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兆豐:我們應該讚美那些發國難財的人。胡錫進:賣高價口罩就是發國難財

薛兆豐:我們應該讚美那些發國難財的人。胡錫進:賣高價口罩就是發國難財

胡錫進:賣高價口罩就是發國難財 以下爲胡錫進微博原文:什麼叫“發國難財”?現在把口罩賣高價就是。我的一個同事在其居住的社區小超市裏看到平時不到十塊錢的一包口罩,今天賣到了 50 塊錢。網上還有各種“天價口罩”的展示。賺這樣的黑心錢,是要有報應的。抗擊新型肺炎相當於一場全民戰爭,看看那些進病室就猶如上戰場的醫生護士們吧。他們很多人不是被迫去的,是請戰進入的。他們都是普通人,默默無聞,家有妻子丈夫以及孩子老人。和那些人比一比,把口罩的價籤塗改翻上一倍甚至數倍的那些人,是不是應該自己對着鏡子罵自己不是人,狠狠抽自己的嘴巴呢?新型肺炎向我們猖狂進攻的關頭,檢驗着我們的人性。這個時候會浮現很多美好、高尚和溫情的東西,同時人性中灰暗、髒兮兮的那些劣根性也會趁機跑出來湊熱鬧。總之這段日子會給我們每一個人留下抹不去的記憶。多少年後想一想,那些日子裏你都做了什麼?以恪守公民道德幫助了社會的有序抗擊,因爲自己的特殊位置做了一份額外貢獻,還是趁機幹了給口罩提價等齷齪事呢?想想你那時怎麼面對自己的良心和子孫吧。最後強烈呼籲國家嚴厲打擊給口罩提價的所有奸商,罰數倍於他們所賺黑利的錢,甚至封他們的渠道,關他們的店。這不僅僅是一點錢的事,中國不能縱容這種骯髒的商業價值取向,不能讓它玷污了中國的民族精神。

薛兆豐: 我們應該讚美那些發國難財的人

薛兆豐:我們應該讚美那些發國難財的人。胡錫進:賣高價口罩就是發國難財

根據薛兆豐網上公開講義所確認的文字,該觀點爲薛兆豐網絡課程內容,摘編如下:

今天解釋一個離經叛道的觀點,那就是我們應該讚美那些發國難財的人。

乘人之危有別於攔路搶劫

舉兩個例子,看看這兩個例子有什麼區別:

第一,你有一天下班回家,經過一個黑暗的拐角,忽然從旁邊衝出一個人來,手裏拿着刀問:“你要錢還是要命?”這時候你會說:“我當然要命了。”他說:“行啊,那給我 1 萬塊錢!”你對這個強盜說:“1 萬塊錢我身上沒有,我家就住在附近,你跟我去取吧。”那個強盜說:“好啊,那我跟着你去。”結果,你到了人多的地方就跑掉了。這時候強盜追上來說:“你違約了。”

如果你是法官,你怎麼判?

第二,另外一種情形,在沙漠裏面,你沒有水,快要渴死了,這時候有人跟你說:“我這有一瓶水,1 萬塊錢賣給你,你要不要?”你說:“好啊!但是 1 萬塊錢我身上沒有,等我回到家裏,我再給你 1 萬塊錢吧。”那個人也答應了,你喝了這瓶水,保住了性命。結果你回到家裏,也沒有給這個人 1 萬塊錢,因爲你覺得 1 萬塊錢一瓶水太貴了,這不是乘人之危嗎?這時候那個人把你告上了法庭。

如果你是法官,你該怎麼判?

一個是攔路搶劫,一個是乘人之危,他們當中有什麼區別?如果你沒有看出這兩者之間的區別,我建議你再想 15 秒。

這兩個案子的根本區別在於:

在第一個案子裏面,一個人面臨着要錢還是要命,這兩個選擇是那個強盜自己製造出來的;

而在第二個例子裏面,一個人他到底要失去生命,還是要付出 1 萬塊錢來買一瓶水,這種困境不是提供那瓶水的人制造出來的。提供那瓶水的人,只不過是幫助了那個非常需要喝水的人,給他多提供了一種選擇而已。

所以,攔路搶劫跟我們平常所說的乘人之危,其實是有本質區別的。 這個道理其實很簡單,但是用到現實生活中,大家又很容易犯糊塗。

大家都批評發國難財的行爲,但你想想,國難是那個發財的人造成的嗎? 如果不是那個發財的人造成的話,那麼發國難財其實是幫了別人,是給別人多了一個選擇而已。 發國難財的人可能是利用了別人,但是這種利用,對對方來說也是有好處的。

其實,醫生不就利用了病人的生病嗎?老師不就利用了學生的無知嗎?但是醫生對病人來說是有幫助的,老師對學生來說也是有幫助的。但不管怎麼說,這個道理還是不容易明白,不管是中國人還是外國人。

阻止別人發國難財, 只會讓遭受災害的人處境更糟

在美國曾經發生過這樣一個事情。好幾年前,美國發生過一次叫做“卡崔娜”的颶風災難,造成了密西西比河附近大規模斷電。

電視臺播出這個地區大規模斷電的消息以後,有位哥們兒就想,能夠賺點錢。所以他把自己的積蓄拿出來,買了 19 臺發電機,又租了一輛大卡車,開了 1000 多公里的路程,從肯塔基開到了密西西比。

來到這以後,他用雙倍的價錢出售這 19 臺發電機,當時的很多居民都迫切需要發電機。但就在這個時候,警察出現了。警察認爲,這個人違反了當地所謂的反價格欺詐條例,也就是說,這個人在牟取暴利,把價格擡得過高了。

結果警察把這個人投到監獄裏面去了,他的那 19 臺發電機也被沒收了。這人在監獄裏面待了 4 天后放出來了,而那 19 臺發電機,還扣押在政府的倉庫裏面。

美國廣播公司的一個實事節目叫“20/20”的,就專門報道了這個事情。順便說說這個節目爲什麼叫“20/20”,那是因爲在美國,他們測視力用的指標就是 20、20,不是咱們的 1.5、1.5,所以 20/20 的意思是我們要把事情看個清楚。

這個節目的主持人叫約翰·斯托塞爾(John Stossel),他就問了一個問題:

到底是想要發財的哥們兒幫助了居民,還是把所有發電機都扣押在政府倉庫裏面的警察、政府幫助了居民,到底是誰對居民造成了傷害?

當他採訪那些居民的時候,居民都說,“我們要的是發電機,我們要電,我們要食物。”

我們會很自然地想發國難財不對,但是如果不能發財,你怎麼能讓別人跑 1000 多公里路,把自己的積蓄拿出來,買那麼多發電機,送到人們需要的地方呢?

我們學習價格的作用,在風平浪靜的時候,你覺得一切都可以接受,一旦有了具體的事例,價格的作用,你就往往會忽略。

這個節目的主持人,斯托塞爾還挺有意思的。他跑到街上問大家:“發國難財對不對?”所有人都告訴他:“發國難財是不對的,我都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

緊接着,約翰·斯托塞爾又跑去採訪了 3 位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問他們發國難財到底對不對。

這三位經濟學家,一位是 1992 年獲得諾貝爾獎的加里·貝克爾(Gary Becker ),他說發國難財是增加供給的最好辦法,當然應該鼓勵。

第二位經濟學家,是 2002 年拿諾獎的弗農·史密斯(Vernon Smith ),他說發國難財是好事。

第三位經濟學家,是大家熟悉的、1976 年諾獎得主彌爾頓·弗裏德曼(Milton Friedman ),他說:“這些發國難財的人,是在救別人的命,他們應該得到一個獎章,而不是得到懲罰。”

同樣,好幾年前在中國也發生過類似的事情。貴州發生旱災,缺水。這時候有些志願者跑到缺水的地方給缺水的人送水,我自己對這種行爲當然非常敬佩。

但是,效果呢?我想是有限的。你想,你千里迢迢跑去送水,你自己要喝掉不少吧,去到當地,雖然剩一點,你給別人是好的,但也是有限的。

更有趣的是,當外來的志願者把礦泉水送到當地人的手裏以後,當地人並沒有飲用這些礦泉水。

你猜他們怎麼着?他們把礦泉水給賣了。賣了以後,他們用賣礦泉水得來的錢買一些更髒的水。爲什麼?因爲他們不需要這麼少而這麼幹淨的水,他們需要更多、稍微不那麼幹淨的水。

這就是哈耶克所說的知識。不是科學知識的知識,而是關於誰在什麼地方,需要什麼質量,需要什麼數量,願意以什麼代價購買的商品的具體的信息。

所有這些自願行爲都是值得欽佩的,但是它的效果是有限的。不管你自己願不願意免費給別人派發礦泉水,重要的是,你千萬別阻止有一些人高價出售礦泉水。

因爲如果你阻止別人發國難財,阻止別人用高價出售礦泉水的話,那這些人就不會出現了。它的結果很簡單,就是水的供給會更少。

所以阻止一些人發國難財的直接後果,是讓那些遭受災害的人的處境變得更糟。 這是我們經常說的,經濟學是一門關於事與願違規律的學問。

價格不是請客吃飯,價格永遠起調節的作用

所以那些發國難財的人,他們自己本身的行爲就能夠增加更多的供給,使得商品的價格下降,緩解供需之間的矛盾。

今年春節期間很多人提前回家過年,滴滴打車的價格就上升了。有人就說,最受不了滴滴在所謂的高峯期惡意加價。我心想,在消費者眼裏,任何漲價不都是惡意的嗎?但是,如果不漲價的話,憑什麼輪到你來坐車?別人又憑什麼在過年期間給你提供租車服務?

要理解價格的作用還真不容易,有些同學還會說:“薛老師,你怎麼老是說要漲價,漲價不是治本,只是治標而已,真正解決問題是要增加供給啊。”

供給永遠是不夠的,在供給不夠的情況下,價格永遠要起到調節的作用。價格不是請客吃飯,不是開玩笑的。

在實際效果上,發國難財的人,是給那些遭受災害的人更多的幫助,更多的選擇。鼓勵發國難財的人,才能使問題得到更好的解決,他們應該得到的是獎勵,而不是懲罰。

刊登本文不代表本圈觀點,僅供大家參考。

*經濟學家圈招聘啓事: *

經濟學家圈作爲國內最權威的經濟資訊平臺,一直持續不斷提供世界範圍內的最新思想。平臺讀者包括主流財經用戶羣體,供稿作者包括一線學者。由經濟學家圈發起的“產業政策之爭”是 2000 年後經濟思想領域最大的一次學術爭論。

*招聘崗位: *編輯 1 名

*崗位需求: *主要負責經濟學家圈日常稿件發佈、專家專訪和社交平臺運營,要求本科以上學歷,經濟學和新聞專業優先,掌握簡單圖片和視頻製作技能。

*工作地點: *北京

請將簡歷發送到郵箱: dalianpapapa@126.com

投稿郵箱

dalianpapapa@126.com

薛兆豐:我們應該讚美那些發國難財的人。胡錫進:賣高價口罩就是發國難財

喜歡你就點個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