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SN 發展聯盟祕書長譚敏:區塊鏈從業者如何抓住新基建紅利?

作者 | Joyce

2020 年,新基建紅利滾滾而來。作爲互聯網領域的新興技術,區塊鏈從根本上改變了數據管理方式,目前已應用在金融、醫療、製造等多個行業中。在被納入新基建範疇後,區塊鏈技術也將賦能更多產業,行業也將來迎來百億級別的投資增長。

區塊鏈服務網絡發展聯盟祕書長譚敏做客 InfoQ《大咖說》,與我們分享在新基建風口下,區塊鏈如何「挑大樑」?

新基建爲什麼需要區塊鏈?

從誕生以來,區塊鏈走過的路並不平坦。先是被各種虛擬貨幣、加密貨幣困擾,進而又是挖礦、炒幣。因爲是由比特幣帶入人們視野的,人們往往容易忽略區塊鏈技術本身的特點。

互聯網技術是通過 TCP/IP 把全世界的數據中心串聯起來,讓世界上任何兩臺電腦之間能夠實現秒級信息傳輸,但是就這樣基本改變了整個社會。區塊鏈跟其他互聯網技術一樣,是一個特別底層的技術。

區塊鏈技術改變的就是底層數據的傳輸邏輯,它把互聯網傳輸的串聯邏輯變成了並聯的傳輸邏輯,防篡改、溯源等都是這種邏輯的體現。

去年,中央政治局集體學習「1024 講話」,將區塊鏈納入中國發展綱領性文件。「1024 講話」立意非常高,同時也起着正本清源、校正區塊鏈發展方向的重大意義。4 月 20 日,國家發改委將區塊鏈技術納入新基礎設施的組成部分,這正是對 1024 講話精神的落實。

區塊鏈技術的特點就是對企業降本增效,增加企業之間的信任。未來的業務系統,基本上都會用到區塊鏈。總結來說,區塊鏈技術有 7 大好處:

  1. 降低各種對賬成本。對賬的產生是因爲各個業務系統之間的數據信息是串聯的,所以兩兩之間需要對賬,並且還要進行閉環的對賬,否則任何一個環節中更改了數據賬就對不出來了。如果使用區塊鏈技術同步的一個帳本,所有數據方之間實時同步,無法修改或即使有也會留下痕跡,這樣就不需要對賬這個工作了。有國際組織預測,如果單就這項業務進行系統改造就可以省下百億美金級別的資金。

  2. 減少各種接口的開發成本。區塊鏈技術實際上是一個共享數據庫,如果大家都是這種標準的數據庫就可以直接同步信息,不需要進行接口的改造,成本費用就省下來了。據統計,改造 50% 的接口也可以省下百億美金級別的資金。

  3. 降低技術容錯成本。可以想象,串聯的燈泡中有一個斷了整個鏈路就斷了,但是並聯的燈泡一個斷了其他還是亮着的。壞掉的線路修好後那個燈泡就又亮了,也就是建好了容錯機制。

  4. 減少中間環節。比如大家用微信交水費,中間是經歷了六七個業務系統,都不是業務的直接經營方。採用區塊鏈技術後,實際上是與直接業務方發生了聯繫,不再需要中間環節。取消中間環節不是壞事,它是整個社會的進步,互聯網時代實際上也是減少了很多的中間環節。

  5. 減少數據獲取成本。比如,四個業務系統之間要傳遞一個業務數據,如果業務系統 A 和業務系統 D 不相通的,需要業務系統 B 和業務系統 C 做中間傳遞,但業務系統 C 是沒有義務要把業務系統 A 的數據傳遞到業務系統 D 的,中間就會產生費用問題。如果整個數據獲取用了區塊鏈技術就變得很容易了。

  6. 防止數據造假。比如我們現在的疫苗、藥品等,可能會繞過監管進行一些造假活動,而每個環節都派監管人員監管也不現實。這時區塊鏈技術的「並聯」邏輯就可以發揮作用了。

  7. 助力我國的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現代化建設。需要注意的是,國家要讓區塊鏈賦能整個產業,賦能政府的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建設,這裏的區塊鏈指的許可鏈,而非公有鏈。

而對於新基建來說,其實分狹義和廣義的理解。

狹義的新基建主要是指的數字基礎設施,包括中國移動建設的 5G 網絡,以及包括雲服務商建的大數據中心、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等等。廣義的新基建指融合的基礎設施,比如特高壓、新能源汽車的充電樁、春季高鐵這種軌道交通以及交通水泥那種重大工程等等。

廣義的新基建實際上是用新一代信息技術,對能源、交通、城市在內的傳統基礎設施進行數字化改造,進而形成融合的基礎設施。廣義的新基建不僅服務於智慧產業、智慧企業和智慧政府,還服務於智慧能源、智慧交通和智慧水泥等等,不僅服務於供給端的生產方式,還服務於需求端的生活方式。總之,新基建就是要推動中國社會全面進入數字經濟時代。

雖然不像新基建裏 5G、大數據這些技術那麼火,但區塊鏈技術卻可能在未來改變整個社會的商業邏輯,將互聯網升級爲價值互聯網。

區塊鏈新基建現狀

現在對基礎設施的說法比較亂,什麼叫公共基礎設施?

首先,公共基礎設施要讓基礎使用成本無限趨近於零。如果建造一個公共基礎設施成本極高就不是基礎設施了,只能是行業應用,只有降低了行業進入成本才能叫公共基礎設施。比如「鐵公基」,確實是基礎設施,但如果我們坐高鐵還得自己修鐵路、造車,成本就太高了。

其次,作爲基礎設施要有普適性,不能只有少數人可以使用。現在因爲有了互聯網這個基礎設施,大家建網站、做 APP 是很容易容易的。如果技術門檻過高,只有少數人可以使用,那就不能叫基礎設施。作爲基礎設施的技術一定要能夠賦能千行百業。

第三,作爲國家隊的基礎設施,要易於監管。由於區塊鏈誕生於比特幣,之前就會很多人打着區塊鏈的旗號去騙老百姓的錢,而且公有鏈上任何人都可以匿名發佈信息,這其實不合符目前的監管環境。國家當前推行的許可鏈是「多中心化」技術是利於監管的。

目前,區塊鏈領域的基礎設施代表就是區塊鏈服務網絡(BSN)。BSN 構建的是面向數字經濟和智慧城市的、新的可信基礎設施。

區塊鏈服務網絡 BSN 的發起方就像是鐵路總局規劃了整個高鐵體系,負責對站點、線路、信號系統、安全系統、票務系統、調度系統、運維繫統、門戶和通用車廂等整體進行設計;已經建好的 128 個公共城市資源池節點類似於 128 個火車站;雲服務商建的 BSN 公共城市資源池節點類比高鐵體系裏面的火車站;Fabric、FiscoBcos、XuperChain 等適配的 BSN 底層框架類比高鐵體系裏不同型號的鐵軌;區塊鏈產品類比各種不同型號的列車;而 BSN 普通的用戶就類比高鐵體系裏的乘客,使用 BSN 就類比高鐵的乘客需要出行就買票上車。高鐵服務的乘客坐車坐得開心,也只會誇列車運營得好,對整體高鐵基礎設施是無感的。

確切來說,BSN 只負責提供一個非常底層的基礎設施運行環境,具體底層框架、門戶的構建都需要按照自己所在國家的要求去搭建。

BSN 不把成本降到兩三千塊錢是不敢稱自己爲基礎設施的。比如對賬,本來僱傭一個人成本不是很高,但做區塊鏈改造要花幾十萬就不值了。建設 BSN 之前,按照目前中國主流雲服務商的報價,搭建一個聯盟鏈應用每年最低成鏈成本也要人民幣十萬元左右,而現在通過服務網絡搭建一個區塊鏈應用成鏈成本每年只需要人民幣 2-3 千元。

登錄 BSN 的任何一個門戶,有基礎的人一天就能學會區塊鏈技術開發。我們曾調研問過一百多人是不是真的學會了?他們都說確實學會了。沒有 BSN 之前,大家之間有些要同步的信息可能會放在私有鏈上,這是監管不到的。有了 BSN 這個公共的基礎設施,實際上就就解決了監管難度的問題。

BSN 基礎設施就是要降低區塊鏈產業的「三高」:沉澱成本高、技術門檻高和監管難度高。

目前,BSN 上已經有很多成功的案例。陳純院士提到的浙江大學的龍井茶溯源項目是在 BSN 上部署的。雄安政府的工程管理中,從土地拆遷到農民工拿到工資,區塊鏈技術貫穿全過程,這些用到的區塊鏈技術也是在 BSN 上部署的。海南要打造的國際貿易港,也是基於互聯網和 BSN。

區塊鏈服務網絡 BSN 的終極理想是,在互聯網的基礎上打造第二代價值互聯網。

區塊鏈企業該做什麼?

區塊鏈技術是一個橫向的底層技術,未來可以融入到任何業務系統中。

5G 技術解決空中傳輸的問題、物聯網技術解決多點連接的問題,區塊鏈則是解決數據傳遞中的信任問題。所以,區塊鏈跟任何技術都是可以結合起來的,這也是總書記在發表重要講話的裏面特地講到的「區塊鏈+」。

實際上,作爲一個技術融入到千行百業中是有一個過程的。目前大家需要靜下心去理解它的底層邏輯和現實中各方協作中的痛點,這個痛點就是區塊鏈應用的方向。比如,供應鏈金融的邏輯鏈條比較長,需要各方協作且成本也比較高,這種場景特別適合用區塊鏈。

區塊鏈技術一定是要跟業務系統的。

現在,大家老是孤立地去想一個技術,一定不要孤立地想,而是融合地去想。BSN 有一個做採購供應鏈的合作伙伴,就是在結合了業務場景後,用區塊鏈技術改造傳統的採購信息化系統。

大家對區塊鏈技術的理解還是有些偏頗,特別是容易把公有鏈和許可鏈混爲一談。

對 BSN 來說,在基礎設施建設方面的發展速度是遠超出大家預期的。從 2018 年 5 月開始到現在,BSN 已經覆蓋到了全球的六大州。目前,BSN 已經建好 128 個公共城市資源池節點。

現在,海外關注的中國區塊鏈主要有兩件事:一是中國的央行數字貨幣,再者就是 BSN。現在,美國、英國、德國、韓國、俄羅斯等國家的區塊鏈巨頭都在跟 BSN 進行交流合作。

事情做好了就肯定會產生價值。所以,現在的區塊鏈從業者一定要靜下心來,真真實實地做事,思考這個技術能解決我們現實中的哪些問題,而不是去炒概念,自己還沒弄清楚就在開始寫書,然後到處去講、到處去說。

現在國家把數據要素作爲第五大要素,目的是要推動這整個數字經濟的高速發展。

大家都知道,勞動力、資本、科學技術都屬於生產要素,而勞動力有對應的相關法律法規,如勞動法、社會保障法;資本要素有對應的證券法等;科學技術有知識產權保護法、專利法等等。那麼,數據作爲資源要素,要把它真正市場化的話,未來還有很漫長的路要走。

比如確權。爲什麼說區塊鏈技術是互聯網 3.0?因爲區塊鏈實際上是把數權還給了本人。現在的互聯網技術是在免費使用大家的數據。那麼未來的區塊鏈時代,實際上就是要把數權還給所有者。這樣的話,就需要確權、定價和相關法律法規,如此區塊鏈將推動整個行業的發展。

區塊鏈時代是一個重新構建生產關係和商業邏輯的時代,這是由區塊鏈技術本身決定的。

有一個說法叫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互聯網技術是中心化的,它把大部分紅利給到了互聯網巨頭,即「大樹底下不長草」。但區塊鏈時代,這些紅利又被分出去,把數權還給所有者。

區塊鏈會開啓一個新的時代,但能抓住這個新的時代機會的一定是早期那些認真探索和耕耘的人。

任何一個新技術的出現會催生一批新的行業巨頭的誕生。區塊鏈時代一定會有這樣一批新的企業出現。

同時,任何一個新東西出現的時候,肯定會涌現出一批新的職業。新崗位是對老崗位的替代,蘊藏着很多機會。能帶來多少增量崗位取決於整個這個行業的發展,發展越好機會越多。

就像互聯網,1995 年的時候我們擁抱互聯網,當時大家絕對沒想到,今天會產生這麼多的互聯網應用和互聯網的新業態,我們也無法預測區塊鏈未來會帶來怎樣的社會變革。

但是,只要從業者沉下心來,鼎力前行、潛心研究,一定會產生新的產業和機會。實際上,當前我國的區塊鏈技術跟世界上其他國家的技術是在同一起跑線上的,只要大家沉下心去做,我們甚至可以在全球產業鏈的分工過程中搶佔制高點,在產業鏈的高端領域有更多中國聲音。

嘉賓介紹

譚敏,區塊鏈服務網絡發展聯盟祕書長、中國移動通信集團設計院有限公司數字經濟技術推進組組長、中國移動通信集團設計院有限公司區塊鏈研究拓展中心副主任高級經濟師。

文章來源:infoQ

文章來源於網絡,如有侵權請與我們聯繫刪除。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