上漲。好在領頭羊狗狗幣與 SHIB 都實現了徹底的去中心化,不會產生道德的壓力。項目方「砸盤」的道德壓力,會在幣價下跌時引發恐慌,造成螺旋式下跌。

動物狂熱症自然是非理性的,可以把它看做一個大賭場。但由於大量散戶的認知程度較低,擁有更高認知與直覺的投資者,可以判斷出哪些項目相對優質,進而獲得中心化交易所的認可。判斷動物項目的好壞標準依賴「交易所思維」,即從交易所視角看誰可以上所,或者依賴交易所的內幕信息。但這種收益的獲得,有時候也是因爲大戶有太多資金,可以不害怕虧損投入其中。

最後,動物狂熱症也給我們提出了一些思考:

第一:正如微博八哥的嘲諷:「一個價值幣如果連基本的流量都沒有,算個屁的價值」。那些充滿着高大上技術、複雜金融模型的項目,社區的活躍度卻低到感人,他們是否過於脫離社區?是否存在可以把技術、價值與流行文化結合的可能?傳統的項目是否也能從動物狂熱中學到什麼?

但換個角度思考,動物狂熱症的流量與其他幣種拉盤導致流量激增,有區別嗎?是否都是賺錢效應帶來的社區流量,不賺錢時流量也會消退?這也迎來了第二個問題。

第二:社區幣 /MEME 幣 / 動物幣中,除了賺錢,是否還可以其他的原因,可以讓我們認可一個項目?我們已經看到很多中國開發者模仿 SHIB,項目方發完即走,「就是玩兒」,這不是什麼壞事,至少項目方不想賺錢。Lowb 的自嘲文化也是我們前所未見的,創始人有很強的判斷力,希望能早日清空項目方持有,實現真正的去中心化,成爲一箇中國社區的標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