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 15 天的 Hackathon 也許並不能讓你有動力去成立一家公司或去繼續一個想法,但是它一定程度上能讓你看到這個世界該有的樣子。

原文標題:《一個只存在 15 天的「公司」》
作者:橙皮書 Jessie

我們成立了一個「公司」,它只需要存在 15 天。我們之前從未見過彼此,我們每個人所在的地點分佈在世界各地、跨越好幾個大洲。我們因這個「15 天的公司」在線上結識,縱然各自身懷絕技,但能爲了同一個目標而彼此協作,一起賺點小錢,聊聊夢想。

平時的生活照常,工作照舊,老婆孩子照陪。我們使用 Slack 溝通任務,用 Zoom 頭腦風暴(撕逼翻臉),用 Github 更新進度 ...

這是近一段時間在 Gitcoin 和 Consensys 的線上黑客馬拉松上看到的「15 天組織」。

與傳統的 24/48 小時黑客鬆不同,黑客們不再把這個經歷當做是一個鍛鍊代碼、設計、產品技能的週末,而是真正成立一家公司的開始。

很早就開始關注這場線上 Hackathon,前後大概有近 2 個月的時間。作爲 Hackathon 來說,它中規中矩,有賽題、導師、獎金、hacker 團隊,五臟俱全。但它真正吸引我的點在於,這場線上運動所反映出的組織形式的潛在變革和分佈式協作的新嘗試。

我之前在《公鏈究竟該如何吸引開發者?Gitcoin 線上黑客鬆模式值得參考》這篇文章中介紹過這場 Hackathon,這裏不再贅述。據官方的統計數據,這個爲期兩週的線上競賽吸引了超過 500 名來自世界各地的開發者、設計師和企業家參與,最終產出 80 個項目。

在此期間,爲了讓參與者們可以更好的進行協作,作爲主辦方之一的 Consensys Labs 做了一些功課。他們準備了:

20 種 Youtube 的教程視頻(我看過的一個叫做「self-organizing」, 教你如何進行線上組隊、協作);通過 Discord 羣組設置了方便解答大家疑問的辦公室時間(Office hour);由於參與者跨了諸多時區,還設有專人在聊天羣裏進行線上實時支持,等等。

儘管有這些協作攻略和 Tips,我依然覺得線上的協作和線下面對面的協作不能同日而語。而且,這個 15 天看似熱鬧的活動究竟能產出什麼樣的項目,我其實是充滿疑問的:

  • 這種分佈式的協作方式是否真的可行?
  • 如何在讓更多的解決方案 / 項目在這場活動後還能繼續下去?
  • 這種「15 天公司」會常態化嗎?

爲了解答這三個問題,除了作爲觀察者去關注整個過程以外,我更喜歡直接的去了解當事人和組織者的感受和設計思路。於是,我分別聯繫到了幾個活躍的參與者以及組織方 Consensys Labs 並進行了一些有趣的談話。

15 天內,你將看到一個公司該有的好和壞

首先我想說,分佈式協作很難,尤其是在大家身處不同的時區,各自都有正常工作、家庭或者時間安排的情況下。

一般來說,協作的過程是:Form--norm--storm--reform,可以簡單理解爲組隊、溝通、腦(nao)暴(bai),重組。每一個部分的週期對於每個團隊來說都不盡相同,比如有的團隊在第 8 天的時候還在組隊,有的團隊在頭腦風暴的道路上一去不復返等等。

在和一些團隊交流的時候,可以看出不同的團隊協作過程中一些有趣的現象。

分佈式協作「公司」,是否有機會所有人都能在車庫創立公司?

Ugolino 的團隊在組隊過程中比較順利,大家的技能點很快就變得比較清晰。

「在短短几分鐘內,我們就組成了一個 4 人團隊:一名後端開發,兩名資深智能合約開發者,以及一名具有金融背景的技術作家。我們分別來自意大利、尼日利亞、多倫多和舊金山。」

Ugolino 說,這種分佈式協作的主要挑戰在於他們從來沒有面對面見過彼此,而且都是在工作中兼職做黑客的,讓每個人都全身心的投入非常困難。另一方面,很難知道每個人的期望是什麼,每個人對最終結果的努力和貢獻是什麼。但是他相信,一旦有一個共同的目標,並且清楚地瞭解每個人的能力和潛力,分佈式團隊將非常有價值。

Stefan 的團隊也遇到了同樣的問題。

「我們有一個很好的想法,但是由於人們忙於工作和家庭,並沒有真正把他們的心思投入其中。我認爲,讓核心團隊創始人在一起 (而不是分佈式) 工作效率更高,因爲他們可以快速地迭代,將一些可以落地的細節傳達給其他人,否則人們就會分心,無法投入到艱苦的工作中。」

除此之外,Stefan 還提到了這個過程中,大家都在努力嘗試用各種各樣的線上協作工具去彌補一些 Gap 和提升效率。比如溝通不足的問題,他們從 4-5 天一次視頻會議縮短到 2 天一次;無法追蹤進度,他們開始使用 slack 的機器人來提醒自己每天的任務等等。

儘管在協作中遇到了很多問題,但大家又似乎不約而同的表達出同一種感受:與各種和我不一樣的人一起工作,看看他們是如何思考和工作的,我能從他們身上學到什麼,獲得靈活的溝通技巧。最終我們竟然可以一起解決一個問題 / 完成一個產品,這真的很奇妙。

一個野心:讓全天下的人都有機會在車庫裏創建自己的公司

「Make it possible for everyone around the world to build their company in their garage. 」

當 Consensys 的 Katie 和 Zach 和我在電話裏講到這個「野心」的時候,我真的難掩自己的興奮。同時我問了一個問題,事實上,大多數的 Hackathon 中產出的項目都非常早期,儘管有一些的想法很不錯,但大部分都是「一次性項目」,比賽結束了這個項目也就結束了。另一方面,有一些想繼續做下去的項目,卻因爲得不到後續的支持會很快“夭折”。如何改變這樣的現狀?

問這個問題是因爲真的有這樣的實際需求。Stefan 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他說自己來參加 Hackathon 的目的是爲了測試自己的想法、找到志同道合的夥伴,最終想成立一家自己的公司。

分佈式協作「公司」,是否有機會所有人都能在車庫創立公司?

爲了解決上面提到的問題,除了標準化的諸如設置孵化器、加速器、補助金項目之外,Katie 還和我分享了另一個很有趣的想法。他們打算通過組織一系列這樣的線上黑客馬拉松,在讓更多的人蔘與到分佈式協作的 compaign 中的同時,邀請那些在比賽中打算繼續做下去的團隊繼續參加 Hackathon,在這個過程中幫助他們一步一步的鞏固技術、熟悉市場,直到達到能夠被「孵化」和「加速」的水平。

分佈式協作的「公司」,這就是未來

Katie 和 Zach 在和我通電話的時候,一個在美國西海岸的聖何塞,一個在東海岸的紐約,據說團隊其他成員也是分佈在世界各地。這樣的遠程工作 / 協作的方式似乎在 Consensys 已經極爲平常。

當我寫下「分佈式協作的公司,這就是未來」這個標題的時候,其實我有些遲疑。因爲現實是,這樣的文化並不流行。

但與此同時,我又願意抱着樂觀的想法,隨着開源運動的發展,越來越多分佈式場景的出現,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意識到分佈式的協作會帶來什麼?它讓更多有技能的人可以將他們的技能解放出來,去運用到更多的項目上,而不是僅僅被鎖在他作爲僱員的那一家公司。他可以有自己的「15 天公司」,他也可以幫助成立成百上千家「15 天公司」。

當然,一個 15 天的 Hackathon 也許並不能讓你有動力去成立一家公司或去繼續一個想法,但是它一定程度上能讓你看到這個世界該有的樣子,不出門就能遇到大洋彼岸和你有着類似想法的人,有機會用最低的時間成本去測試自己的想法和創意,瞭解到原來有這麼多的問題在等待着被解決。而且正巧,我的技能可以幫助去解決它。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