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 TokenInsight 和 Daniel Yan 的聊天中,TokenInsight 發現 Daniel 是一個思維十分清晰,目標感非常強,對數字資產(尤其是期權)有着敏銳的洞察力和獨特見解的人。Daniel 認爲,2021 年期權市場規模將達到 100 億美金的日交易量,和期貨市場的差距將從現在的 20-30 倍縮小到 5 倍。

TI 專訪 bit.com COO Daniel Yan:2021 年底期權市場日交易量將達 100 億bit.com COO Daniel Yan

要點總結

伴隨着衍生品市場的增長以及比特幣等主流貨幣在四季度牛市行情的開啓,2020 年數字資產期權市場迎來了一個小小的爆發。TokenInsight 數據顯示,2020 年期權市場全年交易量增長 54 倍,全年最高單日交易量突破 12 億美元。在大型交易所紛紛入場佈局期權的同時,市場也不乏新玩家加入。

在行情持續火熱的背景下,TokenInsight 邀請 bit.com COO Daniel Yan,對雙幣理財、衍生品市場、期權等行業熱點進行了暢聊,爲大家洞察數字資產市場,捕捉行業的增長點,探討下一個市場爆發。

從 TokenInsight 和 Daniel Yan 的聊天中,TokenInsight 發現 Daniel 是一個思維十分清晰,目標感非常強,對數字資產(尤其是期權)有着敏銳的洞察力和獨特見解的人。Daniel 認爲,2021 年期權市場規模將達到 100 億美金的日交易量,和期貨市場的差距將從現在的 20-30 倍縮小到 5 倍。Daniel 對於市場的其它主要觀點還有:

  • 散戶對結構化產品的需求和機構入場形成很好的平衡(隱含波動率的買方和賣方),2021 年將是期權的資金流向變得更爲健康的一年;
  • 決定做期權而不做期貨在於打敗一個競爭對手要比打敗十個競爭對手簡單,儘管期貨市場現在很大;
  • 不同類型的參與者會繼續進場,期權的散戶參與者正在處於一個爆發的前期;
  • Deribit 一家獨大的市場狀況會被打破,bit.com 的目標是 2022 年做到期權市場 30%-40% 的市場份額,產品上有四大計劃:BCH 期貨和期權,bit.com APP,現貨交易,統一保證金;
  • 創新型產品的創新點不在於在一個小幣種上做歐式期權,而是在大幣種上去做一些奇異期權;
  • 市場的增長是足夠大的,外界看來的競爭對手之間沒有你死我活的競爭,要把自己做好;
  • 對於市場交易者的建議是:要有紀律性(設置止損點),第二點是長線投資。

以下是採訪實錄:

TI:歡迎 Daniel 參加我們的採訪,首先請您介紹一下自己的背景,以及進入行業的情況。

Daniel Yan:好的,沒問題,感謝 TokenInsight 邀請。我個人的經驗的話是 2010 年到 2018 年在香港美林銀行做亞洲外匯產品的交易,主要時間在香港,有一小段時間也在紐約做外匯衍生品交易。

2017-2018 年,我開始和比特大陸的 CEO 吳忌寒總接觸,幫比特大陸擴展數字資產交易市場的機會。我當時搭建了一個團隊,在比特大陸做了 OTC 和一些自營的量化交易,6 個月時間內讓業務變得非常有盈利能力。於是後來我們萌生了做 Matrixport 的念頭。

在 2018 年底的時候,我們做了決定,成立了一家新公司,專注做數字資產金融服務。我作爲聯合創始人之一,一開始是負責交易業務。2019 年下半年開始負責全線業務,然後作爲 COO,基本上這樣一個履歷。

TI:Matrixport 的雙幣理財當時是您設計的對吧?

Daniel Yan:對。雙幣理財這個產品其實是賣期權。

我一直在關注數字資產期權市場,2018 年的時候基本認爲它沒有土壤,因爲那時候的交易量太小;到 2019 年初的時候,交易量到了 1,000 萬美元。我當時的想法就是說這個市場如果它的交易量能夠到一億美元的話,它意味着它會進入一個高速增長的區間。因爲流動性體量能夠使得它能去支撐一些衍生產品,比如說零售的這種結構化產品。

那麼雙幣理財這個產品在外匯行業其實已經做了二三十年了,對散戶很有吸引力。我們做這個產品總共花了兩個月的時間,移動互聯時代在網頁端做零售已經有些落後了,所以我們既然做了一個能吸引散戶的產品,就乾脆做一個 APP,後來再慢慢優化,現在已經承載了 Matrixport 90% 的業務。

TI:除了您這個是個人期權背景之外,還有什麼原因讓您去專門做期權?

Daniel Yan:期貨和期權市場一度是相差一百倍,現在可能是二三十倍的樣子。當我做雙幣理財的時候,其實我心裏本身也在萌生說下一步能不能自己做交易所。當然這是一個十倍工作量的工作,肯定不敢一蹴而就去做。

那麼當雙幣理財變得很受歡迎,而且從客戶的溝通上我們感受到結構化產品能把 Payoff 從線性變成非線性。這裏面的在傳統中的很多花樣(市場裏很多人在做),以及客戶慢慢的去能接受。我們覺得如果市場就 Deribit 一家期權交易所的話完全說不通。2017 年 BitMEX 做的很大,但兩年之內就被取代了,我們認爲同樣的情節會在期權上上演。

當然做這件事的成本也很高,不管是從錢還是從時間上。我們至少招了 7~10 個非常優秀的工程師,從零搭建做了大概 9 個月。

TI:爲什麼不是做體量更大的期貨合約呢?

Daniel Yan:作爲一個新參與者更關心的其實不是市場的整體大小,而是你可以喫到的份額。這一點上我們認爲期權上一個競爭對手和期貨上可能有十個非常強的競爭對手是不一樣的。

第二呢,市場在向一個非常專業性的方向發展,所以要做一個業務,一定要有非常強的專業壁壘纔行,期權就是這樣的一個產品。我知道期權比現有產品要複雜很多,在怎麼讓客戶用的舒服,怎麼保證不出事,這些方面我覺得我們是有優勢的。

第三點,我認爲做一個交易所的話,一個交易所的微觀結構(Micro Structure)非常重要。就是說這個交易所到底是怎麼樣的供應情況,誰在做 Taker 和 Maker。一個非常健康的結構,能夠讓交易有非常快的速度發展;一個不健康的結構,有可能做一段時間就不行了。這裏面是有內涵在裏面,那麼我們認爲我們通過先去佔領期權市場,然後由期權市場所產生的機會,帶來更多的流量和吸引來的 Maker,來去做永續和交割合約的市場。前兩天我們永續交易量有 1.28 億美元,它其實大量的這些機會都是由期權所產生的。

TI:總結 20 年這一年,bit.com 做了哪幾件最核心的事情。

Daniel Yan:2020 年的話前 8 個月我們都在做我們的產品。8 月 3 號上線,所以我們其實在公衆的目光裏大概是不到 5 個月時間,那麼這 5 個月時間我們專注地做了 BTC 和 ETH 的 永續和期權。背後邏輯我剛纔也講了,我認爲在新產品上去創造好的交易結構,本身能讓你的業務去健康增長。

我覺得在這點上我們做的還不錯,這也就是爲什麼看到了 BTC 的期權和永續,我們交易量還可以。大概是通過 5 個月時間,從 0 到 2.5 億美元;那麼當然我們做的還不夠好的地方,比如產品上線不夠快。我們今年快要上 BCH 的產品。相對其他交易所來說我們的產品是少的,這得到過一些用戶的反饋。在 2021 年的時候,我們會努力把這點做好。

TI:也聊一下 21 年的規劃吧。

Daniel Yan:2021 年我們要做的事情不少。

第一,我們會上 BCH 的永續和期權(大約近一個月內)。這將是市場上的第一個 BCH 期權,是一款全新的產品。無論從散戶的參與度上,還是從 Market Maker 和 Taker 的角度,我們希望能把它做好。

第二就是我們大概會在年後推出 bit.com 的手機客戶端 App。bit.com 現在其實有不少的散戶是從 Matrixport 繼承過來,用戶可以從 Matrixport 直接登錄 bit.com 的賬戶系統。但我們當然希望通過這個 App 能獲得更多的用戶。在我們的 App 推出之後的兩個月內,我們也會通過各類較爲“散戶化”的方式,比如交易比賽,其他活動等,來擴大我們客戶的規模。

第三件事是現貨,現貨市場本身是把交易所的 Micro structure (微環境),變得更健康的一種方式。因爲市場上 80-90% 的交易量是來自於期現套利。如果同時有 Spot, Futures, Perpetuals,那麼這時會讓更多的客戶以更好的辦法在同一個平臺完成交易。

第四,也非常重要,我們要做統一保證金。市場上第一個統一保證金是 FTX,第二個是 OKEx。我們要做的事實上會是一個比這兩個都會更好的統一保證金。我們認爲它能夠顯著地增加客戶的資金效率(Capital Efficiency),並且在 bit.com 交易會變得更容易。

TI:期權今年 2020 年最大的變化,除了交易量覺得還有哪些?

Daniel Yan:首先交易量它永遠是一個結果,而不是一個原因。所以肯定是一些事情造成了如此的交易量。我們就要探討是什麼事情造成的。

第一,結構化產品的發行變得非常可觀。據我瞭解,主要在亞洲,國內的部分大型供應商都在做一些有意思的理財產品,並且這些產品背後都是期權在支撐。這是非常健康的交易量增量。從一個期權交易者的角度,他並沒有對隱含波動率這些概念有着非常大的敏感性。散戶通過這些結構化理財產品,事實上是參與到了市場中。而這些散戶引入的交易流,最後通過這些結構化產品的對沖策略,最終還是到了專業的交易者手裏,而專業交易者有利可圖,因此就使得市場變得非常活躍。

第二點,如果你是一個專業交易者的話,一來能爲這些期權產品的流動性做市,好比在期權交易所去爲一個歐式期權做市,當對沖交易流到的時候就會非常有利可圖。二來當你觀察到一些交易流會產生一些機會的時候,你作爲 Taker 也可以去抓住這些機會。機構進場的確也在影響期權。在 2020 年的下半年,美國的一些機構們在比特幣一萬美元時就認爲會到兩三萬或者四萬美元。這些機構的體量較大,使得市場颳起了機構入場的風,本身也造成了市場的活躍。

第三點就是前兩點之間形成了一個非常好的平衡。因爲結構化產品一般是「賣波動率」,而這些對沖基金一般是「買波動率」。期權市場曾經非常不平衡,曾經市場的隱含波動率甚至是低於實現波動率,因爲資金流總是單向。但隨着這兩個資金流逐漸開始平衡,作爲 Market Maker 或者參與者,風險更容易控制。應該說 2020 年是期權的資金流向變得更爲顯著平衡,更健康的一年。

TI:今年還會有什麼爆發嗎?今年會不會從日交易量 10 億突破到 100 億,會有哪些核心因素可能會造成這樣的爆發?

Daniel Yan:我認爲 100 億美元是非常可能達到。我覺得今年年底的話,全市場期權日交易量應該是在 100 億美元的規模。那個時候合約市場可能應該是一個 500 至 600 億美元,也就是說通過兩年的時間,期權和合約的距離從 100 被縮減到了 20 倍,再縮減到 5 倍。至於說從市場上的參與者上講,我認爲剛纔說的那幾種參與者都會繼續的入場(機構型,對沖型和結構化產品的參與者)。但除此以外,我認爲期權的散戶參與者正在處於一個爆發的前期。2021 年,雖然我不認爲散戶會出現大量爆發,但是我們應該能夠在各種各樣的能夠捕捉到散戶情緒的地方看到,越來越多的人在交易期權。這件事情是將會是 2021 年推動交易量上升的一個因素,也將會是 2022 年上升因素,它在走是三年前合約所有的路。

TI:有一種說法是咱們平臺很多時候其實相當於是 Deribit 的 broker,很多期權最終會到 Deribit 上做對沖,這種情況存在嗎?未來會變成一個怎麼樣的競爭格局?

Daniel Yan:現在不是這樣,未來也不會是這樣。我們就是 「head to head」,要做一個比 Deribit 更好的期權交易所,我們的目標不是第二名是第一名。我們做的不是富途, bit.com 所有交易都是場內的 Maker 和 Taker 互相交易完成。我們沒有參與做任何「back to back」對沖的。第二,因爲期權是衍生品,如果做「back to back」的行爲,資本使用效率非常低。這就等於爲了賺取幾個基點的手續費而注入了巨大的資金成本。

TI:現在的市場份額 Deribit 應該是 80-85%,您覺得到 21 年底會是一個什麼樣的情況呢?

Daniel Yan: bit.com 的現在的市場份額平均下來是 10% 左右。我認爲在今年年底 bit.com 的市場應份額能到 20% 至 25% 左右。明年我們爭取衝擊到跟 Deribit 並駕齊驅,在 30-40%。

市場裏有很多非常值得尊敬的競爭對手。不管是 OKEx, 火幣還是幣安,都是非常大的公司,也都有很多非常優秀的人才。但是好在,市場的增長空間足夠大,把自己做好,讓客戶來就是了。

TI:然後最後這兩天聊聊市場,因爲期權本身就是一個未來市場的一個預測,您怎麼看市場?

Daniel Yan:任何市場的價格永遠是一個供需的形成機制。當它從一萬五漲到了四萬多的時候,是一個需求驅動的事情,原因是有大量的機構在買。同時隨着價格大幅上漲,又有大量的槓桿在產生,這個是一個散戶化的行爲。

至於下跌,我們看到:第一,在上四萬美元以後有大量的早期持有者,其實它的幣價漲了很多倍,我們的確看到了很多客戶在四萬以上時去賣幣(這是非常聰明的行爲)。而下跌的時候有大量的高位參與散戶是持有槓桿的,被爆倉就又加劇了下跌。儘管如此,我認爲這次的下跌是非常健康的。因爲從大概 42,000 點跌到了最低 30,500,連 30% 都不到。但是近幾個月實現了兩三倍的上漲,所以這個幅度不算很大。以及當它下跌時候,你所看到的價格、流動性的變化,都意味着大的機構的入場是沒有停止的,他們當然也沒有去止損,他們都賺錢了,這次更多的是一個非常健康的市場回調。就在這樣的一個邏輯上,我覺得今年整體上應該仍呈現相對比較穩健的上漲趨勢。那麼如果對全年的比特幣價格區間進行估計,對當然沒人猜得準啊,我認爲是在 25,000 美元到 10 萬美元之間(非常寬的區間),所以它會是一個非常波動,但是是一個看漲的一年。

TI:您自己做交易嗎?肯定做吧?

Daniel Yan:自己這個就不能說了哈哈。我們公司在任何業務上不做用戶的對手盤,公司也不做自營交易。但我個人長期看好比特幣,所以我肯定是持有比特幣。

TI:給市場用戶一些交易建議吧!

Daniel Yan:整體上對交易的建議,我覺得一方面,做交易一定要非常有紀律。對於大多數人,如果他不是一個非常有經驗的交易員或者基金經理的話,每一筆交易時候,最好要制定好自己的止損點(止盈點可以不用,但是止損點一定要制定)。第二點,就是說盡量把自己的交易的眼界放的稍微長一點。原因也比較簡單,我們去從他的反面去講好了。市場中我們知道有散戶有機構交易者,那麼有很多的機構交易者他是能夠通過高頻的策略賺年化 300% 收益的,這非常高,爲什麼?總是有一些因爲貪婪和恐懼所產生的錯誤的交易由散戶去執行,所以他們才能利用這些散戶的錯誤賺取收益。

所以,少犯錯誤,長線投資。

TI:USDT 會不會是市場黑天鵝(出現較大規模價格偏離)?

Daniel Yan:風險肯定有,但是多大我真的不知道(Tether 自己才知道)。但是對於 USDT 的看法亞洲用戶和歐美用戶有着很大區別,歐美用戶覺得這個東西總是會出問題,所以不要碰。但是亞洲用戶很多已經認可了作爲流通媒介的功能。

TI:按照您說這段時間下跌很健康,但市場有沒有可能出現 2017 年或者 312 的情況?

Daniel Yan:這個問題可能和我剛纔對 2021 年的市場預測也是有相關性。從程度上我們去跟 2017 年比,恐怕現在還稍微早了一點,因爲 2017 年我們認爲我們看到的應該是從 1000 漲到 2 萬,是一個二十倍的變化。但是過去僅僅是一個四五倍的行情。第二個是 ICO 在 2017 年註定是沒法落地要失敗的,但是 2020 年的現象級事件是 DeFi,但是說 DeFi 帶動了比特幣上漲可能站不住腳。而 DeFi 是有落地的,而且在持續落地。所以這一次沒有辦法跟 2017 年類比。

TI:其實剛剛有想問一個不知道您方不方便講的,就咱們做 bit.com 花了多少錢?

Daniel Yan:(笑),營收、融資、估值都不方便說,但是應該說是非常健康的。

來源鏈接:tokeninsigh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