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文章是曹寅在 PolkaWorld 的直播 「柏林區塊鏈周見聞」 實錄。

  • 柏林區塊鏈周討論最熱烈的是什麼話題?
  • 兩大技術項目波卡和以太坊該怎樣共處?
  • 在區塊鏈發展上,中國和國外誰領先?

原文標題:《柏林區塊鏈周出了兩大熱點,除了 Defi 還有一匹黑馬!》
作者:曹寅,數字文藝復興基金會董事總經理

我是曹寅,擔任數字文藝復興基金會的董事總經理,我們是一家立足於愛沙尼亞,覆蓋波羅的海地區國家的非政府組織,目前在芬蘭赫爾辛基、愛沙尼亞塔林、中國上海設有辦公室和團隊。

基金會的初衷是爲了支持愛沙尼亞數字公民以及生態企業的全球化合作和治理探索,後來,在愛沙尼亞政府和朋友的幫助下,我們的資源網絡也拓展到了歐洲其他地區,包括芬蘭、德國、瑞典、馬耳他、直布羅陀等歐洲國家,所以經常往返歐洲和亞洲之間。去年我自己數了一下,光是柏林就去了差不多十次左右,今年去了兩次,最後一次就是八月的柏林區塊鏈周。

DeFi 與 DAO 爲何成了柏林區塊鏈周的熱點?曹寅先生以 Polkawallet 項目顧問身份在 DOTCON 演講

柏林區塊鏈周

參加柏林區塊鏈周非常有感觸,這次柏林區塊鏈周應該是今年全球規模最大的、最綜合性、最全球化的區塊鏈活動。雖然名稱是區塊鏈 「周」,但其實橫跨了兩週時間,如果算上之前以及之後的一些預熱和總結活動,柏林的整個八月其實都是區塊鏈周。

在爲期十一天的柏林區塊鏈周內,各路團隊舉辦了近200 場的各類活動,平均每天有十七八場活動,我們在參會期間,每天都要跑差不多 4 到 5 個甚至更多的活動,從清晨開始就有區塊鏈瑜伽(當然我沒有去)、早餐會,然後正式會議開場,中午有午餐會,正式活動時候旁邊還有很多 Workshop 和 side event,晚上有各種各樣的酒會,酒會之後還有區塊鏈蹦迪,反正活動特別多。

DeFi 與 DAO 爲何成了柏林區塊鏈周的熱點?21 號晚上活動,相當密集

今年是柏林區塊鏈周的第二屆,我去年參加了第一次,去年規模比今年小很多,差不多隻有五天時間。

同往年一樣,今年的柏林區塊鏈周也是非營利性的,提倡極客精神。但相比去年的第一屆區塊鏈周,今年的柏林區塊鏈周活動更爲全球化,今年不僅有大量來自歐洲本土的項目,還有爲數不少的硅谷項目,日本項目參加,此外也見到了印度項目,南美項目,東南亞項目。柏林區塊鏈周的舉辦方式非常區塊鏈化的,由各區塊鏈社區主導,分佈式組織,開放式參與,主題自由選擇

DeFi 與 DAO 爲何成了柏林區塊鏈周的熱點?柏林區塊鏈周

在兩次柏林區塊鏈周之間經歷了被稱爲區塊鏈史上最長的熊市,也經歷了三月以來的小牛市,因此這次柏林見到新老朋友尤爲感慨,很多人離開了,也有很多人進來了。隨着人的變化,整個區塊鏈世界的主題也發生了巨大變化。

柏林區塊鏈周的主題:DAO 和 DeFi

今年的柏林區塊鏈周其實並沒有預設的官方主題(其實連所謂的 「官方」 都沒有),但我自己的觀察,這次的柏林區塊鏈周的主題其實很明顯:DeFi 和 DAO。本次柏林以太坊黑客馬拉松 , 三分之一項目在做 DAO,三分之二項目在做 DeFi。這次柏林區塊鏈周的明星 (除了以太 , 波卡等底層),就是 MakerDAO、Compound、DAOStack、Aragon 這四家,以及兩個 DAO:MolochDao 和 Meta Cartel。

DeFi 與 DAO 爲何成了柏林區塊鏈周的熱點?MakerDAO Meetup

大家應該對 MakerDAO 和 Compound 比較熟悉 , 因爲日常都在用,現在這兩個項目,已經成爲以太坊宇宙的 DeFi 基礎設施,被很多的項目調用。中國社區對 DAOStack 和 Aragon 可能不太熟悉,DAOStack 和 Aragon 提供了創建 DAO 的基礎設施,是創建 DAO 的工具包,任何人都可以非常方便地在 DAOStack 和 Aragon 上面創建一個 DAO。這次的柏林區塊鏈裏面的很多活動,大家都在提 DAO 的復興,而國內一提到 DAO,大家想到的還是 2016 年 The DAO 的巨大失敗。

爲什麼今年會涌現出來這兩個主題,個人分析有幾點原因

第一,以太坊自從早期提出了世界計算機的願景之後,經歷了一系列曲折發展,現在社區和基金會又更具象化地將以太坊重新定位爲世界去中心化金融底層賬本。相比大而無當的世界計算機概念,這是一個比較現實,並且以太坊正在逐步實現的定位。我們在上一輪大熊市裏面見了太多的泡沫破裂,很多泡沫就是因爲過於樂觀預計區塊鏈技術和模式的發展,同時也錯誤的理解了區塊鏈的使用場景,最後很可惜浪費了大量機會。

在 DeFi 這個方向,通過上一輪牛市和熊市的大量試錯,項目方和社區參與者都意識到DeFi 是少數可能甚至僅有的存在剛需的區塊鏈應用方向。以 MakerDAO 爲例,MakerDAO 的 CDP 機制,創造出穩定幣 DAI,再通過 MKR 讓持幣者參與社區治理,並作爲最後兜底方完成清算,實現了區塊鏈去中心化商業模式的邏輯自洽。同時 DAI 又成爲了其他以太坊 DeFi 的底層基礎設施,同 Compound、Dy/Dx 等其他以太坊 DeFi 項目相互調用,互相支持,真的構建起來了一個去中心化世界金融賬本,而通過 wBTC 和 tBTC,又可以將比特幣的龐大市值導入以太坊的 DeFi 生態內。這次的以太坊的黑客馬拉松裏面,絕大部分的 DeFi 參賽項目都是基於 MakerDAO 或者 Compound,這是一件非常好玩的事情。

第二,當下 DAO 的基礎設施跟 2016 年完全不可同日而語。現在已經有很多的平臺和工具,除了剛纔我說的 DAOStack,Aragon 之外,還有包括像 Colony,DxDAO 這樣的一些工具,可以幫助用戶在一小時之內搭建一個 MVP DAO。

首個 DAO,2016 年的 The DAO,它的失敗完全不是因爲商業失敗,也不是邏輯的失敗,就是因爲運氣不好,或者說粗心在安全上翻了船。去中心化自治組織其實是當今賽博世界的剛需。The DAO 當初募了一千萬個以太坊也證明了 DAO 有非常大的生命力。經過三年時間的重新沉澱和深度思考,區塊鏈社區對於 DAO 的理解又更深了一層,同時在以太坊上,包括新的基礎設施,比如波卡和 Near 上,又爲了 DAO 提供了更多基礎設施。現在 ,,開發者能夠非常方便地基於具體場景和社羣在一小時內做一個 MVP DAO。

還有第三點原因,就是在 2016 年的時候,區塊鏈和數字貨幣行業參與者非常少,但現在已經有數千萬之多,這些人就是 DAO 和 DeFi 的原住民 ,這些人分佈在全球,除了 DAO 的形式,很難把他們以任何一種傳統組織模式調動起來,而除了 DeFi,沒有任何一種金融系統能服務這些人,只有 DAO,只有 DeFi。

未來,DAO+DeFi,可以把散在全球各地,操着不同語言的幾千萬人有效組織成爲經濟體,成爲一個新的國家。

我們目前已經看到了一些佼佼者,比如 MolochDAO 和 MetaCartel,這兩個 DAO 都是以太坊社區的 DAO,他們的目標是實現以太坊 2.0 生態的開發。

波卡和以太坊

接下來聊第二個話題,波卡和以太坊這兩個天王級的項目的關係。

這次在柏林,波卡和以太坊各自辦了活動,波卡是 DOTCON,以太是 DAPPCON 和 ETHBerlin Zwei (中文:第二屆以太坊柏林)。

DOTCON

DOTCON 的形式是一個常見的大會,有主會場,旁邊有 workshop,聽衆可以在主會場聽 Gavin 和波卡生態項目的演講,也可以在旁邊的 Workshop 裏面去手把手的做一些 substrate 的開發,我擔任顧問的波卡錢包 PolkaWallet 也作爲嘉賓在主會場給大家演示介紹了波卡生態上的 DeFi 是怎麼玩的。

DeFi 與 DAO 爲何成了柏林區塊鏈周的熱點?Web3 峯會爐邊談話

DAPPCON

以太坊社區是這次柏林區塊鏈周的主要支持者以及主要活動舉辦方。DAPPCON 由柏林本地以太坊項目 Gnosis 主辦,這是以太坊上最早的預測市場項目,現在也在和 DAOStack 一起積極探索 DeFi+DAO。

DAPPCON 活動選擇在柏林科技大學主辦,會場上以太坊上的一些明星項目給大家介紹了最新進展。比如當初 The DAO 的開發團隊 Slock.it 演示了他們最新的超輕客戶端,Realitio 介紹了他們研究的分叉經濟學,主辦方 Gnosis 也發佈了他們的 multi-conditional token 標準等等,Nervos 的 Toya 作爲唯一的中國項目代表在會議上做了主題分享,有機會單獨寫文章給大家介紹。

DAPPCON 的重點也是 DAO 和 DeFi,這次 DAPPCON 還有一個亮點,V 神(Vitalik Buterin,以太坊創始人)和 Joe Lubin (ConsenSys 創始人)在圓桌討論環節作爲神祕嘉賓登場,同兩位區塊鏈懷疑論者同場辯論什麼是以太坊的成功。雙方一直在試圖艱難的達成共識,但從我看來兩邊唯一的共識可能就是區塊鏈現在仍然很早期,V 和 J 希望反對方能夠認識到以太坊未來的巨大潛力,V 舉了跨國公司遠程僱傭非洲工程師並支付加密貨幣的例子,以及多籤技術如何保護以太坊基金會的財產,但生活在不同維度的反對方律師並不買賬,看起來又是一場雞同鴨講,結束之後一切照舊的日常辯論。

DeFi 與 DAO 爲何成了柏林區塊鏈周的熱點?DAPPCON 圓桌討論,劇透:狐狸面具的就是 V 神

ETHBerlin Zwei

ETHBerlin Zwei 由 Department of Decentralization 主辦,ETHBerlin Zwei 是以太坊社區的一場爲期五天的盛大節日,有演講,有遊戲,有冥想,有演示,當然,這場節日的主體就是以太坊黑客馬拉松。

這次黑客馬拉松空前盛大,來自全球的730 名以太坊開發者蒞臨現場,最後提交了 88 個項目,這次參加黑客鬆的選手實力都不錯,項目令人眼花繚亂,具體就不一一介紹了,感興趣的可以看 Multicoin 合夥人 Kyle 寫的項目 介紹

我想在這裏重點指出的是,本次黑客鬆超過五分之四提交的項目都是 DeFi 項目,而往年比較常見的遊戲、物聯網、實體產業應用等項目幾乎不見了,以太坊成爲世界去中心化金融的底層賬本不是一句空洞的口號,而是全社區的選擇

此外,在本次的 ETHBerlin Zwei 中,我看到了以太坊社區的開發範式的切換。

DeFi 與 DAO 爲何成了柏林區塊鏈周的熱點?以太坊黑客馬拉松

以太坊的開發 —— DAO 主導

以前,我們更多關注的是以太坊基金會說了什麼,做了什麼,V 神這邊說了什麼,又寫了什麼。但這一次以太坊柏林的活動體現出了一個被我們中國很多區塊鏈從業者所忽視的一個現象:未來以太坊 2.0 的開發很可能會由幾個 「黑幫」 主導。這個黑幫是引號的,他們就是DAO ,比如 MolochDAO、Meta Cartel、YoungDAO 和 Ethereum Magician 等

這些組織由以太坊開發者 KOL 牽頭,比如 MolochDAO 由 SpankChain 創始人阿明創建,之後 Joe Lubin 和 Vitalik 加入,以合作開發以太坊 2.0 的基礎設施爲目的。Meta Cartel 則由十幾個以太坊項目在上一次布拉格的 Devcon 上聯合組成,爲了解決 Meta Transcation 問題,後來又擴展爲以解決以太坊 2.0 通用性問題爲主要目的。

這些組織之間其實是競合關係,都是爲了以太坊 2.0 服務,但是大家對於以太坊 2.0 到底應該是什麼東西,如何實現,以及具體路線圖,卻有着不同的觀點,其實是也因爲各個團體利益不同,能力不同。這些原本獨立的以太坊開發團隊或項目方,基於共同的理想、共同的技術願景,從去年下半年開始迅速組織成各種 DAO ,爲實現自己心目中的以太坊 2.0 。

這些 DAO 本身也在裂變,甚至像 MolochDAO 還鼓勵開發者從 MolochDAO 分叉。這些 DAO 也在影響 V 神和以太坊基金會對於以太坊 2.0 的願景和路線。

DeFi 與 DAO 爲何成了柏林區塊鏈周的熱點?Meta Cartel 的 logo

比起表面上的影響力競爭,其實更多的是合作,比如說 MetaCartel 的聯合發起人 Peter Pan 也參與了 MolochDAO ,MolochDAO 的成員所在企業中也有人蔘與了 Meta Cartel 。而且 MolochDAO 又鼓勵分叉,在 MolochDAO 裏面的開發者、參與者如果因爲願景不同,對於具體 Proposal 不滿意,可以選擇怒退( Ragequit ),或者可以選擇拉幫結派,從原生的 DAO 裏面拉一批跟你意見相同的人快速分叉做個新 DAO 。但是這幫人再怎麼分叉,他們大的願景是一致的,就是爲了實現以太坊 2.0 。 所以說對於以太坊 2.0 我還是非常期待的。

波卡和以太坊互相成就

那波卡和以太坊之間的關係是什麼?我個人覺得是互相成就,從 V 神和 Gavin (Gavin Wood,波卡創始人) 的關係和角色就能看出來。

在以太坊早期,Gavin 還在的時候,他們兩個扮演的角色是,V 神是精神領袖、政治家、理論家,他提出願景,同 Gavin 一起主導了架構設計,由 Gavin 完成代碼實現。Gavin 作爲一個非常天才的工程師,架構實現能力非常強,這兩個人是一個非常完美的配合,但後來可惜他們分道揚鑣,爲了自己不同的願景和理想去做自己不同的項目,這纔有了 Polkadot。

因爲V 神是一個政治家和理論家,他在理念上舉着大旗來帶領大家凝聚共識,所以會有很多有理想的開發者跟隨 V 神,但這種跟隨的形式會比較鬆散和自由。他們對於 V 神提出的世界計算機或者以太坊 2.0 都有自己理解,開發者組織相對鬆散,是社區參與型的,每一個項目方,每一個開發者都可以從自己的角度去理解 V 神的理論,並做出開發貢獻,提出各種方案,開發各種客戶端和工具,比如雷電網絡、Plasma 等大家感興趣的東西。

而在 Polkadot,Gavin 的確是一個非常天才的工程師,實踐能力非常強,他能夠在一天時間裏面就發佈 Parathread 的架構,甚至在會議現場做出最原始的實現。所以在 Gavin 這樣天才工程師的帶領下,Parity 以及波卡社區的開發者,都比較腳踏實地,基於一些非常具體的模塊,非常確定的路線圍繞着 Web3 基金會的路線開發,和非常密切地合作。

Polkadot 強,是半中心化的模式天然就執行力強,能夠按照既定線路圖和里程碑按部就班地開發;而以太坊這邊就是社羣比較廣,生態比較大,它的缺點就是比較散。對於以太坊 2.0 大家各有各的想法,所以我們看到以太坊 2.0 的里程碑不停地跳票,其實自從 Gavin 離開以太坊之後,以太坊的開發就出現了這樣那樣的問題。

如果不談願景,僅僅從他們兩個人的性格和能力角度來說,假使他們能夠在一起,將是一個完美的團隊,但可惜分開了。

波卡和以太坊如何配合

我們現在來說,這兩個項目如何來配合。

咕嚕今天寫了一篇文章,我覺得非常好,非常具有見地,他說的就是波卡的 「平行鏈——中繼鏈」 的架構以及橋的設計,不僅對於以太坊來說,對其他公鏈來說都是一個非常有益的補充。這使得原生的一些公鏈開發者,他不用開發新的公鏈,他只要基於以太坊和波卡的跨鏈架構和工具,就可以實現很多想法。

因爲其實絕大部分的區塊鏈開發者做公鏈的原因,並不是做一個全民通用的基礎設施,而只是想實現具體場景或者產業的應用,比如說在醫療領域或在交通領域;或者說在具體的橫向方案,比如數據結構,可擴展性,隱私,甚至僅僅在 ID 上有一些自己獨到的想法。以前如果開發者要實現這些想法的話,要不就在以太坊上做 layer 2,要不就是自己獨立發一條鏈。那現在你可以來做一條平行鏈來實現你的這些想法,而不擔心要去改一條公鏈出來,你直接接入波卡的中繼鏈就可以實現了。

那目前在以太坊上面的話,開發者是做不到這一點的,因爲如果想在原生鏈架構上面創新,不管是共識算法的創新,數據結構的創新,賬戶體系的創新,你需要動以太坊的底層架構,那這樣的話你就不再是以太坊了,要分叉了。但波卡就提供了這樣一種可能性,開發者可以以搭便車的方式共享很多原生鏈的基礎設施,同時又可以基於開發者的想法和能力去實現原生鏈不能實現的功能。這就是爲什麼我說波卡和以太坊其實是可以互相促進和補充的。

當然現在波卡的 TPS 比以太坊高,但是以太坊到 2021 年以太坊 2.0 POC4 全部完成之後的話,我相信他的 TPS 也不會差。而且其實我也挺看好以太坊,現在我們也看到了基於信標鏈做分片來提升以太坊性能這樣的一些實踐,所以說兩條鏈我都看好。

以太坊生態 VS 波卡生態

然後再從生態的角度去分析一下波卡和以太坊。

剛纔其實也講了一部分,現在以太的生態其實已經升級到了新的形式。原來的形式是很多上面的項目方各自爲戰,自己做自己的東西,不管是狀態通道、雷電網絡、Plasma 或者分片這樣 layer2 的基礎設施。但現在這些項目方它們自己抱團,然後形成了一個個的原生開發的小社羣小組織,然後 1+1 大於二的方式變成 DAO 在貢獻,再去參與以太坊的底層的開發,尤其是以太坊 2.0 的進展。

波卡是在Web3 基金會的帶領下,由幾個比較早期的項目方在去配合 Web3 基金會在做底層的開發,以及也有一些團隊想通過橋來去跨波卡和以太,我們稱爲外延性的這樣一個工作。

所以這個是兩個社區的特徵,以太相當社區化,波卡中心主導,社區配合

從參與人的數量上來說,我個人估計以太的開發者的數量可能是在波卡的目前的開發者的數量的幾十倍,甚至可能更多。其實情有可原,首先以太是一個從 2013 年就開始創建的一個項目,波卡 2017 年開始啓動,然後測試鏈 Kusama 也纔剛剛發佈,所以從時間上來說波卡滯後以太 4 到 5 年的時間。

但波卡提出的Substrate 一鍵發鏈的架構,它也比以太坊更早的應用了 WASM 來替代虛擬機實現鏈的邏輯,這一點是更受 Dapp 開發者的歡迎,所以我相信隨着這兩個項目的快速發展,尤其是波卡的快速發展,馬上波卡的開發者數量就越來越多。

DeFi 與 DAO 爲何成了柏林區塊鏈周的熱點?

Parity 工程師 Shawn Tabrizl 介紹過去一年裏 Substrate 開發者社區情況

然後從社區的不足來說,波卡因爲還在早期,同時技術目前也並沒有完全的 release,所以說它的開發者難免會少,社區難免會不如以太坊這麼豐富和全球化,但是像 PolkaWorld、Polkawallet 還有 ChainX 和其他的一些全球比較早期的波卡開發者和生態步道者的參與下,會有越來越多的開發者投入到波卡生態中,或者說同時兼顧以太和波卡生態。我是覺得後面這種情況會更多,同時兼顧以太和波卡生態。

因爲這次我們在柏林跟那些開發者在討論的時候,大家對於波卡和以太並沒有去做一些非你即我、非此即彼的選擇,都是同時在以太坊開發,又希望能夠用波卡的 Substrate 和跨鏈架構去實現互操作性,這一點是一個比較開放的心態,也是正確的心態。所以我覺得這兩者不是說誰把誰幹掉的事情,而是如何更好的配合協調。

我們現在也想做一些工作來去協調和連接以太坊裏面的一些原生的開發者社區和波卡現在的首批的開發,一起做一些工作,像 PolkaWorld 馬上要在 9 月 21 號在杭州舉辦一個非常盛大的 Substrate 黑客馬拉松,也會有一些以太坊的開發者來參與,這就是非常好的跡象。

區塊鏈發展 —— 中國 VS 世界

接下來再講我們這一次的第三個話題,中國和世界的區塊鏈發展對比。

這次柏林的活動,參會的成員、項目方和觀衆,其實來自於全世界五湖四海,美國的非常多,毋庸置疑,來自日本的韓國的都很多,中國這邊的話其實去的人挺多,但是比較出挑的項目方屈指可數。

DeFi 與 DAO 爲何成了柏林區塊鏈周的熱點?波卡全球大使聚會

這次我們在柏林看到的中國的公鏈項目只有 Nervos。所以可以這樣說,這一次柏林區塊鏈週中國的公鏈,可以說是碩果僅存的只有 Nervos,算是我們中國過去兩年公鏈瘋狂之後交出的一張不如人意的成績單。

其實除了公鏈之外,中國的 DAPP 包括其他的一些鏈上的基礎設施 layer2 的一些項目,在柏林這邊也非常的稀少,無人問津。這個原因我想一是因爲語言問題,第二個更重要是在於我們中國其實已經和國際區塊鏈,尤其是跟歐洲和美國的區塊鏈主流發展的技術、理念模式、發展方向發生了分叉。如果倒推的話,這個分叉我覺得就是從一年前,是從去年的八九月份開始的。去年的八九月份,整個數字貨幣的行情發生了一輪讓人手心出冷汗的暴跌,暴跌之後導致很多區塊鏈項目方失去了信心,對區塊鏈的開發失去了信心。

雖然說數字貨幣價格的暴跌對全球的項目方都有信心的打擊,但是對中國項目來說尤其之大,其實是可以從文化心理上來講。

中國人比較喜歡從衆,我們在樂觀的時候會集體放大樂觀的情緒,這使得我們的牛市比別人更牛,我們的熱鬧比別人更熱鬧;但在熊市的時候,我們也會受到旁邊的影響,我們會比別人更恐慌,會比別人更悲觀

而且還有一點比較諷刺的是我們中國人太聰明瞭,一旦一個事情苗頭不對了,馬上就換方向,然後新的人也就不進來了。但是在歐洲那邊人他們比較鈍,腦子比較慢,所以他們的神經末梢不會像我們這麼敏感。就算碰到熊市,該開發還是在開發,該做什麼還做什麼。他們以一種比我們更淡然的方式應對熊市,而不會因爲一些價格的原因去切換方向。但我們中國項目方比較更多從商業考慮,一旦失去了商業價值,就會開始換新的方向,所以從去年這一輪八九月份的暴跌開始,歐洲和中國的區塊鏈項目方就發生了在理念上在深層次的分道揚鑣。

那這樣的結果是什麼呢?

中國,能讓人眼前一亮的的底層項目,基礎設施項目越來越少,那好的一面是,比如說像一些礦池、錢包、交易所、量化這種現金流和商業模式非常明確的,兩三句話就能跟投資人講清楚的這樣一些區塊鏈的賽道發展較好。

歐洲人因爲腦子慢,神經比較鈍,還是在開發一些底層的基礎設施,同時又開始去進行更深度的思考,開始做一些在社會文化認知方面,不僅僅是在商業模式上面,在怎麼賺錢上面去做這些事情,所以纔會有了這一次 DAO 的復興。像剛纔我說的 Meta Cartel ,這個社羣就是在從去年 8 月份布拉格的第四屆 DevCon 醞釀起來的。

然後中國這邊除了剛剛說大家去做一些商業模式非常明確的項目或者說賽道之後的話,還有另外一個不太好的現象,就大家開始對於模式幣的追捧,對於盤圈的追捧,這是讓人比較傷心的一件事情!

模式幣盤圈這種東西,大家用簡單的小學邏輯能力思考一下,都不用深入思考,就知道最後必然會崩盤。但是在去年年底及今年年初的時候,甚至一直到現在還有很多項目方對模式幣和盤圈趨之若鶩,完全沒有任何價值的東西,比如說貝爾鏈這種東西,Plustoken 這種,甚至說還有些項目方還以之爲傲。所以我覺得這其實是我們去年從 8 月份的大分水嶺以來,結下的最惡劣的這個果。菩薩畏因,凡人畏果,那這個因和果是什麼?

我們現在看到的中國區塊鏈和全球區塊鏈的這個大分叉。看起來是果,但背後的因其實在於,第一沒有像西方人一樣,比較坐得住冷板凳,靜的下心的一個心態。這是爲什麼?V 神也好,Gavin 也好,都是老外,而不是中國人。另外也是因爲中國的區塊鏈行業,大家其實都是因利聚,當然也會因利散,這其實也不是問題,也不是錯誤,只是說太過務實,可能還不是特別適合區塊鏈所提倡的去中心化的精神和願景。

不過我還是覺得從一年前的分水嶺到現在,中國區塊鏈的發展是不是真的跟不上了?其實並非如此。我們要對自己有信心,畢竟我們是一個有非常強的實現能力,同時又有非常大工程師紅利的國家,歐洲沒有一個像 BAT 級別的公司。所以說我們只要重新回到區塊鏈精神的本源,能夠更積極的,更多的和國際區塊鏈社區,尤其是跟以太坊社區,跟波卡社區進行深度的交流,我相信很快我們就會趕上這失去的一年。

一些有意思的項目

最後呢再講講我這次在柏林區塊鏈週上看到讓人比較有意思的項目。

當然以太坊 2.0 和波卡我就不多介紹了,這肯定是我不分先後最看好的兩大方向,但除了這兩個方向之外的話,我其實還挺看好另外一個叫Near Protocal的項目,這個項目是一個更務實的,更開發者友好和客戶友好型智能合約開發平臺,也有很多在共識方面的創新,提供了更好的 TPS 。

除了這個底層項目之外的話,我也看到很多一些工具,比如說有一個叫The Graph的項目,這個項目它提供了一種新的鏈上數據查詢方式,讓你能夠非常輕的在多條鏈上,但是目前主要是以太坊這上面能夠查詢調取鏈上數據,這個對於跨鏈互操作性也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

還有就是Gnosis 和 Aragon這兩年他們也算是非常靜下心來做了一些事情,尤其那些做 DAO 基礎設施的項目讓我眼前一亮。但是現在還是面臨這樣一個問題,雖然我今天吹 DAO 確實很多,但是歸根到底我可以這樣說,Gnosis 也好 Aragon 也好,現在的日活也就只有幾十不到一百,也就是說 DAO 雖然火,但是是叫好不叫座,需要更多的開發者來基於有價值的場景去開發。一些活躍的大社區,像 MakerDAO 已經提供了很好的工具,但這些工具需要大家用起來。

還有一些項目就不多一一介紹,其實這一次讓我眼前一亮的新項目,大部分來自於以太坊黑客馬拉松裏面涌現出來新項目,這些項目有很多是基於 Compound 和 MakerDAO在做,Compound 和 MakerDAO 的確給大家提供了很多新的思路。

然後還有一些方向像PoS 這個生態裏面怎麼結合 PoW 來做點事情,這其實也是很多項目和開發者在思考的方向,但是沒有具體項目,但我覺得這個 idea 很有意思。

最後總結下,這次的柏林區塊鏈周給我留下更多的是對於未來 Web3.0 發展的信心,對區塊鏈發展的信心,同時也給了我們中國區塊鏈開發者和項目方很強的緊迫感,我們必須立即跟國際重新接軌,摒棄模式幣、傳銷、資金盤這樣一些東西,回到我們當初加入區塊鏈社區的初心,去中心化這樣的一個理念。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