鏈聞消息,12 月 12 日晚,Taraxa 攜手 Celer、Conflux、X-order 聯合主辦了「區塊鏈商用落地必經之路-區塊鏈擴容」主題分享會。Taraxa 創始人兼 CEO Steven Pu,Conflux 聯合創始人張元傑、Celer 核心開發工程師 Michael 以及 X-Order 聯合創始人陶榮祺分享了各自的見解。
區塊鏈商用落地必經之路-區塊鏈擴容

在 Taraxa 的分享中,Steven 認爲在 IoT 領域,設備的身份是在某個領域被定義的,但是出了這個領域,就無法被定義。區塊鏈能給設備賦予身份,給予設備經濟特性。想要實現真正的區塊鏈商用落地,提高區塊鏈網絡吞吐量(擴容)是一條前提。隨着區塊鏈逐漸走向商用,比特幣和以太坊這樣的早期實驗性網絡的性能無法負擔金融、IOT 這類需要高吞吐量和強穩定性的場景。同樣的目前市場上存在的 IOT 公鏈大多存在或多或少的問題。所以如果要搭建承載大量機器數據的去中心化 IOT 應用,自行搭建一條 IOT 公鏈勢在必行。

Taraxa 採用 Block DAG 的數據結構來實現橫向並行處理(即節點之間的並行分工),speculative concurrency 來實現縱向並行處理(即智能合約的並行處理),並且爲物聯網設備專門設計了輕節點,大大降低了對於全節點依賴,另外還發明瞭一套鏈上技術參數可自動進化的算法機制。

DAG 的快速確認:區塊 DAG 可以很好的實現橫向併發,但是很難做到事實最終性,這也是很多 DAG 項目面臨的主要問題。但衆所周知,實時最終性對智能合約來說尤爲重要,因爲無法達成實時最終性,智能合約能夠被改動,那麼會在區塊鏈上衆多賬戶中引發級聯效應,從而摧毀整個網絡。針對這個痛點,Taraxa 在 DAG 數據結構之外,加入了一種異步的、VRF 驅動的 PBFT 共識區塊鏈給予區塊無限大的重量,實現了實時最終性。

使用 POS:POW 使用的方式本質上是通過工作證明實現隨機,但 POW 可以並行處理,所以說使用 POW 可以使用礦機,存在被攻擊的可能性。所以 Taraxa 使用了使用 VRF 和 VDF 選取出隨機數解決了這個問題。

自適應協議:網絡條件不斷變化,管理協議行爲的規則也應該自動適應 - 而不是通過在線論壇去調整。Taraxa 中的重要協議規則,例如區塊生成率、區塊大小和委員會規模等,是通過動態計算得出和決定的,可以最大限度地減少對硬分叉(和激烈爭論)的需求。

縱向的並行處理:本質上是爲了實現一個節點同時處理多個交易,增加吞吐量。這是一個全新的思路,主要是因爲很多智能合約在撰寫的時候沒有考慮到衝突的問題,比如說 Crypto Kitty 中貓的交配和生殖的函數中都有變量叫做有幾個貓懷孕,但這個變量會導致每一隻貓交配和懷孕都會碰到同一個變量,從而導致出現衝突的交易。所以 Taraxa 使用嘗試性的 speculative concurrency,先嚐試性的運行處理,然後將出現衝突的交易選出並進行分類。在這個過程中,Taraxa 會通過判斷變量是否會計數等條件篩選出這些變量,從而實現縱向的並行處理。

至於區塊鏈商用落地,Steven 分享到,目前,世界上的物聯網設備數量正在成指數級增長,這將是一個非常大的市場。而 IOT 系統中很多現有商業模式成立的前提,是基於對設備產生數據的基本信任。如果設備未被受到信任,那麼現有的很多商業模式也將不成立或是具有極高的摩擦成本。

因此,Taraxa 構建了一個快速、可擴展的設備友好型公共賬本,目的是讓設備和機器變得更加有用、更有價值,促進 IOT 系統能夠傳播的更快。

Taraxa 目前在日本和美國已經有了真正的商用落地。其中包括與全球最大的汽車生產商深度合作,對二手車的核心數據上傳到指定的存儲數據庫,並且在鏈上對數據進行哈希錨定,保證在二手車的銷售中汽車數據的真實性。同樣還有與美國的建築公司合作等。

Steven 重點分享了與日本最大的街機租賃公司深度合作,錨定物聯網數據的案例。
該街機租賃公司的商業模式是根據遊戲機實際使用次數進行分成。日本社會誠信度非常高,少有作弊行爲。但當這家公司開始在全世界擴張業務時,發現海外市場的數據作假非常嚴重。爲防止在街機租賃過程中,承租方篡改設備數據以謀取更多利潤的欺詐行爲,Taraxa 提供的區塊鏈技術解決方案,能確保街機設備的數據從產生到上鍊都在硬件模組中進行,保證數據源真實且無法篡改。目前在測試過程中,在中國國內一個客戶的 200 家店 100 個機器每天上傳 24 次數據可以造成 480000 條數據每天,而這已經接近以太坊一天 600000 的交易量。更多的客戶意味着更多的數據,所以說應用於 IOT 市場的數據以目前主流區塊鏈的吞吐量是完全不夠的。

在 Taraxa 實現落地的過程中,Steven 總結了這幾點核心要點:設備是完全獨立的設備;去中心化的系統很慢,去中心化系統可以保證中心化系統的誠實;所有數據都是鏈下生成的,區塊鏈只能保證數據的來源和不可變,也就是說區塊鏈是無法保證數據的質量。

此外,針對圓桌討論中一個很有意思的問題:許可和聯盟鏈正在緩慢而悄悄地發展。到哪一個臨界點它們會“停靠”接入公有鏈,這樣做許可鏈有什麼好處,公有鏈又有什麼好處,這種情況會在什麼時候發生?各嘉賓也分享了他們的觀點和見解。
區塊鏈商用落地必經之路-區塊鏈擴容

陶榮祺:聯盟鏈一定會越來越多,但是怎麼連接是個問題。會產生聯盟鏈的孤島,怎麼解決這個問題公鏈的破局方式。
祁超:Token 像個公交卡,能自身產生價值轉移,聯盟鏈沒有原生的價值轉移。國家打擊的是傳銷盤,但其實還有很多的具有價值的代幣,當行業發展和公衆認知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優質的公鏈能避免一刀切的狀況。等到這個時候,聯盟鏈和公鏈的合作可能更多。
Steven Pu:聯盟鏈和公鏈的區別有三點,其一在於在於使用人羣的範圍,其二在於聯盟鏈可能會出現一些不公平的特殊權利,其三在於可以聯盟鏈隨意修改。可以說聯盟鏈能做到的公鏈都可以做到,並且公鏈比聯盟鏈更具備安全性因爲公鏈更難被收買。
張元傑:聯盟鏈只是解決可信准入的一種方式,適用於某些行業,但最終殊途同歸。
未來十年會發生什麼:
陶榮祺:首先是今年很難,未來會更難,無論是區塊鏈還是其他產業的公司大家都要活着。而中美貿易戰的結果是可能出現中國金融完全放開,猶太人爲首的財團進入中國。可能未來五年都是衰退的過程,暫時無法談論抄底更多的是避險的需求,在這個時間內比特幣、黃金會有很強的需求。而在長期來說,全世界都看好中國,外部資金進入之後會有飛躍式的發展。看多中國、比特幣和黃金。
祁超:做區塊鏈的人比用區塊鏈的人多,尤其是 Dapp。如何跨越這個鴻溝,第一個是速度,第二個是體驗,目前 Celer 已經正式接入了法幣入金和 App Store 的上架,正在大規模的接入互聯網的用戶。

Steven:在設備中應用可能比其他場景更實用。區塊鏈解決信任問題,而人類的信任機制是自古以來各項法規、語言共同構成的,很難去改變,但是機器不同,機器更需要信任,解決這個需求能更好的賦能實體經濟。同樣的,在未來,區塊鏈的功能和滿足需求比在落地過程中底層的技術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