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llup 既是現在,也是未來,它不會因爲 L1 的進化而退出歷史舞臺。

原文標題:《Rollups 熱潮已至,一文梳理 Rollups 的常見誤解!》
撰文:Polynya
編譯:南風

很高興看到大家對 Arbitrum One 的熱情。我承認我起初太悲觀了,但上週末 Arbitrum One 的增長是指數級的,其 TVL (總鎖倉價值) 在 48 小時內從 3 億美元增加到 20 億美元。在推出後的短短 12 天內,Arbitrum One 已經在很大程度上推動自己成爲行業中僅次於以太坊的第二大智能合約平臺。

從中可以看出,人們對 Rollups 的認知已經呈指數級增長,但仍然有太多的誤解。在本文中,我將盡我所知,解決其中一些謎題和誤解。另外,如果我有不對之處,還請指正。

我認爲,很多對於 Rollups 的誤解都是因爲人們固守着舊思想,認爲單條區塊鏈能夠做到所有事情。因此,我們從這個角度開始闡述,也要感謝 r/ethfinance 子版塊上的用戶提供了這些誤解。

Rollup 熱潮洶湧,澄清關於 Rollup 的 19 個常見誤解

1. Rollups 是一種臨時的救急方案,某某區塊鏈在 L1 上有着較高的可擴展性,因此不需要 Rollups

Rollups 是區塊鏈行業的現在和未來。

但首先,我們需要一個簡單的視角轉變,以理解爲什麼 Rollups 是必要的。迄今爲止,區塊鏈必須完成所有這些任務—:交易執行、共識安全性和數據可用性。但這導致了區塊鏈面臨嚴重的瓶頸和效率低下,主要反映在區塊鏈的三難困境 (即單個區塊鏈系統只能擁有可擴展性安全性以及去中心化三種屬性中的兩個)。

相比之下,Rollups 是專注於一件事的區塊鏈,而且 只專注於一件事情儘可能快地執行交易同時將安全性和數據可用性的艱苦工作 「外包」給另一個更擅長這方面工作的 L1 鏈(比如以太坊)。這是簡單的勞動分工或行動上的專業化。就像勞動分工在工業革命中引領了指數級增長一樣,Rollups 也將引領區塊鏈行業在可擴展性方面的指數級增長。

現如今,一些 L1s 區塊鏈可能在去中心化和安全性方面做出很大的犧牲,從而獲得較高的可擴展性;以太坊和比特幣則在可擴展性方面妥協,以獲得更高的安全性和去中心化。而 Rollups 是一種簡單的結構,能夠同時具備較高的可擴展性、安全性和去中心化

重點是,不管是 L1s 鏈還是 Rollups 鏈,對用戶來說沒有什麼區別,他們只是與某個 執行層(不管是 L1s 鏈還是 Rollup 鏈)交互。Solana 和 Avalanche 並不是在與以太坊競爭,而是在與 Arbitrum One 和 StarkNet 等 Rollups 競爭,除非它們像以太坊和 Tezos 一樣轉向以 Rollup 爲中心的發展路線圖。

簡言之, 無論 L1 執行層能夠做什麼,Rollups 都可以做得更好。

2. 某某區塊鏈要比 Rollups 更快

這是錯誤的。再強調一次,無論任何 L1 鏈能夠做什麼,從長期來看,Rollups 都可以做得更好。我要指出的是,Rollups 的設計空間很寬廣,有些 Rollups 會選擇保守的速度限制,尤其是 Optimistic Rollups。但 zkRollups 則不必如此,它們的交易處理速度可以超越 L1s 鏈的極限。

3. 缺乏可組合性是很糟糕的

這是一個針對 Rollups 的常見論點,但該論點實際上幾乎站不住腳。正如前文所述,無論 L1s 能夠做什麼,Rollups 都可以做得更好。我也沒看到有人抱怨 L1s 之間缺乏可組合性呀?

單個 Rollup 是完全可組合的,即使它需要跨多個數據分片或外部數據可用性來進行結算。

就像 L1s 之間不能相互組合,Rollups 之間也沒有可組合性。但現在已經有很多互操作性解決方案,比如 Hop Protocol、Connext、cBridge 和 Biconomy,還有更多的方案正在開發中。此外,有像 dAMM 這樣驚豔的創新,讓多個 zkRollups 之間共享流動性 !

簡言之,Rollup 可組合性優於 L1s。

4. 流動性的碎片化很糟糕

如上所述,Rollups 之間可能不會共享流動性,但 L1s 之間也不會。不過,與 L1s 不同的是,Rollups 之間可以通過諸如 dAMM 這樣的創新方案來共享流動性

簡言之,Rollups 之間的流動性碎片化問題小於 L1s 之間的流動性碎片化問題。

5. Rollups 是中心化的

Rollups 所有的交易數據 (以壓縮的形式) 和證明 (proofs) 都會發布在 L1 主鏈上,從而使得用戶能夠直接從 L1 主鏈來退出 Rollup,即便該 Rollup 本身被攻擊了。因此,Rollups 的安全性和去中心化 = L1 的安全性和去中心化

在 Rollups 的早期階段,確實會存在一些中心化的向量(比如 Rollups 背後的開發團隊在早期階段對網絡的控制),但大多數 Rollups 項目都致力於逐漸實現去中心化。Rollups 的終極形式是:有着去中心化的定序器 (sequencers)、去中心化的證明者 (provers)、去中心化的 L1 智能合約和輕便無輔助退出的 zkRollups。zkRollups 有着與最安全和去中心化的 L1 鏈相同的安全性和去中心化,同時具有強大的可擴展性。

6. 普通用戶將永遠無法完成 CEX--以太坊主網--Rollup 旅程,因爲太昂貴了

諸如 OKEx、 Huobi 和 Coinbase 等頂級 CEXs (中心化交易所) 已經承諾支持用戶能夠以非常低的費用直接將資產取款至 Arbitrum One (或從 Arbitrum One 存款至這些 CEXs) 和其他 Rollups 鏈。Bitfinex 已經支持將資產取款至 Hermez(以太坊 zkRollup 方案)。

與此同時,以太坊並不是進入 Rollups 的唯一路徑。比如,cBridge 允許用戶通過 Optimism、Polygon PoS、幣安智能鏈、xFai、Avalanche 或者 Fantom 直接進入 Arbitrum One,不需要通過以太坊網絡。因此,目前已經有很多選擇可以進入 Rollups,且未來還將有更多的選擇。

簡言之,Rollups 的用戶體驗等同於任何 L1。

7. Rollups 的取款等待時間太長

對於 Optimistic Rollups 而言,確實如此:如果使用默認的跨鏈「橋」,需要等待大約 7 天時間才能將資產從 Optimistic Rollups 取款至 L1 上面。但是,如前文所述,目前已經有多個可用的選擇供你進行快速取款。此外,zkRollups 並沒有這個取款等待限制

8. Eth2.0 實現之後,Rollups 將被淘汰

首先,「Eth 2.0」這個術語已經棄用。以太坊接下來的一個主要升級是合併,也即將共識層 (信標鏈,以前稱爲「Eth2」) 與執行層 (即當前的以太坊鏈,以前稱爲「Eth1」) 進行合併,合併之後我們將再次只有一條以太坊鏈!以太坊在合併之後的下一個主要升級是共識層的數據分片。數據分片 (data sharding) 實際上將專注於加速 Rollups。因此,在可預見的未來,以太坊 L1 的可擴展性將受到限制,而 Rollups 將爲以太坊帶來最高的可擴展性!

簡言之,現在以太坊的路線圖是「以 Rollup 爲中心」,旨在加速和增強 Rollups。

9. Rollups 仍然太貴

短期內確實如此。像 Arbitrum One 和 Optimistic Ethereum 這樣的 Optimistic Rollups 正在將交易費降低 90%-95%,雖然相比於以太坊主網而言是一個很大的改進,但仍然太貴了。通過一些優化措施,比如簽名聚合、更好的批處理和 calldata 壓縮,其交易費可以降低 99%。事實上,zkRollups 已經將交易費降低了 99% 至 0.10-1 美元,即便當 L1 的交易費很高。

但 Rollups 並不止於此!當以太坊發佈數據分片時,Rollups 的成本將直線下降,其容量將即刻增加一個數量級,且長期的可擴展性將增加好幾個數量級。

我們可以從 Validiums (比如 Immutable X) 對此一瞥,在 Immutable X 上,鑄造一個 NFT 的成本不到 1 美分!事實上,Immutable X 的補貼使得其 NFT 鑄造成本如此低廉,現在使用你的以太坊錢包鑄造一個 NFT 的成本是 0 美元!你可以在 SwiftMint(swiftmint.io/) 自動動手一試。需要注意的是,Validiums 不像 Rollups 那樣安全,但它們要比側鏈和其他一些 L1s 更加安全。此外,Volitions 通過允許用戶在 Rollup 和 Validium 之間進行選擇,進一步提升了其安全性。

簡言之,長期而言,Rollups + 數據分片將提供最大的可擴展性和最低的費用。

10. Rollup 交易的最終敲定 (finality) 太慢了

Rollup 定序器能夠幾乎立即爲用戶帶來「軟確認」(soft confirmations),在 Arbitrum 或者 Optimism 網絡上通過 Uniswap 進行交易的平均時間約爲 0.3 秒。對大多數人來說,這種軟確認所需的時間是可以接受的。但事實上,Rollups 的交易在 L1 上的最終敲定經常被延遲,尤其對於 zkRollups 而言。

StarkNet 提出了一個很棒的解決方案,即檢查點 (checkpoints) 能夠非常迅速地實現 Rollup 側的有效敲定,此時交易的最終敲定將由 L1 儘可能快地實現。隨着 zk (零知識證明) 技術的改進、以太坊實現單個 slot 的敲定和數據分片的交錯,我們將看到交易的最終敲定時間下降幾秒。儘管如此,在某些情況下,直接在 L1 上結算讓人是有意義的。

11. Rollups 是以太坊的東西,且受到了 EVM (以太坊虛擬機) 的約束

Rollups 絕對不僅僅是以太坊的東西。事實上,Tezos 已經轉向了一個以 Rollup 爲中心的路線圖。Tezos 的創始人 Arthur Breitman 提出了一個很好的論點,即 Rollups 與數據分片的結合是終極的可擴展性解決方案

此外,Rollups 有着一個廣闊的設計空間,可以在 VMs (虛擬機)、費用模式、協作機制、治理等領域進行試驗。事實上,Rollups 的創新空間要比 L1 大得多,因爲它們在最安全的 L1 上總是有一個退路。想要一個抗量子的 VM?可以使用 StarkNet;喜歡 LLVM 和 Rust?可以使用 zkSync 2.0;想要你的 Rollup 鏈僅針對一個特定的應用來優化?當然,針對 NFTs 的 Immutable X 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想要一條沒有 MEV (礦工可提取價值) 的私有鏈?可以使用 Aztec。

簡言之,Rollups 有着一個廣闊的設計空間,L1 能做的任何事情,Rollups 也可以,而且還要更多。

12. 如果你可以在其他地方部署 Rollups,那以太坊還有何特別的呢?

Rollups 將部署在最具安全性、去中心化和最高數據可用性的 L1 上面

很明顯,以太坊的安全性和去中心化要比任何其他智能合約平臺高出幾個數量級。實際上,比特幣是唯一可與之媲美的區塊鏈,但顯然,比特幣缺乏託管 Rollups 的能力。

以太坊目前還沒有最高的數據可用性,但通過數據分片,以太坊將擁有 最高的數據可用性。數據分片 (data sharding) 顛覆了三難困境——你的網絡越去中心化,你可以部署的數據分片 (data shards) 就越多,你的 Rollups 也就更加可擴展。這就是部署在以太坊上的 Rollups 在未來幾年擴展到數百萬 TPS 的方式,預計到 2030 年將達到 1500 萬 TPS。以太坊唯一可以改進的地方是執行層,也即讓執行層對於驗證 zk-SN(T)ARKs 更加友好。我相信這會實現的,一旦合併完成,數據分片和無狀態性將會到來。

到那時,顯然以太坊將被定義爲部署 Rollups 的最佳場所但這並不意味着麼有其他競爭對手。如果以太坊的數據分片飽和,我們將可能看到諸如 Celestia 和 Avail 這樣的數據可用性鏈填補這個空缺。對於其他轉向以 Rollup 爲中心的 L1s 鏈,比如 Tezos, 如果基於以太坊的 Rollups 需求過剩,它們也可能從中受益。當然還有意想不到的競爭對手,但實際上,唯一真正的競爭對手是,比特幣是否會以某種方式添加驗證 zk-SNARKs 的功能並實現數據分片,

當然,對於 Rollups 而言,這並不重要。Rollups 只會利用 L1 提供給它們的最好的安全性、去中心化、網絡效應和數據可用性。

簡言之,以太坊獨特地定位於提供最高的安全性、去中心化和數據可用性,這使得以太坊成爲部署 Rollups 的最佳場所。

13. Rollups 正在盜走以太坊的流量

當前的以太坊執行層 (即 PoW 以太坊鏈) 已經完全飽和,並且區塊的滿塊情況已經存在數年時間。因此,Rollups 上的所有活動都是淨增加的。有些人可能會認爲分片會擴大以太坊的容量,但 Rollups + 數據分片將能夠增加以太坊生態系統的整體容量,比之前的純分片解決方案多好幾個數量級

14. Rollups 太過複雜,沒人能理解

我想指出的是,我寫這篇文章的時候,Arbitrum One 已被證明是歷史上增長最快的智能合約平臺。實際上,如前所述,使用 Rollup 的用戶體驗與使用 L1 是相同的用戶不需要關心 Rollups 的底層架構,對於用戶而言,Rollup 只是另一個智能合約平臺

YouTube 的用戶是否關心它是用什麼編程語言編寫的?服務器運行在什麼操作系統上?服務器使用什麼互聯網連接等等?當然不會。事實上,我預計,隨着智能合約錢包和中心化前端的改進,情況將顯著改善。

15. 當 Rollups 發展得足夠大時,它們將拋棄主鏈並創建它們自己的區塊鏈

從技術上講,這是可能的。然而,Rollups 的特別之處正是它們依託於最安全和去中心化的 L1 主鏈。這是最重要的一點,因爲現在目前只有比特幣和以太坊最安全和去中心化。Arbitrum One 已經向我們證明,相比於其他更中心化的共識機制,人們對於由以太坊安全性支持的 Rollup 鏈的需求更高。另外,就像之前提到的,如果有競爭對手提供了比以太坊更好的安全性和數據可用性,那麼 Rollups 將被激勵遷移至上面。

16. 沒有 Rollup 本地代幣,所以人們將不會投資於其生態系統

這並不完全正確。雖然有許多 Rollups 項目處於早期階段,沒有發行本地代幣,但我預計大多數 Rollups 最終都會發布代幣。許多 Rollups 項目已經有本地代幣了,並正在以創新的方式使用這些代幣,比如 Immutable X。這是 Rollups 相對於 L1s 的另一個好處,即 Rollups 可以有獨特和巧妙的代幣和費用模式。

17. zkRollups 零知識證明的計算成本太過昂貴

確實如此,但通過在許多交易上分攤這一成本,那麼相對於爲交易 calldata 支付的 Gas 成本,零知識證明的計算成本就可以忽略不計了。當然,我們仍處於零知識技術的早期階段,我們將看到計算零知識證明的成本和時間隨着時間的推移直線下降。軟件優化、GPU/FPGAs/ASICs,摩爾定律,以及隨着交易量增加而帶來採用度的增長,意味着 zkRollups 的情況只會越來越好,這已經被證明是可持續的。

18. NFTs 能在 L1 與 Rollups 之間,或者在 Rollups 之間轉移嗎?

這是我忽略了的一個重要問題。正如上面提到的,雖然針對 ETH 和 ERC-20 代幣的轉移已經有多個「橋樑」,但 NFTs 更加複雜,因爲不能有針對 NFTs 的流動性橋樑。

目前,你可以在 L1s 和 Rollups 之間轉移 NFTs,但解決方案肯定是早期。例如,在 zkSync 1.x,你可以在上面鑄造 NFT,而當你想要將之取款至 L1 時,該 NFT 將在 zkSync 1.x 上銷燬,並在 L1 上被鑄造爲一枚 ERC-721。但是,Rollups 之間的 NFTs 轉移 是一個尚未解決的問題

幸運的是,人們正在積極地研究這一問題,比如 Vitalik 最近提出了一個跨 Rollups「封裝 NFTs」的 提案,使 NFTs 更容易在 Rollups 之間轉移。Polygon Hermez 的 Jordi Baylina 進一步擴展了這一 內容,但在該帖子中確實有許多有見地的評論。

19. 你談論的是未來,執行風險依然存在

確實如此。Rollups 是一項新興技術,需要幾年的時間才能成熟併發揮其潛力。事情可能會出錯。但我在上文中闡述了 Rollups 目前的缺點是什麼,以及未來將如何解決。

關於 Rollups 誤解的更多討論請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