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們總是習慣於低估現代技術網絡效應的力量,亞馬遜如此,比特幣亦如此。

撰文:Ross L. Stevens, Stone Ridge Asset Management LLC 創始人兼 CEO。
編譯:Perry Wang

Stone Ridge 是一家市值達 150 億美元的資產管理公司,其創始人 Ross L. Stevens 在最近發給股東的一封信中,暢談了自己理解比特幣四個頓悟時刻,以及「爲何太多人沒能通過買進亞馬遜股票成爲百萬富翁」、「現在買進比特幣是不是爲時已晚」等問題。

以下是這封致股東信的部分內容:


現在買進比特幣是不是爲時已晚?

比特幣已經進入第十二個年頭,尤其是投資比特幣在 2020 年的回報率超過 200%,但對於大多數人來說,投資比特幣的想法依然令其感到極不舒服,就像亞馬遜公司上市已 12 年時,大多數人依然不敢投資其股票(AMZN)的情境一模一樣。

即使對於那些看到了比特幣貨幣屬性長期潛力的投資者來說,他們可能也想知道現在投資是否爲時已晚。他們錯過了上車的機會了嗎?比特幣所有的未來價值都已計入當前價格了嗎?

我相信,進化論總是讓我們堅決地低估現代技術網絡效應的力量,因爲在我們的歷史長河中沒有類似的先例。對於人類歷史的絕大多數時間來說,我們生活在小小的部落中,這些部落與全球各地的其他人類完全沒有聯繫。綜合這一觀察結果,以及前景理論和後悔厭惡理論,我們就可以解決爲何太多人沒能通過投資亞馬遜股票成爲百萬富翁的謎團。

在亞馬遜發展的初期,多數投資者對於購買亞馬遜股票猶豫不決,即使他們非常喜歡亞馬遜的電商服務,每年都感覺自己「又錯過了買進亞馬遜股票的機會」,亞馬遜估價則一路飆升,令這些投資者望塵莫及。

爲什麼會這樣?因爲亞馬遜股票前 12 年中,平均每年年末的股價比年初時的價格高出 175%。哇!年復一年的這種價格走勢,因此可以理解投資者爲什麼年復一年地認爲自己「又錯過了買進亞馬遜股票的機會」。

儘管可以理解,但投資者年復一年犯下大錯,後果是非常嚴重的:在接下來的 12 年(亞馬遜上市第 13 至 24 年)中,亞馬遜估價漲了 62 倍。

比特幣已經進入第 12 個年頭。再過 12 年後比特幣會值多少錢?10 萬美元?50 萬? 100 萬?還是僅 100 美元?我完全不清楚比特幣的未來價格。但我堅信,信奉中心化的人羣依然會嚴重低估比特幣,因此低估去中心化貨幣網絡乃至去中心化人羣(我們比特幣族)迅猛崛起的價值影響力,就像他們數十年來每年都嚴重低估谷歌、Facebook、Netflix 和亞馬遜股價一樣,儘管他們是那麼熱愛這些公司的服務,每天都使用其服務,依然低估了它們的股價。

估值框架角度來看,我相信比特幣應與上述網絡商業模式(用戶數量增加帶來的網絡價值增長)視爲等同。

比特幣也不會在全球範圍內被沒收。是的,個別國家可能嘗試沒收比特幣,並且隨着時間的發展,還會有些國家進行嘗試,就像美國政府 1934 年 1 月依據《黃金儲備法》繳沒黃金一樣,在 9 個月前的 1933 年 4 月,富蘭克林·D·羅斯福總統簽署的行政命令將美國公民持有黃金定爲刑事罪行。

但是,就像在某些國家 / 地區可以審查互聯網但不能將其關閉一樣,可以(試圖)在一個國家 / 地區沒收比特幣,但不能將其關閉。就像出於同樣的原因和其他原因,互聯網不存在全球性的「關閉鍵」一樣,比特幣也不存在這樣的開關。

關於沒收一事,先不談財產權問題,比特幣實際上不過是私鑰的密碼,可以通過簡單的短語記憶將其輕鬆地存儲在任何人的記憶中,對我而言,有多個原因使它比黃金和法幣具備更出色的跨空間可售性。在我看來,如果會有什麼情況的話,我們更有可能看到某一個國家將其貨幣與比特幣匯率錨定,也許是某一個發展中國家在未來十年中利用這一方式來避開惡性通脹,然後纔可能看到一個國家試圖沒收比特幣(但未成功)。

請記住,與黃金不同,比特幣不存在保險庫。要沒收我的記憶?呵呵,祝你好運。

關於比特幣的一點總結性想法

由央行驅動的數萬億美元極低利率甚至負利率金融工具打碎了儲戶和退休人員的夢想,使得龐大且不斷增長的人羣無法滿足自己的退休金期望值,更可悲的是,甚至扼殺了他們退休的需求。免費的資金拿着燙手,因爲它不是免費的。無論是其出發點是多麼善意,失控的全球性貨幣超發以及隨之而來的金融抑制,都是社會面臨的最大的全球性挑戰。

無論比特幣未來價格是上升還是下降,美國個人的長期貨幣負債都依然以美元爲計價單位。面對我們集體面臨的以法幣爲基礎的退休挑戰,我們不得不思考一個有趣而重要的問題:「對於將比特幣作爲主要的個人儲蓄工具,您必須相信什麼是正確的?」

答案:點對點—就是說,從今天開始直到開始支出您的長期負債(例如退休支出)時—不管美國政府法幣的波動性如何—您只需要相信一件事;美國政府法幣在這個時間段內相對於比特幣將會貶值,僅在過去的兩年中它就已貶值約 80%。

請記住,最重要的交易是與我們自己的未來進行的交易,我們不斷尋找更堅挺的貨幣,是個體基於直覺的優化,並且我們本能地知道我們的生存取決於持久地儲存生命力量。在這種情況下,千禧一代(注:是指 20 世紀時未成年,在跨入 21 世紀以後達到成年年齡的一代人)已經用美元投票,並且他們對傳統機構的不信任感超過了前輩,看到這種情況已經使比特幣成爲「千禧一代的儲蓄賬戶」,是否會感到驚訝?

在這種情境下,我所認識的最優秀、有遠見卓識的投資機構中兩家憑藉其業務廣得好評的人壽與年金保險公司,以及包含以美元計價長期債務的兩家財產與意外險(再)保險公司,截至目前已經直接或間接持有超過 3.5 億美元的比特幣資產,都是通過我們旗下的比特幣投資分支機構買進和持有的,聽到這些消息是否不足爲奇了?我可以肯定知道的一件事:他們,以及整個保險行業,在投資比特幣方面纔剛剛起步而已。

真正影響我們的是美國政府法幣點對點的貶值,而不是法幣波動性,我相信,這一深刻認知將帶來以比特幣爲驅動力的金融創新爆炸式增長,包括向 30 至 50 歲人羣提供以比特幣計價的壽險服務,以及向 50-70 歲人羣提供以比特幣計價的年金服務。以比特幣計價的人壽保險和年金配置實現零的突破,可能會成爲我們最有效的防禦措施,以應對央行過去、當前和將來活動帶來的惡意後果。鑑於這些產品可能對美國的退休危機產生革命性的影響,我將不懈地致力於這些產品。敬請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