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個投票人能實現去中心化治理嗎? 從數據看 DAO 的困境

點擊上方“公衆號”可以訂閱哦!

100 個投票人能實現去中心化治理嗎? 從數據看 DAO 的困境

100 個投票人能實現去中心化治理嗎? 從數據看 DAO 的困境

隨着 DeFi 的火爆,與 DeFi 稍有關聯的其他領域也開始備受市場關注,去中心化自治組織(DAO,Decentralized Automatic Organization)就是其中之一。

100 個投票人能實現去中心化治理嗎? 從數據看 DAO 的困境

隨着 DeFi 的火爆,與 DeFi 稍有關聯的其他領域也開始備受市場關注,去中心化自治組織(DAO,Decentralized Automatic Organization)就是其中之一。

DAO 並不是新鮮事物,其代表的去中心化治理一直是區塊鏈的內涵理念。但“治理”是一個相對高層級的概念,治理的形成和發展需要區塊鏈生態中基礎生態的發展作爲支撐。今年以來,DeFi 落地產品數量猛增,同時社區治理需求也在增加,這爲 DAO 的發展提供了可能。

不少項目已經開始探索 DAO 治理,比如 Aave、Decentraland、mStable 等,那麼,現在的 DAO 已經能順利完成治理了嗎?PAData 將通過 DAOs 的提案數據觀察目前各社區治理現狀。

Aragon 上的 DAO 活躍度和餘額處絕對優勢

PAData 選取了 Deep DAO 統計範圍內的四個 DAO 平臺作爲觀察對象,包括 Aragon、Colony、DAOstack 和 Moloch,這些基礎設施爲 DAO 的創建和運營提供了開發工具。根據 Deep DAO 的統計,Aragon 是現在最大的 DAO 平臺,上面共有 48 個去中心化社區,其次是 Moloch,上面共有 21 個去中心化社區。DAOstack 和 Colony 上的去中心化社區還較少,分別只有 12 個和 3 個。

100 個投票人能實現去中心化治理嗎? 從數據看 DAO 的困境

根據 Deep DAO 的統計(由於 Colony 上的社區治理數據沒有被收錄,這裏不予進一步分析),Aragon 上 48 個社區共提出了 2439 個治理提案,DAOstack 上 12 個去中心化社區共提出了 1118 個治理提案,Moloch 上 21 個去中心化社區共提出了 1323 個治理提案。從平臺上各社區的平均提案數來看,DAOstack 上每個社區平均提出了 93 個治理提案,是三個平臺中單個社區平均提案最多的一個平臺,其次是 Moloch,每個社區平均提出了 63 個治理提案,而提案總數最多的 Aragon,每個社區的平均提案數只有 50 個。

100 個投票人能實現去中心化治理嗎? 從數據看 DAO 的困境

但從每個提案的平均投票率來看,Aragon 上的社區成員參與度更高,平均投票率達到了近 70%,而 DAOstack 和 Moloch 上的社區成員參與度則比較接近,兩者的投票率分別爲 34.75% 和 33.05%。

治理代幣是社區成員參與 DAO 治理的主要手段,智能合約是實現去中心化治理的主要途徑,合約中留存的代幣餘額可以作爲觀察社區治理規模的一個參考因素。從各平臺上各 DAO 合約中的代幣總額來看,Aragon、DAOstack、Moloch 和 Colony 上各 DAO 合約中的總額分佈於 4 個量級,差距較懸殊。

100 個投票人能實現去中心化治理嗎? 從數據看 DAO 的困境

其中,Aragon 上各 DAO 合約的總餘額達到了 1.42 億美元左右,遠遠高於其他平臺上 DAO 合約的總和。DAOstack 和 Moloch 上各 DAO 合約的總餘額分別約爲 1105.80 萬美元和 563.40 萬美元。而最低的 Colony,其上各 DAO 合約的總餘額僅有 1.35 萬美元。

活躍 DAO 的提案人數最多僅百餘人 通過率普遍高於 75%

PAData 按照合約餘額高低,選取了 Aragon、DAOstack 和 Moloch 上治理提案總數超過 50 個的 3 個 DAO,以期從更微觀的視角觀察 DAO 的治理現狀。 從 DAO 的合約餘額來看,觀察範圍內,dxDAO 的餘額最高,約爲 1083.63 萬美元。其次,Aragon 上的 Airalab、Aragon Trust、Aragon Network Budget 的餘額也比較高,前兩者都超過了 900 萬美元,Aragon Network Budget 也超過了 500 萬美元。FestDAO 的餘額是觀察範圍內最低的,只有 2371 美元。

100 個投票人能實現去中心化治理嗎? 從數據看 DAO 的困境

合約餘額並不能直接與治理規模相關聯,這只是 DAO 治理活動的一個表現。另外值得關注的是,一些 DAO 嘗試將治理與 Staking 相結合,比如 dOrg,統計顯示已有 11 個社區成員參與了 Staking,但總體而言,DAO 的 Staking 規模還很小。

從治理提案情況來看,Moloch 上的 MetaCartel Ventures、Moloch DAO 和 MetaCartel v2 是提案人數最多的三個 DAO,都超過了 100 人。Moloch 上的 DAO 的主要治理任務之一是分配以太坊 2.0 的使用資金,申請資金資助的人可以發起提案,這可能是這三個 DAO 提案人數較多的原因之一。另外 DAOstack 上的 dxDAO 的提案人數也比較多,有 95 人,其他 DAO 的提案人數則少於 30 人,有些甚至只有 1 到 2 個提案人。

100 個投票人能實現去中心化治理嗎? 從數據看 DAO 的困境

從提案數來看,Aragon、DAOstack 和 Moloch 上決議超過 50 個提案的 DAO 只有 28 個,佔三個平臺 DAO 總數的 34.57%。就此次觀察範圍內的 9 個 DAO 而言,dxDAO 已經決議了 351 個治理提案,是其中提案數量最多的 DAO。另外,Aragon Network Budget 和 MetaCartel Ventures 的提案數也較多,都超過了 200 個。但其他 DAO 的提案數則要少很多,如 Aragon Trust 只有 53 個。可見,不同 DAO 提案數量的多寡差異很大,即使是較活躍的 DAO,內部差異也很大。

就目前的提案決議結果而言,DAO 的通過率都比較高。觀察範圍內,通過率最高的 dOrg 達到了 97%,MetaCartel v2 也接近 90%,其他 DAO 的通過率也都超過了 75%,換言之,4 個提案中有 3 個是通過的,只有 1 個是被否決的。

活躍 DAO 的投票人數最高僅 107 人 投票率懸殊

不僅單個 DAO 的提案人少,而且投票人也不多。根據統計,三大平臺上投票人數最多的 DAO 是 DAOstack 上的 Genesis Alpha,共有 128 個投票人。而在此次觀察的餘額高且提案數多的 9 個 DAO 中,投票數最多的是 DAOstack 上的 dxDAO,共有 107 人。這兩個 DAO 也是 Deep DAO 上僅有的有 100 人以上投票的 DAO,而且其投票人數超過其他 DAO 兩倍以上。

100 個投票人能實現去中心化治理嗎? 從數據看 DAO 的困境

從投票率來看,dxDAO 雖然投票人數比較多,投票率卻只有 24.30%,而 Airalab、Aragon Network Budget、Aragon Trust 等投票人數只有 10 人的 DAO,投票率卻都高於 80%。不過,這並不能說明 DAO 的投票人數和參與率之間有什麼關係,例如 MetaCartel v2,其投票人數也只有 10 人左右,但投票率也很低,只有 11.90%。

在 DAO 中,投票人手中的票就是代幣,因此,每張票就有了可衡量的價值,每個提案中“同意”和“不同意”的兩方意見也就有了可衡量的價值。 根據 Deep DAO 的統計,在觀察範圍內的 9 個 DAO 中,每個通過提案的平均投票總額差距懸殊。dOrg 和 dxDAO 上平均通過一個提案需要 10 萬美元以上價值的票,而 Aragon Network Budget、Aragon Trust、Airalab 上平均通過一個提案只需要不到 5 美元即可。

100 個投票人能實現去中心化治理嗎? 從數據看 DAO 的困境

平均通過一個提案的票面價值與所有提案投贊成票的票面價值和提案數密切相關,而票面價值與投票規則和用哪種代幣投票有關,這或是不同 DAO 中每個通過提案的平均投票總額不同的原因。

ETH 是應用最廣泛的治理代幣

從各個 DAO 中的治理代幣來看,目前共有 50 種代幣可以參與由 DAO 治理,可參與治理 2 個以上 DAO 的代幣有 29 個。PAData 選取其中 20 個知名度較高的治理代幣進一步觀察。

根據統計,DAI 和 ETH 可參與治理的 DAO 的數量最多,分別達到了 49 個和 48 個,遠遠高於其他代幣。其次 SAI、USDC、WETH、ANT 和 PAN 可參與治理的 DAO 也比較多,都超過了 10 個。但是隨着流動性挖礦興起的 DeFi 概念幣中的 YFI、SUSHI 和 COMP 可參與治理的 DAO 數量只有 2 個。

100 個投票人能實現去中心化治理嗎? 從數據看 DAO 的困境

從各個 DAO 合約餘額中的代幣分佈來看,ETH 在 DAO 治理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留存於 DAO 合約中的餘額達到了 1308.43 萬美元,其次是 Aragon 的代幣 ANT,留存於 DAO 合約中的餘額也超過了 1000 萬美元,約爲 1267.68 萬美元。

100 個投票人能實現去中心化治理嗎? 從數據看 DAO 的困境

其次,穩定幣參與治理的程度也比較值得關注。USDC 和 USDT 留存於 DAO 合約中的餘額分別達到了 611.80 萬美元和 104.91 萬美元,DAI 留存在 DAO 合約中的餘額也達到了 79.81 萬美元。其中,尤其值得關注的是 USDC,其總餘額在所有治理代幣的總餘額排序中位列前 10,USDC 不僅去年在對接 DeFi 的過程中有所領先,而且現在在 DAO 治理中也表現出了一定的優勢。相反,DeFi 概念幣中的 COMP、SUSHI、YFI 等留存在 DAO 合約中的總額都不高。

DAO 還處於發展的起步階段,關於 DAO 的發展還面臨許多問題,比如當民主意見與資本力量直接掛鉤時,如何確保決策的公平與平等,又比如如何有效激勵社區成員參與提案與投票,實現民主意見在廣度與效度上的平衡等。關於這些問題的答案還需要更多項目的不斷實驗。

100 個投票人能實現去中心化治理嗎? 從數據看 DAO 的困境

最大化的投資收益就是在投資品種基本面未改變下,一路長期持有。

100 個投票人能實現去中心化治理嗎? 從數據看 DAO 的困境

100 個投票人能實現去中心化治理嗎? 從數據看 DAO 的困境

轉載本文請務必聯繫公衆號(PANews),歡迎分享並點擊“在看”!

100 個投票人能實現去中心化治理嗎? 從數據看 DAO 的困境

100 個投票人能實現去中心化治理嗎? 從數據看 DAO 的困境點擊閱讀原文,獲取更多深度數據解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