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rDAO 官方解讀 312 市場事件背景、對 Maker 的影響、Maker Governance 的反應以及經驗教訓。

原文標題:《【MakerDAO 網誌全文】2020 年 3 月 12 日至 13 日的市場崩盤:如何影響 MakerDAO》(The Market Collapse of March 12-13, 2020: How It Impacted MakerDAO)
撰文:MakerDAO
編譯:Elponcho
來源:鏈新聞 ABMedia

大約三週前,Maker 協議和 Maker 治理社羣受到了資本和加密市場嚴重下滑的考驗。 Maker Governance (管理系統的 MKR 持有人)在這場近乎完美的外部性風暴中齊聚一堂,以真正去中心化的方式評估和管理 Maker 系統。

下面的資訊提供了市場事件的背景,並詳細說明了對 Maker 的影響,Maker Governance 的快速反應以及從經驗中收集的重要見解。

市場崩盤背景

由於新型冠狀病毒的不確定性和原油價格戰的爆發,最終導致資本市場在 2 月 20 日左右開始嚴重下滑。暴跌最終演變成 3 月 12 日至 13 日資本和加密貨幣市場長達 36 小時的徹底崩潰。

MakerDAO 從黑色星期四中經歷了什麼?學到了什麼?3 月 12 日的以太坊市場活動(source: Ethereum Price)

這次崩跌從 ETH、BTC 和整個加密貨幣市場中削除了超過 50% 的價值。以太坊區塊鏈上的交易活動激增,導致網路擁塞和 Gas 價格大幅飆升。

MakerDAO 從黑色星期四中經歷了什麼?學到了什麼?Gas 價格在 3 月 12 日至 13 日飆升

對 MakerDAO 的影響

網路擁堵和高 Gas 價格導致交易延遲,並且導致故障案例。基於這些問題,再加上資產價值的空前地下降,使 Maker Vault 所有者(保險庫持有者)、Keepers (看護機)和流動資金池措手不及。Oracles (預言機),作爲抵押品的定價數據源,雖然功能正常,但與其他所有人同樣受到延誤的影響。由於上述情況,觸發了大量拍賣,並且那些拍賣由提交零以上小數點的投標人得標(「出價零元者」出價「零元投標」)。

Vault 所有者的掙扎

在一段時間內,Vault 所有者試圖增加更多抵押或者還款 Dai,卻因爲高 Gas 價格與交易延遲受到阻礙。

Keeper 的掙扎

Keeper 也在很多方面都有許多阻礙。在市場崩潰事件中,有四個 Keeper 操作多個機器人。有些 Keeper 機器人,難以快速獲得 Dai 的流動性,其他還有一些則無法參與到所有的拍賣中。

具有流動性的 Keeper 則面臨到前所未有的拍賣狀況。儘管他們能夠參加拍賣,但他們的流動性迅速消耗殆盡,幾乎沒有足夠的時間將抵押物循環回 Dai,藉以參加其他的拍賣。

Maker 基金會操作了一個 Keeper 機器人,該機器人在拍賣活動期間,因極端的網路擁塞而陷入技術問題,從而影響了其競標能力數小時之久。有另外兩個機器人開始提交零元出價,而其餘的 Keeper 最終耗盡了 Dai 的流動性,並在數小時內無法進行任何出價,一直到他們獲得更多的 Dai 爲止。

交易所的掙扎

由於加密市場急劇下降,加上先前 Dai 的市場活動,Dai 的流動性受到重大影響。造成交易所,特別是中心化交易所,纔有真正的流動性。儘管如此,由於中心化交易所也面臨網路擁塞和資產往返於 Keepers 間的延遲,還是難以獲得流動性。

Dai 的掙扎

整個生態系在 3 月 12 日發生 Dai 的嚴重短缺,導致 Dai 難以維持與美元的軟掛鉤價格。3 月 12 日之前,整個市場對 Dai 的需求都在增加,到了 3 月 12 日則因爲市場影響而加劇了對它的需求。例如,根據 Coinbase 引用 TradingView 的數據,在 3 月 12 日的某個時候,Dai 的交易價格高達 1.126447 美元。

MakerDAO 從黑色星期四中經歷了什麼?學到了什麼?在 3 月 12 日的某個時刻,Dai 的交易價格高達 1.12644 美元。(source: TradingView)

抵押品拍賣

Oracle 跟網路上其他所有人一樣遭到延遲,從而導致價格更新落拍。

從 Vault 所有者的角度來看,這種影響是有積極意義的。因爲它爲他們提供了更多的時間來增加抵押品或購買 Dai,並將其退還給 Vault。此外,延遲的 Oracle 定價爲 Keepers 提供了更多時間來獲得流動性,併爲隨後的拍賣潮做準備。

抵押品的價值空前地下降,引發了大約 1,200 個 Vault 的拍賣。鑑於網路擁堵和缺乏流動性,Keeper 沒有足夠的 Dai 或能力來參與一共 4,447 次觸發的所有拍賣。因此,在正常市場條件下,零元出價無法如預期的那樣受到干擾,這導致許多零元出價者贏得了拍賣。直到

Keeper 取回流動性,提高了庫存容量,並解決了網路擁堵問題,成功地阻止了之後的零元出價,從而恢復了具有競爭性的拍賣空間。

由於發生了這些事件,一些人推測零元出價是對系統的協同攻擊或系統駭客的結果。目前,還沒有足夠的證據支持或斷言這個說法。

總結以上:

  • 在市場崩潰期間,大約有四個操作多個「機器人」的 Keeper 處於活動狀態。
  • Maker 基金會操縱一個 Keeper 機器人,由於市場崩潰期間的極端網路擁塞而遇到技術問題。
  • 該期間,兩位 Keeper 提交了許多零元出價。
  • 其他的 Keeper 最終耗盡 Dai 的流動性,直到幾個小時後才獲取更多 Dai,因此無法即時出價。
  • 目前,沒有足夠的證據明確說明零元出價是攻擊還是駭客的結果。

Maker Governance 的反應

Maker 協議是透明且可以公開造訪的。從以太坊公鏈繼承的這些特性,使社羣和 Maker Governance 能夠快速識別特定事件並果斷地做出反應。

去中心化治理的落實

社羣在 Maker Governance 論壇 和 Rocket.chat 上迅速聚集在一起,討論了這些事件以及如何做出最佳反應。 MKR 的持有者首先 透過行政投票做出迴應,暫時調整拍賣參數,讓它更加媲美以太坊區塊鏈的運營能力。

隨後 投票表決以調整風險參數,以處理 Dai 超出目標匯率的情況(1 美元)。接下來,Maker Governance 建議增加與加密貨幣市場無關的抵押類型,以提供多樣化和進階的流動性來源。最終根據行政投票結果,將 USDC 添加爲抵押類型。

MKR 債務拍賣

3 月 12 日至 13 日的零元出價事件導致 抵押品拍賣 短少,總計約 540 萬 Dai。根據 Maker 協議的設計,MKR 持有人可以通過稀釋 MKR 來彌補這些不足。如果 Vault 公開拍賣,而抵押品拍賣不能籌集足夠的 Dai 來補足 Vault 中未償還的 Dai,那麼 Maker 協議會通過債務拍賣自動創建 MKR,從而稀釋 MKR 的價值。這樣的風險會促使 MKR 持有人有負責任地進行治理。

因此,Maker 協議創建並完成了一系列 MKR 債務拍賣,以補足該系統的資本。截至 3 月 29 日,20,980 的 MKR 的拍賣價爲 530 萬 Dai

MakerDAO 從黑色星期四中經歷了什麼?學到了什麼?論壇討論到 5 百萬以上的 Dai 系統債務

清算 Vault

大約 1,200 個 Maker Vault 的抵押品不足,隨後被清算。如上所述,Maker 社羣目前正在討論零元投標及其導致清算的情況。它將最終決定如何解決已清算 Vault 的問題。我們鼓勵所有人在治理論壇上關注此討論,並在各種 Maker 社交媒體平臺上進行對話。

總結以上:

  • Maker Governance 迅速採取行動,對「債務拍賣」參數的修復、更改和添加進行投票
  • 該社羣迅速推出了進一步的分析工具,使觀察者可以優化地跟蹤系統的修復和更改。請參閱 更改日誌
  • 3 月 12 日至 13 日的零元出價事件導致抵押品拍賣不足,總計約 540 萬 Dai。
  • 大約 1,200 個 Maker Vault 的抵押品不足,隨後被清算。如上所述,Maker 社羣目前正在討論零元投標及其導致清算的情況。

見解與教訓

在 Maker Governance 使用清晰、結構化的系統流程來應對充滿挑戰的外部性風暴時,對人員和系統的彈性進行了測試。好消息是,Maker Governance 迅速果斷地採取了行動,並且對該系統的運作充滿信心。而且,社羣和系統都因此經驗而更加強大。這是我們學到的東西:

  • 多樣化的抵押資產組合將減少嚴重的市場事件對系統的影響。 Maker 基金會認爲,優先考慮將真實世界資產和中心化加密資產作爲抵押品,以爲系統提供實質性的多元化收益至關重要。中心化資產不會使協議本身成爲中心化。
  • 最重要的是,治理流程必須保持清晰和結構化,但必須具有足夠的通用性,以應對不斷髮展的系統的需求(例如,快速啓用新抵押品類型並更改風險和拍賣參數的能力)。該過程還必須有賴於社羣的參與和協作。
  • MakerDAO 系統從 Vault 持有人那裏提高了風險管理,從 Maker Governance 中提高了參與度和決策能力,Keeper 增加了參與度,並從 Dai 持有人那裏創造了新的流動性來源。這些寶貴的貢獻加強了該系統,對於未來有正向幫助。
  • 迅速的市場下滑事件表明了 Keeper 生態系統的某些侷限性。想要進步,必須進一步發展和改進 Kepper 的角色。社羣(包括 Keeper 和潛在的 Keeper)以及 Maker Governance 必須考慮並解決與 Keeper 運營基礎架構和政策實施相關的問題,以使 Keeper 生態系統變得更加強大和多樣化。
  • 需要多樣化的外部流動資金來源,生態系統不能僅依靠一兩個中心化交易所。確保並啓用其他非本地流動性管道非常重要。
  • Maker 社羣成功處理了一個非常糟糕的情況,證明它是加密空間中最熱情、最奉獻的社羣之一。

基金會的下一步

Maker 基金會的目標是引導 MakerDAO,確保 Maker 生態系統的增長和穩定性。基金會致力於以下優先事項,以發展和加強 DAO 並促進完全去中心化的治理:

  • 進一步授權社羣繼續致力於核心治理的目的,尤其是維持 Maker 協議和 MakerDAO 生態系統的健康與安全所需的過程。
  • 培育一個自我維持的 MakerDAO,在其中社羣管理着所有流程、框架和人員,包括抵押品的導入、Maker 改進提案(MIP)和當選付費貢獻者(EPC)。
  • 爲整個清算結構提供指導,包括 Keeper 生態系統開發和拍賣動態。
  • 提供有關 Oracle、清算凍結工具、緊急關機流程和重新部署的指南。
  • 在基金會朝着其最終目標邁進時,繼續上述步驟:MakerDAO 的完全去中心化和基金會的解散。

如果您是 MKR 持有人,或計劃成爲持有人,請閱讀 Awesome MakerDAO 上的《選民上手指南》和《治理與風險概述》,以瞭解有關參與 Maker 治理的更多訊息。

衍伸閱讀

曹寅:流動性危機下 Maker 應如何調整貨幣與財政政策?

【鏈新聞觀察】將 USDC 作爲 DAI 的抵押品,MakerDAO 究竟在想什麼?

呆帳危機解除!MKR 拍賣會圓滿結束,加密風投機構 Paradigm 成最大贏家

來源鏈接:blog.maker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