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華盛頓挑戰社交媒體巨頭 Facebook 進軍金融業之後,Libra 的主要合作伙伴紛紛退出。

原文標題:《Libra 困局的背後》(Inside Facebook’s Botched Attempt to Start a New Cryptocurrency)
作者:AnnaMaria Andriotis、Peter Rudegeair、Liz Hoffman
編輯:Jhonny

今年 5 月,社交媒體巨頭 Facebook 的 David Marcus 在公司總部召集了一個團隊,爲一個醞釀了一年的加密貨幣項目舉杯慶祝。這個項目是一個類似於比特幣的支付系統,Facebook 認爲它將顛覆全球的資金流動。

據知情人士透露,Facebook 高管兼任該項目的設計師 David Marcus 在員工們喝香檳時對他們說:「我們將要改變世界。」

事實證明,改變世界並非易事。

華爾街日報:穩定幣 Libra 是如何失去一個個支付盟友?

5 個月後,在立法者和監管機構的壓力下,一些高調的支持者退出了 Libra 項目,當前的 Libra 項目處於維持生命的狀態

特朗普總統、美聯儲 (Federal Reserve) 主席 Jerome Powell 和衆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民主黨主席 Maxine Waters 都批評了這一計劃。歐洲的官員也正試圖阻止它的啓動。

通過 Libra,Facebook 帶着技術烏托邦式的虛張聲勢試圖進入金融世界,然後發現自己陷入了監管懷疑和既定利益的糾纏之中。立法者們早已對 Facebook 處理用戶照片和帖子隱私的方式感到不舒服了,他們已經爲用戶的資金拉起了吊橋。

美國財政部表示,擔心 Libra 可能被洗錢者和恐怖主義融資者濫用。曾確定加入 Libra 協會的支付公司在與監管機構和議員辦公室的私下會晤中淡化了自己在 Libra 項目中的角色,Facebook 接洽的大銀行也拒絕簽約。

Facebook 的高管們似乎不知道該如何應對美國金融機構的官僚作風,在與美國財政部和美聯儲的會晤中,他們對 Libra 進行了簡短的概述,但留給金融機構的依舊是一些未解的問題。見 視頻(來源:《華爾街日報》)

爲了實現創建一種全新貨幣的宏偉抱負,Facebook 依賴於一個鬆散的公司聯盟,即 Libra 協會,其中許多公司是在對這家科技巨頭涉足自己的地盤感到警惕的情況下加入的。當 Libra 受到抨擊時,Visa、萬事達和 PayPal 等合作伙伴就迅速撤離了

對於 Facebook 而言,Libra 所遇到的坎坷無疑是對這家科技巨頭試圖減少其幾乎完全依賴定向廣告盈利的重大打擊。

Libra 的情況也是對正在向金融服務領域擴張的其他科技巨頭髮出的一個警告。當前,蘋果、亞馬遜和谷歌等都在各自的支付項目中開展工作,在公衆對硅谷的信任正在下降之際,這些支付項目也可能會讓它們獲得敏感的個人財務數據。

在今年 7 月份的國會聽證會中,民主黨參議員 Sherrod Brown 向 David Marcus 質問到:「你真的認爲人們應該把辛苦賺來的錢託付給 Facebook 嗎?」

當前,Facebook 沒有放棄 Libra 的跡象;剩餘的支持者代表已於本週一在瑞士開會,推動該項目向前發展。Facebook 首席執行官 Mark Zuckerberg 也表示會在下週的國會聽證會上回答有關問題。

Marcus 在接受採訪時曾表示:「金融體系的核心已經 50 多年沒有改變了,這是有原因的。這是很難改變的。」

今年 6 月,Facebook 公開發布了其 Libra 的計劃,但當時公開的內容很少,Facebook 希望將細節委託給 Libra 協會這個合作伙伴聯盟,並將這該項目定位爲一種公共事業(Libra 白皮書將 Libra 描述能夠爲沒有銀行賬戶的人提供銀行服務,「讓更多人享有獲得金融服務和廉價資本的權利」),而不是企業圈地牟利

Libra 被設想爲一種可以替代政府支持的貨幣的數字貨幣,被全世界的商人廣泛接受,能夠以較低的成本實現即時跨境發送。

儘管如此,PayPal、Visa、萬事達、支付初創公司 Stripe 和在線度假網站 Booking Holdings 等主要合作伙伴的流失令 Facebook 在 2020 年推出 Libra 的計劃面臨挑戰。其中一些公司本應提供必要的技術手段,讓用戶的資金進入 Libra 系統中。剩餘的一些合作伙伴包括 Uber、幾家風險投資公司和歐洲支付處理公司 PayU。

Marcus 表示,如果這些大型支付公司留在 Libra 協會,那就再好不過了,但即便這些公司不再是 Libra 協會的官方成員,它們仍然可以選擇讓其消費者和商家使用 Libra 這種全新的貨幣。

華爾街日報:穩定幣 Libra 是如何失去一個個支付盟友?今年 9 月,Libra 協會在瑞士的日內瓦宣佈其「創始成員」

David Marcus 表示:「我們設計的方式很好,它們 (指已經退出 Libra 協會的成員) 依舊可以參與進來。我打賭它們會的。」

十多年來,Facebook 一直在嘗試提供消費者支付服務。2009 年,該公司推出了自己的幣 Facebook Credits,可以用來在視頻遊戲和在線禮品店購買虛擬商品。Facebook 的一家子公司已經獲得了在美國 48 個州轉賬的許可。

華爾街日報:穩定幣 Libra 是如何失去一個個支付盟友?Facebook 在 2009 年推出了早期的消費者支付產品 Facebook Credits

David Marcus 五年前從 PayPal 離職加入 Facebook,負責其 Messenger 部門。2018 年 5 月,他承擔了一個新角色,探索 Facebook 如何使用支撐比特幣和其他加密貨幣的區塊鏈技術。

Marcus 提出的戰略比任何一家美國科技公司在金融服務領域嘗試過的都要雄心勃勃:Facebook 將創建自己的數字錢包 Calibra,讓使用 Libra 幣的人可以在線上 / 線下購物、支付賬單、給國內外的朋友和家人匯款等。

Facebook 認爲,這款錢包產品可以讓人們更多地使用 Facebook 服務,並讓用戶在線上和線下都能使用它。Libra 白皮書還闡述道,它的目標是讓全世界的人,特別是那些無法使用常規銀行系統的人,更容易獲得金融服務。

在 Marcus 的論述中,其他許多渴望觸及 Facebook 龐大用戶羣的公司也會加入 Libra 協會,各自出資 1,000 萬美元建立一個全球支付網絡,並開發自己的應用程序與之互動。爲了克服類似比特幣的波動性,Libra 的價值將與一系列法定貨幣和政府支持的資產掛鉤。

華爾街日報:穩定幣 Libra 是如何失去一個個支付盟友?今年 7 月,民主黨參議員 Sherrod Brown 對 David Marcus 進行質問

Mark Zuckerberg 領導着 Facebook 進入了一個又一個新領域——廣告、硬件、原創電視節目等等——這次爲 Libra 項目開了綠燈。

但其他人則不那麼樂觀:Facebook 的財務總監 David Wehner 曾質問 David Marcus 有關 Libra 將如何收回成本併產生盈利。Facebook 旗下的即時通訊服務 WhatsApp 的員工認爲,將 Libra 整合到該應用中並不是一件那麼重要的事情。

之後 Facebook 開始尋找合作伙伴,瞄準現有的支付巨頭,這些巨頭的支持將有助於鞏固這個項目,並確保它們不會站在公開批評 Libra 的一邊。

在向 Visa、萬事達 和 PayPal 推銷時,Marcus 的團隊利用了這些公司的擔心,即當人們開始在與朋友聚會 (Facebook)、分享信息 (WhatsApp) 以及與喜愛的品牌互動 (Instagram) 的同一個在線社交圈子裏進行金融交易時,這些公司會錯失盈利的良機

在中國,數以億計的消費者已經不再使用信用卡,而是使用微信支付 (WeChat Pay),這是內置在微信這個中國最大的信息平臺之一中的數字錢包。

華爾街日報:穩定幣 Libra 是如何失去一個個支付盟友?Visa 本月早些時候退出了 Libra 項目

這些公司面臨着一個許多人都很熟悉的困境:要麼加入,要麼面臨被甩在後面的風險。將他們的名字與 Libra 連在一起,並進行一筆小額投資 (即 Facebook 希望得到的 1,000 萬美元入會費,這筆費用僅相當於 Visa 一天利潤的三分之一),就能讓自己的信用卡網絡接觸到數十億的潛在客戶。

PayPal 是最早加入的公司之一。Libra 項目得到了 PayPal 首席運營官 Bill Ready 的支持。2013 年,時任 PayPal 總裁的 David Marcus 與 Bill Ready 成協議,以大約 8 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 Bill Ready 領導的一家初創公司。自 2013 年以來,David Marcus 與 Bill Ready 一直是親密盟友。

之後,Facebook 轉向了對削減信用卡處理費用感興趣的在線商戶:Uber、Lyft 和 Booking Holdings 等都簽署了合作協議。Visa 和萬事達是最後兩家提供支持的公司,它們是在聽說其他公司已經加入後才決定加入進來的。

華爾街日報:穩定幣 Libra 是如何失去一個個支付盟友?Visa 首席執行官 Al Kelly 今年 7 月對 Visa 加入 Libra 協會提出了質疑

Marcus 團隊在 6 月份宣佈 Libra 項目之前與監管機構打交道的時間相對較少。當 Facebook 高管們與美國財政部官員會面時,他們對許多問題的回答是,「更多的細節將會在今後公佈」,這引起了很多官員的擔憂。

Marcus 表示,Facebook 正在與監管機構進行協商,希望瞭解他們一開始就有的「深刻擔憂」。他還補充說,一些問題的答案只能在 Libra 協會形成且會員們就某種方式達成一致之後才能提供。

Marcus 說道:「在早期的會議中,我們無法給出所有的答案,但那是有原因的。在那個時候只有一份白皮書,提出了在 2020 年發佈的想法。我認爲這很正常。」

今年 6 月,Facebook 發佈了一份概念文件,解釋了 Libra 的運作方式,並公佈了其他 27 個「創始成員」的名單,其中包括了上文提及的 PayPal 等已經退出的企業,也包括音樂流媒體服務提供商 Spotify Technology 和電信巨頭沃達豐集團 (Vodafone Group)。該項目的目標是建立一個不依賴中央銀行家或華爾街中間商的金融體系。

一直以來關注着 Facebook 的華盛頓政府對此並不滿意。民主黨衆議員 Waters 要求 Facebook 宣佈暫停 Libra 的推出,她的委員會成員起草了《讓大型科技公司遠離金融法案》(Keep Big Tech Out of Finance Act),以限制 Facebook 和其他硅谷巨頭進一步向金融服務領域進行擴張。在今年 7 月份兩天的聽證會上,議員們拷問了 Marcus,他承諾在監管障礙被克服之前,Libra 不會被推出

大約在那個時候,Libra 協會的幾家公司的代表參加了一個電話會議,協調他們對 Libra 遭遇日益強烈的反對意見的反應。

這家社交媒體巨頭將自己定位爲 Libra 協會的一員,也即 Facebook 本身並沒有權力決定網絡的運作方式。在此次電話會議期間,Facebook 要求其他一些合作伙伴公開爲該項目遊說,但他們表示反對

與此同時,Marcus 的一些盟友也置身事外。PayPal 今年 6 月宣佈,Bill Ready 將辭去公司首席運營官一職,這將導致對 Libra 的一個關鍵支持聲音的流失。

華爾街日報:穩定幣 Libra 是如何失去一個個支付盟友?PayPal 的首席運營官 Bill Ready 是 Libra 的早期支持者,但 PayPal 在 6 月份就宣佈他將辭職

未得到滿意答覆的監管者和立法者開始向 Facebook 的合作伙伴尋求答案。今年夏天,美國財政部致信 Visa、萬事達、PayPal 和 Stripe 等公司,要求這些公司概述自己在反洗錢合規性方面的的計劃以及 Libra 將如何適應這些計劃。在 Facebook 沒有提供更明確信息的情況下,其中一些公司感到難以做出迴應。

隨着壓力的增加,Facebook 試圖團結其合作伙伴。Facebook 邀請 Libra 協會成員參加 10 月 14 日在日內瓦舉行的會議,以審查該組織的章程並挑選董事會成員。

Libra 協會成員還沒有支付 Facebook 要求的每位合作伙伴 1,000 萬美元的入會費。他們簽署了一份不具約束力的協議,如果他們改變主意,就可以退出這個項目。

一些成員公司認爲,Facebook 在 6 月份宣佈該項目時誇大了這些公司的參與程度,並對自己被稱爲「創始成員」(「founding members」) 感到不滿。

Visa 首席執行官 Al Kelly 在該公司 7 月份的財報電話會議上表示:「瞭解其中的事實情況很重要 ... 還沒有哪家公司正式加入 (Libra 協會)。」

因此,日內瓦會議的邀請函將這些企業改稱爲「初始成員」(「initial members」)。

但到了 10 月初,來自幾個合作伙伴的支持開始瓦解。在日內瓦峯會前,Libra 協會的一些成員在華盛頓召開了一次會議,與會的各公司高管在會議期間表達了他們的擔憂。其中萬事達和 Visa 的高管表示,他們可能仍會是會員,但尚未做出最終決定

PayPal 沒有參加此次華盛頓會議,但第二天就宣佈離開了 Libra 協會

同時立法者繼續施壓。民主黨參議員 Sherrod Brown 和 Brian Schatz 警告 Visa、萬事達和 Stripe 的高管們,如果他們繼續參與,他們將「期待監管機構不僅會對與 Libra 相關的支付活動進行高度審查,而且對他們所有的支付活動都會進行高度審查。」

接着 Visa 和萬事達派出高管與參議員的工作人員會面。不久之後,他們宣佈退出這個項目,Stripe 也是如此。Booking Holdings、eBay 和阿根廷支付提供商 Mercado Pago 也退出了。

失去 Visa 和萬事達的支持,可能會使用戶將資金轉入和轉出 Libra 系統的一種主要方式受到影響,這對於 Libra 項目來說可能是一個嚴重的打擊。

對此,Marcus 表示:「就 Visa 和萬事達而言,我不得不稱讚他們敢於探索完全不同的事物的勇氣和意願。考慮到他們承受的壓力,很難去責怪他們 (離開)。」

Facebook 內部的緊張局勢加劇。高管們曾問 Marcus,爲什麼一種新的加密貨幣——以及隨之而來的所有負擔——對於推進 Facebook 的財務野心是必要的?難道該公司不能使用美元或比特幣嗎?

華爾街日報:穩定幣 Libra 是如何失去一個個支付盟友?Facebook 首席執行官 Mark Zuckerberg 今年 9 月出現在美國國會,在國會就 Libra 問題作證

據知情人士透露,Marcus 並沒有因此卻步,他一直在聯繫美國各大銀行,希望它們加入 Libra 的行列。這樣一來,消費者就可以從自己的存款賬戶往 Libra 錢包裏存錢了。

然而,在 Facebook 6 月份發佈聲明之前,摩根大通和高盛集團就已經拒絕了 Facebook 的邀請。部分原因是它們擔心這種加密貨幣可能被用於違反嚴格的反洗錢和制裁規定的犯罪活動。

本週一在日內瓦,包括 Facebook 在內的 21 家公司承諾支持 Libra 項目,並選出了五名董事來監督 Libra 協會。Marcus 表示,下一個任務是聘用一名全職董事總經理。

儘管 Marcus 在今年 5 月的慶祝活動上宣佈要改變世界,但預計 Libra 將從小事做起,比如幫助朋友和家人以低成本的方式相互轉賬。

參考鏈接

1.https://www.wsj.com/articles/facebook-wanted-to-create-a-new-currency-it-wasnt-ready-for-the-backlash-11571242795?mod=e2tw

2.https://www.wsj.com/articles/facebooks-currency-already-was-devalued-11571069469?mod=article_inline

3.https://www.wsj.com/articles/paypal-drops-out-of-facebooks-libra-payments-network-11570218306?mod=article_inline

4.https://www.wsj.com/articles/facebook-ceo-to-testify-at-house-panelabout-libra-11570638146?mod=article_inline

來源鏈接:www.ws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