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誰沒做過韭菜?

新手買入比特幣之後,對於行情就會變得非常敏感,我相信絕大多數從新手過來的人,看到這裏都會莞爾一笑,誰還沒做過韭菜似的!

如果你對行情非常敏感,恨不得每一刻都盯盤,你可能是個專業交易者,但大多數情況下,你可能還是以小韭菜的心態來參與這個市場。

2013 年我買入比特幣的當年,比特幣上演了一出波瀾壯闊的行情,但在年底 8000 大行情之前,4 月初還有一波衝到 1900 左右的小型快速行情,現在這個時候說起這個 “小型快速行情” 似乎雲淡風輕,但對於當時纔買了比特幣沒幾天的我來說,20 多個比特幣的價值沒幾天就翻了超過 4 倍,簡直不可想象,甚至,是魔幻的。

行情幾周就結束了,儘管我經常的徹夜盯盤,結果卻是沒有賣出也沒有買入,在行情劇烈波動的那一刻,賣出只怕還有更高的價格,更不願意以比自己之前更高的價格買入追高,時時刻刻在患得患失,最終眼看着一波行情轟隆隆的來,又轟隆隆的走,行情結束才無比痛惜自己坐了一波過山車。

當時的周線圖是這樣的:

現在我和那個階段的認知已經完全不同,並不是我有了更高的操盤水平,也不是說我現在就能抓住機會高拋低吸了,絕對不是這樣的!

現在再來一次這樣的機會,我依然不會賣出,只不過我會該吃吃,該睡睡,該忙忙,因爲我無比清晰的知道,未來比特幣的價值一定會非常高,眼前這些所謂波瀾壯闊的“行情”,不過是小丘陵,而真正的青藏高原還遠遠沒有出現。

那個時候,我努力的去打聽所有與比特幣相關的“消息”,想知道比特幣爲什麼漲,爲什麼跌,拼命的想去獲得 “一手”的消息源,而那個時候,消息來源極其有限,感覺上掌握着最快消息的(現在知道並不是),是微博上幾個大咖,譬如“李笑來“、”“暴走恭親王”、“貨幣之王比特幣”、“趙樂天”等,我關注了幾乎所有的有“比特幣”作爲關鍵詞和說明的人,每天時時刻刻的去刷新消息,就怕錯過了什麼,以巴比特爲主的各個比特幣資訊網站更是日夜反覆刷新,哪怕是犄角旮旯的微不足道的消息,我都會考慮其與比特幣行情漲跌的關聯。

然而,這並沒有什麼卵用!

我依然沒有從這些紛繁複雜且混亂無章的消息中整理出支持比特幣漲跌的任何頭緒!那個時候,我完全無法理解以下這句話:

短期行情是不可預測的!!!

行情與消息確實毫無關係,有些刻意放出來的消息,反而是大戶們反手操作的煙幕。所以,對於各種消息,越關心越亂,越是根據消息追漲殺跌,越是虧錢的祖師爺!

經歷過這一小波行情之後,有個問題一直深深的困擾着我:我到底該在什麼時候賣出?

股票市場有這麼一句話:會買的是徒弟,會賣的纔是師傅。沒錯,在低點買入股票雖然難,但只要有足夠耐心和一點運氣,還不是太難,但是,要在高點賣出股票,那根本就是超級高手才能做到,因爲,要在高潮時候急流勇退,在瘋狂之中淡然離開,對大多數人來說根本就是一種反直覺的行爲,能做到這一點,不是師傅是什麼?誰不想做個能賺錢的師傅呢?

但是,我到底該在什麼時候賣出?

這個想法卻讓我陷入了矛盾之中,一方面,經過對比特幣知識的大量閱讀學習並被多個“大咖”強力洗腦過的我對比特幣未來的價值深信不疑,甚至還寫了篇處女作發表在巴比特的論壇上(不用找了,那一篇用的是一次性的名字,現在我去看了一眼都害臊),另一方面,深信不疑的有着巨大價值的東西,我卻努力的在考慮我到底該在什麼時候賣出?

這樣矛盾的心理讓我在後面幾個月比特幣的逐步上漲中依然沒有加倉,就那麼呆呆傻傻的看着幣價一點點的在上升,完全沒有意識這樣的價格在未來永遠也看不到了!

小韭菜的特點最主要的就是懵逼,參與市場只是因爲看到別人賺錢了,不知道別人爲什麼賺錢,也搞不懂該買還是賣,便宜時候不敢加大投資,高位卻勇於接盤,運氣好跟着喝點湯,運氣不好還追漲殺跌就是別人的提款機。

可能因爲本身公司的事情比較忙,沒空跟着追漲殺跌,算是運氣比較好的,終於等到了 10 月份行情再次啓動。

行情啓動的原因,我現在記得並不是十分清楚,似乎是美國政府對比特幣有了比較友好的態度,其中一個重要事件是之前一直對比特幣非常不友好的當時的美聯儲主席伯克南竟然難得的對比特幣進行了“謹慎的祝福”:

本週一,美國參議院國土安全和政府事務委員會舉行了聽證會,聽證會的主要議題是“探索虛擬貨幣系統在美國社會的發展前景和風險”,不同聯邦機構代表以及比特幣社區代表出席共同討論了這一虛擬貨幣的相關問題。伯南克也致信表達了自己的看法。

伯南克的態度是“謹慎祝福”。信函中伯南克提到,美聯儲並無權直接監管虛擬貨幣,但認爲比特幣及其他虛擬貨幣“可能擁有長遠的未來”,有朝一日或許能“促進一個更快的、更安全、更有效的支付系統形成”。但他也同時提到,虛擬貨幣可能帶來“與執法和監管問題”有關的風險。

伯南克稱,儘管美聯儲通常會監控虛擬貨幣以及其他創新的支付系統的發展,但目前還沒有必要直接監管這些新的創新品種以及提供這些品種的實體,美聯儲只有權管理由其發行、清算或分配的實體貨幣產品,並監管銀行業機構。

伯南克還表示,美聯儲暫時沒有制訂針對比特幣的監管計劃,應該爲它們提供相對自由的市場。(2013-12-11)

這一則新聞可能是導致 2013 年 10 月開始比特幣暴漲到 8000 的重要原因之一,現在來看這條新聞,覺得是如此平淡無奇,但在當時,比特幣主要用途是黑色或者灰色地帶,暗網和絲綢之路纔是比特幣的主要流動場所,而當時的美聯儲主席以這樣中性的觀點評價比特幣,無意給比特幣一個巨大的炒作空間。

我在文末“閱讀原文”的位置放了一篇 2013 年一些經濟學家對於比特幣的一些觀點,文檔來自於“知乎”,如果你現在再去讀當時那些專家的見解,用打臉來說都不過分,譬如,最大膽的估價是 1300 美金,譬如,2100 萬總數是巨大的缺陷,等等。

在比特幣這件事情上,或者,在區塊鏈資產這件事情上,沒有什麼專家,你自己就是專家,任何人只要能認真的以“正確的方法”去學習和研究,從認知上超過所謂的“專家”沒有任何問題。

靠運氣買入比特幣的我,就像一個被遙遠的夢想吸引的孩子,循着那一點點的星光,開始了暗夜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