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agon 上線半年已有約 1400 個 Aragon DAO,管理的數字資產達 700 萬美元。硅谷風投教父 Tim Draper 成爲其創始陪審員。

原文標題:《還說治理類項目不性感?這個 DAO 上線半年吸金 700 萬美元》
撰文:黃雪姣
編輯:Mandy 王夢蝶

和 DeFi 一樣,DAO 是加密貨幣領域裏爲數不多的原生產物。

但在不少人看來,DAO 或者說治理項目是個比 DeFi 小得多、不「性感」的市場,它不見得能革新現實世界,離商業應用和財務回報也遙不可及。

但也有不少人看到此中的長遠價值,DAO 的開山鼻祖「The DAO」纔在不到兩個月內,憑「去中心化 VC」概念籌得 1.6 億美元,成爲史上最大的 1CO 之一。

The DAO 被黑客攻擊、胎死腹中後,治理項目繼續發展,並加快尋找真正的採用者和市場空間。

舉個真實的用例,在新冠肺炎大流行的眼下,DAO 世界也在作出自己的努力。

在一站式創建、管理 DAO 項目的平臺 Aragon 上,截至目前已有多個爲抗擊新冠肺炎組建的 DAO,包括情報收集分析 DAO、信息技術支持 DAO 以及票選救助對象 DAO 等。

治理龍頭項目 Aragon 爲何受風投教父 Tim Draper 青睞?瞭解其亮點與挑戰

儘管很多人不瞭解這一形式,但它已經真實地生效了。

比如,其中一個名爲 3D 打印防疫物資的 DAO,已經成功招收了 400 名志願者和大批資金,爲希臘的數千名醫護人員生產防護服和口罩。其間,任何一筆捐款和去向都能在鏈上查到。

Aragon 這一底層平臺確實是當前 DAO 類項目的翹楚。

如果說「The DAO」的不凡在於用「去中心化 VC」的故事打動人,那麼 Aragon 做的,就是爲一個個類似的故事提供構築平臺。在這裏,你可以花幾分鐘、幾美元來創建並運營一個 DAO。

Aragon 誕生於 2016 年,2017 年通過 1CO 籌集 2500 萬美元資金,2019 年底上線主網。運營半年來,已有超過 5700 個地址創建 / 參加了約 1400 個 Aragon DAO,管理的數字資產達 700 萬美元。另外,還獲得了 275 名創始陪審員(包括硅谷風投教父 Tim Draper 在內), Slack 開發者交流頻道也吸引了超過 500 名參與者。

隨着 Aragon 的發展,DApp+DAO 的組合正在發生,如 DeFi 協議 Melon protocol、異構算力市場 SONM 和潮牌代幣項目 Saint Fame 等,都採用 Aragon 來開展豐富的社區治理。

Aragon 究竟有什麼魔力呢?本文將進行詳細解析。

DAO 可以左右項目興衰?

如果說比特幣的誕生是抓住貨幣體系的問題,那麼 DAO 瞄準的則是優化組織體系。

小到家庭、企業、機構,大至政府機關,都是一個組織。但組織爲什麼要去中心化?換言之,我們爲什麼需要 DAO?

類似於 The DAO 受到追捧的那樣,其故事無外乎是,DAO 提供了一個個自由加入 & 退出、規則公開、代碼強制執行、杜絕人爲不規範操作的組織,你在其中能通過履職賺取報酬,或是僅僅和志同道合的人衆智衆力達成一個目標……總之,組織的任何決策都經過你的意志表決,這是諸多追求降本提效的中心化組織所無法提供的。

對於現實的組織體系而言,DAO 有着變革的潛在可能,對於分佈式世界而言,DAO 無疑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很難說好的治理機制能給一條鏈帶來多麼驚人的成就,但是一個「差勁」的機制或是乾脆缺乏治理機制,都有可能成爲項目的軟肋和硬傷(無論這個項目最終成功與否)。

事實上,因治理不當而導致人心背離、秩序混亂的問題,伴隨着包括比特幣、以太坊在內的大部分社區。

這些區塊鏈大多實行運營團隊、基金會主導的精英代表治理制,具備一定的中心化,可帶來一定的效率、推動項目運轉;但也可能因爲「沉默的螺旋」效應,無法代表多數人的意志,最終導致人心背離和分叉,如分叉幣 BCH 和 ETC 的出現。

毫無疑問,區塊鏈世界處於普遍缺乏去中心化治理的狀態。在這些協議裏內嵌 DAO 是個聽起來可行的辦法。

從這個角度出發,我們就能知道,Coinbase& 加密基金 Paradigm 聯合創始人 Fred Ehrsam 爲何說出這樣的話。

「我相信治理應該成爲投資者在這個領域的首要關注點。」

要研究 DAO,相信從教科書式項目 Aragon 開始,能幫你快速入門。

Aragon 憑何吸引 Tim Draper 砸錢又出力?

筆者曾在 Decred (DCR)社區裏見過一個「DAO 三巨頭」的非正式排名,頗爲有趣。

治理龍頭項目 Aragon 爲何受風投教父 Tim Draper 青睞?瞭解其亮點與挑戰

該名成員將 Aragon (ANT)、Numerai 和 Decred 列爲「DAO 三巨頭」,並寫下了自己的理由,儘管很簡單,但基本代表了外界對 Aragon 的讚歎:有硅谷風投教父 Tim Draper 這樣的傳奇人物的加持,在今年 2 月份注資 85 萬美元購買其代幣 ANT,並親自擔任項目顧問。

在 Tim Draper 之外,紐約風投基金 Placeholder 近日也親自撰文推介 Aragon 的模式,其他支持機構還包括 CoinFund 和硅谷風投公司 BoostVC (曾投資過 Coinbase、Etherscan、Polychain Capital 等公司)。

在光環之外,我們來看看 Aragon 是怎麼把治理模式「這門玄學」做得如此吸引人的。

Aragon 最初適配以太坊來開發,協議於 2019 年 9 月正式上線。但到去年 10 月,Aragon 突然宣佈將基於 Cosmos 開發專屬側鏈,引起以太坊社區不小的震動。

畢竟 Aragon 是以太坊的明星項目,曾獲得過社區多方的支持。

Aragon 創始人 Luis Cuende 不得不對此進行解釋,「我們非常喜歡以太坊社區,但以太坊升級破壞了很多 Aragon 上的智能合約,這也讓我們意識到,如果只在一個單獨的平臺上架設 Aragon 很容易有單一平臺風險,所以最好的辦法是自己擁有一條鏈,不僅可以定製化滿足自己的需求,也能對 Aragon 在 Layer1 上做優化。」

「另一個主要的原因是成本,以太坊上 Gas 費對我們而言是個問題。如果我們能在自己的鏈上優化手續費,就能爲我們的用戶解決很多問題。」

從隻言片語中,可以感受到 Aragon 團隊對用戶需求和產品設計的精準把握。

在開發團隊的努力下,Aragon 目前已經搭建出較爲完善的產品體系,包括用於創建 DAO 的 Aragon Network 和用於裁決鏈上糾紛的 Aragon Court。

Aragon Network 的核心是 Aragon Core,它由 Solidity 語言編寫,定義了公司類 DAO 的可插拔模板(除了公司外,這種模塊化功能也適用於基金會、慈善團體、教會等團體),包括:

  • 代幣管理器(Token manager)——可爲每個 DAO 創建專屬於自己的代幣,以實現權益分配、投票等功能;
  • 金庫(Vault)——用於存儲 DAO 代幣;
  • 金融(Finance)——管理、調撥金庫資金;
  • 代理(Agent)——支持 DAO 與外部 Dapp 交互;

……

由此讓 DAO 實現制定規章制度、投票、預算、資金託管及使用等功能。

用戶在用 Aragon Core 來創建 DAO 時可自定義諸多參數,如規定成員資格、其持有的 Token 是否可以轉讓,要求成員「抵押」Token 來提交提案,設置金庫管理規則和各式各樣的投票方式等。

治理龍頭項目 Aragon 爲何受風投教父 Tim Draper 青睞?瞭解其亮點與挑戰Aragon 投票機制的參數調整頁

此外,還提供了一系列可擴展工具供開發者調用,如 Espresso,一種去中心化數據存儲,使 DAO 團隊無需依靠 Dropbox 或 Google Drive 即可共享文件。

至於 Aragon Court,則是在一定程度上爲這組織添加人治的手段,用以處理無法通過智能合約解決的主觀爭議。

在介紹 Aragon Court 的運作之前需要先介紹 Aragon 的三個原生代幣。

ANT 在 Aragon Network 中用於治理,ANT 持有者可以對 Aragon 的發展方向提出提案和投票等。

ANJ 則在 Aragon Court 中作爲陪審員(Juror)的治理代幣。想要成爲陪審員的用戶,需將 ANT 以 1:100 的匯率置換成 ANJ,持有 1 萬個 ANJ 才能獲得陪審員資格,類似於「質押」。如果陪審員被發現在裁決時作惡那麼他的質押金將被罰沒;若誠實裁決,則可獲得仲裁申請人提供的佣金 DAI。

爲了保證陪審員「爲了佣金」而裁決,Aragon Court 還推出一項獎懲機制,也即在一個二元裁決中(不是 A 勝訴就是 B 勝訴),如果陪審員給出的審判意見和最終陪審團的結果一致,那麼將獲得另一方陪審員的部分代幣。

由於 ANT 將用作 Aragon Court 的 ANJ 或 Aragon Chain 的 ARA 等衍生代幣的抵押品,因此我們現在將 ANT 視爲一種價值資產存儲,隨着這些衍生代幣的價值增長並吸收越來越多的 ANT,其流通量將減少。

需要注意的是,每次裁決所選的陪審員都是隨機的,持有的 ANJ 越多,被選中的概率越大,類似於多數的「挖礦」機制;當仲裁申請人不滿裁決結果時仍可提出上訴,系統會選出更大的陪審團來進行裁決。

最後,ARA 亦由 ANT 抵押生成,是 Cosmos 上 Aragon 鏈的流通代幣,用戶若想成爲 Aragon 鏈的節點,也需抵押 ANT。

Aragon 的亮點詳解

高可用性

作爲一個「治理即服務」平臺,Luis Cuende 在採訪中表示,Aragon 項目自身也在採用 DAO 的治理模式。任何 ANT 的持有者都可以提出關於社區任何建議,比如哪個團隊應該拿到融資、錢應該花多少、該僱傭多少工程師等等,然後所有持幣者可以對提案進行投票,決定提案是否通過。基本上這是我們做所有決策的流程,時時刻刻確保去中心化。

從產品上而言,Aragon 提供了整套開發框架以及用戶界面工具,「一切都是開源的,並且完整、適用。」同時,任何人也可以發明新的治理模板供其他人使用,這種開箱即用的產品體驗在區塊鏈世界中頗爲可貴。

無國界,降本提效

一些人可能會問,如果僅僅是做個線上協作和投票系統,那麼爲什麼一定要用區塊鏈、DAO 呢?

的確,上述提及 Aragon 可以實現的每項功能,都有中心化的高效解決方案。但當你把這些需求拼接起來的時候,比如要做一個面向全世界爲希臘疫區籌集物資的組織時,中心化的系統可能就要束手無策。

這中間涉及募捐機構的資質、資金管理透明度、跨境轉賬等問題。

據 Placeholder 合夥人 Joel Monegro 介紹,在其家鄉多米尼加共和國,成立一個慈善機構可能需要一年的時間才能獲批,這樣一個組織管理成本之高可想而知。「但我和一羣人花了幾分鐘和 5 美元就能在 Aragon 上創建了一個非營利性組織。「

從運營成本上看,據 Joel Monegro 對鏈上數據做的統計,在過去 3 個月內,約有 5700 人創建 / 參加了約 1400 個 Aragon DAO,以 0.15 美元的以太坊平均 Gas 費算,總共花了 2300 美元,因此每個 DAO 平均每月運行的成本只有 16 美元,與此同時這些 DAO 託管着超過 700 萬美元的數字資產。

在鏈下,Aragon 官方表示,目前已有 275 名用戶在 Aragon Court 中投入了超過 85 萬美元,成爲創始陪審員, Slack 開發者交流頻道也吸引了超過 500 參與者。

Aragon 和 DAO 面對的問題與挑戰

雖然願景美好,處於早期的 Aragon 仍存在不少問題,甚至 DAO 這個概念都頗受爭議。

去中心化就像中心化一樣極端,不少人希望將秩序建構在兩者的中間,而非偏向任一方。

V 神和以太坊明星開發者 Vlad Zamfir 是反對 DAO 的代表。

「區塊鏈的目的如果是完全消除人的直接交流,而支持完全算法治理(強調 「完全」),那樣絕對是瘋狂的……」V 神在一篇博客上寫道。

Vlad Zamfir 則肯定了這些年來以太坊所採用的這種半中心化治理模式。

「大家只是假想說,比特幣的治理和決策很糟糕、以太坊完全由 Vitalik 說了算,但系統內部的人治卻沒有被看到和了解(實際上正是這」人治「帶領我們一步步接近目標)。」

在外界對這種「極端主義」的不認可外,Aragon 和 DAO 自身在嬗變也沒少遇到瓶頸。

基於代幣的治理有很多可能的模式,包括二次方投票、流動民主等等,每個過程都有其優缺點,一些項目優點和缺點很明顯,而另一些則可能需要實驗才能發現。沒有經過驗證的 DAO 無疑是具有風險性的,由此也給治理結果蒙上一層陰影。

另外,DAO 這一「骨感」的概念如何在非愛好者之外的圈層中有效傳播,如何調動已經參與的用戶積極參與治理,又是一個難題。

據 Luis Cuende 透露,Aragon 目前只有三分之一的人會投票,30% 的參與率,也並未實現踐行大多數人的意志。

在自身之外,這類項目在監管上也處於灰色地帶。

在 The DAO 消失的一年後,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在 2017 年發佈的一份報告提及,「有一個名爲‘DAO’的‘虛擬’組織提供和出售的代幣是證券,因此受聯邦證券法的約束。報告確認,發行基於區塊鏈技術的證券發行者必須登記此類證券的發行和銷售,除非有有效的豁免。參與未註冊發行的證券的人也可能要對違反證券法的行爲負責。」

TON 被強行叫停的的陰影猶在身後,我們不得不想象,成長起來的 DAO 和強監管之間,未完待續 。

即使如此,仍有很多項目在向治理和 DAO 過渡,Aragon 無疑是他們可靠的領路人。

「如果說,Linux 是 Operation System For Computer (計算機操作系統),Aragon 就是 Operation System For People (人類社會的操作系統)。」年僅 24 歲的 Luis Cuende 仍堅信道。

參考資料:

對話 Aragon:特朗普的上臺告訴我,只有 DAO 能拯救世界,橙皮書;

Blockchain Governance: Programming Our Future,Fred Ehrsam;

The Story of the DAO — Its History and Consequences,Samuel Falkon;

SONM Community call,Sonm DAO。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