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o 創始人達鴻飛認爲 USDT 解耦了美元的兩個特權:貨幣政策制定權與資金流轉的控制權,也啓發中國、英國和歐元區等有國際化意圖的國家和地區加速發展央行數字貨幣 CBDC 的步伐。

原文標題:《穩定幣如何消解美元特權》
撰文:達鴻飛,Neo 創始人

核心觀點

  1. USDT (穩定幣)已經破圈,從加密資產的交易貨幣發展爲具有跨境匯款、支付結算功能的另類貨幣。
  2. 美元特權可以分解爲:(1)貨幣政策的制定權,即美聯儲的貨幣政策會直接作用於全球貨幣金融體系和國際貿易;(2)資金流轉的控制權,即美國控制的以 SWIFT 爲主的美元結算清算體系可控制或阻斷美元的流向。
  3. USDT 解耦了美元的上述兩大特權貨,在保持(1)貨幣政策制定權不變的前提下,用抗審覈的區塊鏈替代了原有的支付網絡,消解了(2)資金流轉的控制權。
  4. USDT 的用戶是無法或不願使用合規金融體系下的美元服務的用戶。USDT 的資金成本(利率)遠高於美元,這部分利率溢價來源於 USDT 最終用戶向 USDT 鑄幣用戶(通過法幣通道)支付的通道費用。
  5. 由於 USDT 的高速發展對美元金融體系的潛在威脅積累,預計最晚到 2022 年,USDT 會受到來自美國的強力監管,但是由於加密貨幣自身的特性,預計 USDT 仍會長期頑強生存。
  6. 對於主權貨幣較爲弱勢的中小國家,USDT、Libra 等美元穩定幣的發展會加速造成這些國家的美元化,對其貨幣主權造成打擊;對於中國、英國和歐元區等有國際化意圖的國家和地區,USDT 啓發了他們加速發展央行數字貨幣(CBDC)的步伐。

USDT:從小衆的加密領域逐漸走向主流支付

2008 比特幣白皮書發佈之時華爾街正焦灼於 20 世紀 30 年代以來的最大危機,作者中本聰以「一個點對點電子支付網絡」命名,不掩飾解構金融中介的雄心壯志。而後區塊鏈世界的發展遠超他本人想象,其中難預料的一點就是 USDT 的出現,率先於比特幣實現了全球支付。全球範圍的監管機構表示此前並未受到加密資產的過多影響,缺乏穩定的價格機制和普世性價值支撐是阻礙比特幣成爲泛化資產的問題癥結之一。

加密資產價格的極大波動性阻礙了其成爲通用的交換媒介和價值尺度,穩定幣的出現很好地解決了這一問題。USDT 是最早的一種由美元儲備支撐的穩定幣,由 Tether Ltd(與著名的數字貨幣交易所 Bitfinex 的屬用一母公司)在 2014 年在香港發行,保證與美元的一對一轉換比率。Tether 與美元掛鉤,其中 100%的基礎儲備由美元和等值貨幣組成(Tether Ltd 顯示其除美元外還支持英鎊、人民幣等錨定資產,但發行量和交易量佔絕對地位的是美元穩定幣產品 USDT)。公司僅充當 USDT 的發行人,儲備資產的保管人,集成現有區塊鏈錢包和交易所的經理人,以及能夠方便用戶交易的錢包運營商。

USDT 最早的應用是成爲交易加密資產的價值媒介,多數加密資產的交易場所沒有通常的法幣交易平臺,用戶往往先通過法幣購買 USDT,再進入加密資產交易平臺進行交易。特別是在 2017「94 事件」後,中國的監管收緊了人民幣與加密貨幣的直接兌換,交易者被迫通過 USDT 作爲價值媒介買賣加密資產。這些監管事件助長了 USDT 在加密貨幣交易市場中的地位提升,奠定了目前 UDST 是最重要的資產媒介的交易格局。而從今年第二季度開始,即便是對加密行業不甚瞭解的傳統金融用戶開始通過各種 USDT 的應用場景接觸到加密貨幣。隨着移動錢包和 OTC 櫃檯等基礎設施的完善,USDT 在跨境匯款,支付結算、外匯兌換和發放工資等場景越來越成爲一種常態。

2020 年以前美國對於 USDT 的監管基本採取週期緊縮的策略。2018 年 Tether Ltd 收到紐約州檢方的起訴,罪名包括欺騙投資者和挪用保證金。加上 Tether 經常大量增發,被質疑潛藏擠兌風險的陰雲揮之不去。 USDT 實際掌舵者都是美國公民,但公司均在美國境外註冊,iFinex 開在了維京羣島,Bitfinex 也開在了香港,三個公司有着各自的分工。

而在 2020 年後,美國的主要金融機構和監管主體開始頻繁討論穩定幣如何影響美元地位的問題。一個總髮行量只有約 93 億美元的項目,是如何使國際貨幣體系的核心感受到威脅的呢?

這樣從國際貨幣的發展淵源說起。在我們討論加密技術的時候,僅從體量和流動性去理解這個市場是帶着巨大侷限的,比特幣爲代表的 cryptocurrencies 帶來是一種新型的貿易、支付、清算、乃至貨幣的範式。比特幣是一種全球性資產,我們回顧伴隨全球化的國際貨幣演進的過程,以大航海時代爲開端,佔據主導地位的國際貨幣與大國間的博弈與興衰,如同當初人們將荷蘭盾兌換爲英鎊,將英鎊兌換爲美元一樣,對於使用者來說,經濟收益是最大的遷移動力。目前逆全球化和經濟週期性衰退的確定性增加,Covid-19 以美國無限 QE 的經濟刺激計劃推進,比特幣有可能獲得部分法幣持有人的青睞,他們將比特幣作爲對衝法幣體系風險的重要資產,將其看作爲數字時代的黃金。而如果美元通脹的加劇,比特幣的重要性可能會贏得更多人的認同,從而加劇將美元遷移到比特幣的現象。

達鴻飛:USDT 解耦了美元兩大特權,啓發中國與歐洲加速開發央行數字貨幣

而這種遷移的趨勢似乎被 USDT 攔截了。穩定幣受歡迎源自它的本質,即涵括了加密貨幣 (Cryptocurrency/Token) 和法幣二者的特性。作爲加密貨幣,我們將其與比特幣對比。首先,USDT 作爲鏈上資產具有 token 的一切共性:匿名、抗審查、賬本透明、不可逆、7 * 24 小時全球交易市場且運行在一個公開無准入的分佈式平臺上(目前 Tether 已經在 7 條共有區塊鏈上發行了超過價值 90 億美元的等值資產)。

區別在於:第一,USDT 放棄了制定類似比特幣的經濟模型,儘管流通和交易依託分佈式網絡,USDT 的供應量是根據市場需求動態變化的,區別於比特幣「總量恆定,長期通縮」的基本規則。

第二,USDT 是優於比特幣的價值尺度,沒有價格上的急漲急跌,對於法幣的穩定價格和其背後的價值支撐則避免了這些缺欠,無論是作爲支付手段還是在加密貨幣波動時避險的工具,穩定幣都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在一個支付系統中,高頻用於交易的價值承載物的價格波動如此之大是直接有悖常識的,由於其巨大的波動性,難以成爲商品定價或支付的工具,否則商家或消費者都有可能因爲支付貨幣的價格波動受到損失。出於以上兩點原因比特幣鏈上轉賬逐漸衰弱,大部分人對比特幣策略是選擇持有。根據鏈上 UTXO 歷史,近一年中 60% 的比特幣沒有發生過交易,而根據 Unchained Captial 的鏈上監控顯示,近期超過 12 個月的比特幣比例已從 2018 年 4 月的 40%升至 60%,可以推測比特幣更多的用來儲藏,其成爲收藏品而非交易媒介。

作爲代美元,USDT 轉賬和清算效率更高,能夠點對點地進行交易,節省銀行費用。所有交易記錄都在鏈上記錄且不可篡改,雖具有隱私性但也不失有效的監管途徑。常規方式是引入中心化機構的 KYC/AML, 如若在 Tether 官方承兌美元即需要通過平臺繁瑣的 KYC。

今年 1 月,在被 PayPal 忽然中斷其服務的兩個月後,知名成人網站 Pornhub 已在其付款方式中添加了數字錢包選項而支持了 Tether 穩定幣。由於不經過中心化機構,這些轉賬並不需要額外手續費,僅需要支付區塊鏈平臺上發送交易的費用,而部分區塊鏈的交易是免費的。在莫斯科,每天都有數以千萬計的 Tether 在場外櫃檯完成交易,在俄羅斯經營的中國商人用成包的盧布現金在交易市場中購買 USDT,隨後這些資產可以自由跨境。沒有購買、轉賬和提現的上限,USDT 滿足了其他跨境匯款渠道無法實現的特性。

達鴻飛:USDT 解耦了美元兩大特權,啓發中國與歐洲加速開發央行數字貨幣

目前 USDT 地址數多鏈總地址超過 55million (數據來源:glassnode), 發行總量約 93 億美元,雖然仍與比特幣市值(2753 億美元)有數量級上的差異,但是發行量和用戶增幅遠超比特幣,尤其以 2020 年 1 月和 4 月爲甚。在發達國家的支付方式長期沒有根本性的創新和新業態快速增長的背景下,USDT 的發展尤爲引人注目。根據統計,2019 年通過 Tether (USDT)穩定幣轉移或結算了價值約 0.212 萬億美元的資金,而 全球支付結算總規模 在 2000 萬億。儘管 Tether 的份額僅爲全球支付系統之萬一,但我們要意識到這只是一個歷史小於十年,運營人數不過百人的系統,已經在這樣的簡陋的生長環境中實現了足以引起傳統機構警惕的增長速度,摩根大通等多家傳統金融機構就加密貨幣對法幣體系的影響 提出警告。之後的問題是,USDT 根植於美元,是如何作爲一個國際貨幣對美元產生威脅的?

美元霸權的控制路徑

回顧整個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國際貨幣體系的演變,美國始終起着主導作用,美國在與美元作爲世界儲備貨幣的角色有關方面享有顯着優勢。法國前總統戴高樂提出了「美元霸權(exorbitant privilege)」這一經典概念。在非對稱的國際金融體系中,美元霸權在維持美國的生活水平和資助美國的跨國公司上起到了重要作用。這些便利使得美國經濟和美國人可以毫不費力地獲得國際金融的溢價,美元在國際市場上的支配地位讓美國獲得了可觀的收益。而美元霸權的是通過以下兩條路徑而實施的。

美聯儲貨幣政策可直接作用於全球貨幣金融體系和國際貿易

美聯儲的資產負債表是美國實現國內金融穩定和全球宏觀調控的的工具,美元赤字的一部分是爲世界貿易融資提供國際流動性。美聯儲會週期性地通過緊縮和債務將外流的美元進行收回,其他國家所持有的美元對於美國是一個潛在威。此外美國對於全球匯率的影響通過美元實現,美元通過貶值可以巧妙地降低對外債務水平,提高貿易競爭力。

達鴻飛:USDT 解耦了美元兩大特權,啓發中國與歐洲加速開發央行數字貨幣

美國創建的全球的美元結算清算體系可控制美元的流向

美國金融主導地位同樣是被全球強大的美元支付階段網絡支撐的,這個系統包括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美聯儲轉移大額付款的系統 [ 用戶包括外國央行和政府機構](Fedwire)、美國紐約清算所銀行同業支付系統 [ 世界性的資金調撥系統,世界上 90% 以上的外匯交易是通過 CHIPS 完成的](CHIPS)、Visa、Master 和美國的代理銀行網絡。兩者爲美國提供了超越其他國家的巨大影響力。利用這個體系阻斷被美國製裁的國家、企業、個人進行國際結算清算,將對被制裁者造成重大打擊。

USDT 如何消解美元霸權

正如二十世紀八十年代世界上很多國家並沒有爲新的信息化經濟時代做好準備,目前美國監管雖然逐步意識到 USDT 在支付領域的影響力迅速擴張,但對於如何明確監管仍無明示。加密貨幣運用代碼邏輯實現的無許可去信任的集機構、資產和轉賬職能幷包型的網絡令政策制者感到緊張。坐享美元特權溢價的美國對於加密貨幣,特別是美元具有一定替代作用的穩定幣,其排斥是來自於其解構美元特權的能力。在一個層面,是 USDT 對美元和其背後的貨幣政策與支付網絡的控制力進行解耦,第二個層面是對貨幣政策的弱化和對支付網絡的替代。

至此我們可以回答此前的問題,爲何 USDT 對於美國和美元是一種削弱力量。對於美聯儲的宏觀經濟調控手段,USDT 實現了與其獨立。USDT 的供求由其市場決定,由於放棄了貨幣政策,USDT 的根本服務是爲用戶提供一個低門檻且便捷流動的美元替換憑證。那麼美聯儲對於美元的(定向或非定向)緊縮與寬鬆,在 USDT 共存的情況下,特別是結合加密資產的一些抗審查不可追蹤的特性,在一些垂直領域(比如灰色產業)美元的流動型變得不再至關重要。

如果說對於美聯儲貨幣政策的解耦還並不完全(畢竟 USDT 的發行量受限於美元 M1 的規模,雖然前者對於後者在規模上可以忽略不計),那麼 USDT 在支付結算領域對中心化機構的擺脫可以說比較徹底。USD 可以通過去中心化系統規避 SWIFT 系統和經濟制裁的範圍,從而削弱了美國通過美元支付網絡在全球舞臺上行使權力、打擊對手的能力。目前傳統機構使用的的轉賬支付模式依然是以用戶賬戶(Account Model)爲基礎的,而區塊鏈中的轉賬是一個兩個地址之間的單純操作(Token Model),token 本身包含了確認一個轉賬合法性的全部信息(由區塊鏈底層的共識提供)。這其中效率的提升,對系統的依賴和人爲風險的擺脫是顯見的。這也揭示了區塊鏈系統的巧妙之處,token 是一種新的承載價值並自由轉移的形式,結合了價值的凝聚和轉移兩個維度。用戶獨立持有地址和地之間的點對點轉賬可以一定程度替代銀行賬戶體系和傳統支付網絡,正如上文中提到的從莫斯科購買 USDT 後匯款到中國的案例,在不與美元系統進行任何交互的情形下,交易各方完成了以美元(實際上是 USDT)計價的交易和跨境匯款。

USDT 的利率溢價來源

而在通過借貸市場的表現可更清楚地解釋 USDT 的價值。在穩定幣的借貸的利率要遠高於美元(美元定期利率約爲 1.5%,而穩定幣貸款利率從 4%-11% 不等(數據來源:Loanscan.io, Ychart.com),實際上是由穩定幣的借方向貸方提供使用美元的流通渠道,穩定幣的利率溢價實際上是爲美元需求(而無法使用美元)者提供替代路徑的渠道費用以及由於合規性低和其他交易問題帶來的不確定風險。如果美元沒有不可觸及的盲區,那麼 USDT 的溢價將會明顯降低。

正如任何貨幣作爲交換媒介的價值會隨着使用它的網絡規模的增加而增加一樣,由於逐漸擴張的網絡外部性,穩定幣支付系統的功能增強也將取決於被廣泛使用的能力。JP Morgan 美國利率衍生品策略主管喬什·揚格(Josh Younger)和首席經濟學家邁克爾·費羅裏(Michael Feroli)在報告中寫道:「沒有哪個國家比美國能從數字貨幣的破壞潛力中遭受更大的損失。」 「這主要圍繞美元霸權在發行全球儲備貨幣和商品,貨物和服務國際貿易的交換媒介具有巨大的優勢。」

USDT 將在未來兩年面臨嚴苛監管

當然 USDT 不會顛覆美元在國際貨幣的地位,至少在短期內,國際貨幣地位的爭奪通常是主權貨幣國家大國角力的結果。美元危機的根本來源應當是美國的經濟影響力及其金融實力之間已出現斷層,USDT 雖然在美元的控制領地中撕開了一個小口,但終究僅能在監管的縫隙中流動。除卻 SEC 與 NYAG ( the New York State Attorney General )等監管機構對 Tether 窮追不捨,儲備不足產生的信任危機和潛在的擠兌風險也懸在 Tether 頭上的一筆利劍。根據 NYAG 在 2019 年 4 月的 調查 中評估其美元儲備僅約爲發行量的 74%, 目前多數的使用者在目前並沒有對於無法兌付產生過分憂慮,但發生擠兌的可能性伴隨儲備披露的疑雲揮之不去,2018 年曾發生多次由儲備狀態不明引起的 Tether 恐慌性擠兌,造成 USDT 在交易中形成較高負溢價。

當套利機會足夠大時,對 Tether 本身的風險控制要求也隨之提升,對黑天鵝事件的應對能力的不確定性仍然是使用者的顧慮之一。而由於在合規場景下的不可用性,USDT 也只能在從事灰色產業等監管邊緣地帶流通,雖然全球灰色產業也是一個可觀的市場,但註定無法形成與主流產業相抗衡的規模,這從根本上限制了 USDT 的發行量和流通量的上限。最後,tether 的轉賬雖然發生在分佈式網絡中,但作爲公司主體的經營與運營仍由中心化的團隊控制,監管並非對 Tether 無計可施,且團隊存在天然的物理風險。在缺乏有效規則和監管的情形下,沒有必要的保障措施,全球範圍內的穩定幣網絡可能會使消費者面臨風險,USDT 也難以成爲一種可靠的資產形態。加密貨幣已經給金融系統帶來了許多風險,而通用的穩定幣可能會放大這些風險。據一項行業估計,與加密貨幣相關的欺詐和盜竊造成的估計損失正在以驚人的速度增長-從 2018 年的 17 億美元(14 億歐元)增至 2019 年的 44 億美元(39 億歐元)。

而美元特權地位將持續面臨來自經濟下行和麪對高企的國際收支赤字需要付出高昂的政治和經濟成本,美國爲降低美元所承擔的競爭壓力和增強美元影響力,會在未來兩年內對 USDT 進行嚴厲的監管,比如禁止一切註冊在美國的合規主體對 USDT 的使用。那麼這可能對比特幣和其他如 USDC 等穩定幣是一個利好消息。由於註冊主體和主要用戶並不在美國境內,USDT 不會被徹底擊斃,但由於其儲備金依然是美元,其美元賬戶可能會受到限制,需要主要依靠離岸美元體系。

對全球貨幣和支付的進一步影響

以上可以解釋 USDT 如何使美元霸權受損,實際上不只是美國,在國際貨幣的爭奪中意圖佔領一席之地的大國都希望本國主權貨幣能夠在動盪的經濟形勢和發展的新技術中實現突破。英國央行行長馬克·卡尼 同樣認爲 諸多跡象表明新型的資產和其他大國貨幣都具有挑戰作爲全球儲備貨幣的美元的地位能力,而全球數字貨幣作爲美遠的替代品可能結束 10 年低通脹和超低利率導致的儲蓄過剩。如果圍繞新的數字貨幣發展金融體系,並取代美元在信貸市場的主導地位,美元對全球金融狀況的影響可能會同樣下降。通過減少美國對全球金融週期的影響,這將有助於減少流向新興市場經濟體的資本的波動。這對於非美元國家一定是一個不可多得的超車機會,如中國、英國和歐元區對於數字化國家貨幣的態度上非常積極,顯然清晰地看到了這一機會。

而另一方面,對於本身在國際金融中就相對弱勢的第三世界國家,穩定幣的普及可能是其主權貨幣的噩夢。這些國家並無力反抗美元霸權,占主導地位的美元已成爲新興經濟體不穩定的根源,美國貨幣政策變化產生的巨大溢出效應削弱了這些經濟體的自主貨幣政策。雖然 USDT 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消除美國貨幣政策的長臂干預,但 USDT 的介入可能對其國家主權和金融穩定性造成不可控制的影響,本身主權不穩定較高的地區可能會更高程度地陷入無政府主義。

而在支付系統快速發展(以中國的移動支付崛起爲代表)的局面下,私人部門的積極探索也是美國所憂慮的。儘管美國對 Facebook 天然的反感和對加密貨幣支持恐怖活動的擔憂可以一部分截止 SEC 和 Finten 對 Libra 的責難,但我們明白對於其能影響到美元主權和影響力的預期纔是美國真正的恐懼。從本國法定貨幣向 Libra 的轉變不僅可能削弱貨幣政策的有效性,而且還可能導致美元大幅貶值並導致外債危機。Liabra 必須解決從隱私到運營彈性等諸多基本問題。

結語:穩定幣參與的未來國際貨幣和支付體系

USDT 並不會顛覆現有的貨幣體系,它爲政策制定者提供了一個未來思考貨幣形態的新思路,這直接刺激了全球央行開始進行國家數字貨幣的嘗試。而央行的嘗試又將加密領域的穩定幣概念泛化,目前多數央行使用國際穩定幣(Global Stablecoin)的概念表示所有加密貨幣形態的法幣錨定資產。全球範圍內的穩定幣網絡正在引導主權國家重新積極思考:貨幣可以採用什麼形式?誰可以發行什麼或什麼貨幣以及如何記錄和結算付款?儘管中央銀行貨幣和商業銀行貨幣是現代金融系統的基礎,但非銀行私人「貨幣」或資產也促進了用戶網絡之間的交易。在某些情況下,此類非銀行私人資產可能僅在網絡內部具有價值,而在其他情況下,發行人可能會承諾可轉換爲主權貨幣,因此這成爲發行實體的責任。穩定幣渴望實現傳統貨幣的功能,而不依賴於對發行人(例如中央銀行)的信任來支持「貨幣」。

20 世紀 60 年代年代的決策者經歷過 30 年代的大蕭條,通常遵從「貨幣混亂和辨識產生以鄰爲壑的政策和經濟民族主義,從而滋長壟斷主義,壟斷者發動世界戰爭」。按照達里歐 [ 橋水基金(Bridgewater Associates)創始人雷·達里奧(Ray Dalio)北京時間 6 月 9 日參加了一線上 TED 演講說,闡述了關於國際貨幣發展的觀點] 的闡述,隨着新世界秩序的建立,和平和繁榮時期中「生產力的增長、債務的擴展,這些推進了主導力量的上升,直到進入一個高峯期。然後維持成本過於高昂,面臨日趨激烈的競爭,邊際收益下降,債務泡沫破滅,經濟向下,國家開始大量印錢,社會的貧富差距擴大,帶來社會衝突甚至戰爭,最後主導力量沒落,形成新的世界秩序。」 這個大週期的更替似乎是歷史的必然。但是加密貨幣似乎創造了一個緩衝地帶和另一種選擇路徑,一方面可以消弭來自美元霸權對於國際經濟的攫取和侵害,另一方面可以給貨幣變革來帶創新的動力。

我們欣喜地看到中國的 DC/EP 在穩重有序中推行,人們將中國推向人民幣 DC/EP 的努力很大程度上是在其推動人民幣國際化的努力(以犧牲美元的首要地位爲代價)。西方國家以英國、瑞士和荷蘭爲首正在引導央行數字貨幣(CBDC)的實踐。創新雖然對美元使用者更加有利,並且作爲國際結算手段的美元的變化在國際上將無處可及。同時,在人們認爲美元過度依賴和國際美元流動性萎縮的情況下,動機,地緣政治壓力甚至代際偏好都將美元取代爲國際支付媒介,這些來自各方的壓力也在迫使美國加速進行國家美元數字貨幣可行性的討論。

美國時間 6 月 11 日,美國衆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將舉行聽證會,題爲「疫情期間的普惠銀行業務:使用美聯儲賬戶(Fed Account)和數字工具改善經濟刺激的交付」。一個最直接的案例是民間組織數字美元計劃(Digital Dollar Project)正式發起,鼓勵對央行數字美元的公開探討,並促使美聯儲開發、測試和採用數字美元。該計劃由 CFTC 前主席 Christopher Giancarlo 和 CFTC 前金融科技辦公室負責人 Daniel Gorfin 等人聯合埃森哲發起。

達鴻飛:USDT 解耦了美元兩大特權,啓發中國與歐洲加速開發央行數字貨幣

我認爲未來的國際貨幣體系的參與主體應當是多元的,動態的,開放的,技術將繼續推動我們的付款方式和「金錢」概念快速變化。歷史上對於單極貨幣系統的嘗試已經走到盡頭,事實證明全球的主要貨幣已不再由天然稟賦決定,而是由綜合國力、具有深度和廣度、可靠而開放的金融市場、國際外匯市場、國際貿易和科技發展等綜合因素決定。同樣支付方式的升級會加速變革的步伐,消費者和企業的支付靈活度大大提升,基於移動的支付解決方案和基於區塊鏈網絡的資產轉賬會成爲人們日常的使用方式。在未來的幾年中,由於穩定幣的出現,我們可能會看到自上而下和市場自發並進的、具有深遠意義的支付創新。

各國央行和數字貨幣的推行者對與技術和創新去改變金融體系,減少摩擦,提升效率,及維持金融穩定的道路複雜有充滿挑戰,我們期待區塊鏈技術在這一道路上發揮更大的作用,以迎接一個新型的數字經濟的未來。

王子博對本文亦有貢獻

參考資料

《資本全球化 : 國際貨幣體系史 》(美)巴里·艾肯格林

《囂張的特權:美元的國際化之路及對中國的啓示》 (美)巴里·艾肯格林

《時運變遷:時運變遷:世界貨幣、美元國際化和人民幣的未來》(美)保羅·沃爾克

《黃金、美元與權力:國際貨幣關係的政治》(美)弗朗西斯·加文

《關於改革國際貨幣體系的思考》周小川

Worldwide Currency Usage and Trends Information paper prepared by SWIFT in collaboration with City of London and Paris EUROPLACE

Global Trends in Large-Value Payments Morten L. Bech, Christine Preisig, and Kimmo Soramäki

Update on Digital Currencies, Stablecoins, and the Challenges Ahead Governor Lael Brainard
https://www.federalreserve.gov/newsevents/speech/brainard20191218a.htm

Digital Currencies, Stablecoins, and the Evolving Payments Landscape Governor Lael Brainard
https://www.federalreserve.gov/newsevents/speech/brainard20191016a.htm

Ciphertrace (2019b), Cryptocurrency Anti-Money Laundering Report, 2019 Q3, November, https://ciphertrace.com/q3-2019-cryptocurrency-anti-money-laundering-report/ and Ciphertrace (2019a),

Cryptocurrency Anti-Money Laundering Report, 2018 Q4, January 2019, https://ciphertrace.com/cryptocurrency-anti-money-laundering-report-q4-2018/

The Rise of Digital Currency Tobias Adrian, Tommaso Mancini-Griffoli 09 September 2019
https://voxeu.org/article/rise-digital-curren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