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着市場的成長和加速成熟,加密貨幣乃至整個區塊鏈行業都逐漸進入大衆視野,不再僅限於密碼極客這個小衆圈子。而在這個過程中,也有越來越多其他領域的專家學者參與到了這個新興市場中來,爲這個曾經技術主導的行業帶來了更多嶄新的觀點和思考。

近期鏈聞採訪了斯坦福大學 The Future of Currency Program 聯合創始人 Atticus Francken,同時擁有多年的消費、科技及能源等領域的從業經驗,也曾供職於美國的金融監管部門。值得一提的是,Atticus Francken 還入選了 2021 屆清華蘇世民學者名單,將於今年來到清華蘇世民學院交流學習。

對話斯坦福學者 Atticus:二層競賽時代到來,監管反有望將 DeFi 推向更廣闊市場

在本次採訪中,Atticus Francken 針對當下加密貨幣市場熱度最高的 DeFi、監管以及波卡等話題發表了很多頗具洞見的個人觀點。

他指出,目前一層協議的競爭即將結束,大量新的二層項目代表了向前的積極一步。此外公鏈賽道上也出現了像波卡一樣的一系列真正能夠對以太坊產生威脅的競爭者,整個行業或將迎來新一輪的快速發展。

而去年大火的 DeFi 仍然擁有巨大的潛力,在巨大的財富效用下,雖然必然會帶來監管的介入,但是這種良性的監管反而有望將 DeFi 推向更廣的市場,爲 DeFi 帶來可觀的新鮮血液。

以下是鏈聞對 Atticus Francken 採訪的內容整理:

Q:您擁有傳統金融機構中豐富的從業經驗,並曾在美國政府的金融監管部門任職。您如何看待 DeFi 代表的「新金融」對傳統金融市場的影響?以及如何看待加密貨幣市場與監管之間的關係,兩者真的不兼容嗎?

DeFi 具有巨大的潛力,可以極大地改變資本市場的狀況,並給現有的金融機構施加壓力,以滿足消費者的需求。長期以來,現有的金融機構一直沒有對所有借款人做出反應,甚至對少數羣體和有色人種都有內部偏見。 DeFi 是一套財務難題,可以完全重塑此空間的發展方式。

隨着我們更深入地研究「新金融」,像 Konomi 這樣的項目代表着巨大的努力來建立新的基礎設施,這些基礎設施將帶來實質性的變革,這種變革具有成本效益,並有利於更具包容性和建設性的新金融模型。我們目前在市場上看到的一些瘋狂收益肯定會受到一些監管,但也會將 DeFi 推向更廣的人羣。在大規模採用和法規之間需要權衡取捨。爲了大規模採用和廣泛使用這些新的金融工具,將需要更嚴格的監管環境,以確保更多人的資金安全。

Q:您在斯坦福大學發起了一個名爲「The Future of Currency Program」的項目。啓動該項目的初衷是什麼?能介紹一下這個項目嗎?

我和我的一些同事在 2019 年中啓動了斯坦福「The Future of Currency Program」項目。不過在項目啓動階段爲了獲得政府的批准,我們花費了很多時間和精力,因此項目的啓動過程比較漫長。不過最終項目成功獲得了(美國)政府的批准。

我們項目的核心旨在幫助促進採用中央銀行數字貨幣和其他數字貨幣。爲此,我們着重於交互性和構建基礎結構以使用我們的沙盒服務來測試 CBDC 模型。

我們的目標是確保各國政府能夠獲得一種安全的方法來測試這些模型,並確保行業能夠儘可能快地確立一個足夠好的標準,並能夠提供足夠好的服務,而這也將推動整個行業的發展。

Q:您何時開始關注加密貨幣市場?您認爲,從那時到現在,整個加密貨幣市場或整個區塊鏈行業發生了什麼變化,哪些領域取得了顯着增長?

我從 2018 年開始密切關注數字貨幣市場。我知道,我錯過了 2016 年最初的牛市,但是我認爲這是一件好事,因爲它淘汰了許多不良參與者。在過去的幾年中,我們看到了 DeFi 的發展以及許多新項目的誕生,這些項目側重於基礎架構的建設以實現真正的企業採用。我要說的是,隨着這一領域出現更多偉大的項目,第一層協議的競爭即將結束。像 Polkadot 之類的項目已經展示出了不同於以太坊等成熟項目的技術多樣性。而像 Konomi 這樣的二層項目在建立新協議(如 Polkadot)的基礎架構上已經取得了非常不錯的成績。而除了 DeFI 之外,穩定幣和 NFT 也已經取得了非常不錯的發展。

Q:今年您將在清華大學蘇世民學院學習。您對中國區塊鏈產業的當前發展有什麼瞭解?您認爲中美之間在加密貨幣市場環境中最大的區別是什麼?

美國在數字貨幣方面仍有很大的增長空間。我們在系統中需要承擔更多責任,這會減緩增長並限制創新。我認爲在中國這些努力得到了更多的接納。例如,北京是除了倫敦和硅谷以外最偉大的區塊鏈城市之一。我非常期待在這個社區中活躍起來,並將我在斯坦福大學的工作與清華大學及其在北京的傑出機構和創業社區聯繫起來。我從中國特定市場瞭解到的很多信息,都來自我在斯坦福大學的共同創始人喬納森·帕迪拉(Jonathan Padilla),他在歐洲,美國和中國的區塊鏈領域非常活躍。

此外,我認爲中國市場冒險的意願更大,中國政府對區塊鏈的支持也越來越強,這將是開展強有力的技術努力的關鍵要素。

Q:DeFi 概念在大約半年前迎來了爆炸式增長。您如何看待 DeFi 的未來?您認爲 DeFi 上哪些賽道和產品最值得關注?

DeFi 在過去幾個月的時間裏經歷了爆炸性增長,以太坊的市值增加了數十億美元,並推動了以太坊生態系統的持續增長。我認爲某些較大的項目(例如 Compound 和 Aave)值得關注,並獲得了巨大的成功。我認爲,建立在其他協議上的新項目從長遠來看將具有巨大潛力,因爲以太坊區塊鏈效率低下,而其他新的協議可以在實現更加性能的前提下同時節省成本。 Konomi 等項目在 Polkadot 上的項目將從降低的成本,良好的開發人員社區以及對這些新協議的總體興奮中受益。

Q:您認爲 DeFi 領域最大的風險點是什麼?

DeFi 尚未經歷真正的加密冬天。我認爲,當市場長時間轉向熊市時,可能會出現一些問題,因爲一旦出現集中清算需求,抵押品是否足額且項目本身是否穩定將面臨挑戰,我認爲這是 DeFi 面臨的中短期風險。從長遠來看,由於項目被迫有更嚴格的要求和政府的更多監督,監管可能會導致新項目落地的難度大幅上升。

Q:DeFi 的前提是「去中心化」,這是否意味着 DeFi 不需要受到監管?而如果需要進行監管的話,您認爲這種監管要如何實現呢?

我認爲監管是有必要的,而可能性是設計一些基本要求和框架,這些條件和框架設計有助於公平競爭,並減輕某些參與者的信息不對稱性。此外,許多法規集中在 KYC / AML 問題上,政府希望確保所有人良性地使用此係統,而避免作惡者利用這套系統進行洗錢等違法行爲。只要建立標準的基本框架到位,市場就有很多自治權可以自我監管。

Q:幾乎所有發展到最高水平的 DeFi 項目都是基於以太坊網絡的,但是我們也已經看到,以太坊網絡的成本高和擁堵的問題變得越來越突出。哪些公鏈有望影響以太坊在 DeFi 領域的領先地位?

在這方面,Polkadot 是挑戰以太坊的最有力競爭者。他們擁有強大的開發人員社區,以及來自 Gavin Wood 和 Bjorn Wagner 等人的領導團隊。它們速度快,成本低,這將使基於它們的項目受益。其他協議,例如 Algorand,Hedera Hashgraph,Aave 和其他協議,最終將爲以太坊提供更多競爭。但這並不是一件壞事,因爲它將迫使以太坊做出響應並加速 Eth 2.0 的努力,如果做得正確,它將成爲更廣泛生態系統的強大力量。

Q:Polkadot 平行槽拍賣在啓動後帶來了巨大的市場熱情。您認爲這將對 Polkadot 生態,特別是 Polkadot 生態中的 DeFi 項目產生什麼影響?

我認爲這會吸引更多尚不瞭解 Polkadot 生態的人關注到這個方向。隨着更大的企業參與者對系統的瞭解,平行插槽拍賣將幫助確保平行鏈和相關基礎設施來展露 Polkadot 生態系統的真正力量,以及獲得底層上改變區塊鏈遊戲規則的能力。

Q:每個人都在談論 Web 3.0,那麼我們距離 Web 3.0 究竟還有多遠?

我認爲 Web 3.0 已經到來了,我們處於 Web 3.0 的早期。我認爲,隨着更多項目的開展,越來越多的公司採用區塊鏈以及政府也支持區塊鏈的成果,各方面的變化都會很快到來。我在斯坦福實驗室( Stanford Lab )的工作重點正是加快這一進程,並向監管機構和政府展示區塊鏈的力量和潛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