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把創業當成創作一部小說一樣的歷程,人生最大的樂趣就是找到一羣志同道合的人去爲同一個目標而跌宕起伏,如果說創作小說也有不同的作者人設,我希望是曹雪芹,十年磨一劍。——長鋏”

6 月 23 日下午 4 點,巴比特 & 比原鏈創始人長鋏作客“MXC 抹茶”社羣活動,圍繞着《爲跨鏈 DeFi 量身定製,看國產公鏈 Bytom 如何突圍》話題與社區進行分享交流。作爲比特幣的早期佈道者和採用者,長鋏在區塊鏈這條路上已經探索了 10 年有餘,從佈道比特幣到自己創建比原鏈公鏈,再到打造下一代去中心化金融 MOV,長鋏經歷了怎樣的新路歷程?爲何如此看好 DeFi?MOV 將在 DeFi 中扮演着什麼樣的角色?比原鏈團隊未來會有什麼計劃?通過這篇文章,我們帶你窺探一二。

搭積木無法建築 DeFi 摩天樓,Bytom 用工程思維構建 MOV 宇宙

入行 10 餘年,角色轉變,但信念未變

從佈道比特幣入行到實現比原鏈願景,是放棄了比特幣?長鋏的心態經歷了什麼?他說,有堅持也有新的理解。2014 年,我與李鈞、宋歡平等 7 位作者合著的《比特幣:一個真實而虛幻的金融世界》一書裏,就對智能合約、零知識證明、智能資產、去中心借貸與抵押等場景進行了展望,可以說,今天 DeFi 的發展,正在印證過去的一些設想。過去我們對一些山寨幣、創新幣的態度過於嗤之以鼻了,但其實,這些創新區塊鏈有其用武之地,哪怕是拷貝貓也因它的交易市場與社區基礎而有其固有價值。創新區塊鏈可能未必在價值存儲這個賽道上競爭過比特幣,但可能會在智能合約、支付、兌換、去中心金融等領域施展手腳。而且這些賽道的創新並不會稀釋比特幣的價值,反而會加強它作爲抵押型、儲值型中心 token 的地位。因爲多數鏈都會把比特幣作爲跨鏈資產、抵押型資產的首選。

從資產上鍊到 DeFi,比原鏈的定位已經變了?長鋏:從未改變,只是換一種形態

2017 年,長鋏帶領團隊發佈了比原鏈白皮書,致力於實現讓資產從原子世界躍遷至比特世界,核心定位便是資產上鍊。2020 年 1 月 15 日,比原鏈團隊發佈 MOV 穩定金融體系白皮書,提出一種基於 MOV 跨鏈生態的穩定幣金融體系。這是否意味着比原鏈的定位已經發生了變化,資產上鍊已不是其核心目標?

長鋏說,比原鏈的定位從未改變,選擇 BUTXO 架構也是因爲專注於資產的交換,因爲 UTXO 架構的價值轉移天然是並行的。只不過我們對資產上鍊的理解與過去不一樣,過去說要實現真實資產的上鍊,固定思維是需要有中心化權力機構的確權或授權,才能實現資產上鍊。而這一過程是強監管環境,推進將是非常困難。但現在看,其實資產上鍊可能會換一種形態,是抵押比特幣、以太坊等數字資產,然後通過預言機錨定真實資產的價格,相當於映射出了合成資產。DAI 就是一成功的合成資產,有了合成穩定幣,將來就會有合成黃金、合成股票。而且這一領域相對沒有法律風險,因爲沒有真實資產的轉移與交割,也不涉及法幣,更沒 ICO 新發 token 的原罪,因爲合成資產都是由具有市場價值的數字資產抵押生成的。

爲什麼選擇 DeFi 這條路 ? 比原鏈與 DeFi 項目 MOV 什麼關係?長鋏:2020 年乃至未來都是 DeFi 浪潮

2020 年,DeFi 毫無疑問已經成爲區塊鏈的最大風口。長鋏表示,如果把過去區塊鏈總結爲三個浪潮,2009-2014 是數字貨幣,2014-2019 是數字資產 ICO,2020-未來是 DeFi。

比原鏈也順勢抓住了未來的發展潮流,推出了 MOV。

長鋏說,MOV 就是比原鏈的 DeFi 協議簇,這與以太坊 DeFi 的設計理念不同。以太坊採用的是搭積木的方式,堆疊各種 DeFi 協議,可能每個 DeFi 協議都是由不同開發團隊實現。這固然帶來了靈活性,但也帶來來了協議間的耦合風險,比如最近因爲不同 DeFi 對 ERC777 協議的理解不一致,導致的被黑事件,閃電貸對其它 DeFi 協議帶來的零成本攻擊風險等,其實都是這種協議耦合風險,單個協議運行沒問題,把它們放在一起相互調用就有問題。比原鏈 MOV 則是首先把一整套 DeFi 協議設計好,在這些協議上線前,就已經在頭腦風暴、數學建模、仿真環境模擬中規避了協議之間的衝突與自我矛盾。然後讓外部開發者基於統一的協議規則去開發應用。這就好比架空世界,我們是先創造好了一套世界規則,讓作者們基於同一世界觀去創作。以太坊是 將筆一開始就交給了所有人,每個作者都可能創造出一個新的世界規則。所以可以將 MOV 協議簇視爲一個專門爲 DeFi 量身定製的 MOV 宇宙,而以太坊 DeFi 則是由許多個小宇宙構成的平行世界。

1.MOV 經濟模型:BTM+MOV 穩定幣

MOV 的經濟模型採用了雙代幣機制,目前只有 BTM,未來會聯合生態夥伴推出多元跨鏈資產抵押穩定幣 MOV。BTM 作爲中心權益 Token,也是抵押型資產,一切經濟行爲都圍繞 BTM 來設計。Gas 都是以 BTM 支付,目前 Layer2 Gas 是基金會代付,所以其實沒有 Gas 費。兌換手續費則視不同 MOV 協議而定,像 MOV 目前上線的磁力兌換、閃兌等功能不需要運營方的協議,手續費的 40% 分配給支持 MOV 協議的錢包方,分配比例按有效交易量(與幣天銷燬掛鉤,無法刷量與作弊),10% 分配給支持跨鏈的錢包,10% 給社區合夥人,20% 由項目方回購 BTM 再永久銷燬,20% 留給團隊。如果是存在運營方的 DeFi 協議,則由運營方來定分配機制。

2.MOV 穩定幣之於比原鏈,正如 DAI 之於以太坊,但絕不是簡單複製

由於過去 BTM 只是原生系統代幣,並沒有太多業務跑在鏈上,針對 BTM 核心權益的設計還遠遠不夠,未來隨着 DeFi 業務的擴進,將有越來越多體現 BTM 核心價值的經濟模型設計,比如,創造合成資產,必須抵押一定比例的 BTM,支持哪些跨鏈資產,用 BTM 投票。一些事關 Bytom 生態發展的重大事項,用 BTM 投票。加入共識節點、聯邦節點,需抵押 BTM。今年下半年,我們還會推出 MOV 穩定幣。在 DeFi 生態中,穩定幣是不可或缺的元素,與 BTM 的定位並不衝突,BTM 是作爲權益型、抵押型資產,MOV 則是作爲交易型、支付型資產,正如 DAI 之於以太坊。

2020 年 3 月 30 日,MOV 正式上線。目前已經上線了閃電兌換、磁力兌換、超導兌換等重要功能,不過這只是 MOV 協議簇的冰山一角。在 DeFi 三大主要賽道(兌換、借貸、合成資產(穩定幣等)),MOV 未來都會覆蓋。

但 MOV 絕不是以太坊的簡單複製。6 月 22 日,MOV 創新性地推出了超導兌換(CFMM),相對於 AMM 模式的 Uniswap 和 CFMM 模式的 Curve 做了非常多的創新。

這裏就要談一下 MOV 的三大創新思想:

  1. 交易即轉賬,即磁力合約。在 BUTXO 架構中,交易與轉賬是同一種事務。
  2. 鎖定即鑄幣。此功能在合成資產時非常有用,鎖定(或抵押)資產生成新的資產(票據)。此功能把資產的利用效率發揮到極致,是拆借、利率掉期、期權交易的基礎。
  3. 使用即支付。 預言機數據的調用與支付的過程是同一的。充分利用 BUTXO 的並行特性,這是串行的賬戶模型難以實現的。

所以 MOV 最新推出的 CFMM 究竟是什麼?

長鋏此前曾在微博上表示,CFMM 是 AMM 的加強版,代表未來自動化做市商的方向。

具體來講,CFMM 可以根據不同資產間的兌換靈活調整做市函數,擁有極高的拓展性。相比之下,uniswap 恆定乘積 AMM 就不適合穩定幣資產的兌換,滑點太大了。也不太適合比特幣、以太坊等主流資產,流動性提供者承擔了收益曲線的凹性風險,交易對只有在一定波動範圍內,流動性提供者纔是賺錢的,超過一定範圍,則是虧損的。所以也沒人去 uniswap 開主流 Token 的交易對。

CFMM 相較於 curve、uniswap 有以下幾點創新:

  1. 將曲線擴展爲曲面,用多維幾何空間取代二元函數模型。即支持在一個儲備池中實現多個幣種間互相兌換,並解決存入單一資產問題。
  2. 通過引入計息規則,完善當前 CFMM 手續費和收益計算模型的不健全,並基於凸優化爲套利者提供高效的套利策略模型。
  3. 針對外部市場波動風險,提供基於預言機的動態保護機制,包括 LP 的無常損失保護、滑點保護機制。
  4. 針對穩定幣特性優化交易曲線,滑點極小。在 50 萬量級流動性下,一次性大額交易 20 萬美元的滑點爲 0.29%,在 1 萬以內的兌換,滑點損失可忽略不計。這還是初始儲備池規模的情況下,隨着越來越多的人爲儲備池提供流動性,交易磨損還將進一步下降,這就是我們將 MOV CFMM 命名爲超導兌換的原因。

搭積木無法建築 DeFi 摩天樓,Bytom 用工程思維構建 MOV 宇宙
MOV 超導滑點實驗數值

詳細介紹請看《萬字長文解 MOV 超導核心技術

長鋏:走與以太坊 DeFi 不同的路,新公鏈纔有機會

隨着 DeFi 幾乎被公認爲金融的未來,很多區塊鏈項目都已經瞄準了這塊高地,以太坊生態更是幾乎壟斷了所有 DeFi 賽道,即便是第一大加密貨幣比特幣也難以短時間撼動其地位,那麼其他公鏈如何在 DeFi 突圍?

一味複製以太坊,註定只能走在其後。比原鏈 MOV 選擇了一條不同的路。

長鋏表示,如果大家做的 DeFi 都特別像以太坊上的 Compoud、Uniswap、MakerDAO 們,那麼,可以判定,這些新公鏈、新 Defi 肯定沒有機會。 所以,新的公鏈必須要有幾個拿得出手的、人無我有的競爭優勢。比原鏈主要實現了以下幾個突破:

一是率先推出主側跨架構:我們有 Layer2,TPS 都是萬級,交易效率不在一個量級,我自己就是以太坊 DeFi 的體驗師,幾乎每個熱門的 DeFi 都用過,體會過那種被高昂的 gas 和漫長時間煎熬的心情,所以我相信,一入 Layer2 終身 Layer2,當然以太坊和其它公鏈也在抓緊上 Layer2,大家都在跟時間賽跑。

二是定位的不同:MOV 專注於跨鏈資產,以太坊 DeFi 更多是基於以太坊鏈上生態,雖然最近也有跨鏈 BTC 的引入,但賬戶模型的設計與比特幣、萊特幣等 UTXO 模型數字資產有天然相悖之處。Bytom 是與 BTC 一脈相承的 UTXO 設計,主鏈也是 POW 機制,所以,我們跨鏈接入 BTC、LTC、BCH 資產沒有歷史包袱,UTXO 模型的生態錢包基於 MOV 開發 DeFi 錢包會非常方便。

可以這麼說吧,比原鏈 MOV 承擔着將 BTC、LTC 引入 DeFi 世界的使命。

三是設計理念的不同:MOV 是統一協議簇,以工程思維去建設 DeFi,以太坊是搭積木。所謂工程思維就是統一規則、統一標準、統一流程。像是用公鏈思維去與 DAPP 開發者競爭,有點降維攻擊的意思。0X 是以太坊上非常不錯的 DEX 協議了,但是設身處地的想,0X 開發者想要倒逼官方去支持某種協議或功能,幾乎是不可能的。但我們可以在頂層架構上去創新,所以像磁力合約這樣的系統級創新,可以很快的推出來。工程思維與搭積木思維哪個更適合 DeFi?相信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自己的答案。我的答案很清晰,搭積木方式是無法建築金融摩天大樓的。

長鋏:數字貨幣世界其實並不需要中心化穩定幣,更需要的是 DAI 這樣的抵押型合成穩定幣

無論是中心化穩定幣,還是去中心化穩定幣,或是其他未知數字資產(包括各種央行數字貨幣,如 DC/EP),區塊鏈帶來的全球效應正在引起各國政府的密切關注和參與?去中心化的比特幣世界將會迎來什麼樣的新變化?

長鋏表示,中心化穩定幣給比特幣世界帶來了新的資金增量,有可能是下一波牛市的動力之源,但硬幣的另一面,也可能是牛市終結的黑天鵝。因爲一個政策動作、一個監管信號、一個人性之惡的念頭就有可能毀滅一箇中心化穩定幣。我認爲數字貨幣世界其實並不需要中心化穩定幣,更需要的是 DAI 這樣的抵押型合成穩定幣。但 DAI 也有它的問題,僅限於以太坊生態,既受限於以太坊的經濟帶寬,盤子小,還不夠穩定,還受限於以太坊的網絡帶寬,比如網絡堵塞引起的清算事故。可能還有協議上的自我矛盾之處,比如收穩定費(雖然目前不收)還支付利息等。但 DAI 確實已經掀起穩定幣、合成資產的一幕大戲。我相信,將來人們在鏈上購買黃金、特斯拉股票、指數基金、ETF 將不再稀奇。

長鋏:比原鏈團隊會堅守承諾,即將發佈鎖倉計劃

此外,長鋏今天正面迴應了投資者社區最關注的一個問題。最近有傳言說比原鏈團隊計劃進行鎖倉。

長鋏正式進行了迴應,他表示,最近比原已經推出了延時轉賬功能,資產可以鎖定到若干個區塊後才能使用。比原是一個推崇延時滿足、持長期價值觀的團隊,我們的流浪地球計劃甚至規劃到了 2031 年。大家猜對了,團隊近期會推出鎖倉計劃,而且時間期限也會像我們承諾的那麼長,幾乎相當鎖定了團隊持幣的流動性。具體計劃下月會公佈。而且,我們也會向共識節點、聯邦節點、生態夥伴與社區開發者、志願者推薦延時鎖倉的支付選項,將長期價值觀推廣爲社區共識。

最後,長鋏寄語社區:公鏈這個賽道才走過幾個年頭,就有人匆匆下定論唱哀歌,甚至給國產公鏈蓋棺定論,未免太早。就像交易所這個賽道,也遠未到排座次論英雄的階段,“MXC 抹茶”也是一個新玩家,推出 DeFi 指數、公鏈指數產品,創新不斷,引領潮流,將來都會有廣闊的發展空間。只有未來,纔是最大的懸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