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段時間,去中心化金融(DeFi)領域熱度不減,其總市值一度突破 150 億美元。去中心化交易協議 Uniswap 在 24 小時內的交易量突破 2 億美元。在 DeFi 大熱行情的推動下比特幣在以太坊上代幣化速度甚至超過挖礦速度。在此背景下,首屆開放金融大會 Open Finance Conference (OFC) 於 8 月 14 日下午 4 點正式啓動

大會聚焦 DeFi、穩定幣、智能錢包、衍生品、預言機等開放式金融創新項目,致力於爲全球區塊鏈金融創新的開發者、投資機構、意見領袖、愛好者的提供思想激盪和業務鏈接的開放平臺,充分發揮中國社區媒體的力量,以一種社區驅動的大會模式,推動區塊鏈金融創新高質量發展。

OFC 大會由鏈聞聯合加密生態資源整合者 Winkrypto、中文加密社區幣乎、開放金融應用平臺智能錢包 MYKEY、原生區塊鏈投資者 D1 Ventures 共同發起。

本期核心看點

  • dForce 創始人楊民道:我們需要倡導開放式金融、共同努力以對某些模塊進行標準化,尤其是在協議參數上進行標準化。
  • AAVE 技術佈道師 Marc Zellar:可靠的預言機可以助力在鏈上建立更強大的金融體系。
  • UMA 技術佈道師 Adrian Li:借鑑中心化金融機構的優勢,例如建立保險機制至關重要。
  • 真本聰社區聯合創始人索老頭:DeFi 在其他公鏈上是有機會的。個人會認爲這三條公鏈是 Cosmos、Polkdot 和 Uniswap。另外,這些公鏈想要在 DeFi 上面突圍的話,就不能放在以太坊對立面。
  • DeBank 聯合創始人湯洪波:在以太坊 gas 費用飆升,網絡擁堵的情況下,如果資金量不是特別大,不建議個人參與,可能會浪費了自己的資金也造成了鏈上的擁堵,最終也沒什麼收益。
  • DeFiance Capital 運營者 Arthur Cheong:穩定幣、去中心化交易所以及去中心化借貸應用三個基礎做出來後 DeFi 才能發展起來。
  • DODO 核心開發者雷達熊:DeFi 有兩個烏雲,TPS 和資產。TPS 有可能解決,資產是一切行爲的源頭。真正的決戰在資產的豐富上。
  • FirstPool 聯合創始人林明:個人參加 DeFi 會有三個門檻,分別是 Gas 費門檻、技術門檻和認知門檻。未來大家還是抱團挖礦比較好,結合個人的力量,聚合挖礦或者是聚合理財。
  • Sperax 首席研究員 Joe Yu:測試網即將上線。

查看完整的節目視頻可 點擊此處 回看,以下是本期節目全程的文字記錄,內容有所編輯。

海外頭部項目圓桌:「龐氏,還是大勢?」

  • 主持人:D1 Ventures Partner 阿秋
  • AAVE 技術佈道師 Marc Zellar
  • UMA 技術佈道師 Adrian Li:
  • dForce 創始人楊民道

OFC 大會「首周」回顧|中西方行業深耕者分享 DeFi 領域的發展和現狀

主持人:首先請各位簡單介紹下自己和自己的項目。

楊民道:dForce 是一個 DeFi 項目,有着龐大的協議矩陣佈局。我們有自己的穩定幣 USDx,這是穩定幣協議。另外,最近我們推出了生息市場 Yield Markets。用戶存入生息市場的資金將被分配至不同的 DeFi 市場(包括借貸協議、混合借貸池、高收益資產池等),以此來獲得風險調整後的最高利息。我們近期還在進一步研究聚合類協議和借貸協議

Marc Zellar:AAVE 是一種去中心化借貸協議。用戶可以使用它賺取存款利息或借入資產。

Adrian Li:UMA 是一家去中心化金融合約平臺。我們在 7 月份推出了類似穩定幣的新型代幣 yUSD (Yield Dollar),可在借貸領域提供固定利率的定期貸款。

主持人:大家如何看待開放式金融的優勢以及本質?開放式金融是否可以解決傳統金融現在面臨的問題?

楊民道:我認爲「無需許可」是開放金融的最關鍵特徵之一,這可以進一步促使投資者最大限度地提高資本效率。而在傳統金融市場中,這並非能夠真正實現,因爲所有這些銀行資產負債表都是孤立和隔離開來的。另外一個優勢就是協議的互通性。實現協議互通有兩種方式,一種是協議集成,二是非託管方式。非託管方式是指大多數資產實際上都在鏈上並鎖定在智能合約中,基本上刪除了中間人或信任層。另外,開放式金融因其幾乎完全自動化從而節省了大量成本費用。

Adrian Li:開放式金融不僅可以實現信息轉移,還可實現價值轉移。而這在傳統金融市場中是根本不可能實現的。我們並非是在重現傳統金融市場,而是真的在做一些創新。

Marc Zellar:我非常同意 Adrian Li 的觀點。這基本上也是 AAVE 的主要策略。DeFi 中,真正有趣的是相比競爭而言,更應該關注的是協同。對於一個 DeFi 產品而言,最高的發展策略是專注於核心功能。而這就需要產品創始人去尋找其最擅長的東西,併成爲相關細分領域內最好的產品之一。另外就是需要與其他產品或項目建立連接或橋樑。對於 AAVE 來說,我們更專注的是去中心化借貸,因此我們是一個貨幣市場。而這就基本上決定了我們要做的事情和發展方向。

主持人:大家都提到了 DeFi 協議的兼容性。不過,最近流動性挖礦項目在嘗試打破 DeFi 兼容限制的同時,我們看到部分 DeFi 項目遭遇了一些攻擊行爲。大家認爲在早期階段作這樣的嘗試是否是值得的?另外,目前這樣的基礎設施已經完全準備就緒併到了可以在鏈上進行大規模試驗的時候了嗎?將來有沒有可能形成一個整體的開放金融模式嗎?

Marc Zellar:這個市場已經超過好幾十億美元了,現在沒有回頭路了。

楊民道:事實上,這並不是因爲 DeFi 或者開放式金融的無許可性質或者說是具有可組合性的關係,而是即使沒有可組合性,其他產品也可打開它。每個人都可以這樣做。我確實認爲,如果沒有兼容性,DeFi 只是傳統金融。所以我認爲這種可組合性正是開放式金融中最重要的特徵之一。正如 Marc 所言,這個市場沒有回頭路可言。我們可以做的事情是倡導開放式金融、共同努力以對某些模塊進行標準化,尤其是在協議參數上進行標準化。因爲我認爲 DeFi 的主要風險實際上來自資產協議,例如 DAI、USDC。如果此類資產協議出現一些風險,肯定會影響整個行業。我們將找到解決這些問題的方案。

Adrian Li:標準化確實很重要。投資者正在使用閃電貸進行借貸,但與此同時,鑑於這些東西出現的時間非常短暫,我們也需要去考慮潛在的漏洞並制定解決方案。我們需要不斷學習,標準化模塊,並制定達到這些標準的策略以及方案。

Marc Zellar:我想提醒一下,AAVE 的閃電貸和幾周前推出的信貸委託服務不會引發此類漏洞。

主持人:提到漏洞,在今年 312 黑色星期三中,DeFi 平臺開啓了大規模的清算潮。我們發現,似乎在鏈上缺少一些財務要素,例如保險等。大家覺得在我們應該如何在鏈上建立更強大的金融體系?

Adrian Li:事實上我們已經建立了保險機制。在某種程度上,我們有點類似於複製中心化金融機構的人爲方面,以借鑑中心化金融機構的平臺優勢。建立保險機制確實至關重要。當然,我們也需要去標準化一些東西,以確保在很多事情上達成共識。

Marc Zellar預言機很重要。在 3 月中旬加密貨幣暴跌期間,Chainlink 完全按照預期的方式工作,並被證明有極大的彈性。正是因爲我們集成了 Chainlink,所以我們那天並未出現任何問題。

楊民道:與 old-Fi 相比,DeFi 就像虛擬硬件代碼升級,升級方式非常不同,很難回調。就像軟件公司中的硬件一樣,因此所有這些黑客攻擊都是不可避免的。像 Nexus Mutual 會提供有關協議的保險政策,但仍然相信 DeFi 項目絕對需要擁有代幣,因爲它是整個協議的最後手段。

需要 DeFi 代幣令人信服的原因是,其他任何第三方保險政策都不會承保此類事件, DeFi 風險的問題在於它不是獨立的。該事件像傳統保險,如果發生這種情況,損失可能是 100%。因此,對於第三方保險單而言這很難恢復。唯一的方法就是重述代幣。這可能就是我一直使用 DeFi 協議的方式,它將在基於平臺代幣發展,在生態系統中作爲風險緩衝的結果會更少。

Adrian Li:在 Gas 費觸及 303 Gwei 以上時,所有去中心化節點將不得不開始質疑是否需要一些協議。Oracle 解決方案是一個潛在的解決方案,只在有實際爭議的情況下才提出價格要求,但我認爲這是一個有趣的問題,需要從可擴展性的角度來考慮,以及生態系統是如何受到一些在正常世界中可能根本想不到的事情的影響的,比如 Gas 費等。

Marc Zeller:關於保險方面同意民道的觀點,因爲它是動態的,能夠在安全範圍內抵押在合約上。確保流動性提供者的資金以防不會出現嚴重故障。作爲交換,可以獲得大部分協議以及 AVVE 資產放入通貨膨脹。大多數 DeFi 將在未來幾周或幾個月內在一到兩年內最終實現 ETH 2.0。但這個還不確定,我們還處於早期階段,相信鏈上預言機還有一定的發展空間。

Adian Li:使用 Layer 2 解決方案時大多數 DeFi 實際上可能都在同一圖表上。仍然會遇到很多可擴展性問題,因爲它具有很大的價值。轉移到 Layer 2 可以改變很多事情,但還有待觀察。不過對此充滿希望,因爲在整個生態系統中有很多聰明人。很高興看到 Chainlink 的出現,雖然其背後有很多基金會資助,但也取決於 Chainlink 價格,如果 Chainlink 價格暴跌,他們就無法再補貼這些節點了,不過我認爲這也是一個風險。

主持人:DeFi 漏洞是來自於基礎設施,比如很容易受到攻擊的弱點,因此很多人懷疑 DeFi 在運行龐氏騙局。整個 DeFi 領域存在真正想要建立開放金融基礎設施的人,也存在使用龐氏騙局作爲一個特徵來吸引用戶的人。你們對此有什麼看法?龐氏騙局是什麼?當你建立你自己的 DeFi 項目時,你認爲它和龐氏騙局有關嗎?

Marc Zeller:最重要是要理解什麼是龐氏騙局,更確切地說是金字塔騙局,即通常一個人的利潤只能來自新入場者的新進資金

在 DeFi 領域,比如現在火熱的流動性挖礦,人們不會存入流動性曲線,流動資金重新存入掉期合約,然後最終出現在 AVVE 中。從根本上講,收益來自彼此之間交易穩定幣的最佳金融協議,因此,他們只需很少的費用,這筆費用將直接支付給用戶,然後制定流動性挖礦策略,每當有人借入一些資金和流動性時,我們將在這筆費用之上提供一筆總費用,而利率就是作爲流動性提供者的收益。

與龐氏騙局計劃非常不同的是,這些錢並非來自新入場者,它來自原始的、實際的經濟活動。有人正在處理穩定幣、正在借用穩定幣,這些數據輸入統一的策略。資金不是來自新入場者,。它只是一種方向性的分配,和金融一樣古老。當有人使用你的資金時,他們會爲你付款。那就是改變遊戲規則的人。我們已經習慣了舊的金融模式,每個人都在用你的資金,如果你在銀行有一些錢,銀行會在金融市場上使用這些資金,但你將得不到任何現金, DeFi 領域是不一樣的。

楊民道:我認爲 DeFi 的定義取決於加密貨幣發展的方式,它實際上是有用的。例如,借貸協議上所有礦工都是平等的,比特幣礦工存 WBTC 以借用穩定幣。當存入 WBTC 時,他們還可以按比例獲得 2%的利息。甚至可以在 DeFi 以零利率借到錢,這是巨大的資本改進。如果沒有 DeFi 或加密貨幣融資,他們必須從商店購買,利率或高達 20%。所以這絕對是有用的,不像龐氏騙局新來者基本上是在補貼現有用戶。

同時,DeFi 擴展了加密貨幣的用例,超越了不一定需要比特幣或以太坊的傳統本地加密貨幣。例如,我們引入了黃金,可以使用黃金作爲借貸平臺上商品資產作爲借貸抵押。預計在未來三到五年內會看到很多價值十億美元的 DeFi 代幣,有機會進入市值前 20。

Adian Li:DeFi 做了很多有用的事情,如果你現在可以訪問區塊鏈,那麼實際上世界上任何人都可以訪問它,這卻也是減少了很多傳統金融系統的浪費,很多人可能都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但我們必須意識到它仍然是非常早期的日子,仍然有很多會發生。

當有大量的增長和創新時那會是非常快的,早到的人比晚到的人有很多機會。我們需要意識到這並不是因爲 DeFi 是一個龐氏騙局,這是人的本性,是信息不對稱的現實。比如我比其他人更早加入一個公司司,我可能會有優勢,因爲我對公司的運作有更多的瞭解,諸如此類。這些都是貫穿人類文明、貫穿歷史,只是發展的速度太快了有時候看起來有點嚇人。

OFC 大會「首周」回顧|中西方行業深耕者分享 DeFi 領域的發展和現狀

民道 :新入場者實際上是在現有用戶中得到補貼,但是我們必須記住所有的 DeFi 用戶現在都是風險承擔者,作爲加密領域的企業家,我們正在承擔風險,在 Defi 內建立流動性挖礦,他們也承擔着巨大的風險,應該通過承擔風險得到補償,就像是風險投資一樣。

當然其中一些項目是在市場上看到的,也包含了一些缺陷本質上是龐氏騙局,我們一定要小心。我認爲作爲 DeFi 領域的企業家,當然也必須進行教育,一些新來的人進入這個領域也要保持警惕。

主持人 :最後一個問題,我們看到了很多加密貨幣新趨勢,比如 DeFi。你認爲 DeFi 的未來趨勢是什麼?你們有什麼未來計劃 ?

Adrian Li:我認爲更預言機和更可擴展性的發現是非常必要的,比如越來越多的人加入了 DeFi 導致擁堵和 Gas 費的上漲。把現實世界中一些效率帶進來也是很有必要的,不僅像合成協議,還需要某種形式的上鍊數據。整個生態系統向前發展,可以在現實世界構建可擴展性的橋樑,這就是我們的方向,也是非常令人興奮的。

楊民道 :儘管我們看到所有貸款價值上升很快,比如五十億美元,實際上看數字並不表現出它有前途。整個流動性挖礦在國內市場上實際上是被扭曲的,實際需求並未真正增長的本地市場上。作爲一個生態系統的參與者,去掉了從其他協議中獲得的全部獎勵,我相信訪問的流量至少會下降 70%。

因此,我對 DeFi 潛在的、堅實的、基本的增長並不那麼樂觀。AVVE 是非常創新的,它帶來了很多新產品,比如信貸委託。同時我們需要橋接傳統金融資產,並將其納入其中。需要很多的創新形式,這些創新使整個行業更趨於壯大。我們需要不斷超越,這纔是 DeFi 真正吸引人的地方,因爲這正是我們想要再發明或改變傳統金融的一種趨勢。

Adrian Li:我非常同意民道老師的觀點。此前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批准了安全代幣標準 EIP 1404。EIP 1404 與 ERC 20 完全兼容。由此,我們可以在區塊鏈上看到房地產、黃金和其他資產(的代幣化)。

Marc Zellar:未來我們將推出更多新的產品和服務,並將進一步優化借貸服務。我們致力於在爲流動性提供者提供儘可能多的收益的同時,爲借款人提供極具吸引力的利率。

主持人:今天的圓桌會議就到此結束了。非常感謝大家的參與。我們下次再見。

主題圓桌:中國社區 KOL 圓桌

  • 主持人:MYKEY 聯合創始人胖哥
  • 真本聰社區聯合創始人索老頭
  • DeBank 聯合創始人湯洪波
  • DeFiance Capital 運營者 Arthur Cheong
  • DODO 核心開發者雷達熊
  • FirstPool 聯合創始人林明

OFC 大會「首周」回顧|中西方行業深耕者分享 DeFi 領域的發展和現狀

主持人胖哥:首先想跟大家探討一下開放金融這個詞,其實這個詞可能會比 DeFi 更早一點,它就是一種比較透明的金融方式,特別是無須准入的這種機制。想問問大家開放式金融這種概念是不是只能通過區塊鏈網絡來進行?有沒有必要區分開開放金融和 DeFi 的差異?

索老頭:其實我覺得沒有必要去區分這兩個概念,概念都是人定的。 DeFi 在兩年之前已經開始慢慢的誕生出它的火苗了,就從 2018 年年末開始,國外的一些最核心的小圈子漸漸的開始去創造出一個故事,當初他們還並不是稱之爲 DeFi ,而是 Open Finance,在這近一到兩年的發展過程當中,逐漸從 Open Finance 這個叫法轉變爲 Decentralized Finance,其實我覺得都是一個東西,沒有必要說去從字面上咬文嚼字去區分。

比如高性能鏈 Polkadot 和前兩天剛完成大約 3500 萬美元公募的 NEAR,這兩個項目分別提出了兩個概念,Polkadot 提出的是 Web 3 , NEAR 2020 年開始提出了一個叫開放式網絡新的概念,他們都是講的都是一個故事,想做的都是一件事情,只是換了兩種表述方式。

湯洪波:我覺得剛纔索老頭已經說的挺好了,最早的時候,大家其實剛開始玩的時候還沒有開始創造 DeFi 這個詞,就是把這個東西叫做 Open Finance,也是到了 2018 年年終的時候,坦白的說我覺得是找了一個更好的口號吧,叫 DeFi 。在整個以太坊社區和整個區塊鏈社區裏面可能會更受開發者的喜歡或者歡迎,通過這樣子一個口號或者我們管它叫「DeFi 運動」把大家召集起來之後,整個生態的發展能夠很大的去提速。

所以整體上來說, Open Finance 和 DeFi 這個詞,沒有必要說做特別的一個區分。不是從 0-1 的去看,要麼就是開放要麼就是封閉的話,還會有一些中間態,比如傳統 Fintech 現在正在做的一些 API,用 API 的方式做的一些法幣的接口,也是一定程度上的開放。

Arthur Cheong:我覺得實主要看你對哪一方面的興趣,因爲 DeFi 聽起來比較好,英文來比較容易念,比較琅琅上口,所以大家比較喜歡 DeFi,開放金融比較拗口一點。但是 Fintech 的社區,不是區塊鏈的社區的話,他們覺得是有分別的,對他們來說 DeFi 就是一個從事區塊鏈圈子裏面的一個金融模式

雷達熊:其實這裏面還有一個概念,這個概念叫可驗證金融。開放式金融它其實概念特別舊了,它當年講的主要是讓銀行開放 API,讓大家可以查,不需要去銀行 APP 裏面,自己公開查就行了。剛開始叫的時候跟 DeFi 差距非常大,DeFi 最主要是可驗證,比如銀行記賬它不公開,雖你可以查,但是不知道它記的對不對,DeFi 這種概念是你完全知道它記的對不對,而且基於此,可以讓所有遵從這些協議的應用全部連通起來,不然的話,即使你開放式金融,其實銀行和銀行之間的交互還是非常困難的,它需要兩個銀行強信任,數據庫深度的綁定,這些成本都相當的高昂。

所以在我看來,開放式金融這個概念其實和 DeFi 應該就是截然不同的。我們做的這個東西就叫 DeFi,和開放式金融沒有關係,DeFi 也只能通過區塊鏈網絡來進行。

林明:整個趨勢都是逆全球化的趨勢,每個國家政治和經濟政策都趨於保守了,區塊鏈能夠打破這些技術。未來全球化合作中會出現很多全球開放金融的範例,區塊鏈是一種全球金融業務協作的最佳方式,每個國家的參與 DeFi 業務的人,個人和企業其實都可以做到無縫合作。就好像在 USDT 上去質押 USDT,可能借了一個別的國家 MYKEY,在 YAM 上去挖礦,然後再把這個換成 USDT,有可能去 DYDX 上去提供一個更高的可流動性,中間很多企業和個人都是各個國家不同的組織。世界越來越逆全球化的今天,區塊鏈的世界反而是平的,我覺得開放式金融會基於區塊鏈慢慢發展起來

主持人胖哥:最近以太坊堵的一塌糊塗,一筆交易可能都要燒掉幾十上百刀的成本。特別想問洪波和林明,極高的操作門檻和 GAS 摩擦,好像讓 DeFi 變得不是大衆的專屬,普通大衆應該用什麼樣的方式去參與 DeFi 呢?

洪波:現在 Gas 費已經非常誇張了,基本上每次一些大的平臺一旦開始發幣或者做激勵,或者很多的項目都會導致擁堵的問題。在這種情況下,如果資金量不是特別大不建議個人參與,可能會浪費了自己的資金也造成了鏈上的擁堵,最終也沒什麼收益。

個人更看好大家攢一攢,幾個人或者幾十個人攢一個小的去參與這件事,資金效率可能會要提高不少。如果真的自己去做的話,資金體量沒有一萬刀以上,很多項目參與進去很有可能都不一定能夠回本。

林明:從實戰角度來談,個人參加 DeFi 會有三個門檻,分別是 Gas 費門檻、技術門檻和認知門檻。從 Gas 費門檻來看,現在 Gas 應該是 200-300 Gwei 左右,Gas 費的話大概要花到 300 刀左右,如果取出來的話,同樣也得花 300 刀,一來一回 Gas 費可能是 600 刀,很有可能操作的時候出現油比車貴的情況。

第二個是技術門檻,就好像 YAM 一樣,昨天 YAM 收益最高的時候必須去做 YAM 的 LP,但是在它的界面是找不到 LP 的。這時候需要掌握一定的技術。

第三個是認知門檻,比如 YAM 是失敗了嗎,但是我還在裏面挖,資金收益率大概一天可以做到 100%,大家都感覺 YAM 失敗了,但經過分析之後,發現它會有一個安全區間,如果在它 LP 在的時候,價格低於一刀的話,不會出現大規模砸盤的情況,也不會有通脹,這中間它的收益率會非常非常的可觀了。

在這三大門檻的影響下,未來大家還是抱團挖礦比較好,結合個人的力量,聚合挖礦或者是聚合理財

主持人(胖哥):對現在非常火熱的 farming 現象怎麼看?整個 DeFi 似乎是被 farming 類似於旁氏的方式推起來的,對這種情況怎麼看?

Arthur Cheong:做任何市場型的平臺和產品都會面對一個很大的挑戰,就是同時要確保供應和需求能同時起來,不然你做一個市場的平臺你是做不起來的,所以有一點像是優步早期爲了讓用戶和司機會去使用它這個產品給了很大的津貼,用這個網絡效應開始。對很多 DeFi 項目來說,也是一個很類似的感覺,重點是津貼不只是純美元而是通證,以後會上漲的可能性,市場中大家就是想要這種可能性,所以大大增加了參與的熱情。這個熱情帶來的回報有時候也是比較難以計算,因爲帶來一些 KOL 進來,他們真的是很熱情地宣傳,而慢慢把這個項目推廣給更多人,這種是一個單純用錢買不到的宣傳效應

OFC 大會「首周」回顧|中西方行業深耕者分享 DeFi 領域的發展和現狀

高回報率其實不可能長久,所以用年回報率這個說法其實是有一點誤導性,因爲這種高回報率不會持續一年的,最多就是一個月兩個月的事情,都會回調下來的。整個世界就是獎勵而在運營的,我個人是覺得你有獎勵,大家就來用你,但是獎勵的設計要讓大家會持續的參與,而不是說擼了羊毛就走,所以就在設置獎勵機制的時候,要確保給出的獎勵能帶來的用戶是會持續貢獻給社區的。

雷達熊:我對 farming 持有比較冷淡的態度。首先來說,farming 肯定是件好事,至少讓大家出圈了,讓大家知道 DeFi 這件事情了,3 月 12 號暴跌,所有人覺得這個行業沒有發展了,現在大家又回來了,我並不覺得基本面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就像 Arthur Cheong 剛纔說的講年化回報率完全是耍流氓,這個東西只能維持幾天。優步做的是一件有價值的事情,而很多現在的項目,我感覺它只是爲了 farming 而 farming ,這是一個非常不健康的現象,並且它極大的阻礙了正常項目的發展。

整個 DeFi 事業這 3 年來是在逐步搭建的,並且它的成功完全依賴於這些實實在在在做事、在提供新技術、新方案的人,而不是來源於一些 farming 的現象。所以這波 farming 過去,可能還是會降低到一個正常熱度,而這個時候 farming 應該是會有一個更爲公平的評價。呼籲大家不要那麼火熱地參加沒有意義的 farming,這會使得整個生態都受到不好的影響。

主持人(胖哥):DeFi 在除了以太坊外在其他公鏈上還有多大的發展空間?這種發展空間或者這種空間在哪些方面能夠去體現?

Arthur Cheong:其他生態 DeFi 的發展是有機會的,可是不會這麼快能做出來,我認爲有三個基礎必須做出來纔能有 DeFi。
第一要有穩定幣,如果沒有穩定幣,任何 DeFi 項目都做不起來的。第二需要有一個使用體驗良好的去中心化交易所,不然的話就不是 DeFi,而且以太坊去中心化在 2017 年的時候就已經開始搭建了。第三個就是去中心化借貸的應用。

有這三個基礎應用 DeFi 才能發展起來,穩定幣是最難的。除了以太坊之外,唯一做的比較好的是波場。雖然很多活動在以太坊上面,可是還有嘗試的機會,所以需要把這三個基礎項目做上來,但是至少需要一年的時間。其他公鏈想要把 DeFi 做起來,需要觀察有什麼可以改進的地方。個人現在比較看好的還是 Cosmos 和 Polkdot

索老頭:我覺得 DeFi 在其他公鏈上是有機會的,之前很多人覺得公鏈的戰爭已經結束了,所有的公鏈都沒有機會了,但是從最近的一些形式上的變化上,這個觀念應該需要再迭代一下,其實還是存在兩到三條比較有潛力的公鏈,個人會認爲這三條公鏈是 Cosmos、Polkdot 和 Uniswap。

另一方面,現在以太坊上一個急需解決的問題是手續費高昂的問題,普通玩家根本沒有辦法承受,可能每操作一次就要付出將近 1200 人民幣的手續費。今後的話以太坊可能需要尋找一些解決方案。長期的方向就是以太坊 2.0 了,但是問題是 2.0 整個階段會將持續兩到三年的時間的,大概率是會繼續延遲,這兩到三年會是有一個空窗期的時間在的。剛剛說的這三條公鏈,Cosmos、Polkdot 和 Uniswap,只能抓住這僅有的兩到三年空窗期去試圖佔有以太坊一部分的份額。

另外一個很重要的點,這些公鏈想要在 DeFi 上面突圍的話,就不能放在以太坊對立面,因爲之前的歷史經驗表明,但凡宣稱殺死以太坊的「以太坊殺手」都已經死掉了。今後公鏈可能演變是成爲以太坊的一個側鏈

這些新公鏈需要兼容以太坊虛擬機,因爲只有兼容以太坊虛擬機,才能夠在公鏈和以太坊的中間建立一個橋樑。Cosmos、Polkdot 這兩個項目都是主打跨鏈,跨鏈比特幣生態是非常繁榮的,總共有將近一萬枚的比特幣錨定幣在以太坊的鏈上,一個比較主流預測是 2021 年這錨定比特幣的數量會達到 10 萬枚,所以以太坊本身已經完成了和比特幣的跨鏈,並不需要第三方的公鏈給它完成跨鏈功能。

此外,新公鏈需要足夠多的節點,在 2019 年的時候出現了大概 30-40 條的 POS 公鏈,主打性能非常高,同時缺點是節點數量非常少。今後新一代公鏈節點數量需要足夠的多,像 Polkdot 節點數量就可以超過一百個。需要滿足這些條件的公鏈纔有可能在 DeFi 生態上有一些突圍。

主持人(胖哥):每個來講講你現在正在做的事,接下去準備上線的一些項目分享一下自己接下去在 DeFi 領域的規劃。

雷達熊:DODO 新算法提供純鏈上的流動性,比 Uniswap 好十倍,如果做 LP 的話還會有很好的現金收益,至少第一期不會搞挖礦,直接拿現金收益就好了。期望 DODO 會成爲一個新的鏈上流動性的基礎設施。

湯洪波:我們在做一個錢包,主要幫大家更簡單的去使用和了解 DeFi 應用,也就是幫助大家更持久的去賺錢,整體上我們是這樣一個目標和方向。Firstpool 現在就是做一個聚合理財挖礦,下一步會像 YFI 一樣,可能會做一個 DeFi 的聚合挖礦理財平臺。現在 DeFi 上 farming 出來的幣是有治理權和決策權的,它勝於股權,像 YFI 一樣,它完全是通過線上治理的,所以個幣就代表了治理權和分紅權。我認爲浪有高有低,farming 收益有一天也會降下來,但是這個行爲是毋庸置疑的,是別人拿出自己的項目直接跟大家去分享的。

主持人(胖哥):想讓大家談談預測一下三年後 DeFi 生態會是怎麼樣子?

林明:DeFi 首先解決兩個問題,首先它會面臨兩個天花板,一個是市值天花板,因爲 DeFi 受制於區塊鏈資產,就從借貸來講,還要把總的區塊鏈上的資產全部質押了,要有一個質押率去控制,現在大家非常流行一個詞叫擴圈,如果 DeFi 可以破圈的話,就可以解決市值問題。

第二個就是主鏈的上線,就是一個主鏈究竟能容納多少 TPS,如果未來主鏈和 TPS 、手續費解決好的話,整個 DeFi 的發展是會幾何級的。三年後 DeFi 能解決傳統金融中的問題,比如公開透明資產放入流動,長遠的話我對 DeFi 是非常非常看好的。

雷達熊:其實我自己是 All in DeFi ,所以我非常看好, DeFi 有兩個烏雲,TPS 和資產,TPS 有可能解決,但是資產需要大家更努力地看一看。更希望看到一些鏈上資產的出現,沒有資產一切的交易和一切的金融行爲都無從談起,資產是一切行爲的源頭。所以其實不知道三年之後會怎麼樣,有可能一紙法律文書有讓所有的資產全都湧到鏈上來了,也有可能突然出了什麼事情大家又消失幾年,只能說對它有期待,但是真正的決戰在資產的豐富上。

Arthur Cheong:我覺得三年內 DeFi 的用戶會破一千萬,大部分發達國家比較好的金融產品,其實是有錢人才能享受的金融服務,像那種私人銀行的服務,DeFi 能帶來的就是更加平民化。對於發展中國家或者金融系統沒有這麼發達的國家,當 Gas 費可以解決的話,會是一種更加重大的改變,因爲大家會有一個穩定儲存資產的方式。DeFi 能帶來一個比較廣泛的金融服務,就算國家金融體系不穩定或是通脹率很高,可以使用 DeFi 避免財產被金融系統侵蝕掉,所以我覺得三年裏會有更多普通人發現 DeFi 的優勢,通過使用 DeFi 來保護他們的身家和財產,同時獲取更好的金融服務。

洪波:我覺得三年後不只是 DeFi 了,有了這樣一個金融基礎設施之後整體區塊鏈的應用會進入一個新階段、新的爆發期。DeFi 會慢慢成爲一些新應用的基礎金融平臺,所以更看好三年之後整個區塊鏈應用的一個爆發,區塊鏈上面的應用或者一些協議、產品,真正能夠達到上千個上萬個,甚至十萬個的數量級別。

主題對話:金融公鏈 Sperax 如何用技術創新打造 DeFi 未來?

  • 對話主持人:無涯社區聯合創始人紅軍大叔
  • 對話嘉賓:Sperax 首席研究員 Joe Yu

OFC 大會「首周」回顧|中西方行業深耕者分享 DeFi 領域的發展和現狀

主持人(紅軍大叔):首先請簡單的介紹一下 Sperax、Sperax 的使命以及它要解決的一個什麼樣的問題或者說是痛點吧。

Joe Yu:我們的項目最早是由北美的密碼學家發起的,是一個學術類型的項目,總部位於舊金山硅谷。之後我們還獲得歐洲大型區塊鏈風投機構的投資,在今年初得到了 600 萬美金的投資。Sperax 要解決的問題是連接傳統金融世界和區塊鏈世界,主要有兩個痛點,第一是基礎設施還不夠完善,第二個是經濟設計可能還不夠符合大衆的需要或者開發者的需要。我們針對這兩個問題都提出了自己的解決方案。

主持人(紅軍大叔):我們瞭解 Sperax 的 BDLS 是基於 BFT 創建了新一代協議,可以給大家介紹一下什麼是 BDLS,以及它的優勢是什麼?

Joe Yu:BDLS 共識協議是我們研究了現有的大量共識協議的基礎上提出來的新的一個共識協議。不同於其他很多共識協議採用的同步網絡模型,BDLS 共識協議選擇了一個更復雜的模型,或者說是更接近於現實的模型,叫做部分異構網絡模型。它的安全性會比之前的協議都高出很多。

主持人(紅軍大叔):最近 Sperax 和 Chainlink 達成了合作。可以介紹一下是什麼樣的契機讓你們促成了相關的合作?

Joe Yu:我認爲是相互需要的關係。Chainlink 是一個預言機,需要一個好的公鏈平臺才能夠使用。它的一個任務就是把鏈上的數據跟鏈外數據做一個通道,我們爲什麼需要 Chainlink 呢?因爲我們的目標是能夠把區塊鏈跟傳統金融連接在一起,需要一個渠道把數據,比如外部的數據傳統金融的數據送到鏈上來,鏈上處理以後怎麼送到外面去?所以這個渠道對我們來說也是非常重要的。

主持人(紅軍大叔):我們看到 Sperax 也有這個叫雙重代幣系統的設計,可以跟大家介紹一下你們這個設計嗎?

Joe Yu:我們有兩個幣,一個是 SPA,有點像以太坊上的以太幣一樣,相當於是我們的管理幣。我們覺得一個好的公鏈必須有一個去中心化的屬性,大家一起來管。SPA 的作用參與去中心化治理。

另一個幣是 sCOIN。這是一個穩定幣,類似於 DAI。但是一個不同點是 sCOIN 是原生的穩定幣,是內置的。

主持人(紅軍大叔):這個穩定幣在你們系統裏面將來會存在哪些場景應用呢?因爲有兩個幣,這個幣需要哪些具體的場景下使用?

Joe Yu:第二個穩定幣具有普通穩定幣的功能,價格是恆定的,相比之下,SPA 的價格是浮動的。它的應用場景也是不同的, sCOIN 主要是給開發者和使用者用的,有三個應用場景,一是支付系統,二是國際間匯款,三是 DeFi 項目的使用。

主持人(紅軍大叔): Sperax 最近進行了公募。可以給大家介紹一下公募相關的內容嗎?

Joe Yu:我們 8 月 14 號正式開啓了公募,持續兩週至 28 日。此次公募計劃出售 2.3 億枚 SPA 代幣(佔 4.7 %),單價 0.02 美金,無鎖倉機制。出於合規考慮將不對中國、美國公民開放。

主持人(紅軍大叔):可以講一下對 Sperax 未來的展望嗎?

Joe Yu:技術方面,我們的測試網馬上就要上線了,現在主要調一下經濟參數。一旦參數出來以後就可以上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