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忌寒憑什麼扳倒第一大股東詹克團?詹克團又會如何反擊?

原文標題:《礦機巨頭上演權力的遊戲,出局者吳忌寒逆襲反殺》
作者:門人、不亮

吳忌寒贏了。

隨着比特大陸官方的發聲,這場聚焦於礦機巨頭兩位創始人之間的權力的遊戲暫時落下帷幕。

聲明是這樣的:經比特大陸創始人、比特大陸集團董事會主席、北京比特大陸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執行董事吳忌寒先生決定,解除詹克團在比特大陸的一切職務,即刻生效。我們相信,比特大陸在吳忌寒先生的領導下,必將回歸初心、聚焦主業,有序橫向發展,成爲一家世界頂尖的科技公司。

解除詹克團在比特大陸的一切職務,即刻生效。

殺伐果決。

誰能想到,在 8 個多月前,吳忌寒還是被外界公認的落魄「出局者」。

吳忌寒的「復仇」

10 月 27 日,深圳安博會前一天,比特大陸在深圳發佈了第三代智能服務器 SA5,這款 AI 服務器搭載了 9 月剛發佈的 BM1684 AI 芯片,主要面向視頻及圖像智能分析領域。

比特大陸董事長詹克團也來到了現場,並在發佈會現場表示,未來 3-5 年視頻結構化的市場規模將是今天的 1 萬倍,單路視頻結構化價格下降 100 倍是一個合理的水平。

活動現場,詹克團還接受了媒體採訪,自信滿滿,大談比特大陸未來在人工智能領域方面的戰略規劃。

然而,他沒曾想到的是,千里之外的北京,比特大陸另一位創始人吳忌寒正在籌劃一場「戰爭」。

奪權之戰在 10 月 28 日正式打響。

10 月 28 日,據全國工商登記系統信息顯示,北京比特大陸科技有限公司發生了工商變更,法定代表人由詹克團變換爲吳忌寒,此外吳忌寒還接替了詹克團執行董事一職。

10 月 29 日上午 11 點,吳忌寒向比特大陸內部所有員工發送郵件,稱決定解除詹克團在比特大陸的一切職務,即刻生效。比特大陸任何員工不得再執行詹克團的指令,不得參加詹克團召集的會議,如有違反,公司將視情節輕重考慮解除勞動合同;對公司經濟利益造成損害的,公司將依法追究民事或刑事責任。

據星球日報報道,繼「解除詹克團一切職務」的郵件後,吳忌寒隨即向員工發出了第二封郵件,內容爲解除現 HR 負責人職務,重新任命原 HR 負責人,並召開員工大會。據悉,被解除職務的 HR 負責人爲 18 年年底上任,系詹克團任命,而重新擔任 HR 負責人的是此前跟隨吳忌寒創業的元老級員工。

此外,比特大陸員工向深鏈財經透露,比特大陸旗下的兩家礦池螞蟻礦池和 BTC.COM 的負責人也分別出現了人事調整。

接連的人事變動似乎表明吳忌寒「復仇」成功,重新奪得了比特大陸的控制權。

下午 13:15 分,比特大陸召開全體員工大會,吳忌寒再次重申了這一決定。據區塊律動報道,吳忌寒在員工大會上情緒比較激動,他對員工表示,「我必須回來拯救這家公司。」

並且,詹克團已被禁止進入比特大陸公司辦公室。

吳忌寒的親密「戰友」,礦池 ViaBTC 創始人楊海坡發佈微博稱,吳忌寒是中國區塊鏈最早的佈道者,比特幣白皮書中文版的翻譯者,全球最大的區塊鏈企業比特大陸的創始人。比特大陸正是在他的帶領下走向輝煌,然而由於一些歷史原因,像歷史上發生很多次的,幾乎被趕出了自己一手創辦的公司,比特大陸也跌落神壇。在最危急的時刻,他採用鐵腕手段重新奪回了比特大陸的控制權,希望他就像喬布斯一樣,重新帶領公司走向輝煌。

就此事,深鏈財經撥通詹克團的電話,剛說明來由,詹克團隨即掛掉,再次撥通時,電話再無人接聽。

水面下的積怨

一直以來聲名在外的吳忌寒都被外界視作比特大陸的當家人,然而事實上,從股權上來說,詹克團纔是名副其實的老闆。

2017 年底,極少對外發聲的聯席 CEO 詹克團開始從幕後走到臺前,多次代表比特大陸發聲,從人工智能大會到接受《商業週刊》專訪,高調公佈了比特大陸的營收情況。

在詹克團的描述中,比特大陸是一家人工智能公司。

詹克團高調亮相之前,吳忌寒一直代表着比特大陸,詹克團則很少露面。有知情人稱,詹克團技術出身,不善與外界打交道。所以二人的分工是,吳忌寒主外負責礦機市場方面的工作,詹克團主內負責技術研發突破。

詹克團走向臺前在當時並沒有引起外界的過分關注,但事後覆盤的話,這是一件值得玩味的事情。

2018 年 4 月份,有消息傳出說,詹克團與吳忌寒正在分家,比特大陸雙 CEO 的時代即將完結,當深鏈財經就該消息向詹克團求證時,詹克團給予了否認,表示自己也是第一次聽到這個消息。

2018 年 11 月份,比特大陸出現工商變更,包括吳忌寒在內的 4 名人士退出董事會,吳忌寒身份由「董事」變更爲公司「監事」,而詹克團從「董事長」變更爲「執行董事」,不過這一變動並沒有引起太多人的關注。

當加密貨幣市場進入寒冬,比特大陸進行大刀闊斧的裁員時,關於兩位老闆的「負面消息」再次傳出。

12 月 28 日,星球日報道稱,一名接近比特大陸的人士稱,詹克團和吳忌寒將同時卸任比特大陸 CEO。新接任的人士姓王,進入比特大陸有一段時間了,目前已經在交接的過渡期。

2019 年 1 月 25 日,在北京雁棲湖比特大陸的公司年會上,詹克團掩面而泣,吳忌寒在一旁關心攙扶。不過兩人看似相互扶持,實則早已貌合神離。

因爲接下來的 2 月份有媒體報道稱,比特大陸聯合創始人吳忌寒已經淡出了該公司管理層,或出走比特大陸,成立自己的新公司。出走的原因是與另一名聯合創始人詹克團意見分歧較大,難以作出統一的決策,因此吳忌寒最終決定另起爐竈。

不過對於該消息,比特大陸用「純屬謠言」四個字進行了回覆。

如果說之前只是無法證實的猜測的話,之後 2019 年 3 月份比特大陸的內部信則徹底說明:小道消息往往不是空穴來風。

內部信提到,董事會任命王海超擔任公司首席執行官,詹克團繼續擔任公司董事長,吳忌寒繼續擔任公司董事。兩位創始人不忘初心,同舟共濟,合力並進,共同把握公司的戰略方向。

如此前外界傳言的那樣聯席 CEO 的局面打破,且「共同把握公司戰略方向」這種表述,在外界看來,正是二者沒有達成「共識」的證明。

關於兩位老闆的紛爭,此前也有比特大陸內部員工告訴深鏈財經,吳忌寒想要通過獲得一條具有高共識的公鏈來營造壁壘,詹克團則寄希望於 AI 芯片。有錢的時候,大家可以分頭去嘗試,看看誰是對的,沒錢的時候註定要有一個人,或者兩個人都要做出讓步。

而在從比特大陸離職,後來創辦了幣印礦池的朱砝看來,吳忌寒是一個很優秀的人,但同時也很固執。

在今日吳忌寒氣勢洶洶的內部信公開,輿論一篇譁然之後,比特大陸官方告訴深鏈財經:經比特大陸創始人、比特大陸集團董事會主席、北京比特大陸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執行董事吳忌寒先生決定,解除詹克團在比特大陸的一切職務,即刻生效。我們相信,比特大陸在吳忌寒先生的領導下,必將回歸初心、聚焦主業,有序橫向發展,成爲一家世界頂尖的科技公司。

在這份官方回答中,有八個字十分顯眼「迴歸初心,聚焦主業」。

比特大陸的初心是什麼? 主業又是什麼?

也許吳忌寒和詹克團各有自己的看法。

不被察覺的股權之謎

在可查的過往報道的描述中,都是吳忌寒想成立比特大陸,然後拉詹克團入夥,詹克團花了很短的時間瞭解比特幣後,決定加入。

在大多數人的印象中,吳忌寒等同於比特大陸。不過,深鏈財經對比特大陸的股權變更信息調查後,卻發現了故事似乎是另一個版本。

全國工商信息網站顯示,北京比特大陸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於 2013 年 10 月。

比特大陸 2013 年年報顯示,比特大陸成立時,共有 5 位自然人股東,其中詹克團持股 59.2%;第二大股東爲葛越晟,持股 28%,領英資料顯示,葛越晟 2013 年才從杭州電子科技大學畢業。

成立時,比特大陸的創始股東並沒有吳忌寒的身影。2013 年,比特大陸資產總額 55.65 萬元,當年虧損 4.2 萬元。

直到 2014 年 11 月,比特大陸成立一年後,吳忌寒才成爲比特大陸的股東。

2014 年 11 月,比特大陸增加註冊資本的同時引入新的股東,吳忌寒進入股東名單,持股比例爲 0.79%。詹克團持股比例爲 58.73%,享有絕對的控制權。

但工商資料顯示,那時的吳忌寒並不在董事會名單中。2015 年 6 月,比特大陸再一次增資擴股。本輪股權變更完成後,吳忌寒持股比例大幅度上升,達到 22.9%,但依舊遠低於詹克團 61% 的持股比例。

從持股比例來看,詹克團一直是比特大陸的實際控制人,吳忌寒則一直被比特大陸推到前臺。本次增資擴股之後,吳忌寒才於 2015 年 7 月新增爲比特大陸的董事。公司董事長和經理則爲詹克團。

2016 年 11 月,比特大陸變更股東,公司股東變爲單一的境外公司 Bitmain Technologies Limited。

吳忌寒單獨爲比特大陸代言的時代,隨着詹克團以創始人、聯席 CEO 的身份走到前臺而終結,也給市場留下衆多想象。

彼時一位知情人士表示,任何一個公司,設立了兩位聯席 CEO,都難免讓人覺得公司內部存在問題。

股權之爭:吳忌寒憑什麼反殺?

吳忌寒憑什麼反殺?

根據此前公佈的招股說明書顯示,詹克團是比特大陸第一大股東,持有約 39.89 億 B 股,佔比 36%,遠超第二大股東吳忌寒的 20.25% 持股,二者持股量占上市前已發行股本 56.25%。

無論按持股比例還是投票權計算,似乎詹克團擁有對比特大陸的絕對控制權。
除了詹克團和吳忌寒,其餘創始人均只有 A 類股,股權分配情況如下:趙肇豐持股 6.26%、葛越晟持股 4.18%、胡一說佔股 4.18%、宋文寶持股 0.72%。此外根據招股書的披露情況,比特大陸共計融資 3 筆,股權佔比爲 9.92%。

因採用「同股不同權」的股權架構,詹克團和吳忌寒均可行使每股十票的投票權。 吳忌寒憑什麼扳倒第一大股東詹克團?

大成律師事務所崔律師表示,變更法定代表人不一定需要徵得原法定代表人同意,根據《公司法》的相關規定,有限責任公司或者股份有限公司更換法定代表人需要由股東會或者董事會召開會議作出決議,而原法定代表人不能或者不履行職責,至使股東會、股東大會或者董事會不能依照法定程序召開的,可以由半數以上的董事推選一名董事或者由出資最多或者持有最大股份表決權的股東或其委派的代表召集和主持會議,依法作出決議。

如果是在原法定代表人詹克團不知情的情況下讓其出局,這意味着吳忌寒得到了其他幾個創始人以及投資人的支持,祕密召開股東會或者董事會,形成了變更法定代表人的決議,並在工商部門進行了變更登記。

其次,崔律師認爲也有可能此前比特大陸創始人和投資方有簽署上市對賭協議,然而比特大陸港股 IPO 失敗,這導致投資方獲得股權賠償,從而有了更多話語權,幫助吳忌寒成功上位。

對於詹克團和吳忌寒的路線之爭,投資人和其他創始人似乎用股權投票,做出了自己的選擇。

在比特大陸權鬥曝光之前,嘉楠耘智赴美上市招股書披露,同樣作爲礦機巨頭的兩者,在同一天賺足了加密貨幣市場的注意力,只不過一個是在上市屢屢受挫後繼續高歌猛進,另一個通過激烈的權鬥收拾舊山河,重整旗鼓。

吳忌寒接手後,比特大陸路向何方?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