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bra 的誕生,是扎克伯格對影響力和商業利益的雙重渴望。這種影響力不僅是經濟上的,也是政治上的。

原文標題:《Facebook 發幣:左手政治、右手經濟》
鏈聞經公衆號「LatePost」授權轉載
作者:劉泓君
編輯:宋瑋

「Libra 的使命是建立一套簡單的、無國界的貨幣和爲數十億人服務的金融基礎設施。」

6 月 18 日,Facebook 在美國西部時間凌晨兩點左右發佈區塊鏈 Libra 項目的白皮書,這是白皮書上的第一句話,鋒芒畢露。

「無國界的貨幣」意味着 —— 全球可以自由流轉的貨幣。簡單來說,Libra 不是用來炒幣的,而是用來支付和換匯的,這也是比特幣思想落地最合適的場景。

過去幾十年,互聯網的普及讓信息傳播變得低價可觸及。二十年前,歐洲發送短信的平均價格是 16 歐分。今天,在很多不發達國家,金融付費還要收取的高昂的手續費,100 美元的借貸金融服務收費高達 30 美元,而支付、匯款、轉賬、ATM 等均收取較高的手續費。

如果發送照片、訊息可以輕鬆方便、成本低廉,發送錢是否可以?Libra 應運而生。

Libra 是一種加密貨幣,用戶可以從交易所購買,或者在 Libra 上構建的應用程序中獲取,比如從未來的 Facebook 錢包 Calibra 換取 Libra,該功能預計 2020 年上線。Libra 在英文中是天秤座的意思,寓意公平、平等、溝通。

白皮書中寫到,任何持有 Libra 的人都可以根據匯率把自己持有的 Libra 兌換爲當地貨幣,就跟旅遊時兌換其他外幣一樣。這種加密貨幣與比特幣不同是,它使用資產儲備做擔保,不會因爲投機活動而影響價格產生波動。

2009 年,比特幣誕生,中本聰在創世區塊中寫到「2009 年 1 月 3 日,財政大臣正處於實施第二輪銀行緊急援助的邊緣。」中本聰在諷刺現在的金融系統每隔一段時間就產生一個巨大的泡沫。

比特幣白皮書發佈之後的整整十年,無數人根據其思想修改共識規則,在此情況下誕生了以太坊等一批區塊鏈組織。幣價的暴漲暴跌讓更多人關注和進入這個領域,然而十年過去,尚未能看到區塊鏈真正落地。

如今,整個區塊鏈行業市值不超過 2860 億美元。市值兩倍於區塊鏈的 Facebook 以及在全球範圍內擁有的 27 億用戶,它可以把普惠金融帶給更多人。Libra 即將發佈的消息,也在過去一週內刺激了比特幣價格的上漲。

記者全文閱讀了白皮書以及採訪,發現 Libra 的幾大亮點:

  • Facebook 並不擁有 Libra,該加密貨幣由 Libra 協會治理;
  • Facebook 無法通過 Libra 本身來賺錢,未來商業模式可由 Calibra 提供金融服務收取手續費;
  • Libra 在初期不會挑戰美元霸權,反而有可能會穩固美元霸權;
  • Libra 的誕生,是 Facebook 創始人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berg)性格中對影響力與商業利益的雙重渴望。

1 Facebook 並不擁有 Libra

Libra 協會才真正治理 Libra。從治理結構來看,Libra 的策略是用一種現實、折中、妥協的方案來啓動運營,以此來保證這個網絡的穩定性與安全性。

很多人誤以爲 Libra 是 Facebook 發行的貨幣。準確說,Libra 不是 Facebook 擁有的,它的管理是一個總部位於瑞士日內瓦的非營利組織,稱爲 Libar 協會。

白皮書中提到:「Facebook 將保有領導角色至 2019 年結束。當然,Libra 協會擁有最終決策權。」

Facebook 爲 Libar 爭取了 27 個合作伙伴,所有首批參與 Libra 協會章程擬定的企業均被稱作「創始人」,要求有 1000 萬美元的准入資金。這些合作伙伴包括:

  • 支付業 : Mastercard, PayPal, PayU (Naspers' fintech arm), Stripe, Visa;
  • 技術和交易平臺 : Booking Holdings, eBay, Facebook/Calibra, Farfetch, Lyft, MercadoPago, SpotifyAB, Uber Technologies, Inc.;
  • 電信業 : Iliad, Vodafone Group;
  • 區塊鏈 : Anchorage, Bison Trails, Coinbase, Inc., Xapo Holdings Limited;
  • 風險投資 : Andreessen Horowitz, Breakthrough Initiatives, Ribbit Capital, Thrive Capital, Union Square Ventures;
  • 非營利組織、多邊組織和學術機構 : Creative Destruction Lab, Kiva, Mercy Corps, Women's WorldBanking。

這些節點囊括了美國支付行業的頂尖選手,包括 Paypal、Stripe、Visa,也囊括了一些應用包括打車軟件 Uber 與 Lyft、電商網站 eBay 與 Farfetch。在區塊鏈界,美國最大的合規交易所 Coinbase 和比特幣錢包 Xapo 也加入進來。白皮書中稱,未來合作伙伴將添加至 100 個。

區塊鏈最重要的就是治理規則與激勵機制。Libra 官網上,目前該組織的架構是設立 Libra 協會理事會,加入企業均爲協會理事會的創始成員,日常決策爲一家機構一票,與投入金額多少無關,重要決策 2/3 以上的投票即可通過。

此外,協議還設立了不少於 5 名,不多於 19 名成員的 Libra 協會董事會,負責監督該理事會;成立由 5-7 名成員組成的社會影響力諮詢委員會,主要由非營利機構和學術機構組成;以及若干執行團隊。

與經典意義上的區塊鏈不同,很多區塊鏈公鏈創業項目提倡「鏈上治理」,這在 POW (proof of work, 工作量證明)機制中,拼的是算力;在 POS (Proof of Stake, 權益證明)機制中,拼錢。

「鏈上治理」的弊端是當達不到 51% 優勢時,當成員發生爭執難以達成一致,就會產生分歧與內訌,比特幣分叉也源於此。

Libra 這種線下治理方式的優點是可以在產生分歧時快速達成協議,弊端則是這與區塊鏈「算法爲王」的思想有着本質不同,被質疑者認爲僞民主。根據白皮書,如今不開放許可性治理,原因是此種情況下,還沒有成熟的解決方案,保證全球十億人交易需要的規模、穩定性和安全性。

在白皮書中寫到,該項目以許可性治理的方式開啓,但是未來五年內,希望轉向非許可性治理,轉變共識節點運營,以降低參與的准入門檻,並減少對創始人的依賴。非許可性治理更加符合區塊鏈思想,如果非許可性治理可以真正做到越來越去中心化,這會讓監管變得更加困難。

對於 Libra 100 個節點算不算去中心化,TOP Network 創始人 Steve Wei 分析稱:「現實情況是目前波場有 27 個節點、EOS 有 21 個節點、幣安有 11 個節點,從節點上看,Facebook 是比這些項目都要去中心化的。雖然 Tendermint 創建是把節點設置爲 100 個,但真正發揮作用的也就是前面 20 多個,後面 80% 的節點的算力 (Stake) 非常少的。」

從治理結構來看,Libra 的策略是用一種現實、折中、妥協的方案來啓動運營,以此來保證這個網絡的穩定性與安全性。但提出了一個未來去中心化的區塊鏈理想,這將吸引一批區塊鏈信徒,也因「使命感」爲其帶來更多影響力。

如果 Facebook 希望真正發揮 Libra 的影響力,最關鍵是未來淡化自己在組織中的主要角色,在轉型非許可型治理後充分的去中心化。

2 Facebook 如何賺錢?

Facebook 是無法通過 Libra 來賺錢的,但是可以通過 Calibra 提供金融服務來收取手續費。

Calibra 是 Facebook 受政府監管的合規子公司。於用戶而言,Calibra 是一個獨立的 APP,可以通過蘋果和谷歌應用商店下載,通過 Facebook Messager 和 Whatsapp 來轉賬、存錢和付款。

如果用區塊鏈的概念來說,Libra 是一條鏈,Calibra 則是鏈上的 DAPP (去中心化應用),本質上是錢包。Facebook 手握 27 億用戶,正是它最大的優勢。

這個錢包與大部分比特幣冷錢包不同,它是一個託管錢包。這就意味着,用戶會在錢包中產生大量的沉澱資金,而 Facebook 也會擁有支付的資金池。

儘管扎克伯格反覆強調這個錢包的「安全與隱私」,託管錢包是被詬病最多的地方。

Calibra 使用 KYC 身份驗證,需要政府簽發的身份證明才能註冊帳戶,也就是說,使用 Calibra 還是與用戶真實身份綁定在一起。隱私問題依然是最大的擔憂:爲了符合法律法規要求,賬戶信息會被用來防止詐騙和犯罪活動,也不排除被分享給美國政府。

區塊鏈原教旨主義者認爲,這與區塊鏈精神相背離;但確實是合規框架中最現實的方案。Facebook 在隱私問題上只聲稱,會把賬戶數據與社交網絡做隔離。

扎克伯格在公開信中稱:「未來希望 Calibra 提供能多服務——例如按一下按鈕即可支付賬單,通過掃描代碼購買咖啡,或乘坐當地公共交通工具而無需攜帶現金。」

這初聽起來與中國移動支付很像,不同的是,它是系統搭建在區塊鏈上支付系統。扎克伯格提出未來會在這條 Libra 鏈上加入更多的第三方錢包,並稱「人們有選擇很重要」。

對於 Calibra 的商業模式,Steve Wei 分析稱 Calibra 的商業模式可以通過金融服務來收取手續費,這一點跟支付寶類似,儘管這個手續費會比傳統金融低很多,它依然是一筆可觀的收入。此外,還可以收取跨境換匯的手續費。

跨境付款的市場有多大?2017 年,全球跨境轉賬一共有 6130 億美元,其中 4660 億美元發生在貧窮和中等收入水平國家。過去,跨境轉賬成本平均每發送 200 美元,成本爲 7.1%,這一數據在發展中國家更高。Facebook 只需要比傳統金融機構降低一點價格,未來從 Calibra 獲得的營收就可能超過現在的總營收。

過去,Facebook 一直在嘗試支付系統,結果並不理想。與微信與支付寶不同,天然全球化的 Facebook 推行移動支付面臨的難題也是全球性的:在更多的第三世界國家,不同國家在線支付系統不完善,貨幣不穩定,事實上,很多國家的人連銀行賬戶也沒有;很多印度員工在打款回家時,還面臨着賬戶的不安全。

Libra 官網上公佈了一組數據來說明其願景:

  • 世界銀行 2017 年 Findex 報告顯示:17 億人,全球人口的 31% 沒有銀行賬戶;
  • FDIC2015 年調查顯示:840 萬美國家庭,1410 萬成人和 640 萬兒童直到 2017 年依然沒有銀行賬戶;
  • 蓋茨基金會數據:有近 10 億婦女由於性別歧視被排除在正規的金融體系之外。

Facebook 的願景正是爲這些人提供金融服務。如果這項技術規模化應用,可以把 Libra 這條鏈理解成爲取代現在全球的 SWIFT 國際資金清算體系,Facebook 提供託管錢包。不管是 Facebook 還是類似於 Coinbase、Uber 這樣的大節點,均可賺取支付、換匯的手續費。

3 挑戰美元還是穩固美元霸權?

只要 Facebook 的數字貨幣是以美元爲基準,則是美元霸主地位在數字貨幣領域的延續。

白皮書顯示,Libra 維持穩定的方法是把 Libra 的價值將與一籃子法定貨幣掛鉤,類似於現在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中的 SDR。

  • 在資本保值方面,協會將僅投資那些不太可能違約,也不太可能出現高通脹的穩定政府發行的債券;
  • 在流動性方面,流動性市場的日交易量通常高達數百億甚至數千億,協會的計劃是依靠這些政府發行且可交易的短期證券來保證流動性,這能讓儲備規模隨着流通 Libra 的數量增減而輕鬆調整。

當創始成員們購入 1000 萬美元的國債或者政府債券,或者將這筆現金存入中央銀行時,都會產生利息。根據白皮書,這些儲備資產產生的利息分配將提前設定,分配給首次出資人;普通 Libra 用戶不會收到來自儲備資產的回報。

可以設想,未來 Libra 協會的一個重要工作就是維護一籃子貨幣的穩定。白皮書顯示,Libra 儲備中的資產將託管機構持有,它們分佈在全球各地,以確保資產的安全性和分散性。

過去,委內瑞拉經歷了一次瘋狂通脹,當地貨幣貶值到一文不值,人民不惜以被警察逮捕爲代價來挖比特幣,獲取經濟收入,而比特幣的價值上下波動太大。試想,有了 Libra 以後,如果通貨膨脹會發生了,人們會瘋狂把自己的資產換成 Libra 這樣的穩定幣。

當提到「Libra 不會與中央銀行競爭,因爲他們使用一籃子貨幣」時,《精通比特幣》作者 Andreas M Antonopoulos 反對稱:「讓我們看看印度,當他們決定實施貨幣政策(讓貨幣貶值)時,如果人們可以獲得 Libra 來替代(當地貨幣),這會削弱貨幣政策力量。」 言外之意是 Libra 正在削弱主權國家經濟調控的能力。

如果順應以上貨幣貶值的分析邏輯,在 2019 年最高通脹率國家分別是:委內瑞拉通脹率高達 10,000,000%,津巴布韋 : 73%,蘇丹 : 49%,阿根廷 : 43%,伊朗 : 37%,南蘇丹 : 24%,利比里亞 : 22%,也門 : 20%,安哥拉 : 17%,土耳其 : 17%。未來,在這些高通脹發生的國家,這些通脹小國人民會更願意持有 Libra。過去,如果國家阻止美元入侵,美元則不容易進入,但 Libra 這種加密貨幣天然的全球化會加速強勢法幣的滲透。

美團創始人王興在飯否評論 Libra 稱:「策略很清晰,柿子撿軟的捏。先把全球 200 個國家中弱國的貨幣系統逐步替代掉,碰到極少數強國當然是該低頭就低頭,該合謀就合謀。」

主流觀點認爲:如果這一籃子貨幣中,有超過 50% 的美元,這不僅不會動搖美元霸主地位,反而會因爲大量購入 Libra,增強美元霸主地位。只要 Facebook 的數字貨幣是以美元爲基準,則是美元霸主地位在數字貨幣領域的延續。

4 誰會受到衝擊?

短期來看,直接受到衝擊的是穩定幣;長期來看,這是對蘋果、微信支付、支付寶等互聯網公司的降維打擊。

「衝擊最大的應該是與 Libra 性質類似的穩定幣,比如 USDT 等。另外,以太坊也會受到一定程度的衝擊,因爲很多穩定幣是在以太坊結構上建立的。」Steve Wei 告訴《財經》。

目前,Libra 的區塊鏈採用使用拜占庭容錯 (BFT) 共識機制。這種方法可以在網絡中建立信任,即使某些驗證者節點 (最多三分之一的網絡) 被破壞或發生故障,BFT 共識協議的設計也能夠確保網絡正常運行。

儘管 Facebook 的 BFT 機制在技術上並無明顯創新之處,亮點在於 Move 編程語言,這是一種全新的編程語言,專門適用於智能合約,以保證合約的安全性與可靠性。

「Libra 本質上是一個公有用戶許可鏈,要資源有資源,要用戶有用戶,要商戶有商戶,說它是迄今爲止最靠譜的 POS 也不爲過。對現今所有基於 POS 系統影響最大。」 區塊鏈公司 Nervos 聯合創始人王博告訴《財經》。

「長期來看,對互聯網巨頭騰訊、蘋果、阿里等影響較大,Libra 以支付入手打造全球無摩擦的金融服務平臺,是對傳統互聯網的降維攻擊。」王博補充。

Libra 出現第一次讓區塊鏈對 27 億用戶觸手可及,對整個區塊鏈行業來說,是一次重大利好。Bodhi 創始人林嚇洪點評稱:「Libra 的問世將模糊中心化與去中心化之間的隔閡,模糊盈利與非營利之間的邊界,模糊比特幣與 Q 幣之間的概念。」

「真正的商業創新和突破一定不是來自於舊世界的龍頭老大,放下商業利益的包袱打破常規重新思考區塊鏈商業模式的企業纔是這波浪潮的弄潮兒。」林嚇洪說。

但對於比特幣和去中心化的鐵桿信徒來說,他們依然在嘲諷 Libra 不符合區塊鏈思想。Andreas M Antonopoulos 對 Libra 提出了批評:「這種貨幣是否是開放的?中性的?無國界的?去中心化的?抵禦審查的?回答是不是,不是,不是,不是,不是。」

正如這五個不是所說,在《財經》的廣泛採訪中,大部分採訪對象都認爲無論是 Colibra 錢包還是 Libra 上的公司,一定會爲了合規走 KYC (know your customer)實名驗證的方式,走與監管合作路線,甚至不排除用戶數據最後可能會到美國政府手中。

過去,比特幣與加密貨幣的流行的重要原因之一,是這些加密貨幣可以繞過政府的監管,頻繁應用於洗錢、資助恐怖份子、地下錢莊以及資金外流。未來,Libra 如何反洗錢反恐,還將面臨重重挑戰。

5 扎克伯格擺脫困境

與其說 Libra 是可以改變現有金融體系的一個工具,不如說它更像是扎克伯格擺脫隱私危機與商業模式困境的工具。更深層次上,是扎克伯格改變世界不平等,尋求影響力與商業利益雙贏的產物。

自從劍橋分析事件爆發後,扎克伯格在美國國會的聽證會上頻繁接受質詢。隱私危機事件也同時暴露了 Facebook 脆弱的商業模式——廣告佔據了其絕大部分收入。

在美國五大巨頭中,只有 Facebook 的商業邏輯最爲單一。如果 Libra 能夠順利運轉,Facebook 僅通過 Calibra 錢包就可以賺取大量的手續費,這爲 Facebook 帶來了新的商業機遇。

仔細分析過去 Facebook 在過去一年遭遇的聲討,核心是 Facebook 平臺上有太多的競選廣告,「劍橋分析」利用用戶隱私,影響美國大選。本質上來說,Facebook 與華盛頓的根本矛盾是這種看不見卻強大的政治影響力。

2017 年,扎克伯格的新年挑戰是走訪美國各州、拜訪不同地方的人。拜訪北達科他州之後,他在 Facebook 的頁面上發了了一張自己在石油鑽井平臺上的照片,並附上文字:「防止氣候變化是我們這一代人面臨的最重要挑戰之一。」連續的拜訪,對各種人類未來問題的關懷,被外界解讀爲扎克伯格有意進軍政壇。

在 2018 年 Facebook 開發者大會上,不止一個人指出,扎克伯格演講的遣詞造句和舉止神態,越來越有奧巴馬的風格。

從外在看,扎克伯格追求並獲得了強大的控制權,但這種控制權和影響力,建立在他內心對改變這個世界不平等的強烈渴望之上。

非洲有 70% 通信需要靠非洲以外地區中轉,扎克伯格曾經發誓要在接下來十年讓非洲 6.35 億人口免費用上網絡。Facebook 與電信運營商 Airtel Uganda 和寬帶服務提供商 BCS 合作,在烏干達西部鋪設 770 公里的光纖傳輸網絡,幫助烏干達 300 多萬消費者接入互聯網。正如這次發行 Libra 一樣,Facebook 鋪設網絡絕不僅僅是獨家服務,而是希望其他運營商都能加入。

早在 2015 年在自己女兒出生時,扎克伯格與妻子把 99% 的股份捐出來做教育基金;在與硅谷學校 Summit Public School 合作時,他親自走訪,仔細聆聽老師們的建議,不僅捐錢,還爲學校捐贈工程師。

他同時關注醫療與司法,承諾要在 2015 年之後的十年,嘗試在女兒 Max 有生之年「治癒所有疾病」,併爲此投入 30 億美元。

過去幾年,扎克伯格爲「人類終極問題」身體力行,改變通訊、醫療、教育、能源,甚至通過科技改變貧富差距。如果仔細閱讀 Libra 官方網站的數據,金融最難以觸及的地方在貧窮與發展中國家。

過往這些舉動,都跟他這次牽頭設立的 Libra 頗有幾分相似的意味:爲更多難以享受到金融服務的人推進普惠金融,這些「使命感」最終又可以轉換爲商業利益。

Facebook 雖然只是一個社交平臺,但是它建立起的影響力卻在影響世界的政治體系,包括對美國、歐洲選舉的影響;這次,Facebook 帶頭設立的 Libra,正在經濟領域扮演着類似的角色。這或許正是扎克伯格內心的驅動力所在 —— 通過平臺規則,改變世界。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