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Fi 合成資產協議可以最大化利用鎖倉資產,其應用潛力還有很大發掘空間。

原文標題:《合成資產的想象力在哪裏?》
撰文:高航,WaykiChain CEO

如果說從 DeFi 裏面選一個最美的想法,我投票給合成資產。談到這個協議厲害的地方,要從 TVL 講起。

什麼是 TVL?爲什麼用 TVL 衡量 DeFi?

如果今年有人關注到 DeFi 的發展,你會發現幾乎所有文章都用 TVL (Total Value Locked,總鎖倉價值)來衡量一個 DeFi 項目的規模。這個詞在傳統金融也沒有被這樣廣泛使用過,如今發生在 DeFi 的領域,原因就是傳統金融很大部分是構建在信用體系之上,比如說生活中常用的借唄、花唄等等。銀行體系知道你是誰,也知道你如果一旦作惡(比如違約),影響了信用評級,在未來的金融活動當中會喫更大的虧,所以作惡成本比較高,往往會得不償失。

然而在區塊鏈的世界中,由於崇尚匿名化,以及信用機制和數字 ID 的發展不健全,導致了大部分金融活動無法構建在信用體系當中,這時候就需要引進抵押物,來確保每個用戶的作惡成本要高於他的收益。這些鎖定的抵押物的價值,就是 TVL。比如我要借出 100USDT,在各種協議當中,往往需要抵押超過 100 美金價值的其他數字資產,如價值 150 美金 BTC,ETH 等,來確保當我不還錢的時候,這些 BTC 或者 ETH 可以抵債。

因此 TVL 的多少,一定程度上可以衡量一個項目的業務規模做到了多大。然而,單單一個 TVL 就能描繪出 DeFi 的全部嗎?我們可能忽略了更重要的東西,那就是鎖倉資產利用率。

爲什麼鎖倉的資產利用率很重要?

我先講個故事,有個小男孩問從事金融行業的爸爸:什麼是金融?爸爸讓小男孩去冰箱裏面把豬肉拿出來給他,小男孩照做了。爸爸說:好了,現在你可以放回去了。因此,小男孩又放回去了。爸爸問:豬肉少了嗎?小男孩回答說:沒有。爸爸又問:你看你手上有油嗎?小男孩說有,爸爸說這就是金融。以上的故事告訴我們,豬肉是本金,而金融就是賺取本金流通當中的利潤。

因此,想要讓一個金融系統的利潤高,那麼裏面的資金流通率一定要高。實際上,金融系統的利潤不在於搬一次 100 斤的豬肉,而是將一斤豬肉搬 100 次。然而,DeFi 把大部分資產都鎖起來了,這和金融的本質是相悖的。如果我們仔細審視 DeFi 的發展過程,一定是一個鎖倉資金利用率提高的過程。

合成資產協議將鎖倉資金利用到了極致

這裏細數一下鎖倉資金利用率從低到高的協議:

PoS 和 DPoS 機制:如果把存幣生息當成是一種金融的話,那麼這裏姑且把 POS 系列的 Staking 也算是金融的一種。拿 DPOS 舉例,人們把幣鎖起來,然後每年給鎖幣的人 5% 以內的幣本位的收益。但是鎖起來的幣,只能鎖在那裏放着做個證明,根本產生不了任何的價值,唯一能拿到的增發價值獎勵也比較少。所以這種鎖倉資金利用率是非常低的,可以忽略不計。

MakerDAO:MakerDAO 和 Wayki-CDP 這種抵押借貸平臺和穩定幣產生平臺很好地提升了資金利用率。用戶抵押進 150 美金的 ETH,可以借出來 100 美金的 DAI。雖然 150 美金 ETH 鎖住了,但是實際上,100 美金的 DAI 是可以在市面上流通的。這樣,鎖倉價值的利用率就比第一種 POS 好很多了,因爲能拿到市面上流通的價值高了。但是抵押在協議當中的 150 美金的 ETH,還是隻能放在那裏不動,沒辦法流通起來。

Compound:Compound 是一個 P2P 的借貸平臺。允許人們超額抵押一種代幣,借出另一種代幣。舉個例子,我可以抵押進 150 美金 BTC,借出 100 美金的 ETH。然而 Compound 有一個好處就是,抵押進來的 150 美金的 BTC,可以被另一個用戶抵押 200 美金的數字資產(比如 USDT)借走。這種資金池模式的 P2P 借貸平臺,進一步提升了資產的利用率,從而放大了整個平臺的盈利。因爲抵押 BTC 借 ETH 的人要付利息給平臺,而抵押 USDT 借出第一個人抵押進來的 BTC 的時候,也要付利息給平臺。相當於還是同樣的豬肉,但是經過了兩道轉手,兩個人手上都抹了油。在這個平臺,並沒有人的資產是真正被「鎖」住的。

Uniswap:Uniswap 是一個去中心化交易所的協議。它允許人們往資金池注入資產提供流動性,這些資產可以被其他交易者交易。Uniswap 提供流動性的人,資產也是被鎖在協議裏面,但是這個資產也是可以被利用的。舉個例子,用戶拿出 ETH 和 USDT 給 Uniswap 協議裏面 ETH/USDT 交易對提供流動性,這部分 ETH 就可以被做多 ETH 的人買走。同理,USDT 可以被做多 USDT 的人買走。也就是說,用戶放進來的資產,是做多和做空的交易者的對手盤。而作爲流動性提供者,會有交易手續費的激勵。這部分抵押的資金,會不斷地被交易者所使用,所以也產生了很高的利用率。

Uniswap+流動性挖礦:Uniswap 提供流動性的人會拿到叫 LP Token 的東西,這相當於給鎖定的資金拿了一個憑證。然後可以抵押這個憑證做更多的事情,比如到其他協議索取激勵。這就好比一份資金,兩份使用,一個提供流動性,一個使用流動性的證明繼續抵押做其他挖礦,進一步提升了利用率。

合成資產協議:如 Synthetix 或者 Wayki-X。合成資產相當於用一種數字資產抵押的形式, 通過預言機的喂價,可以鑄造出現實生活中的任何有價資產標的,甚至是非資產類型標的。我舉個例子,用戶可以抵押 800 美金的數字貨幣,鑄造出價值 100 美金的合成穩定幣,然後這個合成穩定幣可以和智能合約兌換,換成任何合成資產,比如合成的阿里巴巴股票,或者原油期貨。抵押人的 800 美金的數字資產,相當於交易合成資產人的對手盤。也就是說,抵押的人賺交易者虧的錢,反之交易者賺抵押人虧的錢。

在上面提到的 Uniswap 裏面,抵押 ETH 的人只可以作爲做多 ETH 的人的對手盤,然而在合成資產協議裏面,抵押進來的數字資產,如 SNX 或者 ROG,可以作爲全球交易任何資產用戶的對手盤。抵押進來的資金,同時作爲做多 BTC 和做空 BTC 的對手盤,也同時作爲做多原油和做空原油的對手盤。這裏面的利用率是巨大的。

除此之外,鎖倉資金本身還引入了巨大的槓桿效應。我舉個例子,在合成資產協議裏面,做多 BTC 的人有等值 10000 美金,做空 BTC 的人有等值 9000 美金。這時候,合成資產抵押進來的資金只需要承擔 1000 美金做多的風險敞口。也就是說 1000 美金的抵押物理論上可以承載 10000+9000 美金的交易體量。這還不是最厲害的,更厲害的是,這 1000 美金的風險敞口有可能被其他的合成資產標的對沖掉,比如說同一時間在原油的標的上,有 1000 美金做多的風險敞口。如果 BTC 和原油反向波動,這時候債倉的風險就被完美的抵消掉。因此,一個合成資產協議引入的標的越多,相互關聯性越弱,系統的風險敞口就越小,穩定性就越高。

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講,合成資產協議是 DeFi 裏面鎖倉資金利用率最高,產生效能最大,槓桿效應最強的協議。

合成資產協議的想象力巨大

DeFi 經過兩年的發展,有些協議發展已經相對成熟,比如 MakerDAO、Compound。這些協議的商業邏輯很簡單,而且可擴展性也有限,無非就是多增加一些質押資產或者在原有商業模式上做一些優化。然而目前爲止,不管是 Synthetix 還是 Wayki-X,合成資產協議的潛力都只開發了還不到 20%。

舉個例子,非資產性標的交易,如體育和事件競猜。很多人應該已經意識到,體育和事件競猜的本質和金融衍生品是一樣的,都是基於某個時間,發生的某個事件對賭,實現的原理是相同的。比如熱火打湖人的 NBA 比賽,我可以發行兩個合成資產,一個是熱火勝利的代幣,一個是湖人勝利的代幣。如果雙方賠率相同,我就假設這兩個代幣現在都是 1 美金一個。如果熱火贏了,那預言機就會喂價將熱火勝利的代幣變爲 2 美金,而湖人勝利的代幣歸零。所以只需要一個預言機喂價,就可以輕鬆的實現體育競猜的功能。同理,彩票、抽獎等功能未來都可以通過合成資產實現。

我很早之前講過,大競猜或大金融無非就是四個要素:發起者、參與者、規則制定者、結果源。完美的去中心化的協議,就是把這四要素全部去中心化。合成資產協議就是可以做到這樣完美的一個協議:

發起者:抵押人,這部分可以是任何社區的持幣者。他們抵押的動力是賺取手續費以及與交易者對賭,畢竟交易的人賺錢的永遠是少數。

參與者:參與合成資產交易的人,這部分人可以足不出戶投資全球,並且享受極低的手續費費率和無限深度的交易體驗。

規則制定者:協議的開發者,允許用戶鑄造各種合成資產以及制定相應的規則來確保分配法則。

結果源:預言機,用來將現實生活中的資產標的價格、結果等輸送到智能合約中。

最近 DeFi 代幣跌得比較慘,但是 DeFi 遠遠沒有結束,反而會有更大的浪潮在等着我們。作爲創業者,我們更應該關注商業本身的意義。看透了本質,才能聽不進噪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