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sk Network 想做的就是一個集合體,一個鏈接 Web 2.0 到 Web 3.0 的橋樑。」

原文標題:《Mask Network 專訪:讓更多人體驗到一個更開放的互聯網 | 火花訪談》
受訪者:閻晗(Suji Yan),Dimension.im 創始人
整理:X-Order

1. Mask Network 最近新開發了一個在 Twitter 上便捷交易加密貨幣的功能,引起了圈內很多人的關注,想了解下你們爲什麼會開發這個偏交易的功能?因爲之前你們更多的是專注在社交網絡里加密信息和 DID (去中心化身份)上?

Suji:我們其實是在構建一個去中心化的生態。現在大家都在做新的東西,Web3、NFT、DAO、DID、DeFi,但沒有人去把新世界和舊世界連在一起。

去年我們就說過這個概念,我們認爲最大的敵人就是中心化世界裏的巨頭們,包括 Facebook,Amazon 或者別的巨頭。從去年到現在,我們也看到了很多變化,比如說 Twitter 的 CEO Jack 就表示「要協議不要平臺」,準備把 Twitter 去中心化。這件事情已經一年過去了。當然,Twitter 還有很多祕密的事情在做(Twitter CEO:仍在最大限度地購買比特幣 ),但是這件事情是很重要的。

除此之外,我們也在這個新的行業裏看到了很多新的東西,不光是開放金融;但總體而言,我覺得這個圈子沒有擴大。如果你去觀察 MetaMask 下載數據的話,它一直是 100 至 200 萬,沒有進一步增長,我們和 MetaMask 團隊的聯合創始人 Dan 是老朋友,其實 2017 年他們下載量就超過了 200 萬;而現在行業裏就相當於一幫 geek 和程序員互相炒新概念。可能 Old Money 或者主權財富基金只會去買比特幣,新的項目都缺少出圈的可能性。

這種情況下,我們還是和之前一樣的想法:Mask Network 能不能把新世界和舊世界連在一起?

我們之前一直在做的是第一步,即能不能把互聯網上的信息和去中心化的身份連在一起?因爲如果你在互聯網世界裏沒有去中心化的身份,就沒有密碼學的公鑰,就不能加密消息,轉賬加密貨幣,也不能玩任何新世界的東西。

比如說,在 Facebook ,推特這些社交網絡上,你是沒有真正屬於自己的身份的,你原有的身份是屬於 Facebook、推特的資產,它們想怎麼處理你的身份都可以。如果是這樣的話,不要說開放金融了,任何去中心化的公司都不可能發展。所以,Mask Network 選擇的第一步就是把加密身份給做出來。

紅包小程序

我們跟去中心化金融的關聯其實很深,比大部分的亞洲項目深得多。在今年兩月份的時候我們和 Maker 達成了一次合作,專門做了個支付功能,讓用戶在推特上直接收發紅包。「Red Packet」這個功能我們當時沒有公佈數據,不過可以確認的是它是除了 DeFi 以外, Maker 最大的一個流量來源。

我們曾經驗證過一個數據,Maker 的穩定幣是 DAI,現在擁有 8 到 9 萬個 Holder ,而在 「312」 之前只有 4 萬個 Holder;這 4 萬個人裏面,經過鏈上分析,你會發現只有 2 萬個活人,剩下的基本上是交易機器人。

Mask Network 專訪:讓更多人體驗到一個更開放的互聯網 | 火花訪談

Maker 的用戶這麼少,其實我也很驚訝。畢竟 DAI 是去中心化金融裏非常重要的一個項目。我們和他們的創始人、CMO,還有國內的負責人潘超都交流了好幾次,也非常感謝他們對我們過年期間合作活動的支持。經過統計,僅僅是 Mask Network & Maker 的紅包活動就吸引來了 1000 多個真實用戶(相當於增長了 5% 以上的活人用戶),並且也吸引了以太坊創始人 Vitalik 一起來參與。

Mask Network 專訪:讓更多人體驗到一個更開放的互聯網 | 火花訪談

當然這些人可能不會去用 DeFi 做很多事情,因爲現在使用體驗還是比較複雜,但這個證明了一個事情,互聯網 / Web2.0 平臺是入口,而這個入口需要一個橋樑,即使是以太坊、 Maker 這樣的成功項目也需要這個橋樑。

這件事情讓我們堅定了一個信心,不管目前看起來這個去中心化互聯網的行業有多大,如果能夠用我們的基礎設施去讓這個新世界有更多的用戶,是非常有價值的,而所有項目都需要 Mask Network。

Maker 當時有 5 億美元的市值,或者說行業裏很多市值很大的項目,他們可能是通過 TVL 的資產池大小、二級市場利好來達到這個市值。但我們也認爲目前行業存在泡沫,也認同泡沫對行業是有加成的,因爲大家需要泡沫來鼓勵行業,鼓勵項目。但仔細想,Twitter 的去中心化紅包就能吸引到很多用戶,這說明從舊互聯網連接到新互聯網這件事是被很多人忽視。

那麼,不光是發紅包,能不能把合約和應用在互聯網平臺上傳播?於是我們就跟 Gitcoin 合作,做了捐款功能,詳見 Decrypt 這篇 報道

現在國外受疫情影響,很多組織以及人士需要捐助、籌款,不光是醫療物資的籌款,比如說 「Black Lives Matter」這類事件,由於疫情,這些人和組織不能接受線下的捐助,他們也不敢在 Twitter 上貼 Paypal 的二維碼來收款。所以我們就和 Gitcoin 合作開發了一個插件,能夠實現在推特上直接捐款。

這也是第一次能夠幫助這些弱勢羣體募集到去中心化的代幣。除了這個之外,Gitcoin 和紅十字會還有聯合國的一些公益 / 非政府組織都有合作,他們也能利用這個工具來進行公益活動,由 Mask Network 提供支持。

我們已經將以上的各個功能開發形成了一套體系,任何人都可以通過 Mask Network 的技術框架去開發一個小程序或者小應用。

衆所周知, DApp 是目前區塊鏈行業裏最大的市場,DeFi 和 NFT 都可以歸類成 DApp 。在不同的賽道上都有人在參與開發,這個事情提醒了我們一個問題:「能不能做一個比 DApp 更大的東西,使得 DApp 這個市場再擴大 100 倍 或者 1000 倍?

於是我們就開發了一套技術框架,叫做 DApplet (Decentralized Applet ),可以直接插入到 Facebook、Twitter 和 Reddit 等等裏面。簡單來說,Mask Nertwork 可以把小程序裝入 Facebook 或 Twitter,並且他們不會知道;或者是通過我們的技術使它去中心化,使得社交平臺也不能封掉它。我們應該是目前這個行業裏面唯一一個掌握這套技術框架並且樂意將其開源出來的團隊。

雖然很多大廠會願意去做,但是他們做不到開源。其實現在很多人都在修改協議,包括 MetaMask,現在已經不能免費使用它的開源代碼。

去中心化存儲

做完了 DApplet 之後,我們下一個要解決的問題是存儲:能不能把一個文件發到去中心化的世界裏面,同時能夠在 Twitter 上顯示出來?它會變成一個社交網絡裏面的一個很重要的部分。今年 Mask Network 和去中心化存儲項目 Arweave 進行了深度合作,現在已經可以在 Twitter 或者 Facebook 上進行去中心化文件的上傳和存儲了。

大家可能問,爲什麼要用 Arweave 或者 IPFS 呢?雖然現在 IPFS 礦機被炒作得很厲害,實際上這些項目的使用感受並不是最佳的。我覺得不需要問大家爲什麼要去用這些功能,只要這個功能很容易被使用,大家就會去用。Mask Network 將去中心化存儲變得更加簡單,更易操作。

Mask Network 專訪:讓更多人體驗到一個更開放的互聯網 | 火花訪談Arweave 的去中心化文件存儲功能已整合上線 Twitter 插件中

行情+交易

最近這段時間,DeFi 吸引了很多人的關注,包括我們,但是我們好奇的一點是:Twitter CEO Jack 也是一個去中心化的信仰者,但是爲什麼他不在 Twitter 上加入一些和開放金融有關的功能?

在和我們內部法律團隊和一些法律人士諮詢之後,我們發現做傳統的金融二級市場進行行情功能會有很多限制。中心化的市場會有非常多的監管要求,可能需要先成爲一個 broker 或 dealer,拿到很多牌照才能做這些業務,甚至還有很多額外的限制,這對一個國際化的社交網絡來說是非常麻煩的。

這就讓我們產生了一個想法,既然 Mask Network 有 DApplet 這種技術,那我們是否可以更進一步。在和 CoinMarketCap,Uniswap 討論之後,我們直接開發出了一個產品,使用戶能夠在 Twitter 上直接看到行情,並且自動識別交易對進行交易。

Mask Network 專訪:讓更多人體驗到一個更開放的互聯網 | 火花訪談在推特上就能直接購買 $UNI

也許是我們推出的時間點比較好,或是因爲這個需求是個剛需。Mask Network 受到了非常多從業者,愛好者,包括 Uniswap 創始人 Adams,MetaMask 聯創 Dan,Coinbase 前 CTO Balaji 等人的支持。

大家看到這個功能的時候都很驚訝,爲什麼我可以直接在 Twitter 上進行交易?其實很簡單,Mask Network 能夠讓用戶在社交平臺上直接發佈加密文字,那麼也能直接進行交易,這只是不同的功能嵌在同一個產品上而已,而未來能做什麼,也需要用戶幫我們一起思考。

Mask Network 是所有賽道的綜合體,是去中心化世界最大的入口,因爲我們是第一個能夠跟中心化世界進行連接的橋樑——和 Uniswap 他們聊的時候,他們都覺得這個想法太酷了。

畢竟如果和 Facebook、Twitter 比,比特幣現在只有 1000 多億美元的市值,而 Facebook 卻有 6000 多億美元,可能扎克伯格一個人的資產就可以把我們整個市場比下去。

歸根結底,這個行業現在還太小了,我們現在要做的事是吸引更多人關注、進入這個行業。只有我們找到用戶的剛需,將去中心化世界的使用門檻降低到大家都會用,大家都有興趣用,才能夠吸引更多人關注這個行業。所以由我們牽頭,將行業內知名的項目集合起來,一起做些有趣的事情。

Mask Network 專訪:讓更多人體驗到一個更開放的互聯網 | 火花訪談

不管是去中心化金融,還是存儲,都是去中心化行業中必不可少的功能,Mask Network 想做的就是一個集合體,一個鏈接 Web2.0 到 Web3.0 的橋樑。現在,我們還在和波卡生態進行合作,比如說,Mask Network 也是 Web 3.0 Bootcamp 的成員;Near 和 Solana 也和我們保持很好的關係。

2. 你們是怎麼和這麼多圈內知名項目進行合作的?

Suji:上面說的項目在我們行業裏都很厲害,但是和互聯網巨頭一比,都太小了。即使很多項目的市值很高,但這些項目也僅僅將金融行業撼動了一點。銀行可能會顧慮比特幣,但未必會擔憂現在的 DeFi,因爲這個行業還處在學習階段。而社交網絡或者說科技巨頭就更不會顧慮這些了。

那我們能不能把所有的力量結合在一起,不管是以太坊,波卡,IPFS,DeFi,NFT,都能通過 Mask Network 這個橋樑連接到新世界呢?

Mask Network 專訪:讓更多人體驗到一個更開放的互聯網 | 火花訪談

我們覺得是可以的。很多行業內部的項目都非常厲害,他們用自己的理解去進行創新。雖然我們還比較早期,體量較小,但是大家都樂意和我們進行深度合作,原因可能是這兩點:

  • Mask Network 成長很快;
  • Mask Network 是最直接的入口,且未來會成爲最大的入口。

通過與波卡和以太坊生態進行合作,我們成功實現了把波卡和以太坊搬到了 Twitter、Facebook 上。雖然目前爲止,我們只做了一些小插件,但後續的想象力是無限的。在區塊鏈的世界裏,每個人要先有身份,也就是 DID ,沒有 DID 就沒有加密,沒有加密就沒有通用密碼學,沒有密碼學,去中心化存儲、跨鏈、NFT、DApp 都不存在。

比特幣通過 10 多年才達到 1000 多億的市值,只要扎克伯格和貝索斯聯手,似乎就能夠把整個行業堵死。所以我們要聯合起來,互相之間不要過度競爭,大家一起合作,才能真正地實現去中心化世界。

大家都覺得巨頭是很可怕的,中國有騰訊阿里,美國有 Twitter,但它是比較善良的巨頭,其他的比如 Facebook、Apple 更可怕。而這些巨頭隨便動一下,行業的基礎設施也可能一下子就被壓制了。

所以,我們學習了互聯網早期的一個項目:網景瀏覽器,當時它在和 Windows 競爭。當時,微軟是一個巨型壟斷公司,拒絕開源。甚至當時比爾蓋茨在中國給各種政府做系統預裝的時候也揚言拒絕開放代碼,揚言 Windows 是普通用戶唯一能用的操作系統。而互聯網的誕生和發展改變了一切——早期的互聯網非常難用,必須安裝 Linux 和編程的 Terminal ,在裏面打代碼才能看論壇,可能只有大學教授和極客在玩,當年的馬化騰是著名論壇版主;當年難用的早期互聯網就跟現在去中心化新世界的情況一模一樣。

Mask Network 專訪:讓更多人體驗到一個更開放的互聯網 | 火花訪談

Marc Andreessen,就是著名的 A16Z 基金的創始人,那個時候他還是一個 UIUC 的學生,他學習了 Tim Berners-Lee 的精神。Tim 當時在歐洲做了早期萬維網的雛形和配套的瀏覽器,於是 Marc 就說我也要做一個瀏覽器 Mosaic,即後來非常著名的公司——網景。

當時網景做了這麼一個事情,他們不支持微軟的做法,他們的思路是通過在 Windows 裏面運行的一個瀏覽器,讓用戶可以去一個開放的新世界,獲取到任何信息,而且操作起來非常簡單,幾乎沒有使用門檻。在這個新的世界裏面有特別多有意思的東西,在逐漸發展的過程中,微軟怕了!

因爲瀏覽器會越長越大,最終會變成一個操作系統,而這個時候微軟就會變成一個空殼。用戶不需要購買 Windows,因爲最終它會成爲一個免費的產品,壓力之下,比爾蓋茨親自拍板,微軟 IE 抄襲網景並且採取了預裝這種不正當手段,隨後兩個公司之間發生了一場「大戰」,搞得兩敗俱傷,最後美國國會舉行了聽證會,司法部迫使比爾蓋茨提前退休了。

詳見:《 40 年前,蓋茨寫了一封信,軟件業之後發生了怎樣的改變?》,suji yan 2016 年投稿於好奇心日報

當然我們的目標並不是這麼誇張的。不過現在的情況和之前有些類似,以太坊可能就像是當年的互聯網,雖然很酷但是使用門檻高;而現在的互聯網巨頭都很好用,但是非常封閉,它可以隨時對對用戶進行封號或是禁言。

所以我在想能不能在互聯網上先做一個比較創新的事情:在現代互聯網應用上直接使用 DeFi、NFT、DAO、以太、波卡等去中心化項目。這樣我們就相當於一個巨大的橋樑,而且這個橋樑還是去中心化的。

3. 你們會發幣嗎?

Suji:我們的目標是持續和長久的推動去中心化網絡的發展,並將自身也去中心化——以太坊和其他的治理代幣是一些很好的例子。當然,現在我也不太方便透露計劃,大家可以持續關注我們的動向。

Mask Network 會在社區治理以及投票上做很多具體的嘗試。說到治理與投票——這些是一個很複雜的經濟學和政治學問題。我跟《激進市場》的作者 Glen 討論過這方面的問題,還發過一篇專欄,專門討論了數字資產型的未來勞動。今年的十月份跟中國美術學院網絡社會研究所 CAA-INS 將要合作一場活動 The Web of Phronsis,他們是一個專門做網絡社會研究的組織,也專門做過投票的具體研究。我也邀請了 Vitalik、Glen、Arweave 創始人 Sam、EFF (電子前哨基金會,曾經多次在密碼學相關訴訟,包括最近的去中心化交易所爭議中跟美國的監管部門進行法律交鋒)董事 Danny 來一同參與。

後續 Mask Network 還有很多其他的計劃,我們也會按部就班一一實現。而做這些事情,只是爲了爲了一個目標,讓更多人能體驗到一個全新的,更爲開放的互聯網。

「民有,民治,民享的治理模式,將在賽博世界永世長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