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數字貨幣創新必須被視爲解決支付系統效率低下、金融排斥和不平等等關鍵問題的方法,而不是作爲獲得國家影響力的地緣政治工具。

原文標題:《紀滄海觀點:相切相磋,如琢如磨——全球新常態下的中美央行數字貨幣發展之路》
撰文:Victor Ji 與 Nikhil Raghuveera,前者爲美國貝爾弗中心智庫研究助理,後者系美國大西洋理事會地緣科技中心研究員

中美兩國政府都將數字貨幣技術納入其大國競爭 (great power competition)的一部分。但是,要改善世界的支付系統需要兩國在央行數字貨幣技術上共同努力,互相合作。時至今日,中美關係已經成爲競爭加劇的問題之一。 2019 年 10 月 23 日,美國互聯網巨頭 Facebook (臉書)首席執行官馬克·扎克伯格在美國衆議院的聽證會上爲其領導的 Libra 穩定幣作證。整場會議中扎克伯格與國會議員之間有諸多分歧,但卻關於中國的央行數字貨幣項目達成了共識。扎克伯格指出:

「在我們辯論這些(Libra 合規性)問題的同時,世界其他地方也沒有等待。中國正在迅速採取行動,在未來幾個月內提出類似的想法。」

競爭還是合作?探討全球新常態下中美央行數字貨幣發展之路

在此基礎上,美國參議院最近討論了對數字美元的需求,以迴應中國在此方面日益增長的經濟影響。同樣,中國政府支持的重要智庫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CCIE)副主席 黃奇帆也聲稱,政府主導的 DC / EP (Digital Currency / Electronic Payment)央行數字貨幣項目將取代 SWIFT,並且將 SWIFT 描述爲「美國行使其全球霸權」的工具。

中國在區塊鏈和央行數字貨幣(CBDC)技術方面發揮了領導作用。數字貨幣之所以陷入中美之間更廣泛的地緣政治爭端之列,這是有道理的。雖然兩國有很多分歧,特別是在軍事和經濟利益,政治聯盟以及解決諸如人權和隱私等問題方面,但在大國競爭中不應限制兩國創新的責任。數字貨幣技術提供了一個將金融體系重塑爲更高效,更具包容性的機會,這對於兩國都至關重要。

面對經濟下滑和貧富差距懸殊等問題,美國和中國都必須保持可持續的經濟增長才能使世界更加一體化。因此,數字貨幣創新必須被視爲解決支付系統效率低下、金融排斥 (Financial Exclusion) 和不平等等關鍵問題的方法,而不是作爲獲得國家影響力的地緣政治工具。 本次疫情(COVID-19)展示了全球各國的相互聯繫。同樣,未來的支付方式有必要構建一個更具互操作性和集成性的框架。因此,東西方這兩個偉大的國家必須在此方向尋求相互學習和合作以實現世界的共同繁榮。

美國 「三位一體創新」的崩潰

美國創新歷史是存在於「政府,學術界和私營企業的三位一體創新聯盟」基礎上,但是這種關係已經逐漸破裂,因爲美國聯邦政府的研發費用越來越被私營企業的風險投資所取代。數字貨幣的結果是 Facebook 領導的 Libra 協會試圖在不與美國政府合作的情況下擴展支付系統。

Libra 最初提出了一種全球穩定的貨幣並立即引起了全球監管者,中央銀行以及其他利益相關者的擔憂,尤其是考慮到其對法幣的影響。作爲迴應,Facebook 在今年四月份發佈了 Libra 白皮書的第二版。這些變化削弱了 Facebook 追求全球貨幣的野心。重要的是,Libra 的新設計同樣旨在促進各國的國內數字支付。

Libra 遭到了美國政府的強烈抵制,這不僅是出於保護消費者和金融穩定的原因,也是由於更廣泛的國家安全和地緣政治利益。Libra 威脅要顛覆 1944 年來美國主導的佈雷頓森林體系,其方法爲:

  1. 減少國內和國際使用和持有美元
  2. 破壞美聯儲執行貨幣政策的能力並帶來無法預料的系統性風險
  3. 限制美國政府對伊朗和朝鮮等對手實施經濟制裁的能力

考慮到美元作爲全球儲備貨幣對美國的全球領導力有着戰略意義,美國政府可能實際上並不希望在支付領域進行創新。但是,如果美國不創新,隨着中國和其他國家越來越多地採用更新更有效的支付系統來代替美元主導的支付體系,美國可能會落後於其他國家的發展。

Libra 測試了私營企業創新的程度。更廣泛的支付系統轉型需要更加活躍與更高參與度的美國政府。但是,除了最近的美國國會的聽證會對該技術表示開放之外,美國政府積極參與討論央行數字貨幣,目前的監管體系也不允許類似 Libra 這樣的私營企業參與法幣領域的創新。

此外,美國監管機構必須更好地定義加密貨幣的角色以及它們如何與現有數字化支付系統整合。政府領導能力的缺乏導致了現有支付系統的缺陷,這體現在政府無力迅速向美國民衆發放本次疫情的經濟刺激支票上。

中國式創新與「中心化」發展模式

對於中國而言,區塊鏈和數字貨幣技術是推動中國實現全球雄心的關鍵。 雖然 2017 年,中國禁止所有私營企業的加密貨幣交易和首次代幣發行(ICO)籌款,其目的或包括爲 DC / EP 的發展讓路。扎克伯格與國會舉行聽證會後不久,習近平主席發表講話,指出區塊鏈技術將成爲中國未來創新的核心技術。

中國人民銀行(PBoC)不再依靠私營部門的創新,而是發揮了創新者的作用。這種集中化的方法是促進創新以適應中國政府的支付需求和政治目標。 2014 年,中國人民銀行成立了一個研究小組,以尋找數字法定貨幣的創新解決方案。Libra 宣佈之後,中國加快了 DC / EP 的研發。

DC / EP 代表在人民銀行以 1:1 的人民幣作爲儲備資產支持的貨幣。該數字貨幣可能會與支付寶和微信支付等私有支付公司集成。 2020 年,中國朝着這一目標邁出了重要一步,完成了 DC / EP 的頂層設計和分銷實驗,並開始與私營公司進行測試。

按照中國的創新方法,該支付系統的核心賬本將被集中化,從而使交易不受擴展性的限制。 DC / EP 還旨在促進中國的地緣政治利益,DC / EP 提供了一種新的清算和結算跨境支付系統,該系統可以繞過傳統的 SWIFT 國際報文系統,允許中國的國際支付體系獨立於美元開展業務,並規避任何潛在的制裁措施。

中國式創新對美國政府的啓示

美國無法像中國那樣採用集中的政府創新方法,因爲這會破壞美國私營企業的發展並違背美國的治理模式。但是,美國可以向中國學習以下方面以促進支付系統創新:

  1. 美聯儲不僅需要對私營企業的數字貨幣開發作出迴應,還需要設計一個央行數字貨幣,或者至少要在設計中扮演積極的主導角色,以超越參議院聽證會的維度。這將包括開發技術框架(分佈式賬本,密碼學,API,互操作性),以及確定如何保護消費者,保證網絡安全,確保金融穩定性和促進包容性。

  2. 政策制定者和監管者(包括國會,美聯儲,證券交易委員會和財政部)必須更好地定義私營企業參與的作用。美國政府歷來通過發行和管理美元以及建立爲金融機構創造空間的監管框架來支持全球支付系統的發展。類似地,數字支付系統的發展將需要美國政府所建立的數字化基礎。

美國在去中心化和消費者保護方面對中國的啓示

迄今爲止,中國人民銀行官方尚未發佈任何有關 DC / EP 的研究報告。科技的實驗性,包容性和創新性需要一種借鑑美國的更開放式設計。

  1. 中國人民銀行應公開 DC / EP 的研發流程,允許私營部門和學術專家公開參與更加開源的數字貨幣支付系統的建設。這將使監管機構能夠更好地測試 DC / EP 並發現問題,並積極推動 DC / EP 與現有支付平臺交互方面的創新。
  2. 政府應開放關於清晰定義加密貨幣的公開討論,可以參照美國 SEC 和 CFTC 對證券或大宗商品的定義,以保護個人投資者。儘管政府禁止發行和交易加密貨幣,但當今仍有大量加密貨幣交易所在國外註冊,並從權利無法得到保障的中國投資者手中收取資金。
  3. 中國人民銀行應與其他央行和跨國機構(例如,英格蘭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建立並保持合作關係,共同制定國際央行數字貨幣標準並探索跨鏈支付系統。
  4. 建立更嚴格的數據保護標準,以確保基於央行數字貨幣的付款安全並保護匿名性。全球對 TikTok 的打壓表明了數據隱私的重視度,特別是在政府監管方面。如果中國政府主動設計一個保護隱私並限制政府入侵個人信息的央行數字貨幣,則可以增強國際公信力並獲得更強的影響力。

全球繁榮需要合作共贏

支付是將全球的組織與個人連接起來的系統。當前的支付系統緩慢,昂貴且支離破碎,阻止了數十億人進入和使用全球金融市場的服務。結果,包括中美居民在內的數十億人無法創造並保護財富。然而,在日益全球化的世界中,實地人民的和諧發展需要在競爭中進行合作。爲此,兩國央行之間應開始採取合作共贏的姿態,並採取以下形式:

  1. 共同設計可維持金融穩定的央行數字貨幣框架和網絡安全標準
  2. 與私營企業共同設計測試,以確保在一開始就拒絕不受監管的侵入性技術以保護數據安全
  3. 整合大型私營企業的支付系統
  4. 通過直接與邊緣化社區的個人和組織合作來評估金融包容性(financial inclusion)機會
  5. 確定如何在國家安全利益的背景下保護消費者隱私

中美之間的數字貨幣戰爭 不會提高中國或美國人民的生活,更不會改善世界。相反,這場戰爭冒着創建兩個單獨支付系統的風險,這些系統只會進一步的加劇全球競爭和不信任。在自負虛榮和大國競爭推動下的數字世界中,被人們拋在腦後並遺忘的是:人民只需要一個包容,高效和低成本的支付系統。

數字貨幣技術爲建立更繁榮高效的支付系統提供了機會。中美兩國相互學習的方面還有很多。通過共同努力改善支付系統,中美兩國可以迎來一個包容性經濟增長的新時代,以實現一個更加互聯的世界。

作者感謝萬向區塊鏈首席經濟學家鄒傳偉,前摩根大通人民幣解決方案全球負責人蔣紅波以及上海財經大學金融中心研究院丁劍平教授的評論和見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