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密貨幣金融作爲下一個風口,未來會擁有無限的可能和機會,貝寶金融希望通過不斷的產業創新,幫助加密貨幣金融服務市場不斷升級,讓客戶享受到真正專業的金融服務。

作者:James

2019 年過去,對加密市場而言,這是豐收的一年。雖然比特幣價格沒有如預期中的衝上 20,000 美元,但是全年依然上漲超過一倍,成爲全球表現最好的資產類別。而比特幣價格的浪潮泡沫消退之後,仍然在巖壁上留下了痕跡,帶出未來 2020 年的趨勢:加密金融借貸。

過去一年,去中心化金融(以下簡稱 DeFi)一度成爲最吸引眼球的熱點之一,在年中,有許多人認爲 DeFi 是對抗傳統金融制度的一項武器。 2019 年在紐約舉辦的區塊鏈大會 Consensus 更把 DeFi 列入的趨勢討論重點,許多產業人士紛紛表示,「未來以太坊的應用發展應該要以 DeFi 爲主」。

不過,隨着供需慢慢達到平衡,DeFi 上借貸需求並未爆發,可以看到利率下滑,這證明了 DeFi 很大一部分是用來市場炒作。匯率不穩、借貸池總量承受能力是 DeFi 最大的缺點。

這時候加密貨幣中心化金融 CeFi 就逐漸展露頭角。 CeFi 提供和 DeFi 類似的服務,像是借貸服務、加密衍生性商品,不同的是,DeFi 是基於公鏈的「智能合約」可編程協議,而 CeFi 是以交易所、加密新創平臺爲承載體,其性質介於傳統金融機構以及 DeFi 之間。

在中國市場上 CeFi 發展得比 DeFi 得更快,因爲 CeFi 以平臺爲主,提供了比 DeFi 更全面、一條龍式的服務,包括資產管理、借貸、交易等服務在內的全方位服務。

加密貨幣本質上是金融系統,因此資本的整合能力就成爲影響市場的能力,目前 CeFi 在用戶量和資金量中都有絕對的優勢。Genesis Capital 穩步增長, 2019 年的第三季度發放了價值 8.7 億美元加密貨幣貸款,BlockFi 在 2019 年 8 月完成 A 輪 1830 萬美元融資,而貝寶金融在亞洲繼續穩坐頭部位置,貸款餘額向 4 億美元邁進。

加密金融服務的萌芽期要回到 2018 年的熊市,90% 的加密新創的資產縮水,於是抵押加密資產的需求與日俱增;當時洲際交易所正準備計劃推出比特幣實物交割期貨,比特幣 ETF 也蓄勢待發。

貝寶金融創立於 2018 年 7 月,專注於加密貨幣借貸和其他金融服務的平臺,用戶可以將主流加密貨幣比特幣質押在貝寶金融,而平臺借出穩定幣給用戶,作爲日常使用的流動資金。

貝寶金融的創辦人楊舟和聯合創辦人王立在 2018 年就判斷認爲,加密金融會成爲新一代的風口,且接下來的市場會缺乏優秀的「時間價值服務」的機構。

時間價值服務就是借貸服務,而在傳統金融中,銀行就是提供時間價值服務的機構,這就是爲什麼貝寶金融在創始之初就對標傳統商業銀行,希望成爲加密市場的 JP Morgan (摩根大通銀行)。

攻略第一座城池,從礦工到礦業

對於任何新創產業而言,第一個任務就是錨釘用戶,找到自己的市場,攻下第一座城池,取得市場話語權。

而貝寶金融的第一座城池是「礦工貸款」。

2018 年下半年,加密貨幣的市場崩跌,恐慌淹沒理智,許多人拋售礦機,造成礦機的價格大幅下降。不過,市場上有另外一羣克服恐懼的礦工,看好比特幣的長期價值,在低價格的時候大量收購礦機。

貝寶金融抓住了這個商機,果斷地暫時先放緩推廣產品給 C 端用戶,主攻貸款給這些礦工。

楊舟表示:「礦工買礦機和電費支出一般都是法幣,而產出的是數字貨幣。當幣價較低,而未來一段時間幣價上漲的預期高於貸款利息的時候,他們就更願意借錢,而不是賣幣。」

這個商業策略不但讓貝寶度過 2018 的加密寒冬,也在礦工圈贏得了信任。

2019 年聖誕前夕,剛剛登陸納斯達克不久的比特幣第一股嘉楠科技和貝寶金融達成合作協議,推出了面向礦工購買礦機的貸款產品和服務。

首次推出的購買礦機貸款產品包括兩款,一個是零首付購礦機,礦工可以 100% 質押比特幣代款,分期還款;另一款是首付 50% 購礦機,餘下欠款由貝寶金融提供,礦工根據自身需要,可以分 3 到 5 期的分期付款,礦機都要託管到嘉楠科技指定的合作礦場

楊舟表示,礦業是整個比特幣產業的基礎,而大家預期即將到了減半,這將淘汰一部分礦機,爲此礦工將投入大量資金更換機器。目前比特幣價格還處在低谷,不少礦工資金有壓力,因此對貸款有現實需求。

不僅如此,去年 8 月,貝寶金融甚至提供了四川受災比特幣礦工 2000 萬 USDT 免息貸款,緩解受災礦工資金壓力。這些都是在產業深耕,強化貝寶自身在產業的影響力。

首創 CIBOR,統一機構間的借貸利率

傳統金融機構除了面向企業和個人的借貸業務,更大的借貸業務發生在銀行等金融機構之間的同業拆借市場。拆借市場來自於準備金制度,即商業銀行需要將用戶的存款按比例將錢存在中央銀行,又稱爲準備金。

例如某家銀行在某一時日,其銀行準備金保有量可能過多,而另一些銀行,如果儲備計算期末時儲備金不足,就會面臨被徵收罰金的危險。在這種客觀條件下,儲備多餘的銀行便有願望將其拆出,增加收入,而儲備不足的銀行則需要設法拆入資金,避免受罰。

由於每天的資金利率不同,因此也就有了業內的利率指標,最著名的同業拆借利率指標之一就是誕生於 1986 年的 LIBOR,全稱爲倫敦銀行間同業拆借利率(London Interbank Offered Rate)。

而貝寶金融也正嘗試把同業拆借引入加密金融機構之間,以開放的態度,與行業內的機構共同搭建加密資產的機構間利率市場,共建 CIBOR。

CIBOR 的主要資金供應商和利率來源,包括那些持有法定貨幣、穩定幣和加密貨幣的加密銀行、礦池和投資基金等,每天這些供應商將自己的借入借出的利率按照時間範圍和具體幣種相互告知,其他的一些第三方機構也就可以通過這個利率作爲真實借貸利率的參考指標。

而除了作爲利率參考指標外,加密貨幣持有者也可以從 CIBOR 的變化,感受到市場的變化,成爲另外一個風向球。

加密金融現在像是各自爲政,每個機構都有自己的資金池,但這就回到和 DeFi 一樣的問題,資金池無法容納未來近來加密產業的投資人。就像銀行一樣,如果各家的資金池互通,相互合作的結果就是將可服務的市場倍數化拓展。

楊舟表示,加密機構的資金很多來自於同業,所以在資金流通上,同業並非競爭關係,反而是合作關係。競爭更多是在資產端層面的競爭,就像有銀行是服務政府機構多,有些是主打零售用戶,有些是基於銀行與銀行間的服務。

“我們應該在資金池上互通,爲下階段讓更多投資人進場打好基礎。加密金融才正要開始,而貝寶金融絕對不會缺席。”楊舟說。

下一座城池:差異化服務

除了借貸業務,貝寶金融也向機構、高淨值個人提供存款、槓桿融資等加密貨幣綜合金融服務。這種 To B 的模式,好處是淨值較大,但需要客製化服務。

隨着 2019 下半年市場走跌後,利率調降,市場借貸雙方減少,貝寶金融選擇提供「差異化服務」作作爲建立優勢的方向。這裏的概念和客製化服務很像,差別在於推出的商品不是針對單一客戶,而是某一羣體。

例如貝寶在去年 6 月推出的「 Triple 比特幣槓桿產品」。用戶可在現貨交易中,引入至多 3 倍槓桿放大本金,實現多倍盈利。假設用戶以自有的 1 BTC 作爲保證金,選擇 3 倍槓桿,貝寶金融按照市場實時價格,將 2 個 BTC 等價的穩定幣兌換爲 BTC 發放給用戶,達到獲得更高收益的效果。

在比特幣的大趨勢看多的情況之下,這就是一個優良的衍生性商品,放大貨幣倍數。事實上,Triple 上線 40 天共爲用戶賺取了 500 BTC,也讓貝寶再度獲得大量關注。

此外,貝寶金融還將針對 Triple 用戶推出「安睡保」和「無憂保」,Triple 用戶購買後,持倉在投保期間若產生損失將得到相應賠付。

對於那些對比特幣價格感到悲觀的用戶,貝寶也推出「比特幣價格保障計劃」,幫助投資者避免在 BTC 市場價格大幅波動時遭遇被動損失。

據該計劃介紹,貝寶金融用戶在選擇投保幣價、保障週期,並支付對應的「保費」後,就可在保障期間,免受幣價下跌帶來的風險。若保障到期時,比特幣結算價低於用戶選擇的投保幣價,則貝寶將賠付兩者差值。

開創加密金融服務私行服務時代

楊舟就表示「快」是貝寶金融的準則。洞悉市場,推出符合趨勢的商品就是貝寶能夠快速在市場中站穩腳步的關鍵。
從服務礦工到主導行業標準,一文了解貝寶如何駕馭加密借貸的新浪潮
「區塊鏈世界裏,疊代更新速度遠超以往,無法跟上就只有被淘汰的命運。也因此,貝寶金融不惜血本從傳統金融機構中挖掘人才。」

剛剛邁進 2020 年,貝寶金融對外正式宣佈,成立面向加密資產高淨值客戶的加密資產管理部門——貝寶 PRIVATE,併力邀擁有多年私人銀行業務經驗的招商銀行資深大客戶經理佟磊加盟,擔任加密資產管理業務的董事總經理。據悉,佟磊曾在招商銀行私人銀行部門工作多年,擁有豐富的資產管理和大客戶服務經驗。

貝寶金融成爲加密金融服務行業中首個推出銀行級高端客戶服務的機構,再一次走在了加密貨幣金融服務的潮流前沿。

據楊舟介紹,貝寶 PRIVATE 是貝寶金融旗下高端客戶服務部門,類似傳統金融機構的私人銀行部門,將整合貝寶在加密金融領域的優勢資源,爲客戶提供涵蓋數字資產管理,高端生活服務,法律、稅務、海外家族辦公室諮詢等全方位、高品質的個性化綜合解決方案。

「加密貨幣金融作爲下一個風口,未來會擁有無限的可能和機會,貝寶金融希望通過不斷的產業創新,幫助加密貨幣金融服務市場不斷升級,讓客戶享受到真正專業的金融服務。」楊舟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