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DAO 事件之後,正是 Moloch 在 2019 年初重新把 DAO 又帶回到大家的視野。

原文標題:《Moloch DAO 研究報告》
撰文:王超,Empower Labs 發起人

Moloch – 獻祭邪神,相傳古迦南人會把自己的第一個子女放入烈火中獻祭給 Moloch,以換取整個族羣的安全。數千年後,有一羣人向智能合約中貢獻出自己的以太幣,希望以此推動 ETH 2.0 的整體發展。接受獻祭的是一個去中心化自治組織,它被命名爲 Moloch DAO。

源起的故事

Ameen Soleimani 是個 91 年的小夥子,化學工程專業出身,在大學期間他接觸到了比特幣。對 Ameen 來說這個領域顯然比化學工程有意思多了,於是畢業後他毫不猶豫的轉行成爲碼農進入了加密領域。起初他在這個領域做了幾次並不成功的嘗試,靠這些嘗試攢下了一點點比特幣,然而這些幣跟着 Mt.gox 平臺的倒閉一起消失了。

不久後以太坊誕生了,一個能夠在區塊鏈上部署智能合約的項目。幾乎是同時,Ameen 讀到了一篇叫《Meditations on Moloch》的文章,這篇文章思考了羣體協調問題,即人類社會中人們常常爲了個體利益而犧牲集體利益,而最終導致人人受損。Ameen 深以爲然,再關聯起剛剛聽說的以太坊,Ameen 覺得這也許就是解決羣體協調問題的答案 - 利用不可更改的代碼來約束人類行爲。

由此,他開始把熱情投入到以太坊上,並在 2016 年加入了 ConsenSys。這是一個位於紐約的區塊鏈技術公司,旨在構建以太坊生態的各類基礎設施以推動以太坊的發展,ConsenSys 的創始人 Joseph Lubin 也是以太坊項目的聯合創始人。毫無疑問,這是一份夢想的工作。

但很快 Ameen 就對 ConsenSys 的管理風格產生了不滿,他覺得決策效率低下,限制太多。2017 年 4 月的一天,Ameen 鼓足勇氣向 CEO Joseph Lubin 以及其他管理層做出了一個提議- 給他兩百萬美金外加 3 個工程師,他在舊金山建立一個叫 Moloch Ventures 的機構,一個獨立於 ConsenSys 的前哨站,用來支持一些有意思但不適合在 ConsenSys 架構下進行的項目。

Ameen 興致勃勃的給大家講了邪神的故事,並把 Moloch Ventures 定位爲邪惡的前哨站。但他迎來的是一盆冷水,沒人支持他的想法。兩年後 Joseph Lubin 被問及對那次會議的想法,他的回答是「那是一個不錯的娛樂節目」。

受了刺激,Ameen 在一個月後提出了離職,並隨後發起了一個叫 SpankChain 的項目。這是個相當奇特的項目,然而運營的也並不成功,此處不細講,有興趣的讀者可以自行查資料。

時間來到 2019 年,Ameen 重新把熱情投入到以太坊本身的發展並希望使用 DAO 的方式來推動這個過程。彼時已經有一些 DAO 的底層協議被開發了很久,但 Ameen 覺得那些協議都太過複雜,無論是從代碼層面還是從組織運行層面。Ameen 想要搞一個使用最少代碼,實現基礎功能的一個 DAO 協議。簡單,安全,但能用。經過 Ameen 與其他幾個人的共同開發,Moloch V1 協議誕生了。

Moloch DAO 在 2019 年 2 月 14 日,丹佛的以太坊開發者大會上被正式啓動。Ameen 一共湊了 21 個支持者作爲創始成員,每個人捐贈了 100 個 ETH。這個啓動過程還算是順利,不過考慮當時以太坊價格只有 100 美元多點,總共也就是 20 多萬美元,這也算不上多亮眼的成績。

不過 Moloch DAO 的願景和 Ameen 的持續努力隨後獲得了回報。以太坊創始人 Vitalik 在兩個多月後決定捐贈 1000 個 ETH。而 ConsenSys 的創始人 JoesphLubin 也並沒有忘記當年他手下的這個小夥子,也捐贈了 1000 個 ETH。ConsenSys 以及以太坊基金會的其他成員也一共湊出了兩千個 ETH 的份子捐贈給了 Moloch DAO。

Moloch DAO 一戰成名。

Moloch DAO 的運營數據

截止到本文寫作的時候,Moloch DAO 的合約共接收過 7718 個 ETH,發出過 5556 個 ETH,工會銀行中還存有 2162 個 ETH。不過發出的五千多個以太幣的大部分並非都是資助發放,相當一部分是成員的主動退出。

當前 Moloch DAO 的成員共有 3832 個 Shares,而對比份額和工會銀行的差額可以算出被用於項目資助發放的以太幣約爲 1670 個。考慮到大部分資助都發生在以太幣價格只有幾百美元的時間,按這樣計算,Moloch DAO 過去發出的資助額並不高,總計約摺合幾十萬美金。

Moloch DAO 共接納過 100 位會員,目前依然維持着會員身份的還有 63 位(至少保留 1 票)。

共有 168 個提案被髮起,其中資助相關的提案約 70 個,絕大部分獲得了通過。不過查閱了其資助的項目後可以發現這些項目基本上沒有成功。

DAO 的再次出發

從純粹的運營數據來看,Moloch DAO 在衆多 DAO 中只能算非常一般的一個。即使有了 Vitalik 和 Joseph Lubin 的加持,Moloch DAO 的活躍度和會員的參與度也並不高,grants 的項目數量以及質量也都非常一般,最近 6 個月甚至一個提案都沒有。

但 Moloch 的意義早已超出了單個 DAO 的範疇。自 2016 年 The DAO 遭遇黑客攻擊失敗之後,DAO 這個方向在整個加密生態中沉寂了很久。正是 Moloch 在 2019 年初重新把 DAO 又帶回到大家的視野。由於 Moloch 代碼足夠簡單安全,有很多團隊選擇了 fork Moloch 的代碼發起了自己的 DAO,這其中包括著名的 MetaCartel。

Moloch V1 版本只適用單一的捐贈場景,在上線 1 年以後,Ameen 又聯合了幾個團隊共同開發了 Moloch V2。V2 版本的通用性更強,能夠適用在風險投資、對沖基金、孵化器等多個商業場景。

當前在全世界運行的各類 DAO 約有 30% 是基於 Moloch 構建的。這一切,都源於 2 年多前的那 400 行代碼

Moloch 協議和 Moloch DAO

講完了故事,繼續講講協議和 DAO 運行的細節。不過在進入下面的篇幅前,首先要強調兩個容易弄混的概念。

Moloch 是一個用於在以太坊上創建 DAO 的開源協議,任何人都可以基於 Moloch 協議發起 DAO。目前 Moloch 協議已經發展出了多個版本,不過 2019 年初 Moloch 發佈的時候只有一個版本,即 Moloch V1,一個只有 400 行代碼的協議。

而 Moloch DAO 是基於 MolochV1 版本協議發起的第一個 DAO。這是一個組織,組織目標是通過捐贈推動 ETH 2.0 基礎設施的發展。

Our objective is to accelerate the development of public Ethereum infrastructurethat many teams need but don't want to pay for on their own. By pooling ourETH, teams building on Ethereum can collectively fund open-source work we decideis in our common interest.

我們的目標是加速以太坊公共基礎設施的開發,許多團隊需要他們但並不想自己付費去做。通過彙集我們的 ETH,以太坊上的團隊可以共同爲我們認爲符合共同利益的開源工作提供資金。

摘自 Moloch DAO Github_

Moloch V1 的運行邏輯

Moloch V1 協議的基本邏輯非常簡單 - 成員貢獻資金 (wETH),根據貢獻資金的數量獲得相應數量的 Shares(份額)。成員貢獻的資金被工會銀行 (Guild Bank) 保管。成員可以提出提案,如果提案獲得通過,智能合約則根據提案進行相應的資金分配。

提案 (Proposal) 是 Moloch 的業務核心,協議的主要工作都是圍繞提案展開。提案分三類,新成員加入,項目資助以及無償捐贈。爲了儘可能減少安全風險,Moloch 的合約代碼寫的非常簡單,而具體到提案機制上,更是極度簡潔。任何提案都只有三個參數 :

Tribute(貢品)– 申請人投入 DAO 的 Ether 數量

Shares(份額)–申請人希望得到的份額數量,Shares 由合約鑄造,不可轉讓,可用於投票或主動銷燬以便拿回對應的資產。

Applicant(申請人)– 申請人的以太坊地址 , 用於接收份額。

通過 Tribute 和 Shares 這兩個關鍵參數的組合,可以得到三種不同類型的提案。

例如:

Tribute 10, Shares 10,代表新成員加入的提案。新成員投入 10 個以太的貢品獲得 10 個份額。

Tribute 0,Shares 10,則是典型的資助提案,申請者不投入貢品,但獲得 10 個 Shares,按目前的價格 10 個 Shares 對應大約爲 11000 美元的資助。

Tribute 10, Shares 0,無償捐贈提案,投入貢品但放棄份額。

爲了避免大量低質量提案,只有 DAO 成員能夠發起提案,並且需要存 10 個以太幣作爲保證金,當提案被處理後,無論通過還是不通過,保證金都會被退回,但如提案通過了,保證金裏的 0.1 個以太會被扣除作爲手動觸發執行提案的獎勵。

提案的有效期是 7 天,在 7 天內成員可以進行投票表決。Moloch DAO 中的提案沒有最低同意人數的限制(Quorum), 提案能否通過主要取決於同意和反對的比例。在極端情況下,只有一票同意也能通過,而這種情況確實發生過。這個設計的目的主要是考慮兩點,一方面是成員參與度在大部分情況下並不夠,另外並不是每個成員都有足夠的知識儲備對每個提案內容做出判斷。而在參與度較低的情況下,這個機制保證了提案能夠被有效的處理。

如果提案獲得通過,則進入 7 天的等待期,等待期的作用是允許對提案不滿的成員在這個階段退出 DAO 並拿回自己的資金。

提案通過並通過了等待期後也並不會自動執行,而是需要由一位成員去合約中手動觸發執行。上文中提到保證金會被扣除 0.1 個以太,即爲用來獎勵這位觸發執行的成員。

如何加入及退出

有很多團隊基於 Moloch 協議發起了自己的 DAO,不同的組織的加入有不同的流程。不過大家的基本流程,尤其是鏈上的部分都是相似的,這裏以 Moloch DAO 舉例。

作爲一個捐助性質的 DAO,申請加入 MolochDAO 的第一步是要提供貢品 (Tribute),貢品可以是資金(最初爲 100 個 ETH,後降低爲 10 個 ETH)或者時間(需要至少貢獻一篇被認可的關於以太坊未來發展技術的研究報告)。

但僅僅提供貢品並不夠,Moloch 使用了許可制的成員加入機制,必須由某個現有成員發起進行提案,提案投票通過後纔可以獲得成員身份。

相比加入,Moloch 的退出機制非常靈活。協議裏設計了一個特殊的 Ragequit 機制(憤怒退出)。如果一個成員對於某個提案的內容不滿,而這個提案又獲得了通過,在提案被執行的等待期之內,可以通過 Ragequit 退出 DAO (前提是該成員並未給該提案投贊成票)。Ragequit 執行的時候,合約會收回該成員的份額,份額對應的以太幣會退回給成員,同時成員身份也將會失去。但成員並不會拿回原始的貢獻金額,而是根據工會銀行的剩餘金額按比例拿回還沒花掉的部分。

由於允許憤怒退出,DAO 的協調成本被大大降低,不再需要針對每個提案都過多考慮成員的想法,如成員對某個提案特別不爽而這個提案又通過了,那麼直接退出就可以了,這也是 Moloch DAO 的提案不需要最低同意人數的原因之一。

憤怒退出同時也充當着被資助方提取資金的作用。當一個項目申請資助成功,被資助者並不會直接獲得資金,而是獲得了一個 DAO 成員的身份以及對應的一些份額。如果被資助者想要拿到這些資金,則需要執行憤怒退出來把資金從合約中取出。這個設計同樣是爲了保持合約的儘可能簡單。

Moloch DAO 的資助申請

想要獲得 Moloch DAO 的資助,需要在官網提交一個預申請表。主要是要求對申請資助的項目進行介紹。如果 DAO 成員喜歡這個項目,預申請通過,則會進入正式的申請階段。在正式的申請審查階段,申請人需要回答來自 DAO 成員的一些問題,如果順利通過申請審查,則最終進入鏈上投票階段。鏈上投票通過後,申請人獲得 DAO 成員身份(以及一定的份額)

資助申請分兩種,項目資助和工會資助。簡單來說項目申請是針對特定項目的一次性資助申請,而工會申請是針對某個特定領域的重複性資助,每個季度都可以申請。

Moloch DAO 的提案信息是公開的,即使不是 DAO 成員也可以圍觀看項目介紹,投票和執行情況。

一個典型資助案例

Neue UX 是 Moloch DAO 截至目前資助的最後一個項目。提案在 2021 年 1 月 13 日由成員 Yalda Mouasvinia 發起,這是一位曾從事產品和 UX 工作,對於 DAO 和開放合作充滿了熱情的成員。(該成員的真實身份是一家專注做開源協作軟件初創公司的 CEO)

申請者爲 Ape Unit 團隊,請求 23000 美元的資助(按當時的價格摺合爲 38 個 Shares, 對應約爲 21 個以太幣)。Ape Unit 團隊會使用這筆資金開發 neueux.com,一個爲去中心化應用提供 UI/UX 資源的平臺。

Ape Unit 團隊在申請說明上給出了詳細的項目要解決的痛點,項目規劃,團隊背景以及具體爲 9 周的第一階段開發計劃。儘管 neueux 的目標很宏大,但實際第一階段要實現的目標並不複雜,簡單說就是收集各類現有區塊鏈應用的截圖(錢包,Dapp,DeFi 等),整理、歸類並呈現,供未來的去中心化應用的開發者參考。

可能是這個項目目標過於簡單,這個提案只獲得了三個成員的投票,兩位版本各投了 100 票贊成,一位投了 100 票反對,最終 200 比 100 獲得了通過。

提案通過後 Ape Unit 共獲得了 38 個 Shares,他們並沒有馬上把資金提出,而是在近兩個月後的 3 月 11 日通過銷燬 37 個 Shares 獲得了 20.66 個以太坊。團隊選擇保留了 1 個 Share 從而保留了 DAO 成員身份。由於當天以太坊的價格是 1800 美金,這筆資金在提取的時候已經價值 37000 美金。而這筆資金提取後還躺在地址上並未被使用。

現在 9 周的交付期早已過去了,neueux.com 也已經上線,不過從目前上線的內容上看,即使是項目的目標並不複雜,真正實現的交付結果離最初的承諾還是略有些差距的。由於缺乏有效的監督機制,這種情況應該在 grant 裏並不少見。

總結

總體來看,Moloch 協議作爲一個典型的參與性 DAO 的協議,比較適用在中小團體進行財務管理合作。它簡潔,安全,能夠滿足基礎功能的協議,大大降低了實施 DAO 的門檻,也因此激發了相當多的團隊的熱情。而後延伸出的 Moloch v2 協議由於適用性更強,更是被廣泛使用,Moloch 協議爲推動 DAO 的發展做出了很大的貢獻。

Moloch 功能設計的核心是圍繞財務管理展開的,簡單的設計使得它很難承擔更復雜的協作及治理。再加上 Moloch DAO 採用的是許可制的成員管理,這使得它更像是把傳統組織的一部分財務管理進行了區塊鏈改造,而 Venture DAO、LAO 這類應用了 Moloch V2 的投資基金更是直接綁定了有限公司的商業實體。這跟大部分朋友心中所暢想的去中心化自治組織的形態還是有一定的距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