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按】本文是巴比特與通證思維實驗室聯合推出的《DeFi 入門:14 天學習計劃》在線培訓課程第一講的逐字稿,發表時略有調整。這種培訓課程比較強調通俗性、交互性和啓發性,理論深度、嚴密性和文獻性不足,淺薄錯謬不足之處難以避免,歡迎批評指正。


歡迎大家學習由巴比特和通證思維實驗室聯合推出的《DeFi 入門:14 天學習計劃》。今天是第一課,爲什麼我們要學習 DeFi。

我們開門見山,這節課是整個課程的一個導引,但它也有自己的意義,就是解決學習 DeFi 的動機問題。大家學習任何東西,首先需要解決動機問題,爲什麼要學,學了能怎樣?

就拿 DeFi 來說,現在是整個區塊鏈行業裏最火的方向,大家一定聽到很多 DeFi 的新聞,什麼某項目上線幾個小時鎖倉幾億美金啊,什麼 token 發行一天上漲 20 倍啊,於是很好奇,這些傳說是真的嗎?到底 DeFi 是何方神聖?怎麼玩?能賺錢嗎?

更有心的朋友可能會問,DeFi 會不會曇花一現?會不會一地雞毛?DeFi 是不是一個可持續的事情,甚至可以成爲一個創業的方向?學習 DeFi 會不會是一個短期行爲?會不會是浪費時間?

其實我們整個這個課程都是要回答這些問題,但我希望今天這個第一課,就能讓你對這些問題形成自己的初步的判斷。

學習 DeFi 的動機和意義

首先,DeFi 火是真的。怎麼來衡量 DeFi 的行業規模呢?一個比較好的指標是鎖倉總值,TVL。如果把 DeFi 看成是一個大的金融機構,則 TVL 就是這家金融機構中基礎資產的規模。DeFi 中所有的資產,都可以看成是在這些基礎資產之上衍生出來的。因此 TVL 是衡量 DeFi 產業規模的一個比較硬的指標。

DeFi 鎖倉總值的變化情況是怎樣的呢?

DeFi ,就是去中心化金融,或者非中心化金融。這個詞實際上直到 2018 年底纔開始逐漸流行起來的,但是人們在 DeFi 起來之後,搞了一個追溯,把 2017 年開始的一些金融類的去中心化應用 DAPP,比如 MakerDAO,都歸於 DeFi,這樣就得到了一個從 2017 年開始的 TVL 增長曲線。

大家可以看到,DeFi 從 2017 到 2019 年之間,是緩慢增長。我本人第一次注意到 DeFi 是在 2019 年 7 月,當時 DeFi 的鎖倉總值 也就是兩三億美金。

到了 2020 年 2 月,全球疫情爆發之前,DeFi TVL 上漲到 10 億美元。我們的團隊也是在那個時候決定 all in DeFi 的。

但緊跟着出現了 312 黑色星期四,那一天比特幣、以太幣暴跌了 40%,而 DeFi 更慘,跌了 60%,萎縮到四億美金。

然後 DeFi 用了兩個月舔舐傷口,在五月底恢復到 10 億美金。從 6 月中旬開始, Compound,一個核心的 DeFi 協議,以它開啓流動性挖礦爲標誌,短短兩個半月,按照比較保守的統計,DeFi 的鎖倉總值飆升了 9 倍,而有些比較激進的統計認爲,DeFi 在 9 月初的鎖倉總值已經達到 120 億美元。

前面說過,鎖倉總值是一個硬指標,因此我們說 DeFi 確實是火,這個是沒有問題的。

學習 DeFi 的動機和意義

那麼 DeFi 有價值嗎?是否只是一個大泡沫?只是一場大型多人聯網博彩遊戲?一場以割韭菜爲目的的炒作?

我知道很多人,包括一些所謂的專家,現在都抱着看笑話的心態,等着 DeFi 出事。

我的確認爲 DeFi 市場裏出現了炒作和泡沫,但是我們究其根本,必須看到,DeFi 是有真實價值的方向。

我們從 DeFi 的幾個支柱性的項目就可以管中窺豹。

首先是 Maker,它是最早的 DeFi 項目之一,也是 DeFi 協議當中長期的龍頭。它的本質是一個去中心化的算法央行,通過超額抵押、被動清算的方式,實現了“全天候當鋪”的央行模式,爲 DeFi 世界提供了基礎流動性。有趣的是,這個“全天候當鋪” 的央行模式,恰恰是英格蘭銀行、也就是英國央行的前行長 Mervyn King 建議的下一代央行模型,目前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的央行去做這個模式,反而是在 DeFi 裏被率先實現了。

其次是 Compound 和 Aave,這是抵押借貸領域的兩個超級協議,他們實際上實現了傳統意義上的商業銀行,也就是隻在資金的供需雙方之間起到融通中介的作用,而不進行貨幣創造。因爲 Compound 和 Aave 的成功,現在我們很多人蔘與數字資產市場的方式都發生了變化。比如你看好比特幣和以太幣,想囤幣,但是又想參與某一個項目的投資,在以前,這個兩個目標你只能選擇一個,不可能兼得。現在在抵押借貸模式下,你就可以既保留原始資產,又參與你看好的項目,這就提高了資金的利用率。

大家最容易理解的當然還是交易所。實際上 DeFi 當中交易所項目可能是最成功的。DeFi 頭號交易所 Uniswap 現在的交易量已經穩居全球前五,有幾天還曾經達到第三,僅次於幣安和火幣。哪怕是在兩個多月前,這都是不可思議的,

從長遠來講,我認爲 DeFi 的出現對於數字資產交易的健康發展具有重要的意義。

剛纔我說過,今年 312 的時候,一天時間以太幣暴跌了 40%。那個時候 DeFi 怎麼表現的呢?Maker 和 Compound 都出現了大量的清算,向市場上大量拋售廉價的 ETH。這些清算實際上像多米諾骨牌一樣加深了以太幣的暴跌,以至於幾天之內,以太幣的跌幅最深達到 61%。而 9 月 4 日至 6 日數字貨幣市場又出現了一次暴跌,ETH 最高跌了 39%,跌幅接近 312 當天。但是你看這一次暴跌當中,DeFi 並沒有發生大規模的清算,相反,DeFi 鎖倉總值按美元計算只跌了 37%,實際上還稍稍跑贏了 ETH。你要是瞭解 DeFi 的基本機制,就會知道,這一方面是因爲今天的 DeFi 資產多樣性比半年前好了很多,其次,參與者的觀念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在持續清算的威脅之下,一大批 DeFi 資產的持有人通過加倉,保護了 DeFi 當中鎖定的資產。

這說明什麼問題呢?說明 DeFi 逐漸從一個完全受外部事件影響的漂萍,現在開始自己生根了,有了相對獨立的邏輯。我相信再給 DeFi 一些時間,它會反過來影響和穩定主流數字資產交易市場。而這種影響,很可能是以正面爲主的。

DeFi 的發展太快了,進步也是實實在在的。

學習 DeFi 的動機和意義

當然,這麼快的發展之下,又沒有監管和治理機構的約束和協調,各種傳奇或者亂象就是不可避免的了。

這一個多月以來,DeFi 世界裏出現了很多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比如 YFI,這是一個自動化理財的項目,只用了 40 天,就完成此前人們認爲不可能的任務——單價超過比特幣。它在 40 天內,市值從零幹到 10 個億,美元,而且幣價連續突破一萬、兩萬、三萬,最高到四萬五千美元左右。比特幣達到市值十億美元用了四年多,幣價突破一萬美元用了 8 年半,最高摸到一萬九千多美元。

有的人說,數字貨幣行業裏,比特幣的擁躉是信仰最堅定的。就在不久之前,我還遇到一個比特幣的老礦工,自信滿滿的說,無論其它項目怎麼折騰,都不可能超過比特幣,比特幣就是這個行業的天。我跟他說,我從內心裏非常認可比特幣,但是如果整個行業真的是這個邏輯的話,那就是房地產邏輯,是落後甚至反動的封建地主經濟,相當於你們這些不創新老地主可以踩在後來的創新者頭上作威作福。區塊鏈和數字資產是這樣一個行業嗎?我認爲不是,創新者也沒有理由成全你們的一廂情願。結果他話音未落,比特幣的單價就被 YFI 突破了。說實話,我並不認爲 YFI 的爆發是什麼健康現象,但事出反常必有妖,我估計他可能會詫異,這個 YFI 是何方妖孽?如果他學習、不理解 DeFi,就理解不了這隻妖怪,以後讓他驚掉下巴的事情會越來越多。

YFI 到今天還挺堅挺的,而且還催生出了一堆 Y 字頭的項目。其中這個 YAM,山藥,或者番薯,是一個所謂的”空氣挖礦“項目。它上線之後十幾個小時,市值就突破了四億美金,可能是有史以來市值過億時間最短的項目。然後緊跟着,它因爲項目代碼的錯誤,導致大量超發 token,價格暴跌,後來修復又不成功,創始人在推特上發了一句:我失敗了,對不起。然後項目歸零。全過程在 36 小時之內結束。這種事情,是不是令你匪夷所思。大家想想,圈外人士看到這一幕,會有什麼樣的印象?能不認爲 DeFi 是一場大鬧劇、大泡沫嗎?

這樣的鬧劇每天都在上演。就在 8 月 30 日,有一個叫做 SushiSwap 的項目上線,採用了一種新的通證經濟模式,我們稱之爲吸血鬼模型,直接趴在 Uniswap 身上吸血,引誘 Uniswap 的流動性提供者把資產批量轉移給他,結果上線六天,鎖倉總值就達到十三億美金,注意是鎖倉總值,這是個硬指標。

SushiSwap 的所謂成功,導致了一場 DeFi 的山寨仿盤大狂歡,短短一週之內,各種什麼泡菜、通心粉、熱狗、三文魚、五花肉,亂七八糟的項目紛紛出街,很多項目從生到死,只要幾個小時,甚至不到一個小時。大量的投機分子在其中渾水摸魚。某個頭部山寨項目的匿名創始人,偷偷地把他所有的治理 token 全部高位拋空,套現 600 多萬美元離場。進而一幫人再瘋狂出售 ETH 等主流數字資產,9 月 4 日之後連續幾天的市場大跌,原因很多,但是這幫傢伙“功不可沒”。

學習 DeFi 的動機和意義

所以,大家可以看到,DeFi 當中是魚龍混雜,天使與魔鬼共舞,既有非常正面的東西,也有非常負面的東西。

其實一個創新剛剛問世,基本上都是這樣。

那麼 DeFi 可以持續嗎?我認爲 DeFi 是可以持續的。DeFi 現在確實有很多問題,

但是這些問題是進步中的問題。而 DeFi 的優點,是實實在在的進步和革新。

我們大多數人都經歷過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的洗禮。新技術發展之初,都有這樣那樣的問題。互聯網從一開始到現在,黃賭毒的問題,網絡安全的問題,侵犯個人隱私的問題,非法信息傳播的問題,都很嚴重。但是誰都不能否認,互聯網是人類最偉大的創新之一。

談一下對於監管的態度。我可能跟一些圈內的人態度不一樣,我希望監管儘快進入 DeFi。世界主要金融司法區的監管,以開放姿態金融 DeFi,這將是對 DeFi 的保護,是一種福音。美國證監會 Hester Peirce 已經表示了對 DeFi 的關注,她的態度也偏積極。我希望中國也不要太慢,這個領域的競爭也是競爭,而且可能是對未來十分

我相信區塊鏈、以及作爲區塊鏈殺手級應用的 DeFi,隨着有效的監管和市場秩序構建,也會得到社會的普遍理解、接受和認同,得到長期可持續的發展,擁有很好的未來。

學習 DeFi 的動機和意義

講到這裏,我們可以回到這一節課的主題了,我們學習 DeFi 到底有什麼好處?

我總結了四點,跟大家分享。

第一,提升認知。 DeFi 是區塊鏈的最典型的應用,通過學習和掌握 DeFi ,你能夠深入理解區塊鏈、數字資產和開放金融的思想、理論、方法和侷限性,大大提升自己的認知。要知道,我們這個時代,財富和社會地位的差距,主要是由於認知差距導致的。所以提升認知是至關重要的。

第二,掌握新的理財技能。 最近 DeFi 領域裏出現了一些很新鮮的概念和操作,比如流動性挖礦,可以讓你在本金基本安全的情況下,通過給一些新項目做貢獻獲取較高的收益。但這件事情其實門檻很高,至少比大多數人以爲風險更高,陷阱更多。在這方面的高手,可以通過綜合分析各項目的風險與機遇,串接組合,提高收益率或降低風險。對於初學者,必須認真學習和實踐,沉浸其中,纔能有所收穫。

第三,體驗樂趣。 DeFi 是很好玩的,如果你學懂了,率先享受到數字世界中的金融自由,在幾十種上百種 DeFi 項目當中暢遊,發掘新的應用組合方式,獲取超過他人的收益,這個過程本身就是一個大的探險遊戲,充滿了樂趣,而且獎勵是實實在在的數字資產。我認識的一些朋友,已經樂在其中,我想各位同學也會體驗到其中的快樂。

第四,把握創業良機。 當前,我們正處在 DeFi 創業的黃金機會窗口,胸有大志的同學,完全可以把握住這個機會。想當初,在 2018 年,Uniswap 只是一個程序員的業餘項目,第一版發佈的時候,智能合約只有 500 行代碼,如今已經成長爲 DeFi 世界裏的頂樑柱,估值可能達到 100 億美元。現在在互聯網裏,還有哪一個領域有這樣的機會?

我希望這四個理由說服你走進這個神奇與喧囂的新世界,也希望我們這套課程能夠帶你入門。

學習 DeFi 的動機和意義

我們這個課程安排大致分成三個部分。

第一部分,我們對 DeFi 進行綜述,幫你快速在認識上構建對 DeFi 的初步印象,包括 DeFi 金融原理,各種重要資源和項目,以及一些關鍵問題的理解。

第二部分是整套課程的重點,手把手教你使用 DeFi 的各種工具和協議,並且告訴你如何在 DeFi 裏面進行交易、借貸和流動性挖礦等基本操作,幫你打下一個堅實的基礎。有了這個基礎,再加上熟能生巧,你就能夠舉一反三,創造你自己的 DeFi 絕招。

第三部分主要是爲那些野心勃勃、雄心壯志的學員準備的,不但給你指明瞭成爲高級玩家的路徑,而且介紹了 DeFi 創業當中繞不過去的兩個專業話題:技術和通證經濟。

這套課程由巴比特聯合通證思維實驗室推出,我們有三位講師來爲大家授課。

我叫孟巖,是數字資產研究院副院長,也是通證思維實驗室發起人。我主要研究數字資產和通證經濟。在這套課程中,我會主要從數字資產、通證經濟和開放金融這幾個主體出發來主講一些理論和認識方面的內容。

第二位講師是王瑋,他是橫跨 IT 和金融的技術專家,專業幹區塊鏈也有四年多了,金融和技術話題由他來主講。

第三位是周志強,非常年輕的諮詢專家,他過去幾個月沉浸在 DeFi 世界中,練出一套過硬的實戰技能,DeFi 工具和實戰的相關內容由他來主講。

希望我們這套課程能夠滿足大家學習 DeFi 的需求。我們精心準備了這一課程,也希望得到大家的反饋和批評。我們成立了相關的學習羣,歡迎大家在羣裏給我們提出建設性的意見和建議。

以上就是第一課的內容,希望大家能夠同意,學習 DeFi 不是一個短期行爲,是有長期的價值和意義的。祝大家學習愉快,在 DeFi 世界裏收穫滿滿!

謝謝!

(目前這個課程已經更新到一半,有 220 多人報名,且在羣內討論氣氛濃厚友好。感興趣的朋友可以掃描下面的海報二維碼參加學習)

學習 DeFi 的動機和意義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