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Fi 在 2020 年初還主要專注於借貸,但在今天,其用例擴展到了交易、合成資產、資產管理等諸多領域。

撰文:Nick Chong,就職於區塊鏈投資機構 ParaFi Capital
翻譯:盧江飛

根據我的記憶,上一次以太坊 Gas 費達到當前低位大約是在 2020 年初,也就是 Aave 首次發佈的時候。和那個時候相比,以太坊和 DeFi 發生了很大變化,是時候讓我們回顧一下。

Gas 費回到 2020 年初水平,但以太坊和 DeFi 卻發生了徹底的變化

現在,以太坊區塊鏈上僅 ETH 和穩定幣之間的日均結算交易額就超過了 450 億美元。根據 CoinMetrics 的數據顯示,2020 年初,這個數字還不到 9 億美元,當時也低於比特幣的交易量。

Gas 費回到 2020 年初水平,但以太坊和 DeFi 卻發生了徹底的變化

如今,以太坊 DeFi 總鎖倉量超過 600 億美元。而在 2020 年 1 月初,該指標價值約爲 7 億美元,其中大部分是 ETH 和少量存入 Maker 以鑄造 DAI 的 ERC-20 代幣。

Gas 費回到 2020 年初水平,但以太坊和 DeFi 卻發生了徹底的變化

現在,DEXs 已經開始「吞噬」中心化交易所的市場份額。DEX 有許多優勢,比如免許可訪問、支持長尾資產、以及更深的訂單簿。就在 6 月 13 日,Uniswap 的交易額超過了 11 億美元,高於 Bitfinex、Bitflyer、以及 Bitstamp。

Gas 費回到 2020 年初水平,但以太坊和 DeFi 卻發生了徹底的變化

隨着越來越多開發人員湧向以太坊,Truffle 開發環境的下載量已超過 500 萬次。

Gas 費回到 2020 年初水平,但以太坊和 DeFi 卻發生了徹底的變化

自 2020 年 1 月以來,已經通過 @gitcoin 向以太坊開發人員和社區成員新增分配了 2000 萬美元。2021 年第一季度,是迄今爲止資金分配規模最大的一個季度,資金分配總額達到 650 萬美元,相當於每小時分配約 3,000 美元。

Gas 費回到 2020 年初水平,但以太坊和 DeFi 卻發生了徹底的變化

以太坊 2.0 已經開始開花結果。2020 年初,由於延遲上線,比特幣社區和其他加密社區對以太坊 2.0 提出了嚴厲批評。但現在,以太坊 2.0 上質押的 ETH 價值已經達有 140 億美元。

Gas 費回到 2020 年初水平,但以太坊和 DeFi 卻發生了徹底的變化

比特幣也在湧向以太坊。如今,以太坊區塊鏈上錨定的比特幣數量已經超過 239,847 枚,佔比特幣總供應量的 1% 以上。而在 2020 年初,這一數字還不到 1,000 枚。

Gas 費回到 2020 年初水平,但以太坊和 DeFi 卻發生了徹底的變化

坦率地說,DeFi 在 2020 年初主要專注於一件事:借貸(基本上都是通過 MakerDAO 提供借貸服務)。但在今天,我們已經看到 DeFi 用例擴展到了許多領域,比如:交易、合成資產、資產管理等。預計未來也會拓展到衍生品市場。

那麼,爲什麼以太坊 Gas 費用會下跌?其背後又是因爲什麼呢?

實際上,這可能是 Polygon 推動的,當然,BSC 和 Solana 也發揮了一些作用。不過,ETH 價格也隨之下降了。

但 DeFi 會因此消失嗎? 我不這麼認爲。Polygon 始終如一的完整區塊證明了這一點,其智能合約已經鎖定了數十億美元資金。

6 月 14 日,Polygon 鎖倉量超過 70 億美元,創下歷史新高,本文撰寫時據 DeBank 數據顯示,已經達到 75.9 億美元(淨鎖倉量爲 64.7 億美元)。

Gas 費回到 2020 年初水平,但以太坊和 DeFi 卻發生了徹底的變化

來源鏈接:twitt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