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已知的全球前 10 大 Filecoin 礦工節點中,除了排名第 8 的節點身份不明外,其餘 9 個均來自中國。

原文標題:《霸榜、刷數據、合縱連橫,Filecoin 礦工掀起軍備競賽》
撰文:不二做

自主網上線時間確定以後,Filecoin 領域,尤其是 Filecoin 礦工節點吸引了圈內圈外的衆多目光。

和傳統比特幣挖礦格局類似,Filecoin 礦工節點在主網未上線之前,就已經隱隱有巨頭霸榜的徵兆。

前三大節點佔據整體有效存儲值總量的 70% 左右,中小礦工節點爲了活下去則選擇聯盟和抱大腿。

在此基礎上,各方還在積極地拼技術、拼資金、拼宣傳,在市場中拼命刷存在感。儘管主網未上線,但一場有關 Filecoin 的軍備競賽悄然拉開帷幕。

Filecoin 山頭,兩家獨大

近段時間,Filecoin 領域熱火朝天。

6 月 14 日,Filecoin 業務開發人員 Angie Maguire 表示,該項目的主網將於今年夏天啓動。公開的線路圖顯示,Filecoin 主網有望在 7 月 20 日至 8 月 20 日這個時間窗口啓動。

伴隨着主網上線時間的確定,Filecoin 礦工節點站在了舞臺的中央。

據 filcount.io 平臺數據,目前 Filecoin 的全球節點大約 806 個,而這其中,據 Filecoin.cn 發起人謝大炮的統計,來自中國的節點高達 203 個,佔據約四分之一的江山。

Filecoin 上線在即,中國礦工獨霸?

在 Filecoin 礦工節點分佈地圖上也可以清楚看到,全世界的礦工節點主要集中在中國、美國和歐洲等國家和地區,其中中國的節點最爲密集。

Filecoin 上線在即,中國礦工獨霸?

「中國是這一領域絕對的巨無霸。」IPFS 原力區張成龍告訴 DeepChain 深鏈。

截至目前,在已知的全球前 10 大礦工節點中,除了排名第 8 的節點身份不明外,其餘 9 個礦工節點均來自中國。

「不僅如此,包括原力區在內的中國礦工節點們也在紛紛佈局海外。」張成龍告訴 DeepChain 深鏈,「等 400 萬 FIL 礦工獎勵結算的時候,就能看出中國節點的佈局成效了。」

有利益的地方,就有江湖和紛爭。

前幾個月還一團和氣,現在越來越劍拔弩張。這是張成龍對當下 Filecoin 生態的印象。

「現在的 Filecoin 生態,像極了美蘇爭霸的冷戰時期。」Filecoin 礦工老鄭這樣向 DeepChain 深鏈描述。

t01009 (時空雲 & 靈動)和 t02020 (先河系統)兩強相爭,前十名的礦工蓄勢待發,剩下來的礦工則「重在參與」。這是老鄭眼中的 Filecoin 江湖格局。

目前 Filecoin 生態中,有效存儲值總量爲 17.39PiB,其中,t01009 和 t02020 兩個節點分別貢獻了 6.29PiB 和 5.55PiB,佔總存儲值的 68%。

如果算上前十中另外 8 個節點的存儲值份額,這個數字則達到了 92.23%,意味着剩下的 700 多家礦工節點只能得到不到 8% 的份額。

Filecoin 上線在即,中國礦工獨霸?

有一點挖礦常識的人都知道,挖礦主要靠「算力」,需要消耗大量的社會資源(硬件、電力、資金投入等),比如比特幣就是消耗大量資源獲得的。而 Filecoin 的「算力」則是「有效存儲能力」,有效存儲的大小決定了該礦工的出塊概率和收益。

挖幣網數據顯示,Filecoin 上線之後的理論日總產出 FIL (Filecoin 代幣)爲 177837 枚,其中,1T 存儲值一天能獲得 9.99 枚 FIL 的獎勵,存儲值越多,每天能獲得的收益自然也就越大。

Filecoin 上線在即,中國礦工獨霸?值得注意的是,在 6 月 30 日晚間,當時 t01009 和 t02020 在總存儲值中的佔比還是 67%。

Filecoin 上線在即,中國礦工獨霸?

不到一個禮拜,兩大礦工節點的有效存儲值再次上升,達到 68%,進一步擠壓着其他礦工節點的生存空間。

以至於有礦工曾表示,Filecoin 未老先衰,還沒成長起來,馬太效應就已經這麼明顯了。

對於 Filecoin 領域已經開始出現馬太效應的觀點,老鄭不置可否。但他也承認,除了頭部的幾個礦工節點,剩下的基本上都跑不出來。

「主網上線之後,剩下的可能不超過 10 家,長期來看,可能只剩下 3 到 5 家。」1475 合夥人王青水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也表達了同樣的觀點。

之所以有這一觀點,是因爲 Filecoin 的挖礦成績取決於有效存儲佔有率,誰的有效存儲份額越高,誰的最終的挖礦效率也就越高,而有效存儲是需要時間去積累的。

換言之,主網上線之後的 Filecoin 礦工水平,某種程度上已經在上線之前就分出了高下。

但由於主網還沒正式上線,目前而言的有效存儲值排名還依然只有參考價值,而沒有真正落地,在未來,隨着 Filecoin 生態整體有效存儲值的上漲,會不會有的新的節點彎道超車,以及有效存儲值是否會進一步分散,目前還沒有一個定論。

「現在你看到的節點排名,沒有任何意義,並不是真正的實力排名。」張成龍告訴 DeepChain 深鏈,「很多節點都在主網上線前選擇了靜默,只等主網上線之後,就火力全開。」

但老鄭也好,王青水也好,他們都認爲,未來的礦工節點,能活下來的很少。

「Filecoin 挖礦寡頭化是一個趨勢,但肯定要經歷多次的洗牌。」在張成龍看來,至少主網上線之後的一段時間裏,Filecoin 挖礦領域會羣雄並起。

戰爭之中,往往軍火商能夠賺的盆滿鉢滿,而 Filecoin 競爭激烈,各個節點對技術的需求也越來越高。

專注於爲 Filecoin 節點提供技術服務的謝大炮告訴 DeepChain 深鏈,「近段時間,來找我的人越來越多了。」

從單兵作戰到合縱連橫

羣雄並起,如何生存下去,脫穎而出,礦工們想了很多辦法,譬如花錢跑數據。

之所以各大礦工節點寧可虧着錢也要通過跑數據讓自己佔據第一,主要是因爲主網上線將近,真正的搏殺將要到來,各方都需要儘可能地吸納更多的有效存儲值和資金來應對挑戰。

就和去年 BCH 分叉大戰中,吳忌寒和澳本聰都想盡辦法增加算力一樣。

「測試網一上線,就把礦機全部開機,燒錢霸榜,一瞬間把數據頂到第一名,然後就對外宣稱自己是行業內的老大。」老鄭告訴 DeepChain 深鏈,「這是比較常見的一種做法。」

「早先就聽過一些礦工節點因爲砸錢開機,但因爲主網上線時間一再更迭,最後礦工節點錢花完了,關門大吉。」西安靈動員工老王告訴 DeepChain 深鏈。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礦工節點同時堆幾百臺甚至幾千臺機器,不講單臺單位時間的出塊,以此來顯示出自己出塊數量第一的實力;更有甚者,還有的人把出塊數量刷上去之後,再逐漸降低有效存儲值,從而營造出他們礦場單 T 效率高的假象。

總之,各種手段不勝枚舉。

然而,手段再多,在老鄭看來,無非就是爲了賣礦機而已。

今年 6 月 10 日協議實驗室發佈了 400 萬 FIL 礦工獎勵計劃。一時間吸引了幾乎全球的 Filecoin 礦工競相參與。

有人開玩笑道,如果 312 是比特幣減半前對比特幣礦工的彩排,那麼 400 萬 FIL 獎勵計劃就是對 Filecoin 礦工的彩排。

沒有人會對 400 萬 FIL 無動於衷,也沒有人不會在獎勵面前拼盡全力。

然而,並不是所有的參與者都能從中獲得回報。

根據這次大賽的規則,每個地區只有排名前 50 的節點有獎勵,受這個規則衝擊最大的就是大量的中小礦工。

他們要麼自身礦機性能較差,要麼入局較晚,沒有積攢足夠的有效存儲值來和頭部礦工節點抗衡。

再加上,由於 Filecoin 挖礦行業的特殊性,除了礦機以外,還需要對於計算、存儲、網絡、運維等做全面的準備,而這些要素也並非是中小礦工所能玩轉的。

於是這些人選擇了聯合。

「礦工節點聯盟挺多,大大小小都有,有中小礦工之間的抱團取暖,也有大節點之間的強強聯合。」謝大炮如是說道。

一方面中小礦工自行抱團,但更多的則是緊抱大礦工的大腿,將自己的算力併入到大礦工體系中,利用大礦工的先進技術來爲自己賦能,以期不會在主網上線之後掉隊。

「時空雲 / 西安靈動之所以是第一名,就是因爲吸收整合了其他很多社區。」西安靈動員工老王告訴 DeepChain 深鏈,「我們在各個領域都是 Filecoin 中的第一,聯盟是最好的方式。」

此外,聯盟之後,能夠更好地應對 Filecoin 挖礦的集羣化。

和比特幣礦池的單機疊加集羣的方式不同,由於 Filecoin 挖礦需要進行大量的數據處理,而單臺機器不可能快速完成數據添加、封存、證明、消息上鍊等動作,這就會導致挖礦效率會非常低。

因此 Filecoin 大礦工基本都會採用異構集羣甚至更復雜的集羣方案,將挖礦的步驟進行拆解,用不同的設備負責不同的工作,並且儘可能在每一個環節都從硬件配置到算法上做到優化。

儘管集羣挖礦需要很多額外的開銷用於內部協調,且內網數據傳輸也可能導致瓶頸產生,但是算力累積快,至少可以很快達到官方設置的出塊算力閾值。

此外,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讓大家都不得不用集羣:更大的總算力,更容易上榜,且在算力、出塊率、獲得 FIL 數目等方面,取得排名靠前的優勢。

要做到集羣挖礦,就需要不斷地聯合,讓礦工擁有充足的礦機去分配任務,而不斷地聯合,也讓礦工節點之間佔據的存儲值份額差距拉大。

聯合在一起的礦工,通過抱團取暖獲得參與 Filecoin 建設、代幣獎勵獲取的資格,而大多數礦工節點,則有可能死於黎明前的黑夜。

主網上線後,或面臨洗牌

從礦工節點刷數據到節點之間的合縱連橫,都只有一個目的,牢牢把持有利地位,贏得競爭。

然而,Filecoin 礦工節點們面臨的問題遠不止於此。

時空雲 COO 胡峯曾對媒體表示,Filecoin 的熱度吸引了很多傳統礦工的關注,像嘉楠耘智、魚池、牛比特等傳統比特幣礦工都已經入局或正在佈局。

儘管目前尚無傳統礦機巨頭入局 Filecoin 的消息,且嘉楠耘智官方也發佈闢謠聲明表示自己沒有入局 IPFS 的計劃。

但在一些 Filecoin 礦工看來,假如傳統大礦工們入場,將在一定程度上對 Filecoin 當下的礦工節點格局產生影響。

另外,正如上文所說,雖然礦工節點測試網上大秀肌肉,但不乏刷數據帶來的「虛假繁榮」。因此,某種程度上,單看測試網的節點排名很難真正的去評估一個礦工節點的真實實力。

當 Filecoin 主網上線,是騾子是馬才能見分曉,而競爭格局多少也會因此發生改變,實力強勁者躋身前列,短期燒錢刷數據「取勝」者或許會在長期的競爭中被甩至車尾。

同樣的,爲了在測試網階段嶄露頭角,以及更好地應對主網上線後的競爭而推出的聯盟政策,也並非沒有壞處。

「社區之間最難達成的就是共識,或多或少都有分歧。」張成龍告訴 DeepChain 深鏈,「可能在主網上下之前,聯盟社區之間的目標一致,暫時聯手,等到上線之後,難免間隙不斷。」

在張成龍看來,聯盟的方式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好。

「聯盟之後,聯盟成員之間有時候也會互挖牆角,並且破壞一些規則。」老王告訴 DeepChain 深鏈,「儘管官方口徑一致,但私底下肯定會有競爭。」

目前市面上 1T 的價格大多在 1500 元到 2000 元左右,但有些成員會在私下裏用更低的價格比如 1000 元 /T 來挖其他成員的牆角。

據老王透露,此前有一個大型礦工節點就是因爲長期用 500 元 /T 的低價去招攬客戶,導致入不敷出,跌落神壇。

除了鬆散的聯盟帶來的一些內部競爭以外,由於集羣挖礦的方式,使得各個聯盟裏的各個節點會單獨負責某一挖礦環節,屆時不排除挖礦行業會進一步細分。這同樣也會導致礦工節點之間地位的變更。

但儘管如此,在老王看來,聯盟的好處依然遠大於單兵作戰,至少目前是這樣。

通過合縱連橫和先發優勢,目前在 Filecoin 生態上,有效存儲值在頭部的礦工節點中愈發集中,且有愈演愈烈的趨勢。

面對這一形式,時空雲胡峯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也表達了自己的擔憂。

「目前在測試網的測試排名中,前三的礦工佔了 70% 以上算力的產幣量。而市場上多達數百家的礦機廠商中很多公司連測試網都上不了榜,這是非常危險的一件事情。」

老鄭也認爲,如果一條鏈上一個礦工佔據了絕大多數算力(有效存儲值),那麼這個項目的生態就死了。

有效存儲值高度集中,這究竟是 Filecoin 領域的正常現象,還是一個危險的信號,目前來看,還沒有答案,就如同現在的礦工節點格局一樣,未來是否會變,現在同樣無法下一個定論。

有礦工表示,比特幣挖礦領域,早期南瓜張和烤貓兩家獨大,最後變成了比特大陸等三大礦機巨頭的競爭格局,而現如今該格局也正在遭受到神馬礦機、芯動科技的挑戰,更別說 Filecoin 挖礦生態了。

或許 Filecoin 主網上線之後,戰爭才真正打響。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