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 PoS 項目普遍存在代幣自由流通量和流動性問題,Stafi 提供一種解決思路:基於 Substrate 提供代表不同 PoS 抵押代幣的「rTOKEN」,且可在交易所和去中心化交易平臺交易。

撰文:Liam Kelly 與 Ashwath Balakrishnan
翻譯:盧江飛

Stafi 正在推動新一輪抵押(staking)服務,有助於解決權益證明(PoS)網絡中諸多流動性問題。

內容概述

  • 參與權益證明(PoS)網絡不僅複雜且需要大量資金,甚至可能會讓人感到乏味;
  • 代表節點運營商的服務會很快出現,這些服務可以幫助「外行人」利用權益證明代幣獲取被動收入;
  • 目前 Stafi 引領的新一波 DeFi 項目正在涌現,目標是解鎖權益證明網絡領域並解決流動性困境問題。

越來越多人對抵押(staking)協議和以太坊 2.0 的推出感到興奮,Stafi 項目也因此孕育而生,但如果你想要深入瞭解抵押服務,首先必須知道「抵押」(staking)如何服務於特定的區塊鏈網絡,同時還要知道當前存在哪些設計缺陷可能阻礙 DeFi 進一步採用。

借鑑 DeFi 思路,Stafi 試圖用「流動性抵押」解決 PoS 抵押代幣流動性問題

雖然近來 DeFi 運動開始引起人們的關注,抵押協議也正在悄然興起,就像收益耕作(Yield Farming)熱潮一樣,加密貨幣抵押者也可以通過支持協議去中心化獲得相對較高的回報。目前市場上有一些尚未啓動的抵押協議,比如 Cosmos、Tezos、Dash、Cardano,還有其他一些爲用戶提供抵押獎勵的協議,這些協議機制與基於工作量證明(PoW)的比特幣有所不同,以太坊會在未來幾年轉向權益證明,但目前仍然使用的是工作量證明共識機制。

這兩種網絡共識機制的最主要區別,就是區塊鏈如何確認交易。工作量證明網絡的工作任務就是讓所謂的「礦工」晝夜不停運行大型、高度特定的工業化計算機場,以賺取網絡的整體獎勵,這些礦工可以保護網絡免受惡意攻擊,但業餘礦工入場成本和耗能其實很高,且需要面對一定挑戰性。

相比之下,權益證明網絡幾乎在所有方面都有所不同,通常權益證明網絡的加入成本較低,能耗也更少,安全性並沒有受到較大影響。但是,加密貨幣社區對權益證明機制存在很多爭議(具體爭議不在本文討論範圍)。

儘管與傳統工作量證明區塊鏈網絡相比有一定優勢,但權益證明仍然存在其他一些問題,這也是 Stafi 等項目崛起的原因之一,因爲他們所做的事情就是要解決權益證明共識機制困境。

服務應運而生,抵押更加輕鬆

如今,加密貨幣行業裏已經存在一些不同類型的抵押服務,比如:

  • 滿足機構客戶需求的抵押服務,比如 Bison Trails;
  • 滿足散戶客戶需求並提供幫助的抵押服務,比如 Staked、Chorus One、以及 Dokia;
  • 一些中心化加密貨幣交易所也開始提供有吸引力的抵押服務,比如 Bitfinex 和幣安。

在此,我們首先需要了解爲什麼市場上會存在這些服務。

事實上,這些服務的一個最大功能就是消除設置抵押節點和驗證者的麻煩,對於許多不太瞭解技術的人來說,雖然成爲驗證者可以拿到誘人獎勵,但持續維護節點則需要豐富的技術知識,這一門檻也讓不少人望而生畏。

讓我們以 Cosmos 網絡爲例,如果你想在 Cosmos 網絡上成爲一個完整節點,過程其實相當繁瑣且需要一定技術知識。Cosmos 用戶需要中級服務器、備份服務器、硬件錢包、併爲每臺服務器安裝防火牆,這些工作越靠譜,你的節點就越堅固。向用戶提供可靠的節點訪問權限,意味着他們更願意在你的節點上投放 ATOM 代幣,而投注的代幣數量越多,節點獲得相應的獎勵也就越多。

不過,Cosmos 網絡中的節點一旦脫機,他們就會受到懲罰,而且這種行爲很可能會損害節點排名中的位置,繼而對節點聲譽和獲得潛在獎勵產生負面影響。在這種情況下,爲了確保節點點始終保持正常運行,許多人不得不選擇大型服務器託管服務,從而進一步增加了投資成本。

不僅如此,節點運營商還需要掌握如何使用 AWS 激活哨兵節點所需的技術知識,並且熟悉抵禦對節點 DDOS 攻擊的服務。另一方面,如果節點運營商希望保持對抵押用戶的吸引力,他們也必須對 ATOM 代幣進行「健康」的投資。

儘管有些節點已經在 Cosmos 網絡上抵押了 3 ATOM 代幣,但這筆投入並不足以支撐成本,因爲如果按照當前 12.15 美元價格計算,抵押 3 ATOM 只能讓你每月獲得約 0.08 美元的收入。如果你想要達到收支平衡,情況可能會有所不同:

如果以美元計價的話,用戶通常需要花費大約 2 萬美元來支付所需的所有設備成本,然後每個月還需要花費大約 2000 美元來確保設備能夠穩定運行,這意味着節點運營商每年僅在設備運行上都需要投入約 4.2 萬美元的資金。如果你想要在一年內達到收支平衡目標,就需要投入 12.6 萬 ATOM 代幣(大約 50 萬美元)。

借鑑 DeFi 思路,Stafi 試圖用「流動性抵押」解決 PoS 抵押代幣流動性問題資料來源:Staking Rewards

讀到這裏,許多希望從閒置抵押資產中賺錢的散戶投資人可能會被嚇跑。(如果你需要了解更多關於設置 Cosmos 節點信息,可以 查閱該指南

對於權益證明網絡來說,運行驗證器往往需要密集資本,因此對於前文提到那些不同類型抵押服務的公司已經形成了爲用戶提供服務的方式,因此,如果你想訪問任何一項服務,都需要先快速瞭解每個服務的工作原理。

隨着市場涌現出一篇提供抵押服務的項目 / 公司,我們也逐漸明白從複雜且資本密集的節點操作轉變爲易於使用的抵押服務是如何形成的。事實上,抵押服務也在不斷迭代升級,我們可以將其分別視爲第一代抵押服務和第二代抵押服務,而第二波抵押浪潮已經得到很大改善,允許普通用戶很容易地進行抵押交易。

借鑑 DeFi 思路,Stafi 試圖用「流動性抵押」解決 PoS 抵押代幣流動性問題Staked 平臺上各種不同抵押網絡的預估回報,資料來源:Staked

新一代抵押服務的確很容易使用,這也是他們吸引用戶的一大亮點,但在使用這些抵押服務的時候仍然存在不少風險,這是因爲不少抵押代幣都具備治理功能。下面讓我們來看看 Steemit 的例子:

2020 年初,波場創始人孫宇晨試圖接管區塊鏈社交媒體平臺 Steemit,但據稱當時有許多加密貨幣交易所爲大量 Steem 代幣(Steemit 網絡的原生代幣)提供了抵押服務,因此孫宇晨便開始「誘使」交易所幫助他剷除一些 Steem 網絡上的「異己」(即那些他不喜歡的區塊生產者)。

第三代抵押服務的興起

在發現存在中心化治理風險之後,許多權益證明網絡、以及支撐這些網絡的各種服務又發現了另一個主要問題:取消抵押和取消綁定期,這個時間段是指代幣從其抵押位置撤出的那段時間。

在 Cosmos 網絡上,取消抵押和綁定的期限長達三週,這意味着期間用戶無論出於任何原因都不能出售或使用之前抵押的代幣。在價格波動性極高的加密貨幣行業裏,這一約束條件可能會帶來嚴重問題,而這就是第三代抵押服務 Stafi 試圖解決的。

與其他同類產品不同,Stafi 使用了波卡(Polkadot)的 Substrate 技術、而非基於以太坊構建的,這意味着 Stafi 抵押協議能在「第二個」區塊鏈網絡之間搭建一座橋樑,並利用另一條鏈上深厚的流動性優勢。Stafi 允許代幣持有人對自己的資產進行抵押,同時還會爲他們提供能夠代表抵押頭寸的「新代幣」——ATOM 代幣變成了 rATOM、波卡的 DOT 代幣變成爲 rDOT,Tezos、EOS 和其他權益證明網絡也是如此。

這些「rTOKEN」類代幣就像是抵押者的收據,可以在整個加密生態系統的中心化交易平臺和去中心化交易平臺上進行交易——至少 Stafi 的願景是如此,目前該團隊尚未啓動主網。

借鑑 DeFi 思路,Stafi 試圖用「流動性抵押」解決 PoS 抵押代幣流動性問題在最近一次採訪中,Stafi 團隊透露主網預計會在 2020 年 9 月上線,但前提是他們最新測試網 Sitara 能夠成功試運行。資料來源:Stafi

「rTOKEN」代幣本身受兩類節點運營商的保護:Stafi 驗證器(SV)與 Stafi 特殊驗證器(SSV)。

至於這兩種驗證器的功能,Stafi 團隊在其白皮書中寫道:「Stafi 驗證器負責整個協議的安全性,而 Stafi 特殊驗證器則確保所有抵押合約的安全性。」與許多其他權益證明網絡一樣,這些驗證器需要抵押原生 FIS 代幣參與網絡投票治理。

Stafi 團隊、投資人和社區

Stafi 兩位聯合創始人分別是產品管理和區塊鏈開發專家 Liam Young 和 Tore Zhang,Liam Young 是一名活躍的權益證明研究人員,之前曾開發過專爲委託抵押代幣用戶服務的數字貨幣錢包 Wetez;Tore Zhang 是一名智能合約開發人員,負責 Stafi 項目業務運營中的一些技術工作,他手下有一支四名工程師組建的技術團隊,共擁有超過 20 年的軟件開發經驗。

根據 Pitchbook 披露的信息顯示,Stafi 於 2020 年 7 月成功募集到一筆 60 萬美元的種子輪融資,投資方包括 Bitmax、Spark Digital Capital 和 Focus Labs,其中 BitMax 是一家總部位於新加坡的加密貨幣交易所、Spark Digital Capital 是一家專注於 DeFi 行業投資的基金,曾投資過 Matic、Algorand 和 Elrond 等協議。另外,Stafi 團隊還從 Web3 基金會獲得了一筆資助。

作爲一個剛剛面世不久且處於測試網階段的新興協議,Stafi 在社區建設方面做得非常出色,他們的 Telegram 羣組中有超過 5500 多名成員。爲了進一步宣傳產品並擴大市場願景,Stafi 還與 Frontier、Harmony 和 Matic Network 達成了合作關係。

結束語

從經濟角度來看,代幣抵押目前遇到的一個最大問題就是代幣自由流通量和流動性,如果很大一部分代幣被鎖定在抵押合約中,那麼公開市場中的流動性就會受到影響——當然,這種影響存在正反兩面:抵押代幣被鎖定的數量越多,表明投資人代幣前景的信心越強。但另一方面,由於巨鯨需要從抵押合約中撤出代幣,可能會引發代幣被大規模傾銷拋售的可能,也會在社區內激起恐慌。

另外,由於代幣抵押限制導致市場上能夠自由流通的代幣數量較低,即使購買或出售的代幣數量相對較少,也會對價格產生持久影響。簡而言之,代幣價格波動性一直很高,因此一些大型投資者在抵押代幣的時候可能會有所估計,因爲他們一旦建立頭寸之後,可能無法承擔價格大幅滑坡情況下的損失。

Stafi 的「rTOKEN」代幣解決了這些流動性問題,並允許代幣通過抵押來保護網絡安全的同時不會喪失流動性市場。當然,該項目最終能否成功還需要取決於 Stafi 團隊的執行力、以及吸引市場參與者的能力。

作爲獎勵,Stafi 使用去中心化協議作爲臨時流動性抵押的方法意味着用戶無需依靠幣安或 Coinbase 這樣的中心化加密貨幣交易所就可以抵押代幣。Stafi 的代幣抵押是免許可的,而且非託管交易平臺也可以交易「rTOKEN」代幣,繼而讓流動性抵押成爲現實。

就像美國國債持有人手中擁有一定數量的美元債務票據一樣,諸如 rATOM 這樣的「rTOKEN」代幣其實也是 DeFi 代幣的債務票據。最後需要特別聲明的是,本文作者沒有投資 Stafi。

來源鏈接:cryptobriefi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