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肖磊看市

公衆號:kanshi1314


簡單的說,石油市場創造出來了一個可循環的全球軍事供養和霸權體系。

比如中國等每年進口石油花出去的數千億美元,有很大一部分,很快就通過中東等諸多產油國購買軍火,進入了美國軍事系統,而越購買美國的軍火,就越依賴美國的保護,越依賴美國的保護就越需要購買美國的軍火。

打破這個循環,應該成爲中國整個石油戰略的終極目標,因爲這個循環並不簡單的是資金的流向,而是一整套並不公平的地緣政治規則。

**
**

中國石油進口最直接的風險是什麼?

2013 年中國原油進口量是 2.8 億噸,花了多少錢呢,花了 2200 億美元。然後到了 2016 年,中國進口了 3.8 億噸的原油,比 2013 年整整增加了 1 億噸,但花了多少錢呢,只花了 1165 億美元,只有 2013 年的二分之一。

再比如,去年中國進口原油達到創紀錄的 5.06 億噸,花了 2390 億美元,而前年,也就是 2018 年,中國進口原油 4.6 億噸,比去年少接近 0.5 億噸,但前年卻花了 2400 億美元。也就是說,中國去年比前年多進口了 10% 的原油,但花出去的錢卻沒有增加。

肖磊:石油市場美國掐不了中國脖子,中國爭的是對未來能源的主導權

可以看看中石油資本支出波動

我不知道大家能從這些數據裏面看出什麼端倪,反正我是看出了很多非常值得擔憂的事情。大家可以看看第一個對比,相比 2016 年,2013 年中國少購買了 1 億噸的石油,卻多付出了接近 1100 億美元的成本。

大家知道 1100 億美元意味着什麼嗎?這差不多是中國一年進口糧食的總額,如果再把少購買的 1 億噸原油價值算進來,相當於中國在 2013 年裏,相比 2016 年多付出去的石油進口額,可以滿足中國接近兩年的糧食進。還可以這樣說,這個資金量,超過中國整個一年的國防開支(2019 年中國國防開支 1776 億美元)。

另外,大家知道 2018 年中國民營企業創造的總利潤是多少嗎,是 1.71 萬億元,也就是 2400 億美元。也就是說,因油價波動帶來的支出增加,甚至可以抵消民營企業所有的利潤。

當然,這裏面中國的原油進口企業,也是做了“套期保值”的,也就是說,這種風險可以轉嫁出去,但我並沒有看到具體的數字,而就算轉嫁出去了,那也只是針對企業風險,更多的成本依然需要廣大的消費者承擔。

我舉這些例子的目的,是要讓大家知道,原油市場的價格博弈,是十分兇險的,是實實在在的巨大利益,這裏面的博弈者,都是以傾國之力來下注的(比如最近愈演愈烈的油價大戰)。

面對中國沒有定價權的全球原油市場,中國作爲全球第一大原油進口國,本身就是非常不公平的。油價市場的每一次風吹草動,對中國來說,都是數十億、數百億美元的資金損益。

其實對於中國來說,石油市場更大的問題還不是定價權的問題,而是石油市場創造出來可循環全球軍事供養和霸權體系。

就拿沙特來說,僅僅在奧巴馬任期內(這期間沙特是中國最大的供油國),就購買了美國 1150 億美元的軍火。2017 年,爲了降低美國各界對卡舒吉事件的施壓,沙特向特朗普政府拋出了 1100 億美元的軍購大單,而且按照該協議總金額來算,有望在未來 10 年內擴充至 3500 億美元(基於這個數字再去看當前的俄、沙、美原油價格博弈)。

肖磊:石油市場美國掐不了中國脖子,中國爭的是對未來能源的主導權

實際上一直以來,美國 60% 以上的軍火銷售,其目的地都是中東產油國,沙特一國就佔了美國整個軍火出口量的 25%。

產油國這些錢是哪裏來的呢?當然是石油進口國給的,所以大家應該看出來這個循環了。

產油國賺得越多,用來購買美國軍火的資金就越多,美國就越要保護像沙特這樣的盟友。所以中國每年進口原油花出去的數千億美元,裏面很大的一部分,相當於直接給了美國軍火商,用來擴充武器和進行武器研發了。

這是一個非常直接且令人不安的循環,因爲它跟其他貿易、稅收等形成的複雜循環完全不同。

直到現在很多人還沒明白沙特爲什麼要打原油價格大戰。美國現在要離開中東,把中東留給俄羅斯,相當於直接降低了對沙特的保護,同時給沙特製造出了新的威脅(俄羅斯)。

這種背景下,沙特會一聲不吭的繼續花那麼多保護費嗎?擁有 3500 億美元訂單的美國軍事集團,會輕易跟沙特翻臉嗎?

至於頁岩油和美國石油企業的問題,其實沒有那麼嚴重,整個美國的能源企業總價值,在美國的資本市場市值裏面佔比並不高,比如說標普 500 指數裏面,能源企業的總市值,只佔到 3%,就算全部蒸發,美國也能扛得住。

所以再不要跟我討論什麼沙特聯合俄羅斯打擊美國頁岩油之類的問題,這對於一個單獨的行業來說也許是件大事,但對於美國整個全球性經濟循環來說,根本就不是什麼事。

你看這一次美聯儲救市,首先就買了 MBS (可以理解爲房屋抵押支持債券),如果頁岩油行業真那麼重要,財政部和美聯儲買他們的債不就完了嗎?隨便劃撥一點救市資金就行了,要知道僅上週,美聯儲就購買了接近 2500 億美元的 MBS。

肖磊:石油市場美國掐不了中國脖子,中國爭的是對未來能源的主導權

大家可能不知道,整個北美油氣公司在未來四年間到期的總債務也就 2000 億美元,而今年到期的債務只有 400 多億美元,如果美國覺得這是一個大問題,難道出不起這個錢嗎?

所以不要再拿頁岩油說事了,美國人的真實邏輯,一定要好好去研究,你去看這次,美國股市都熔斷好幾次了,美國證交會主席卻站出來說,監管部門不應禁止賣空。

肖磊:石油市場美國掐不了中國脖子,中國爭的是對未來能源的主導權

要知道美國股市熔斷的話,一天就蒸發上萬億美元,這種背景下,美國的監管機構竟然還在維護市場的自我調整,說不應禁止賣空(這在中國肯定會被罵死),那大家想想,美國會擔心幾個頁岩油企業破產嗎?

美國更高維度的邏輯是,頁岩油行業要取得真正的長足發展,不能僅僅依靠高油價支撐,那是不可持續的,所以必須要加大技術革命的緊迫感。

其實低油價反而會刺激頁岩油行業重新整合(該破產的趕緊破產),資本也就沒有那麼分散了,就可以集中資本力量提升技術研發,降低成本,這樣纔會有很好的競爭力,否則未來面對像沙特這樣的低成本產油國,同樣也是死,政府怎麼可能會干預這種市場行爲呢。

美國真正在乎的,是全球原油市場的高級別“良性循環”,也就是如何保證中國等原油進口大國花出去的錢,更多的流到美國軍火商的口袋裏,這纔是大頭。

看問題,一定要看國家層面的利益,這種利益是全局性的,不要以爲某個行業的聲音大,美國政府(特朗普)象徵性的爲其利益說了幾句話,就認爲白宮以此來規劃戰略,那你根本就理解不了國際局勢。

那很現實的問題就是,美國到底是拿什麼來維持原油市場的美元循環體系呢?

這就要說到一個本質性的問題,美國這個國家,到底是不是一個具有“侵略”性的國家,是不是一個擴張主義和佔領慾望很強的國家(別驚訝)。

如果回答不了這個問題,就無法搞清楚美國是如何維持美元循環體系,以及全球石油等行業運行邏輯的。

大家可以先看看美國在中東產油地區的軍事基地分佈圖,是不是除了伊朗和俄羅斯外,基本上整個中東產油地區都佈滿了美國軍事基地。

肖磊:石油市場美國掐不了中國脖子,中國爭的是對未來能源的主導權

一個美國國旗代表一個美軍基地

那這有什麼用呢?很簡單,如果你的家裏,總有那麼一個人拿着槍轉來轉去,看上去和顏悅色,不會朝你開槍,但時不時會給你介紹一些業務合作伙伴,以及天天跟你講,這個世界上,誰可以做朋友,誰是你的敵人,應該買什麼安全裝備等等,長此以往,他似乎並沒有干預你自己做決策,但你總是不敢去違揹他給你傳達的信號。

肖磊:石油市場美國掐不了中國脖子,中國爭的是對未來能源的主導權

這是 2004 年美國科威特軍事基地存放的軍事物資

_
_

肖磊:石油市場美國掐不了中國脖子,中國爭的是對未來能源的主導權

美國卡塔爾空軍基地

像卡塔爾和科威特這種,國土面積還不到 2 萬平方公里的國家(比廣州市大不了多少),如果不是原油產量足夠大,美國爲什麼要去建立如此之大規模的軍事基地呢?

我們只需要看結果就可以了,你會很輕易的發現,只要是美國駐軍的石油生產國,基本上都不會拋開美元去進行石油貿易結算,也很難擺脫美國能源企業或資本集團從中的參與,更少不了買美國的軍火。

所以,無論如何,不管是靠什麼手段,在中東產油國建立強大的軍事基地(這難道不是某種佔領?),就是美國整個戰略的落腳點。

其實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前,石油的價值還沒有完全體現出來,尤其是經濟和軍事價值,還不夠明顯。比如從 1859~1911 年間,石油實際上主要是爲了搞出煤油,用來做照明。

這一階段,由於中東還沒有發現大量的石油,缺乏外部利益的誘惑,美國自我壓制了向中東等地區擴張的慾望。

但隨着內燃機的發展,石油的價值逐漸顯露,尤其是在一戰期間,英國人對坦克的發明,再加上福特汽車公司改進生產線,將汽車成本大幅降低,才使得原油成了工業的血液,也成了決定軍事裝甲部隊和海空軍的首要戰略資源。

這時候美國就盯上了石油,但由於當時美國的德克薩斯本身有很大的石油產量,而美國的整體影響力還弱於歐洲,所以引而不發、靜待時機。

所以在這個階段,美國實際上依然處在國際戰略的觀望階段,很多人把這個時期的美國戰略,定義爲“孤立主義”,其實這並不是一種主動的自我孤立,而是基於對歐洲力量的忌憚。

後來隨着中東石油的大規模發現,以及二戰的爆發,尤其是隨着美國工業力量的崛起,美國人骨子裏的擴張野心重新被點燃。

很多人可能不認同我的觀點,因爲在很多人眼裏,美國似乎是最不會有領土慾望的國家。那我今天就告訴你,美國從二百多年前建國伊始,就從未停止過領土擴張的步伐,至今仍未停止。

美國在建國之後的一百年裏,把自己的國土面積擴張了至少十倍(建國之初的面積只有 71 萬多平方公里,現在是 937 萬平方公里)。

肖磊:石油市場美國掐不了中國脖子,中國爭的是對未來能源的主導權

美國在獨立之後,所取得的額外十塊土地,其中有三塊是直接打仗搶來的,還有三塊是利用各種內部矛盾直接吞併的,其他四塊是通過“購買”得來的,當然,這種購買實際上也是趁人之危。

其實這還不止,早在 1823 年,美國總統詹姆斯·門羅(JamesMonroe)就發表了“門羅宣言”,劃定拉美屬於美國勢力範圍,反對歐洲國家介入拉美。

美國在正式吞併夏威夷之前(1900 年夏威夷王國正式被美國吞併),美國還自導自演了一次跟西班牙的戰爭,這就有了著名的“緬因”號炸船事件。

這是怎麼回事呢?

1898 年 2 月 15 日,美國派往古巴護僑的軍艦“緬因”號在哈瓦那港爆炸,美國遂以此事件爲藉口,要求懲罰西班牙,4 月 24 日西班牙首先對美國宣戰,次日 4 月 25 日美國對西班牙宣戰。最終西班牙請求停戰,美國獲勝。

這次戰爭根本就不是一個孤立的事件,而是美國策劃已久的,對西班牙的打擊。此事件之後,美國分別控制了向南美洲擴張的基地古巴,也控制了向亞洲擴張的菲律賓羣島(在此之前菲律賓是西班牙殖民地)。

至今關於“緬因”號的爆炸,還是個迷。而這種由美國軍方自導自演的事件,一直髮生着,從未停止過,但最後背鍋的,肯定是對手,是對手挑起了戰爭,而不是美國。但美國最終獲得了跟戰略匹配的所有利益。

如果說這個世界上哪個國家對他國領土最具有野心,恐怕美國排不了第一,也可以排到第二。很多人可能覺得美國這種擴張,是順應對方需求,是可以理解的,那我可以告訴你,這只是因爲你瞭解的歷史,只不過是另一種洗腦罷了。

大家知道夏威夷是什麼時候被美國吞併的吧,1900 年,這個時候已經是美國獨立一百年後了。那今天的美國,對他國領土到底有沒有野心呢?除了看看美國建立的數百個海外軍事基地,去年還發生了一件事。

就在去年的八月份,特朗普正式提出要向丹麥購買格陵蘭島,人家不賣,立馬取消了訪問,還發出各種威脅。

肖磊:石油市場美國掐不了中國脖子,中國爭的是對未來能源的主導權

這不是一個孤立的事件。就在特朗普提出要購買格陵蘭島之前,美國軍方就開始向北極進軍了,而且還進行了冷戰以來規模最大的北極軍事演習。

肖磊:石油市場美國掐不了中國脖子,中國爭的是對未來能源的主導權

美國爲什麼突然對格陵蘭島如此感興趣呢,道理很簡單,因爲這裏發現了大量的天然氣,而且已經在開採了。只是跟美國無關。

肖磊:石油市場美國掐不了中國脖子,中國爭的是對未來能源的主導權

肖磊:石油市場美國掐不了中國脖子,中國爭的是對未來能源的主導權

如果在格陵蘭島建立軍事基地,可以輻射整個北極地區,威懾北歐和俄羅斯等,就可以掌控未來各國對北極能源的開發。

除了“購買”格陵蘭島,最近,有一個叫“臺灣美國商會”的會長 Neil Hare,發表了一篇建議美國總統特朗普買下中國臺灣島的公開信。很多人當作笑話來看,而且起底了這個機構的各種來龍去脈,然後說人家是一個騙子機構。

肖磊:石油市場美國掐不了中國脖子,中國爭的是對未來能源的主導權

肖磊:石油市場美國掐不了中國脖子,中國爭的是對未來能源的主導權

其實大家想想,如果這種問題,不是一個“騙子”機構發佈的,美國政府如何解釋?我從來不覺得這種信息是很搞笑的信息。假設這個時候“臺獨分子”自導自演來個投票,“自願”被美國“收購”。而進一步假設,這個時候中國沒有足夠的軍事力量來阻止,那臺灣島是不是轉眼間就是美國人的呢?

美國對追求“程序正義”這一點,僞裝得特別好,在沒有完全撕毀《中美聯合公報》之前,美國想更深的介入臺灣問題,更進一步的刺激中國政府,這種“購買臺灣”的輿論把戲,僅僅是個開始。

很多人可能會質疑我的邏輯,認爲美國如果有這種野心,爲什麼不在二戰後佔領歐洲、佔領日本呢?其實道理也很簡單,因爲美國非常清楚什麼叫“佔領”,再說了,駐軍難道就不是佔領?建立美元循環體系就不是佔領?你以爲美國人“只識彎弓射大雕”?人家早就有了更高級的玩法。

再跟大家說點更現實的,大家應該都知道“北約”這個組織,這個組織不是簡單的軍事同盟,而是相當於把整個北約成員國,併入了美國的軍事指揮系統,在這個系統下,美國可以在北約成員國領土上駐紮軍隊,發起戰爭等等,更重要的是,現在的北約成員國,包括德國和法國,離開了這個系統,都無法獨立作戰(別不信),你說德國等如何面對美國的日常敲打?

至於日本,美國做得更“狠”,日美同盟,美國不僅擁有在日本駐軍的權力,而且一旦日本遭遇攻擊,美國並沒有幫助日本防禦的義務(經修改後美日安保條約也並沒有明確對日本的攻擊就是對美國的攻擊,只是說對日本的攻擊會傷害到美國,美國要按照自己的程序採取行動),所謂的日美共同防禦,跟北約成員之間的共同防禦(攻擊一方,等同於向整個締約國開戰)有本質區別。

但就算這樣,日本也不會對美國的駐軍有半個不字,因爲除了美國早已深度介入的軍事控制之外,美國每天都在強化中國“威脅”、朝鮮威脅、俄羅斯威脅等等。

所以大家認真去看一下美國在二戰之後採取的駐軍、結盟等舉動,都是基於更大的地緣政治利益、能源利益等,刻意擴張性運作的結果,而不是什麼自然需求。如果你一定要說,這是爲了保衛和平,不是侵略,不是擴張的野心,那我也沒有辦法,因爲美國的厲害之處就在於,不管其做出了什麼霸權舉動,總有其粉絲爲其自圓其說,並持續美化,甚至是拍手叫好。

當然,看待這個問題,如果你沒有歷史的眼光,肯定是無法參透未來的。

我跟大家舉個例子,當年蒙古大軍征服了整個亞歐大陸,在亞歐大陸駐軍,提供軍事保護,相當於締造了一個統一的市場體系,使得亞歐大陸成爲一個整體,安全又暢通,亞歐之路上的貿易空前繁華,整個亞歐商貿達到了歷史最鼎盛時期,那時候的世界,元大都就是當今的紐約,整個西方就是嚮往馬可波羅筆下的東方財富和繁華,才激起了大航海時代。

肖磊:石油市場美國掐不了中國脖子,中國爭的是對未來能源的主導權

_
_

那時候亞歐大陸上的商隊,就是如今的太平洋和大西洋上的跨國公司,可以說蒙古人征服亞歐大陸,把世界貿易推向了頂峯。所以,如果你是當時亞歐大陸上的商人,或者是被這種商業滋潤過的普通大衆,你一定會誇讚成吉思汗的偉大,你也會拜服元大都的繁華和氣派,會認爲那是一個無法形容的偉大時代。

肖磊:石油市場美國掐不了中國脖子,中國爭的是對未來能源的主導權

馬可波羅遊記當中對元大都(北京)的描述

_
_

但從成吉思汗打通亞歐大陸至元朝滅亡,到奧斯曼帝國崛起阻斷亞歐貿易,把西方推入更加黑暗的宗教殘殺時代,其實也就一百年的時間。

目前我們所經歷和見證的,也是美國提供軍事保護,然後全球開始貿易大爆發的時代,如果從二戰後算起,實際上也還不到一百年。你會相信這是歷史的終結嗎?

就像如果你出生在一百年前,成長在上個世紀二、三十年代,你會想到掌握着世界貨幣(英鎊),控制着全球海洋貿易,殖民地人民對英皇和英軍不僅不憎恨,而且十分崇敬和願意接受統治,在全球各大洲都有據點和土地的日不落大英帝國,會在十年後開始迅速衰落嗎?

最後我們再回到中國石油安全的問題。

爲什麼要在講石油安全問題之前,先要跟大家講美國的問題呢,原因很簡單,當今世界,能夠威脅到中國石油安全的國家,只有美國。如果拋開了美國的國家戰略,以及這個國家的歷史秉性,來單獨研究中國的石油安全,是沒有任何意義的。

因爲就算中國一滴石油都不生產,只要美國不封鎖和威脅中國,中國的石油安全問題就不存在。比如日本,石油的對外依存度超過了 99%(幾乎完全靠進口),但二戰後的日本,再也沒有遇到過石油安全這種事情,原因也很簡單,因爲日本成了美國的盟友。

那麼另一個問題就是,就算成了美國的盟友,就不存在石油安全的問題了嗎?那你就大錯特錯了。

去年五月份,美國加大了對伊朗的制裁,要求盟友停止對伊朗石油的進口,導致日本石油進口受到很大影響,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 6 月 13 日急忙跑到伊朗,試圖給美國一些壓力,放寬對伊朗石油的出口限制。要知道這是 41 年來,日本首相首次訪問伊朗。

肖磊:石油市場美國掐不了中國脖子,中國爭的是對未來能源的主導權

然而,就在安倍晉三到訪伊朗的第二天,波斯灣兩艘油輪遭遇襲擊,其中一艘就是日本公司“Kokuka Sanyo”的“Kokuka Courageous”號郵輪。你沒看錯,就是這麼巧。

肖磊:石油市場美國掐不了中國脖子,中國爭的是對未來能源的主導權

然後日本就就沒聲了,乖乖的停止了對伊朗的石油進口。而且在一週之後,不依不饒的特朗普,還特意發了一條社交媒體,意思是,美國不再爲日本、中國等石油航線提供軍事保護。

肖磊:石油市場美國掐不了中國脖子,中國爭的是對未來能源的主導權

具體翻譯過來就是,中國有 91% 的石油都要經過海峽(特朗普把“海峽”【strait】拼成了“直道”【straight】),日本有 62%,別的國家也是如此。那麼,我們多年以來爲什麼要爲其他國家保護航道,卻分文不取呢?在這段通常都很危險的航道上,各國應該自行保護本國的船隻 !

至今,關於此次油輪遇襲事件,都沒有調查清楚,當然,永遠也調查不清楚,因爲美國在這裏面扮演什麼角色,沒有人知道(除了美國中央情報局 CIA),也不可能讓你知道。

肖磊:石油市場美國掐不了中國脖子,中國爭的是對未來能源的主導權

所以,如果美國想動用對全球石油市場的控制力,達到戰略目的,那不管你是盟友還是對手,美國總會有幾百種辦法來“搞事情”。

在這種戰略佈局之下,無論是直接宣佈制裁石油出口國(對付伊朗),還是放暗箭資助或刺激極端主義襲擊郵輪、石油設施(震懾日本、沙特等),再或者在金融市場操縱價格(打擊俄羅斯),都是屢試不爽的手段。

大家應該明白我的意思了,其實石油安全首要問題,就是如何破解美國操縱石油市場的問題。

目前中國石油的對外依存度達到了 70%,而且還在不斷的上升,預計在十年後,中國石油行業的對外依存度將達到 85%。

但你要說,就此來判斷,中國一旦面臨石油封鎖,將出現大潰敗,那我覺得是杞人憂天了。

最近二十年來,中國超越美國成爲最大的石油進口國,這是事實,但另一個事實是,中國進口的石油裏面,接近 90% 都被越來越多的汽車消耗掉了,中國已連續九年成爲全球最大的汽車市場。

這是什麼意思呢?

假設遭遇石油封鎖,這就意味着已經進入了戰爭狀態,中國將啓動戰時經濟,也就是進行石油管制,整個國家的交通,將會以公共交通爲主,而維持公共交通系統的石油,中國完全可以做到自給自足。

中國去年石油產量是 1.9 億噸,是可以滿足除了汽車用油之外的大部分用油需求的。

可能大家對 1.9 億噸的產油量沒有什麼概念,那我可以告訴你,這樣的產油量,在世界產油國排名當中,位居第五,伊朗、伊拉克、阿聯酋、巴西、科威特的產油量,都排在中國之後。

況且一旦進入到石油禁運的階段,中國諸多的加工貿易也將會被限制(轉爲軍事生產),這種背景下,中國的煉油需求也將減少,因爲中國作爲世界工廠,對原油的需求裏面,還有很大一部分是要給全球製造業生產塑料等工業原材料。

可能很多人會說,這不就是等於讓老百姓承受代價嗎?但請注意,比如像日本、韓國等,如果一旦遭到石油禁運,你不僅開不了車,你可能連公共汽車都坐不了,更別說軍事用途等,那你如何反封鎖呢?

中國現在進口石油是 5 億噸,其中 4 億噸是用來汽車消耗的,還有一部分是用來做加工貿易和獲得工業原材料的。所以中國的石油市場,看上去對外依存度非常高,但彈性非常大。就比如這次疫情,啓動了戰時狀態,大家都不出門了,汽車也不開了,石油需求直接下降了超過 80%,兩個多月的時間,大家不是照樣撐下來了,更何況中國還有龐大的公共交通系統作爲支撐。

所以,如果要保證極端的,比如戰爭這種級別的安全,其實中國並不害怕石油封鎖,而且一旦進入這種狀態,意味着封鎖中國的國家,比如美國,將會失去所有在中國的利益,甚至在亞洲的利益,因爲如果一旦美國開始爲了石油禁運,襲擊中國的油船,那麼從衝突的性質上來說,就等同於跟中國開戰了,美國在亞洲的所有軍事基地和軍事部署,以及相關利益,都會出現在視美國導彈防禦系統爲無物的東風 17 高超音速導彈的射程範圍之內。

肖磊:石油市場美國掐不了中國脖子,中國爭的是對未來能源的主導權

當然,中國不會把自己逼到這種程度,所以中國近年來,都在實施各種戰略來保證能源安全。

首先是,中國不斷的擴大了原油進口的渠道,目前中國石油的進口來源有超過 15 個國家,就算是前四大進口來源國合起來,包括俄羅斯,沙特阿拉伯,安哥拉,伊拉克,其進口總量也只佔到中國原油進口份額的不到 50%。近幾年增幅最大,進口份額佔比最高的俄羅斯,也不過佔中國進口份額的 13%(未來可能增長到 18% 左右)。

肖磊:石油市場美國掐不了中國脖子,中國爭的是對未來能源的主導權

其次,中國目前的石油戰略儲備已經增加到了 90 天,還有更多的石油儲備庫在規劃建設。這個計劃從 2007 年開始,準備用 15 年的時間,分三個階段建成戰略石油儲備基地,目前已經是第三個階段了,已經建成了超過 12 個戰略石油儲備基地。

肖磊:石油市場美國掐不了中國脖子,中國爭的是對未來能源的主導權

肖磊:石油市場美國掐不了中國脖子,中國爭的是對未來能源的主導權

嶴山島石油儲備基地

第三個方面,中國目前已經建立了四大國際油氣管道走廊,包括中哈油氣管道、中俄油氣管道、中緬油氣管道、中巴油氣管道。

其中中哈、中俄油氣管道已經分別累計輸油超過 1 億噸。中緬油氣管線從 2017 年 5 月開通以來,截至去年 4 月已累計輸送天然氣 207 億立方米,輸送原油 1782 萬噸。中巴油氣管道也正在建設當中,一旦建成,中國就可以在離波斯灣最近的巴基斯坦瓜達爾港直接向中國新疆的喀什輸油。

肖磊:石油市場美國掐不了中國脖子,中國爭的是對未來能源的主導權

肖磊:石油市場美國掐不了中國脖子,中國爭的是對未來能源的主導權

第四,在大家很關注的頁岩油,頁岩氣等方面,中國的儲量並不低(謙虛一點說),按照美國能源信息署 (EIA) 的數據,中國可採頁岩氣的總量爲 316000 億立方米,達到全世界的可採儲量的 15%,排名世界第一位。可採頁岩油爲 44.1 億噸,位於美國與俄羅斯之後,位世界第三位。

肖磊:石油市場美國掐不了中國脖子,中國爭的是對未來能源的主導權

肖磊:石油市場美國掐不了中國脖子,中國爭的是對未來能源的主導權

你沒看錯,確實如此,中國的頁岩油和頁岩氣儲量其實並不低,但如果向其他國家進口更便宜,爲什麼要高成本去開採自己的呢?但如果遭遇封鎖,中國就不會考慮成本問題了,開採成本高,跟沒有儲量完全是不同的概念。

第五,中國的能源安全戰略裏面,還有一個就是發展清潔能源。目前全球在建的超大型水電站,80% 以上在中國,而且正在採用特高壓等技術,高效的實現了西電東送。

肖磊:石油市場美國掐不了中國脖子,中國爭的是對未來能源的主導權

肖磊:石油市場美國掐不了中國脖子,中國爭的是對未來能源的主導權

中國的新型核電技術華龍一號已經出口到了英國。中國風電裝機容量全球第一,是美國的 2.5 倍。中國太陽能發電量全球第一,同樣是美國的 2.5 倍。

號稱能引發第四次工業革命的可控核聚變技術(人造太陽),現在中國要是說第二,沒有哪個國家敢說第一。

肖磊:石油市場美國掐不了中國脖子,中國爭的是對未來能源的主導權

當然,可控核聚變到商用階段可能還得很長的路要走,但中國從來就沒有停止過尋找下一代清潔能源的腳步,比如目前正在進行的可燃冰勘探和開發,中國已經處在全球領先的地位。就在昨天,中國可燃冰第二輪試採獲得成功。

肖磊:石油市場美國掐不了中國脖子,中國爭的是對未來能源的主導權

第六,就算你不相信任何關於中國能源安全的說辭,以及中國從戰略層面所做的努力和佈局,那我還可以告訴你,中國還有足以夠用 100 年的煤炭資源。

早在 20 年前,中國確定的,探明可直接利用的煤炭儲量就有 1886 億噸,人均探明煤炭儲量 145 噸,按人均年消費煤炭 1.45 噸,即全國年產 19 億噸煤炭計算,可以保證開採上百年。

肖磊:石油市場美國掐不了中國脖子,中國爭的是對未來能源的主導權

2018 年全球煤炭產量排名

因此,關於能源安全問題,我個人認爲這只是一個利益和成本的博弈問題,中國需要的是如何以更低的資金成本和環境成本來獲得石油等能源,而不是簡單的安全問題。

中國真正的能源戰略,已經在逐步的脫離傳統能源的束縛,而是轉向未來的新能源革命,比如可控核聚變,可燃冰,以及對月球上氦 3 能源等的研究和利用。

肖磊:石油市場美國掐不了中國脖子,中國爭的是對未來能源的主導權

最後,說一點盡在眼前的石油商業利益的問題。因爲這個問題是非常現實的,這裏面就包括全球產業鏈的問題,就業率的問題,地方政府經濟發展的問題,跟很多人自身的利益也息息相關。

我已經說過了,石油不是簡單的能源問題,而是工業化的問題,石油出口僅僅是石油工業當中,最原始的一環。我可以這樣告訴大家,中國不僅僅是原油進口大國,中國也即將成爲亞太最大的成品油出口國。

肖磊:石油市場美國掐不了中國脖子,中國爭的是對未來能源的主導權

中國目前的煉油能力已經達到每年 9 億噸的水平,只要中國稍微放開一點出口限制,中國在原油加工領域所形成的競爭力,也將會帶動一系列地方和行業經濟。

大家應該注意到了,國家主席習近平最近視察和調研浙江,第一站就是浙江舟山。

肖磊:石油市場美國掐不了中國脖子,中國爭的是對未來能源的主導權

大家知道舟山在中國的石油行業起着什麼角色嗎?舟山是中國第一大石油儲備基地,而且也是中國成品油進口第一大港,同時還有中國最大的煉油項目。

肖磊:石油市場美國掐不了中國脖子,中國爭的是對未來能源的主導權

早在 2015 年,舟山的其中一個定位就是要把中國的石油儲備搞上去。

肖磊:石油市場美國掐不了中國脖子,中國爭的是對未來能源的主導權

而就在習近平主席在舟山調研的同時,國務院正式批覆了《關於支持中國(浙江)自由貿易試驗區油氣全產業鏈開放發展若干措施》,同意並要求浙江認真組織實施。

肖磊:石油市場美國掐不了中國脖子,中國爭的是對未來能源的主導權

緊接着的就是諸多對浙江石油產業項目的支持政策。

肖磊:石油市場美國掐不了中國脖子,中國爭的是對未來能源的主導權

肖磊:石油市場美國掐不了中國脖子,中國爭的是對未來能源的主導權

當然,發展煉化項目作爲石化工業,必須要控制好環境安全問題,作爲羣島比較多的舟山,將成爲中國最具發展潛力的煉化基地,而且大家有沒有注意到,習近平在調研舟山之後,立馬就到了安吉和西溪等代表高質量環境保護的地方,重點強調環境保護,這也意味着,中國不僅要大力發展石化行業,而且也要重視環保。

肖磊:石油市場美國掐不了中國脖子,中國爭的是對未來能源的主導權

早在 2017 年,發改委就覈准了舟山綠色石化基地煉化項目。你以爲先去舟山,再去“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安吉,以及首個國家溼地公園西溪,然後到杭州調研數字城市(新基建),只是順路?

石油安全,一定是一個動態的安全,一個基於商業利益的安全,所以中國必須要將石油的商業利益,交織在整個亞太地區,甚至輻射到整個亞洲和其他洲,這樣中國才能真正做到低成本解決石油安全問題。

因爲如果美國的盟友,都依賴於中國強大的成品油供給能力,全球主要的工業國,都依賴於中國的石油化工原材料供給,而美國汽車行業的主要市場也在中國,那麼中國進口石油,以及加工石油,本身就是爲全球利益服務,對中國的石油封鎖,就會牽一髮而動全身。

殺敵 500,自損 1000 的戰略你敢實施嗎?要是敢的話,那就來吧。

所以,與其說石油安全的問題,是一個能否自給自足的問題,還不如說是中國如何跟美國博弈的問題,以及如何應對美國極限壓制,且在發生衝突時有足夠的威懾力量的問題,更進一步說,是中國有沒有能力改變全球石油工業體系,以及主導未來人類能源研發、利用的問題。

如果再回到開篇,關於石油市場創造出來的可循環全球軍事供養和霸權體系,大家也沒必要着急,因爲我會在下一篇當中再做解釋。

文 / 肖磊(如果擔心錯過重要分析,請關注肖磊看市公衆號)


重要通知:

三週前,就在油價大戰剛剛啓動不久的時候,我專門講過一堂課(約 33 分鐘),這個課裏,我不僅預測了原油價格走勢,還對原油市場對經濟的影響,以及疫情所帶來的綜合刺激,都進行了詳細的闡述,現在去聽的話,更具有參考意義,我自認爲 90% 以上的市場發展(可以對照當時的油價,以及西方對疫情的關注度),朝着我預測的方向正在演進。感興趣的同學可以去聽一下。

**
**

肖磊:石油市場美國掐不了中國脖子,中國爭的是對未來能源的主導權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