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幣集團創始人李林在海口演講表示,2020 年將發力火幣雲與火幣鏈,提供基於區塊鏈的新型金融基礎設施的解決方案。

12 月 5 日,由海南省工業和信息化廳主辦,南南合作金融中心協辦,海南生態軟件園以及火幣中國承辦的「海南自貿港數字經濟和區塊鏈國際合作論壇」在海口舉行。會上,火幣集團創始人李林發表主題演講《區塊鏈與數字金融構建全球金融基礎設施》,以下爲李林演講全文。

李林:2020 發力火幣雲與火幣鏈,提供基於區塊鏈新型金融基礎設施

女士們,先生們早上好 !

歡迎來到海南,今天很榮幸在這裏跟大家演講,我今天的主題是區塊鏈與數字金融構建全球金融基礎設施,我們先來看一個圖,我們先分析一下什麼叫基礎設施。

就一個國家和地區,他的經濟發展有哪些基礎設施。我們選取幾個非常重要的基礎設施,第一個是物流,首先我們的商品貿易,我們的人要去一個國家和地區,爲什麼這幾個基礎設施 ? 因爲這幾個決定了非常重要的生產要素。

我們的生產要素有哪些?比如人,我們的物質,商品,甚至原料等等,所以第一要有物流,我們看了第一個圖,在全球這一個物流的基礎設施上面,哪些國家比較領先和落後,我們可以看到這一個發展是非常不均衡的。很多的國家和地區可能公路沒有通,不像中國經過二十年的發展,我們村村通公路,我們看到很多的非洲國家和地區是非常白的那一塊,是在公路、鐵路等等這些物流的基礎設施非常落後。我覺得這是第一個基礎設施是非常重要的。

第二個信息流,我們在談論數字經濟,數字經濟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基礎設施就是信息。首先來說我們得有信息,可以在全球範圍內能夠自由的高效流通。當數據變成一種生產要素以後,信息成爲一種重要的技術支撐後,我們這一個國家和地區的互聯網,移動互聯網,它的基礎設施怎麼樣,是非常的關鍵。

大家都知道我們最近剛剛用上中國華爲的 5G 手機,某一些區域可以欣喜看到中國有一些區域已經實現了 5G,這個下載速度非常快,一秒可以到幾十幾百兆。我們同樣可以看到這只是按照不同的人口比例,我們看到全球的在互聯網,在信息的基礎設施上面,大家也是發展極度不均衡的。

回到我們的重要課題,最後一個資金流。剛纔我們有很多的學者,專家,我們的領導發言了,都認爲經濟的一個非常重要的支撐,一個基礎是金融。如果我要發展,除了要有人,有生產資料,生產原料,我有良好的信息基礎,我還得有錢,不同形式的錢,資金支持我們的發展,這裏面是一個分配極度不均勻,但前面幾個略有差異。

我們看到不同的國家和地區,有銀行或者移動支付商的帳戶比例,這一個比例裏邊中國、美國、日本等等國家,你看顏色非常深,覆蓋率非常高,而在很多的國家和地區是非常落後的。這也是我們今天要研究的課題,就一個高效的金融體系,一個高效的金融基礎設施,對於一個國家的經濟它的發展是非常重要的。

我們在這兒看下一個,區塊鏈和數字貨幣,爲什麼我們今天會在這樣的一個論壇來討論剛纔那一個話題,討論到基礎設施,是因爲我們認爲區塊鏈和數字貨幣給我們實現這些基礎設施提供了一個有可能更好的方案和選擇,會比傳統的方案更高效,更低成本,更開放。

具體表現在哪些方面 ? 我們可以看一下,舉一個例子,以銀行和支付這樣一個體系。我們傳統的這個支付體系,支付流程,通過央行支付結算,包括還有銀行跨行結算體系,它的一個信息流和資金流,和在區塊鏈系統裏面實現的信息流和資金流,顯然我們從這一個架構上來說,後面一種是更高效的。由於受限技術限制,比如說交易的高頻限制等等,可能更多場景下這兩個有綜合應用,但我們可以看到區塊鏈和數字貨幣給我們提供一種可選的選擇,會比傳統的這一種方式更高效。

舉一個例子,大家都知道中國銀行業發展,之前遠遠落後於美國。當美國已經普及了信用卡支付時,中國連銀行卡都還沒有普及,別說信用卡。但因爲移動支付發展,移動互聯網發展,互聯網支付的發展,中國實際上是直接跳過信用卡支付,實現了全民的移動支付,今天在中國任何一個哪怕偏遠山區,都可以很便利的用微信和支付寶來進行支付。

這一種便利的程度甚至已經超過美國信用卡支付,而且成本極爲降低,這是所謂用新的技術實現金融基礎設施,其實它是一種換道超車,所以我認爲對於落後國家,相對落後國家和地區,相對在發展中的國家和地區,金融體系還沒有像發達國家那麼健全的國家和地區,我認爲新的技術,尤其是區塊鏈和數字貨幣技術,我認爲是值得我們深入去探討和研究,並且探索應用的,這是舉中國的一個例子。

我們可以看一下,跨境金融基礎設施,我們如果說我們希望用區塊鏈的方式,區塊鏈用數字貨幣的方式,來構建一個跨境支付會有哪些優勢。大家都知道今天我們最大的跨境支付的體系是 SWIFT,以及西聯支付等支付公司。今天匯款從中國一個銀行匯款到美國或者非洲某個銀行。小額支付至少幾十美金成本,如果用西聯支付他們會收取百分之幾不等的費用。整體成本和費率非常高,是建立在目前已經發展成熟的現有金融基礎設施之上。

我們想一下,如果我們能夠用區塊鏈和數字貨幣這一種新的技術,能夠搭建一個新的可選的可替代的一種全球性金融基礎設施,它的成本會極大降低,效率會極大提升。爲什麼 Libra 的推出大家會這麼關注?因爲 Libra 出來以後,凡擁有臉書帳戶的用戶自動擁有了銀行帳戶,在全球範圍內轉帳可以瞬間到達,並費用極低。這一個和現在在各個銀行開戶並通過 SWIFT,西聯匯款來匯款,它的成本極度降低,大家非常關注,這是革命性的。

還有 JP 摩根要推出自己的美元代幣,討論 UD,USD 等等,美國這一個方面依然走在最前列的,有不同方向的探索與嘗試。所以我們有一個判斷,我們覺得未來數字貨幣和區塊鏈,它極有可能成爲我們新一代金融基礎設施的支撐技術,對全球金融格局產生深遠影響。爲什麼會有這一個判斷?因爲這一個新的技術,它有幾個非常多的特點,第一個它非常民主,並不依賴我們傳統金融市場,傳統的金融基礎設施建立起來的優勢,在這一種新的架構下面,它並不像以前那麼大,因爲任何的一個國家和地區,都可以依託這個技術,用很方便方式建立自己的網絡。

舉一個例子,如果用傳統建銀行方式,一個發展中國家,要做到像中國銀行體系這麼發達,要像中國基本每個鎮都有銀行,鄉鎮銀行,建這麼多銀行,再建一個非常龐大和複雜的跨行金融結算中心,跟國外對接用 SWIFT 等等,這是傳統的,成本非常高。但在新的技術下面,我們從零開始做,所有人都是一樣的,所以對於我們來說,每一個人的起點,從技術的基礎設施起點是一致的,所以我覺得這是第一個,會對我們產生深遠影響。有一部分的國家和地區,可能因爲採用新技術,他的基礎設施會超過那些傳統的發達國家,所以這是第一個。

第二個他可能對於未來,我們整個的金融格局會產生深遠影響。因爲使用了新的基礎設施,現在當即以美元以及 SWIFT,以美元爲主導,SWIFT 爲核心的全球金融體系和支付網絡會不會受到新的挑戰,這是一個課題。我認爲這是有可能的,因爲美元之所以強勢,除了美國國家信用,美國經濟發達外,還有一個重要原因是依託以美國的 SWIFT,相對美國健全銀行和支付體系,這一個基礎設施是他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如果這一個基礎設施有更多,更好的選擇,未來這一個金融的格局會不會因爲技術的發展帶來改變 ? 我認爲這也是有可能的。所以我們得出這麼一個判斷。

在前面基礎上,我們對於整個全球數字金融和數字貨幣,區塊鏈這一個領域,我們有幾個非常重要的判斷和建議。第一個是金融科技會成爲全球金融發展的重要驅動力,剛纔提到了。因爲新的技術,帶來新的手段,新的方式。它可能是革命性的,所以這不僅是中國,中國其實是一直非常強調科技的,對於新的技術,新的科技,都是非常的重視。包括我們在兩個月前,我們把區塊鏈作爲一個非常重要的國家戰略性技術提出來。所以我們建議,我們對於金融科技高度關注,實時保護在技術前沿,這是第一個。

第二個各國金融主權可能在金融全球化趨勢受到巨大挑戰,這是巨大問題。我們跟各國合作伙伴溝通,大家都有一個共同隱憂,是什麼?如果 Libra 出來以後,是不是我的國民都用 Libra 幣,不用自己的主權貨幣?因爲這些國民都有臉書的帳戶,一旦臉書 Libra 幣推出來,他們自動擁有 Libra 幣,可以便利的進行支付與交易。會不會挑戰我的金融主權?這是很多很多的國家,我們的合作伙伴他們都擔心一個事情。

我們從從業者角度來說,我覺得這必然會挑戰,也是金融全球化過程中必然的。這一個方面我認爲,我覺得我們需要建議,我們需要保持我們的一個自主可控能力,也就是說我們能不能依靠自己的力量,也做出和 Libra 一樣好的東西,這是一個問題,除了我們自己的貨幣信用以外,我們在科技方面,我們是不是依靠自主能力,也能夠做出和 Libra 一樣先進的,一樣便利的貨幣支付體系,貨幣發行體系和網絡,我認爲這是很重要的。從維護國家金融主權角度來說自主可控是非常重要的課題。

第三個就全球金融設施和體系,都會多元化,更開放。剛剛說過就是當前全球貨幣支付,整個金融體系是當即化,美元,美國爲主導一貫相關基礎設施,相信有更多選擇一定是一個更好的事情。任何市場有競爭,相關主體從競爭中會受益。如果有第二個,第三個成爲可選項,相信對於各國來說都是一個我們樂見其成的事情。所以在新的技術驅動下,我認爲未來全球金融體系會更多元化,有新的基礎設施成爲 SWIFT 成爲 Libra 的一個替代項或者可選項。

第四個金融監管將成爲全球性課題,Libra 已經在美國的國會上討論很多輪,其中一個重要的顧慮是監管問題。因爲數字貨幣,因爲區塊鏈帶來了金融全球化。帶來點對點的去中介化特性,給監管帶來非常大的難題,以前監管,我們基本上都是在一個區域一個國家內監管,未來的金融監管是全球化的。經常看到我們前一段時間 G20 在日本開一個會,是 20 國央行行長討論,怎麼樣協同監管問題。應對這一個新的數字貨幣,新的金融全球化形勢,態勢。所以我們有一個建議,我們認爲未來全球金融監管方面,應該各國是會保持合作的。共同來維護全球金融安全,這是我們這幾個論斷和幾個建議。

因爲看到了這一個方面的需求,我們火幣推出自己的火幣雲,開始只是數字資產交易所的技術服務。但因爲我們在合作過程中看到了有非常多的,除了數字資產交易這一塊兒以外,在金融基礎設施,依靠區塊鏈,依靠數字貨幣,以這一個爲核心的需求。所以我們對於火幣雲的戰略進行一次升級,讓我們看到我們目前的合作伙伴,大概有這一些,這是主要我們列幾個典型的合作伙伴,我們看一下。

2020 年對於我們這一個火幣雲來說,對於我們火幣來說我們有一個重要的戰略,火幣雲的貨幣 2.0,我們把自己重新定義,定義數字金融技術及運營服務提供商,我們以前只是做一個數字資產交易所這樣一個技術服務提供商。大家都知道資本市場或者說證券市場,只是金融基礎設施的一小部分。而區塊鏈和數字貨幣可以做的更多。我們在和這些合作伙伴,這些國家和地區合作的過程中,我們發現了他們的新需求,而且我們也有這一個能力把這個事情做的更好,所以我們在明年希望把我們的火幣雲、火幣鏈兩個產品做起來,做真正基於區塊鏈的一個新型金融基礎設施的解決方案共享給我們所有合作伙伴。

我們有哪些特性?火幣公鏈是開源的,我們所有系統大家是共享的,所有的系統大家是完全自主可控,不是我們做了賣給大家或者我們控制的。第二個是自主,所有鏈上,每一個國家和地區,每一個夥伴都可以在鏈上自己完全自主設置自己的節點,自主運營自己的鏈。第三個爲金融應用定製,金融有很多支付場景,包括費用,模型的目的等等。包括後面說的知識監管問題。這是我們最主要的特性,支持政府作爲關鍵節點加入我們公鏈控制,支持 KYC,這是幾個核心。穩定可靠因爲這麼多年我們基於區塊鏈和數字資產我們的經驗,這是我們的特性。

最後我誠摯的和各位來自全球的合作伙伴表示,我們希望跟各位加強合作,我們希望在未來的,新的新金融裏面,新的金融全球化的浪潮裏面,在新的金融基礎設施裏面,我們能夠進一步加強合作,進一步加強溝通和交流。一塊兒共創未來。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