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緣政治事件對加密貨幣市場產生了巨大影響,市場的波動性再次出現。這個過程中,像 FTX 和 Deribit 這樣的加密貨幣衍生品交易所正在因此獲益。

撰文:Ricky Tan 與 Ralf Taner,就職於 TokenData
編譯:盧江飛

如果您像我們一樣活躍在加密貨幣領域,最近肯定非常關注傳統金融市場和「黑天鵝」事件,看到了美國三大股指的波動。如今的我們肯定覺得納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 (Nassim Nicholas Taleb) 和 Naval 是大救星。

鏈聞注:納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是安皮裏卡資本公司的創辦人,也是紐約大學庫朗數學研究所的研究員。曾在紐約和倫敦交易多種衍生性金融商品,也曾在芝加哥當過營業廳的獨立交易員,他所寫的兩本超級暢銷書《隨機致富的傻瓜》和《黑天鵝》已經成爲華爾街投資人士必讀的經典著作。

雖然我們剛剛進入一個全新十年,但在第一季度就發生了許多地緣政治事件,讓許多加密貨幣領域的行家們垂涎欲滴,想這樣來解讀這些東西:

渴望第三次世界大戰的人數和渴望擁有比特幣的人數都創下了歷史新高」——美國一月份對伊朗將軍卡西姆·蘇萊曼尼實施暗殺,之後地緣政治緊張局勢進一步加劇,導致比特幣價格快速上漲,推特上也隨之出現了一大批聲稱比特幣是避風港的「磚家」。

盛宴就像 1999 年。」——2020 年 2 月,比特幣價格突破了 1 萬美元,而股票、科技股和風險資產都像 1999 年時的互聯網泡沫時期一樣反彈。在社交媒體上,類似「這次不同了」、「機構投資者要入場了」、「這次將是比特幣價格最後一次漲過 1 萬美元了」的聲音不絕於耳。

想要加片檸檬嗎?」——雖然加密貨幣社區分析了大量價格走勢與冠狀病毒疫情之間的相關性問題,但比特幣價格似乎並沒有承擔其「避險資產」的角色,相比於上漲的黃金和國債,比特幣價格卻在不斷走低,許多行業專家也不得不選擇了沉默。至少到目前爲止,口罩製造商還沒有將比特幣作爲優先支付手段,整個亞洲也沒有完全拒絕現金支付,所以對於想用加密貨幣對衝流行病風險的我們來說,似乎還有很長的道路要走。

不過,市場波動似乎讓現貨市場受益。Coinbase 和幣安的交易量在 2020 年前兩個月有所反彈。

而對於那些專注於加密貨幣波動性產品的衍生品交易所來說,交易量增長更令人印象深刻。

針對波動性進行交易的兩個階段

我們採用一種簡單的方法來區分出加密貨幣波動性交易的兩個階段:

  • 第一個發展階段:在加密貨幣波動性交易的第一個發展階段中,交易所爲那些希望承擔更多加密貨幣波動風險的人們提供了保證金交易和槓桿交易服務,其中最佳典範就是 BitMEX 交易所,他們主要爲散戶投資者提供槓桿交易服務,而芝商所和 Bakkt 則爲那些希望參與比特幣期貨交易的「老牌」金融機構設定了標準。
  • 第二個發展階段:在加密貨幣波動交易的第二個發展階段中,交易所提供了期權、跨式期權和波動性指數等工具,讓投資者可以對波動性本身進行交易。

目前,有兩家加密貨幣交易所在第二階段裏脫穎而出,他就是 Deribit 和 FTX。這兩家交易所不僅推出了一系列創新產品,業務也因此獲得了顯着增長。

Deribit:這家荷蘭衍生品交易所已佔據市場主導地位

總部位於荷蘭的 Deribit 佔據了加密貨幣期權市場超過 90% 的份額,目前他們又推出了期貨和掉期合約產品。

黑天鵝事件帶來加密貨幣波動,也在利好衍生品交易所

2019 年,Deribit 交易所實現了驚人增長。6 月,該交易所清算了超過 1.5 億美元的比特幣期權,之後又有 4 天的單日清算規模超過 1 億美元。

2020 年前兩個月,Deribit 交易所表現同樣出色,一月和二月交易額分別超過 1 億美元和 1.5 億美元。

FTX:路線圖殺手

FTX 交易所成立於 2019 年夏季,一直在快速推出產品來吸引加密貨幣投機者,目前日均處理加密貨幣衍生品金額超過 10 億美元。

黑天鵝事件帶來加密貨幣波動,也在利好衍生品交易所

我們發現,FTX 的創新之處在於推出了「抽象的」波動性交易產品(比如 FTX 的「BTC-MOVE」就是一款基於比特幣的跨式期權交易產品),這意味人們無需單獨交易期權頭寸,而是可以直接交易波動性。不過,這也有風險,如果想要把此類產品推廣給所有類型的加密投資者,可能還需要進行適當的教育並做好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