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營部門在央行監督下發行完全由央行儲備金支持的數字貨幣或成未來趨勢。

原文標題:《CBDC 的優勢和挑戰,公私合營或成未來趨勢》
撰文:張濤,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副總裁
來源:清華金融評論

中央銀行數字貨幣能提供更有效的支付系統、增強金融包容性、增強支付系統穩定性、加強貨幣政策有效性和對抗新型數字貨幣的作用,但同時也會讓央行和商業銀行面臨去中介化風險、擠兌風險以及帶來信貸分配和成本方面的挑戰。爲應對這些挑戰,本文提出了一種綜合版本的數字貨幣。

中央銀行數字貨幣(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簡稱 CBDC),是「可以廣泛使用的數字形式的法定貨幣」。國際清算銀行對中央銀行的最新調查顯示,有 80%的銀行正在探索 CBDC。

CBDC 的有益之處

第一,更有效的支付系統。在某些國家 / 地區,由於地理位置的原因,管理現金的成本可能非常高,並且在那些沒有銀行服務地區的農村人口或貧困人口可能無法使用支付系統。CBDC 可以降低成本並提高效率。

第二,加強金融包容性。CBDC 可以提供公共的數字付款方式,而無須個人持有銀行賬戶。

第三,支付系統的穩定性更高,新公司進入門檻更低。在某些國家(如瑞典和中國),有越來越多的支付系統集中在一些非常大的公司手中。在這種情況下,一些中央銀行將擁有自己的數字貨幣視爲增強支付系統彈性和增強該行業競爭的一種手段。

第四,加強貨幣政策。一些學者認爲,CBDC 通過促進金融包容性也可以增強貨幣政策的傳導。此外,在現金使用成本高昂的程度上,CBDC 可以用來收取負利率,從而有助於減輕「有效下限」對貨幣政策傳導的限制。

第五,一種對抗新數字貨幣的手段。由受信任的政府支持的國內發行的數字貨幣以本國賬戶爲單位,可能有助於限制私人發行的貨幣(如穩定幣)的使用。這些穩定幣可能難以監管,並可能對金融穩定和貨幣政策傳導造成風險。

CBDC 的風險

儘管有潛在的好處,但來自 CBDC 的風險還是會出現,需要採取措施,通過正確設計 CBDC 來降低風險。

一是銀行業部門間的去中介化風險。個人可以將錢從商業銀行的存款轉移到 CBDC 持有的賬戶內;反過來,銀行可能會感到壓力而增加存款利率或者獲得更昂貴(且波動較大)的批發資金,這對銀行的獲利能力造成壓力,並可能導致向實體經濟提供更高成本或更少的信貸。可以通過不付息的 CBDC (至少在正存款利率的環境中)以及對 CBDC 持有量的限制來緩解這種脫中介風險。

二是所謂的「擠兌風險」。在危機時期,銀行客戶可能會從持有存款轉而持有 CBDC,這可能被視爲更安全的方法,流動性更強。但是,可靠的存款保險可發揮繼續阻止擠兌的作用。另外,如果發生擠兌,中央銀行將更容易通過 CBDC 來應對銀行的流動性需求。此外,在世界上許多國家,銀行擠兌通常與貨幣擠兌一致。因此,與本地貨幣 CBDC 的存在無關,儲戶可能會尋求外幣避難。

三是 CBDC 會對央行資產負債表和信貸分配有影響。如果對 CBDC 的需求很高,那麼中央銀行的資產負債表可能會大幅增長。另外,中央銀行可能需要向經歷快速大量資金流出的銀行提供流動性。結果,中央銀行將承擔信用風險,並且必須決定如何在各銀行之間分配資金,從而爲政治干預打開了大門。

四是 CBDC 也暗示了中央銀行的成本和風險。中央銀行提供 CBDC 的成本可能很高,並且可能對其聲譽造成風險。要提供完全的 CBDC,要求中央銀行在支付價值鏈的多個步驟中保持活躍,這可能包括與客戶進行交互、構建前端錢包、選擇和維護技術、監控交易以及應對反洗錢(Anti-Money Laundering,簡稱 AML)和反恐融資(Counter Financing of Terrorism,簡稱 CFT)問題。由於技術故障、網絡攻擊或僅僅是人爲錯誤而無法滿足這些功能中的任何一項,可能會損害中央銀行的聲譽。

一種綜合版本的 CBDC

考慮到各國自身的情況,世界各地的決策者都在積極考慮解決這些問題的最佳方法。在所有選擇中,中央銀行在提供安全替代現金的同時減輕某些成本和風險的一種潛在方法是與私營部門建立夥伴關係,以提供綜合版本的 CBDC (或 Synthetic Version of CBDC,簡稱 sCBDC)。私人部門將在中央銀行的監督下發行完全由中央銀行儲備金支持的數字貨幣。

相對於完全的 CBDC 而言,sCBDC 的優勢包括保留私營部門和公共部門的比較優勢,私營部門可以進行創新並與客戶互動,公共部門可以進行監管並提供結算服務和信任。這將是一個兩層系統,與當前的安排不同,即銀行向客戶提供支付服務,但以中央銀行的貨幣結算。

此外,sCBDC 對於中央銀行而言可能成本更低、風險更低。考慮到中央銀行不必進行客戶盡職調查,也不必直接負責 AML/CFT 合規性。而且,中央銀行將不負責技術故障、設計用戶界面或回答客戶問題的服務。

但是,sCBDC 將需要中央銀行方面的額外監督,並建立明確的標準以獲得 sCBDC 許可證並訪問中央銀行的儲備金。

相對於私人發行的穩定幣(包括全球穩定幣),sCBDC 也具有優勢。穩定幣尋求通過以資產(包括全球使用的法定貨幣)作爲儲備支持,或通過使用算法管理其在市場上的供應來使價格波動最小化。全球穩定幣是那些可以通過利用現有的客戶網絡來提供其他服務或商品而迅速擴展的幣種。受到中央銀行的儲備支持並由中央銀行直接監督,sCBDC 可能比穩定幣更安全。

關注國際影響

以上都與 CBDC 的國內影響有關,但也有重要的國際影響,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對此也非常感興趣。一方面,將 CBDC 用作國際交換手段可以提高跨境支付的效率,而跨境支付目前是昂貴、緩慢且不透明的。另一方面,跨境的 CBDC 可能會在通貨膨脹率高和匯率波動大的國家 / 地區提高貨幣替代(美元化)的可能性,從而降低中央銀行實施獨立貨幣政策的能力。此外,跨境使用的 CBDC 也可能對資本流動和管理措施的有效性以及國際貨幣體系產生影響。

發佈 CBDC 的決定是一件非常複雜的事情,在進行下一步之前要考慮很多因素。利弊權衡將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各個國家的情況,並且還有很多國際溢出效應需要考慮。

對 CBDC 的探索

各國在積極探索數字貨幣的程度以及與發行此類貨幣的距離上有很大不同。

一些國家最近啓動了試驗,以探索 CBDC 的經驗。一些國家已經運行或正在準備試點項目,以探討 CBDC 的可行性和影響。爲此,它們增加了在中央銀行分配給 CBDC 和金融科技研究的資源,有時與私營部門顧問合作。還有幾個國家正在審查和修訂立法,爲發佈 CBDC 提供支持。它們正在積極研究競爭性 CBDC 設計的潛在影響。一些主管部門也在與公衆及其立法機關合作,討論發行 CBDC 的可能性。

其他一些國家也在研究 CBDC,同時它們也在探索替代方案。關於 CBDC,這些國家 / 地區大多側重於進行分析並進行一些有限的技術測試。最後,還有部分國家沒有立即發佈 CBDC 的需要。相反,它們專注於改善現有的支付設計和加強監管。一些人正在探索合成的 CBDC,而另一些人則在考慮完全不發行 CBDC 的其他方式來改善支付系統(例如快速支付)。

最近,隨着臉書(Facebook)宣佈其天秤幣(Libra)計劃,我們看到央行對 CBDC 的興趣有所增加。七國集團(G7)成立了一個穩定幣工作組,該組於 2019 年 10 月發表了報告。

IMF 也一直在加大對 CBDC 乃至整個金融科技領域的研究、分析和整體思考。IMF 與世界銀行共同制定了《巴厘島金融技術議程》,該議程爲指導決策者思考如何在其管轄範圍內監管金融技術提供了框架。IMF 還定期發佈有關金融科技和 CBDC 相關問題的金融科技說明、員工討論記錄和工作文件。例如,在 2020 年 1 月,IMF 發佈了關於「金融科技監管機構安排」和「關於加密資產監管」的說明,還與其他國際組織和標準制定者合作,例如金融穩定委員會(FSB)和支付與市場基礎設施委員會(CPMI)。IMF 還是七國集團數字支付工作組的成員。這是一個非常豐富的政策試驗和討論領域。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