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還是不生?——來自 16 萬人的生育調查

文:恆大研究院 任澤平 熊柴 周哲

當前中國人口少子化和老齡化問題日益凸顯,出生人口趨勢性下滑, 老齡化加速到來, 人口峯值臨近,人口危機漸行漸近2019 年初我們發佈《漸行漸近的人口危機——中國生育報告 2019》等,引起社會廣泛關注。2018 年 3 月和 2019 年 1 月我們兩次 在微信公衆號、今日頭條、微博發起調查,共 16 萬人參與生育意願投票。但調查結果不容樂觀,在假設未來全面放開生育背景下,意願生育率僅爲約 1.7 左右,大致相當於 1.3-1.4 的實際生育水平,較當前情況未有明顯回升。

70 後因爲錯過最佳生育年齡想生不能生,80 後 90 後作爲生育主力,面臨着贍養 4 位老人的壓力,在生育問題上因經濟成本(教育、房價等)、時間精力成本等想生不敢生。

精選留言:

1、 “不想生,連婚都不想結。”

 “免住宿費麼?免教育費麼?免奶粉錢麼?不免?免談。”

2、“70 後,二胎放開前一直想生,單位、計生像猛虎。放開後也想生,身體不行了。”

3、“80 後就是被坑的一代,一個家庭 4 個老人,現在還讓多生幾個小孩,有幾個敢生的。”

4、“教育,醫療,房子,三座大山就是現實。”

5、“雖然生了兩個,可真是一朝生二胎,小康變月光。”

近年關於要不要全面放開生育的中國第三輪人口大論戰十分激烈 ,生育政策調整事關國運。2019 年 11 月十九屆四中全會首次提出“優化生育政策”,較之前的“完善生育政策”有所改進,但仍限於“全面二孩”政策框架。 我們建議, 儘快讓生育權迴歸家庭,全面放開並鼓勵生育,加快構建生育支持體系。 一是實行差異化的個稅抵扣及經濟補貼政策,覆蓋從懷孕保健到 18 歲或學歷教育結束。二是加大托育服務供給,大力提升 0-3 歲入托率從目前的 4% 提升至 40%,並對隔代照料實行經濟鼓勵。三是進一步完善女性就業權益保障,並對企業實行生育稅收優惠,加快構建生育成本在國家、企業、家庭之間合理有效的分擔機制。四是加強保障非婚生育的平等權利。五是加大教育醫療投入,保持房價長期穩定,降低撫養直接成本。

1、 出生人口大幅下滑,人口危機漸行漸近

2018 年出生人口大幅下滑 200 萬,創 1949 年以來除 1960-1961 年自然災害時期外的新低。2018 年出生率降至 10.94‰,創 1949 年以來新低。2016 年“全面二孩”政策實行後,當年出生人口攀升至 1786 萬,2017、2018 年分別降至 1723 萬、1523 萬,全面二孩政策效應明顯消退。

除生育堆積效應逐漸消退外,主力育齡婦女大幅下滑也是當前出生人口大幅跳水的重要原因, 2030 年出生人口將進一步降至不到 1100 萬 。1987-1992 年出生人口從峯值 2529 萬大幅降至 1875 萬,導致 20-35 歲主力育齡婦女 2013 年達到高點 1.72 億後迅速下降,2018 年降至 1.62 億人。主力育齡婦女規模大幅縮減是出生人口大幅跳水的重要原因,出生人口 1992 年後下降趨緩,帶動主力育齡婦女和出生人口也將在 2027 年前後下降趨緩。未來十年左右主力育齡婦女規模將減少約 30%、25-30 歲最佳生育年齡婦女將減少超過 40%,加上晚婚晚育、不孕不育、單身丁克等情況,到 2030 年出生人口或降至不到 1100 萬,到 2050 年僅約 800 多萬。

生還是不生?——來自 16 萬人的生育調查

生還是不生?——來自 16 萬人的生育調查

從全球看,中國總和生育率下降速度前所未有,2018 年僅爲 1.5 左右,2019 年將進一步降至 1.4 左右。總和生育率指每個婦女一生平均生育子女數,但官方數據存在對低齡人口的漏登導致低估總和生育率,我們基於教育部門的小學生入學數據和漏報率修正了近年總和生育率。中國總和生育率從 1970 年代之前的 6 左右降至 1990 年的 2 左右,再降至 2018 年的 1.5 左右。衛健委稱 2018 年出生人口中二孩佔比約 50%,正常情況下二孩佔比應該低於一孩,這意味着隨着全面二孩政策效應徹底消退,總和生育率還將進一步下降,根據生育趨勢我們估計 2019 年總和生育率將進一步降至 1.4 左右。而根據聯合國估計,當前中國總和生育率爲 1.6,不僅遠低於 2.5 的全球平均水平,還接近 1.7 的發達國家水平;1950-2015 年美國總和生育率從 3.3 降至 1.9,日本從 3.0 降至 1.4,印度從 5.9 降至 2.4,均遠小於中國的總和生育率從 6 到 1.6 的降幅。

人口峯值臨近,遠期中國人口總量將急劇萎縮,2015-2100 年中國人口占全球比例將從 19% 降至 7%。聯合國對中國人口規模有 9 個預測方案,其中無變動方案和固定生育率方案對未來總和生育率假設均爲 1.60,分別將於 2023、2026 年達到 14.2 億、14.3 億人的峯值。根據我們預測,按照總和生育率 1.4 左右的發展趨勢,中國人口將在 2022 年前後見頂,見頂之後前 25-30 年內人口萎縮速度較慢,但隨着高生育率時期的出生人口進入生命終點後,萎縮速度將明顯變快。2050 年中國人口將較 2024 年減少僅 9%,2075 年中國人口將較 2050 年減少 22%,2100 年中國人口將較 2075 年減少 25%,即降至約 7.5 億。1950 年中國人口占全球比例爲 22%,2015 年小幅降至約 19%,2100 年將大幅降至約 7%。隨着人口總量萎縮,中國的大市場優勢將逐漸喪失,綜合國力也將受到影響。

人口老齡化加快,養老負擔日益加重,2018-2050 年中國老人比重將從 12% 快速升至近 30%。老齡化是全球普遍現象,但中國由於計劃生育老齡化速度前所未有。1970-2015 年中國人口年齡中位數從 19.3 歲快速升至 37.0 歲,預計 2050 年將達 50 歲。從國際看,2015 年美國、歐洲、日本、印度人口年齡中位數分別爲 37.6、41.6、46.3、26.7 歲,到 2050 年將分別爲 42.0、46.6、53.2、37.5 歲。從 65 歲老年人口占總人口超過 7% 的老齡化過渡到超 14% 的深度老齡化,法國用了 126 年、英國 46 年、德國 40 年、日本 24 年(1970-1994 年);從深度老齡化到老年人口占比超過 20% 的超級老齡化,德國用了 36 年(1972-2008 年),日本用了 11 年(1995-2006 年)。中國 2001 年 65 歲及以上人口占比超過 7%、進入老齡化社會,2018 年佔比達 11.9%,預計中國將用約 22 年、即於 2023 年前後進入深度老齡化社會,再 10 年後即 2033 年前後進入超級老齡化社會,2050 年達 29.5%,老齡化速度前所未有。而且,由於人口基數大,老年人口規模也是前所未有。2018 年中國 65 歲及以上人口已達近 1.7 億,預計 2050 將近 3.8 億,屆時每 3.4 箇中國人中就有 1 個 65 歲以上的老人。2019 年 11 月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國家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中長期規劃》,首次將應對老齡化提升爲中長期國家戰略。

生還是不生?——來自 16 萬人的生育調查

生還是不生?——來自 16 萬人的生育調查

2、調查結果: 鼓勵二孩和全面放開下生育意願仍不樂觀,不生孩子比例超預期

從調查結果看,即使鼓勵二孩乃至全面放開生育,生育意願也不容樂觀。 根據 2019 年 1 月的 3.3 萬人生育意願調查,選擇生 0 個、1 個、2 個、3 個、4 個及以上孩子的人的比例分別爲 14.6%、25.7%、37.1%、15.3%、7.3%。這意味着,在全面二孩政策下,調查樣本的意願總和生育率僅爲 1.45;如果全面放開,意願總和生育率將上升 19% 至 1.75。2018 年 3 月我們曾在微信公衆號、今日頭條、新浪微博等平臺發起 12.3 萬人參與的調查,選擇不生、生 1 個、2 個、3 個、4 個及以上的比例分別爲 15.0%、28.1%、33.9%、14.7%、8.3%,這大致意味着調查樣本在全面二孩政策下的意願總和生育率爲 1.42,全面放開可使意願總和生育率提高 22% 至 1.73。其中,有兩點需要注意:一是意願生育水平並不等於實際生育水平,實際生育水平一般小於意願生育水平 0.3-0.4 左右。二是現實中已有家庭一些生育三孩及以上的,這意味着全面放開生育的效果不會這麼好。從現實看,不生孩子的情況主要包括單身主義、不孕不育、同性戀、丁克家庭等。在婚姻方面,2013-2018 年中國結婚對數從 1327.4 萬對持續降至 1010.8 萬對、降幅 23.9%,離婚對數從 278.0 萬對升至 380.1 萬對、增幅 36.7%,離結比(離婚對數 / 結婚對數)從 20.9% 升至 37.6%,2019 年前三季度進一步增至 43.5%;“婚都不結了,怎麼生孩子”。在生育障礙方面,當前中國已婚夫婦不孕不育發生率高達 12.5%-15%,規模約 4000 萬-5000 萬,大部分在於後天原因,比如環境污染、過度熬夜、工作壓力、不良習慣等;雖然不孕不育可通過藥物治療、試管嬰兒、人工授精等得到部分解決,但隨着晚婚形成的高齡不孕不育仍難以治療。選擇丁克的家庭佔比也較大,上海市婦聯 2002 年的一項調查顯示,丁克家庭已經佔到上海家庭總數的 12.4%;深圳市社會科學院性別文化研究中心 2003 年的一項調查表明,丁克家庭在深圳市戶籍家庭中佔比約爲 10% 左右,且呈趨勢上升。

生還是不生?——來自 16 萬人的生育調查

3 、 70 後想生不能生, 80 後 90 後想生不敢生女性的生育期一般在 15-49 歲,最佳生育年齡一般在 23-30 歲,最好不超過 35 歲。70 後已具備一定物質基礎,生育二孩意願強烈,但女性、男性均已錯過最佳生育年齡,成功妊娠並生育的可能性較小。80 後 90 後作爲當生育主力,面臨贍養 4 個老人的壓力,在生育問題上因經濟成本(教育、房價、醫療等)、時間精力成本等想生不敢生從現實看,教育、時間精力、房價是限制生育的三大因素。根據我們在微信公衆號和今日頭條平臺的 3.3 萬人調查,教育是影響生育行爲的第一大因素,有 71.6% 的人選擇。教育的問題一方面是費用高,比如公立幼兒園供給嚴重不足,家庭被迫選擇費用較高的私立幼兒園。根據教育部數據,由於公立幼兒園數量大幅縮減,1997-2018 年中國公立幼兒園在讀人數比例從 95% 降至 43%。另一方面是費心,比如孩子上學放學時間造成的接送問題、輔導功課問題,部分學校把“家庭作業變成家長作業”等。

生還是不生?——來自 16 萬人的生育調查

網友 有**:現在小學初中費用還好,幼兒園太貴不管是私立的還是公立的,真是壓力好大,我家三娃二胎雙胎,養娃養老人、房貸現在就是月光族。

網友 鍾**:就幼兒園說吧!正規的 12000 元一個學期,沒有牌照的 6000-7000 元 。我家小孩滿三歲的時候報了 6 千多的,讀了三天被封了,錢退了。重新找已經遲了,貴的讀不起,現在 4 週歲了還沒讀上!城市生活成本太高,回老家也不會種田!黯然淚下……

網友 蛋**:座標安徽四線,二胎還有 20 天出生,但是社區諮詢了很多次,啥福利政策也沒有,各種懷孕檢查耗錢耗時耗力,老大幼兒園教育一年一萬 2 千多,我都不知道這後面我怎麼供養,夫妻二人一年收入不到十萬!

第二大因素是時間精力問題,有 66.7% 的人選擇,包括沒人帶孩子、擔心影響工作等。根據國際勞工組織統計,1990-2018 年中國女性勞動參與率(15 歲及以上)從 73.2% 降至 61.3%,下降 11.9 個百分點,雖在全球仍然處於較高水平,但與男性女勞動參與率的差距從 11.6 個百分點擴大到 14.6 個百分點,一定程度上表明職場性別歧視加大,使得女性越來越不願生育。

網友 浩**:現在生孩子的都不是考慮養不養得起的問題。系你根本無辦法有時間去照顧第二個。

網友 鄒:座標深圳,年收入百萬,兩個兒子。老大準備上小學,學而思幼小銜接陪讀中!每晚輔導功課心力交瘁**,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教育變成了這樣,孩子教育不但要錢,還需要家長大量的精力,最好有一方能全職帶娃。即使我有經濟基礎也有給力的老人幫忙,但是如果可以重新選擇,我一個也不會生。

網友 李爲了要二胎,職業生涯已斷送**。公司沒有明着辭退,但已被迫請假回家,無工資還要自負保險。要說在我們國家,女人要個孩子還真是忍辱負重,受盡委屈。四線小城要二胎的不算少,懷孕前期不敢讓單位知道,孕晚期或者生完孩子後也就是失業的時候了。除了自己調整心態,忍辱負重,還真是別無他法。心酸……

第三大因素是房價,有 66.4% 的人選擇。隨着房價快速攀升,居民債務壓力快速上升,2004-2018 年房貸收入比(居民房貸餘額 / 可支配收入)從 16.2% 增至 47.6%,帶動居民債務收入比(居民債務餘額 / 可支配收入)從 28.6% 增至 88.4%。此外,還有 53.1% 的人選擇醫療費用高,37.6% 有選擇養老負擔重。

網友 有**:雙教師,有時間,有精力,但是不敢生二胎。房價太高了,生了孩子住哪裏?

網友 Ka**:如果房價繼續上升,怎麼放開都沒用,你想一下,稍微有點文化基礎的哪對夫妻不想在務工城市帶着子女上學,因爲戶口和房價把孩子留老家讓孩子做留守,有幾個人願意生出來讓孩子做留守?

網友 蓋:座標最敢生的山東。很多人在拼命生,醫院婦產科四十一二的多的很,四十三四,四十四五也很多。很多老大十五六了還要再生一個。二胎放開的確太晚了。當然周邊也有很多不生的,越是年輕的八零後九零後反而不生。一胎女兒的會考慮生,一胎兒子的再生需要很大勇氣。房子,教育,醫療,三座大山是最好的避孕藥**。

綜合權衡下,生二孩讓不少 80 後 90 後家庭望而卻步。從政府的角度,進一步提升相關民生開支比重可以降低家庭生育成本。不可否認,近十年來中國教育、醫療、社保等民生支出比重明顯上升,合計佔比從 2007 年的 29.2% 增至 2018 年的 33.9%,其中 2018 年教育、醫療、社保支出佔全國公共財政支出比重分別爲 14.6%、7.1%、12.2%。但與發達經濟體相比,儘管發展階段和發展模式存在差異,相關民生支出比重提升空間依然較大。以美國爲例,2018 年美國政府在教育、醫療和收入保障方面的支出佔財政支出的比重分別爲 14.6%、23.8%、22.8%,合計 61.2%。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中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政府也需要從增長型政府轉向公共服務型政府,更加註重民生。

網友 美**:我,90 後,年收入 40 萬,在一線城市生活,租房 6000 一個月,另有一套房在二線城市,加上我老公的收入,我們小家庭年收入不少於 50 萬!去年剛生了孩子,現在 1 歲,雙方父母都有退休金,不用我們養!但是,光吃個外賣 30,隨便買點水果 6.7 十,一天一個人的花銷就得 100 左右,房價 7、8 萬一平方!還不加上學費,養孩子的費用!還不能生病!按照我和我老公的收入,其實應該算是手頭有點富裕,可是真的生不起了!就房子這裏已經夠壓垮了!其他就不說了

網友 蘇**:生活在上海。我們夫妻兩都是工薪階層,一年收入 30 萬,66 平米的兩室一廳。我夫妻兩本來都想生兩個,當時的考慮一是孩子有個伴,二是等我們老了可以減少孩子的負擔(經濟和精力),三是獨生子萬一有個意外,我夫妻兩承受不了。等到有了一個孩子,我們兩的想法改變了,不想再生了。**一是感情和精力**,老婆覺得生孩子太疼了,養孩子太辛苦了,不想再把這種疼痛和勞累再經歷一遍。二是和有孩子的朋友交流了一下,發現**孩子教育簡直就是碎鈔機**,幾個基本的普通興趣班一年就得 7 萬左右。以我兩的經濟實力,供一個還湊合,兩個實在沒能力。**三是住房困難**。一個孩子兩室還能湊合,兩個孩子至少得三室。可以上海的房價,我們很難換成大房子。這是無法克服的困難。所以,不是不想生二胎,是真生不起,養不起。

3 、儘快 全面放開並鼓勵生育

近年關於要不要全面放開生育的中國第三輪人口大論戰十分激烈,有的建議謹慎調整生育政策,有的建議儘快全面放開甚至鼓勵生育,生育政策調整事關國運。2019 年 11 月十九屆四中全會首次提出“優化生育政策,提高人口質量”,較之前的“完善生育政策”有所改進,但仍限於“全面二孩”政策框架。我們建議,讓生育權迴歸家庭,儘快全面放開並鼓勵生育 。

生還是不生?——來自 16 萬人的生育調查

1)摒棄人口是負擔觀念,更加以人爲本,加快促進人口長期均衡發展。人口是一個國家國力的重要支撐和標誌。人是發展的基本要素和動力,一切經濟社會的發展都是爲了人。

2)立即全面放開生育,讓生育權重新回到家庭。“立即”是因爲人口形勢緊迫,當前正處於第三波嬰兒潮中後期出生人口的生育窗口期。全面放開,原本不想生的人還是不會生,但一些想生三孩的人能生,不用擔心部分人羣、部分地區會大幅多生導致出生人口激增。

3)加快構建生育支持體系。一是實行差異化的個稅抵扣及經濟補貼政策,覆蓋從懷孕保健到 18 歲或學歷教育結束。二是加大托育服務供給,大力提升 0-3 歲入托率從目前的 4% 提升至 40%,並對隔代照料實行經濟鼓勵。三是進一步完善女性就業權益保障,並對企業實行生育稅收優惠,加快構建生育成本在國家、企業、家庭之間合理有效的分擔機制。四是加強保障非婚生育的平等權利。五是加大教育醫療投入,保持房價長期穩定,降低撫養直接成本。

生還是不生?——來自 16 萬人的生育調查

恆大研究院“人口和生育”系列研究:

15、《中國人口的危與機——人口週期研究》,2019 年 11 月 2 日

14、《中國人口大遷移:3000 個縣全景呈現》,2019 年 9 月 29 日

13、《中國人口大遷移:2019》,2019 年 8 月 28 日

12、《中國三輪人口大論戰:要不要放開生育?》,2019 年 5 月 21 日

11、《出生人口大幅下滑 人口危機漸行漸近》,2019 年 1 月 24 日

10、《五大信號預示全面放開生育臨近,你生嗎?》,2019 年 1 月 6 日

9、《中國生育報告:2019》,2019 年 1 月 1 日。

8、《中國人口大流動:3000 個縣全景呈現》,2018 年 9 月 17 日。

7、《全面放開生育或已不遠,你生嗎?》,2018 年 8 月 13 日

6、《中國人口大遷移》,2018 年 7 月 10 日。

5、《生還是不生?——來自 12 萬人的生育調查》,2018 年 4 月 4 日。

4、《城市“搶人大戰”:高質量發展、大都市圈戰略和土地財政》,2018 年 6 月 7 日。

3、《人口遷移的國際規律與中國展望:從齊增到分化》,2016 年 10 月 24 日。

2、《控不住的人口:從國際經驗看北京上海等超大城市人口發展趨勢》,2016 年 10 月 13 日。

1、《中國人口週期研究》,2016 年 5 月 19 日。

生還是不生?——來自 16 萬人的生育調查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