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塔基金合夥人蔣濤談加密投資的兩個怪象與三種觀察座標,及對 DeFi 和區塊鏈行業發展的思考。

原文標題:《對話沙塔基金蔣濤:加密投資的兩個怪象與三種座標 | 鏈捕手》
受訪者:蔣濤,戈壁創投前管理合夥人、沙塔基金合夥人
撰文:王大樹

從借貸產品到 DEX,再到資產聚合協議,DeFi 在今年的區塊鏈行業獨領風騷,引爆階段性牛市的盛況。不過在泡沫漸退的當下,區塊鏈行業未來發展趨勢以及 DeFi 投資的反思已然成爲多數投資者所關心的主要問題。

有人說 DeFi 已死,有人說 DeFi 纔剛剛開始,這些觀點的背後既是不同立場也代表不同體驗,此次鏈捕手帶着這些問題與戈壁創投前管理合夥人、沙塔基金合夥人蔣濤進行了深度交流,談及了加密投資的兩個怪象以及三種觀察座標,希望他對 DeFi、區塊鏈的長期關注以及過去十年在互聯網投資領域的豐富經驗可以爲你提供不一樣的思考視角。

對話沙塔基金蔣濤:加密投資的兩個怪象與三種座標 | 鏈捕手_ 蔣濤,戈壁創投前管理合夥人、沙塔基金合夥人 _

作爲一位互聯網領域相當成功的投資人,蔣濤投資了途牛旅遊網、直客通、點我達、UR 等公司,如今他組建沙塔基金,目標是「投資有用戶的區塊鏈」,目前已投資了 DODO、MASK、RENRENBIT、QbitPay、DORAHACKS 等項目。

區塊鏈處於爆發前夜

鏈捕手:任何一個行業都有周期,在你看來當下的區塊鏈處於一個什麼樣的週期當中?

蔣濤:有點像 09 年前後的移動互聯網,當時 iphone 剛出來沒兩年,App Store 與 3G 網絡都是剛上線。正好那時我也剛開始做投資,雖然很多投資人意識到 App Store 是一個機會,但那時 App Store 裏面基本上只有小遊戲,當時特別多的中國團隊做那種 0.99 美金的小遊戲賣給美國人,一個月淨利潤可能有幾百萬人民幣,我們也看過這種開發團隊,最後事實證明遊戲在手機時代上只是一小部分,手機 App 也並沒有侷限於遊戲。

從這個角度看,當下的區塊鏈和那個年代的互聯網很像,基礎設施剛剛開始,創新上有一些突破,比如 DeFi,不過區塊鏈的未來絕不僅限於 DeFi。

鏈捕手:但我們從 2020 年的 Gartner 曲線來看,區塊鏈行業正處於泡沫破裂的低谷期。

蔣濤:我認爲真正的低谷期應該是去年,就像早期的 APP Store 一樣,大家知道區塊鏈有價值但卻不知道它具體的應用場景,接下來是否能賺錢。但今年大家看到區塊鏈裏的 DeFi 應用可以賺錢,就像 APP Store 裏的遊戲一樣,很多 DeFi 產品的價值也都非常清晰,這是從最低谷出來往上走的趨勢,所以我的感知中現在應該是爆發前期,未來兩年會有很多新機會出來,大概率會迎來繁榮期。

鏈捕手:如此看來,接下來的爆發大概需要幾方面的驅動力?

蔣濤:本質上還是要解決用戶的問題,另外還有一些基礎方面的驅動力,比如平臺、體系、技術等方面。當然有不少聲音認爲這些層面實現起來有難度,但我是相對樂觀的,相比這些我認爲在區塊鏈世界更難的是獲取使用場景、解決用戶問題。

其實過去區塊鏈最大問題就是,大家都在說這項技術很好,然後就沒有然後了。這在一定程度上說明,技術並不是最大的障礙,根本上的問題還是在於沒有找到合適的應用場景,一旦具備場景,有了需求,技術上的障礙則可以通過各種妥協來實現的。

鏈捕手:我們觀察研究一個行業都會有座標系或者說思考的原點,你觀察研究區塊鏈的座標系或原點是什麼?

蔣濤:一是用戶需求是什麼?二是怎麼解決用戶需求?三是爲什麼你的解決方案更好?這些就是我們做投資決策時的基礎邏輯。

當然,在當下的區塊鏈行業有很多人是不去定義用戶需求的,大家更在意誰的性能更好,是不是純正的去中心化,能否實現資產無託管,但這些到底是不是真正的用戶需求,實際上是需要問的一個問題。

以 DEX 爲例,原來很多 DEX 都想仿照中心化交易所體驗做一個非託管的 DEX,基本都沒成功,最後 Uniswap 跑出來了,這就是從用戶體驗出發做產品的案例,而用戶需求這個問題根本上還是在於團隊是否關注了問題的本質。

鏈捕手:從傳統 VC 轉型到區塊鏈行業,你是否遇到過難以理解的事情或現象?

蔣濤:這方面還是挺多的,主要講兩點。

第一,很多項目方對所謂投資人的關注甚至比用戶和產品還要多。雖然創始團隊積極與廣大投資人的溝通很有必要,但還是要有度,如果把精力都耗費於此最後無法體現產品價值和用戶價值豈不是很尷尬,投資人的長遠價值也無從體現。

第二,投資人和管理團隊利益不一致。作爲傳統投資人,我覺得創始團隊和投資人一起提供價值,公司做大了,大家一起賺錢,完全可以共贏,但幣圈現在情況比較複雜,不少項目有很多很複雜的解鎖條款和幣價體系,經常出現團隊和投資人互割的情況,這種玩法不是我們嚮往的,也不參與這類投資。我們希望合作共贏的是做事的團隊,而不是炒幣的團隊。

DeFi 的投資邏輯

鏈捕手:我們看到沙塔過去投資的項目大多偏向借貸、支付等領域,可否講講你們在區塊鏈行業具體的投資佈局。

蔣濤:首先,DeFi 一直是我們關注的點,早在去年下半年基金剛成立的時候,我們就和一些海外 DeFi 項目談到了比較深的階段,其中還包括目前在市場上比較熱的項目,不過鑑於疫情最後沒能落地,還是有點可惜。後來我們在二級市場也參與了些,幸而有不錯的收益。

目前我們主要的投資方向還是跟金融相關,但在投的過程中我們也在做相應調整。除了金融以外,我們還在看可以承載更多用戶的基礎設施、NFT 和加密藝術,包括遊戲在內的社交和內容方面,以及錢包等未來大衆級流量入口的領域。最近我們還投了一些國內 DeFi 項目,算是我們原來投資金融的延伸,也是我們接下來要重點關注的板塊。

鏈捕手:那在判斷 DeFi 項目時是否有具體的標準或者模型?

蔣濤:一級市場還是根據我前面提到的三條標準:用戶需求是什麼?如何解決用戶需求?解決方案爲什麼好?二級市場我們還在嘗試做一些量化模型,但鑑於每個項目情況不太一樣。目前很難整理出簡明的方法論,不過好在目前市場上已經有鎖倉量、收入、GMV 等方面的數據,所以未來有機會推出一個可參考的估值模型。

鏈捕手:剛纔提到沙塔主要關注的板塊中有一項是大衆級流量入口,但從目前情況來看,大部分用戶還是偏存量,想要打造出大衆級的流量入口似乎還需要一個契機。

蔣濤:是的,不過我認爲在某種程度上 DeFi 就是打造大衆級流量入口的一個契機,在這次 DeFi 熱潮中,我們發現進入到 DeFi 裏的傳統資金並不少,否則穩定幣也不會有這麼大的規模。

幣圈資產就這麼多,DeFi 想在原生的基礎上規模增大 10 倍基本不太可能,所以可以肯定的是之前 DeFi 的流動性中有一部分是由外面提供的資金。只不過外部資金也存在差異,有些資金出自個人,有些出自機構,有些則從個人彙集到機構,總之只要 DeFi 產品真的能解決問題,就不會妨礙新資金入場。

鏈捕手:在你看來,DeFi 需要解決什麼樣的問題才能吸引大量的新資金?

蔣濤:比如在較長時期保持合理的、低風險高收益;再比如便捷性入口,包括更易用的錢包等。其實,我認爲 DeFi 的流動性挖礦,以後一定會集中到類似的基金形式,不管是中心化還是去中心化的,只要解決用戶問題帶來收益就會吸引到大衆流量,只是目前國內情況比較複雜,像在海外很多項目在這方面做得還不錯,對它們而言 DeFi 就是一個基於區塊鏈的高收益存款,有一個經營牌照就可以做,而且這在美國是合規的生意。

談 UniSwap 與 Maker

鏈捕手:當前有業內人士也在質疑 DeFi 的價值,比如盤活 DeFi 市場的流動性挖礦模式本質是各種刺激資產之間連環抵押和無限套娃,這種模式吸引的用戶大部分是投機分子等等,那麼你作爲持續關注 DeFi 的投資人怎麼看待這些觀點?

蔣濤:事實上,流動性挖礦的本質就是某種形式的補貼,項目方希望藉此吸引用戶參與進來而已。類似於互聯網公司的補貼,只不過互聯網補貼錢,DeFi 的補貼是股票,更多的是給參與者一點念想,這種股票隨時可以變現,價格漲了用戶有可能不賣也有可能直接賣掉。

那回頭看,互聯網的補貼玩法中有的公司失敗,有的公司站住了,所以誰也不能將流動性挖礦模式一杆子打死,像餓了麼、美團發放過多少補貼,但最後補貼不再或者減少的時候,用戶還是會用它們點外賣,因爲它解決了用戶需求,用戶沒有補貼還是會點外賣,差別可能就是訂單量比補貼時少。

所以說流動性挖礦與互聯網補貼一樣,想要長期跑下去的關鍵還是在於產品的核心競爭力,也就是用戶價值。

當然,不同項目有不同的價值,借貸有借貸價值,交易有交易價值,從 Compound 到 Uniswap 以及 YFI 它們每個項目價值都不太一樣,補貼後產生的效果自然盡不相同,沒法輕易下定論。

鏈捕手:是的,這裏聯想到你之前曾感嘆 Uniswap 這樣極簡的團隊面臨着大量質疑。前不久,Uniswap 在面對 Sushiswap 的挑戰後終於發行了治理代幣 UNI,對於 UNI 的市場表現,你又有哪些思考?

蔣濤:發行治理代幣 UNI 是正面的事情,說明 Uniswap 的競爭力變強了,同時也給了社區更好地參與進來的動力與機會。其實,縱觀 Uniswap 從誕生到繁榮的過程,說到底還是一直從用戶需求角度在解決問題,這也是我當初看好它的原因,至於它的 Token 的市場表現我沒有太多思考,這是市場的問題,沒人能講清楚,就像我相信絕大多數人會承認特斯拉是一個好公司,但是這家好公司值多少錢則一直很有爭議性,Uniswap 和治理代幣 UNI 也是如此。

鏈捕手:說到好公司和好項目,之前你曾表示 Maker 是 DeFi 當中機制最成熟的產品,尤其是它推出的持有人對系統風險承擔兜底的 MKR 機制設計,但該機制在創新頻發的當下卻被認爲自相矛盾,原因在於當下 Maker 不僅收益率變低,還要持有人共同稀釋兜底,對用戶不是很友好。你贊同這個說法嗎?

蔣濤:不贊同,收益率和 MKR 機制是否成熟並無直接關係,完全是兩回事。首先穩定費率爲零是社區投票共同決定的,並非個人行爲,而是社區爲了促進 DAI 的生成作出的決定;其次費率現在爲零不等於一直爲零,而且我們不能說穩定費率收縮爲零就是 Maker 沒價值,沒準費率下個月就變成 10%。

關鍵在於需要明白收益率調整的背後是選擇先做大規模還是先要利潤的問題,DAI 的發行量在最近幾個月得到了快速增長,近期 DAI 的穩定費率被調整成了 4%。所以,在我看來上述質疑針對的只是短期的市場行爲,MKR 兜底機制本身並沒有問題,我仍認可它的合理性與成熟度。

鏈捕手:贊同,那你認爲 DeFi 之後下一個熱點會在哪裏?

蔣濤:我們目前比較看好加密藝術,但 DeFi 是需要長期關注的重要板塊,就像遊戲之於 APP Store,它至今仍是手機生態上的重要部分,DeFi 之於區塊鏈也是如此,雖然泡沫會消失,但核心價值一直在,所以接下來我們還會長期關注 DeFi 創新,同時還會投 DeFi 項目。坦率地講,對於踏實做產品的創業者來講,泡沫越早破滅越好,踏踏實實的幹活,才能真正在解決用戶問題上做出成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