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shQuark CEO 李晨分享對 Staking 生態發展及區塊鏈行業前景的看法。

原文標題:《幣安區塊 101 丨 HashQuark CEO 李晨:Staking 生態的新浪潮》
受訪者:李晨,HashQuark CEO
整理:瀅哥

2020 年 6 月 22 日,幣安瀅哥對話 HashQuark CEO 李晨。李晨曾在通聯數據擔任金融雲和智能投研負責人,爲多家專業投資機構提供服務,擁有多年從業經驗,他認爲 5G 會給 Staking 帶來更大的發展和想象空間。

李晨認爲 Staking 最通俗的含義就是用質押 Token 的成本,換取維護區塊鏈網絡的功效,爲網絡提供出塊的能力。Staking 和銀行的存錢生息非常相似,但本質上銀行存錢生息的原因是將存款放貸出去獲得收益;Staking 是 Token 一支質押在節點獲取區塊鏈的記賬權,可以說是一種風險極小的的對區塊鏈基礎設施的投資。

關於今年區塊鏈行業的發展,李晨認爲區塊鏈有非常多的機遇和需求。1、在特殊情況下確保每個人信息的真實不被篡改,區塊鏈是天然有保障的;2、如今數據具有資產的屬性,區塊鏈可以穩定發揮作用保護隱私不被竊取。


區塊 101 嘉賓觀點之李晨

  • 「Staking 最通俗的含義就是所謂的把 token 質押在網絡當中,爲網絡提供出塊的能力。」
  • 「PoS 和 PoW 將來一定是共存,至於誰的市場份額更大,這個比較難說。」
  • 「今年對 Staking 來說特別特別關鍵。」
  • 「Staking 這個跑道上的選手還太少了,我倒覺得可能未來有更多的人加入進來反而會讓這個生態更加繁榮一些。」
  • 「越去中心化,越智能化就會讓整個區塊鏈網絡更加安全,所以我個人覺得 5G 會對 Staking 帶來深刻的影響。」
  • 「區塊鏈世界上跑了很多很多車,Staking 就是負責建高速公路的,必須把這個高速公路又快又安全又穩定地建好。」

幣安瀅哥:今天我們《區塊 101》的嘉賓是 HashQuark 的李晨李老闆,李老闆擁有 12 年以上從業經驗以及多年區塊鏈、金融科技和雲計算產品的經驗,並且擁有多項分佈式計算相關的技術專利。

今天會講一些關於李晨老闆個人創業相關、 Staking 還有關於區塊鏈行業發展一些事情。首先請老闆和大家打個招呼吧!

HashQuark 李晨:波卡等公鏈帶來質押新機遇, 5G 會對 Staking 產生深刻影響李晨(左)瀅哥(右)

李晨:大家好,我是李晨,大家也可以叫我 Leo。

我目前在 HashQuark 這家公司擔任 CEO。HashQuark 我們是 HashKey 集團下面的一家全資子公司,我們專注做 Staking+。大家聽過互聯網+,區塊鏈+,我們這個跑道比較小,我們是 Staking+生態這樣的一家公司。

我們從 2018 年 12 月 5 號開始推出第一代的產品,其實到現在也有一段時間了,我們目前差不多已經參與了 40 多條公鏈 Staking 的節點,我們在第三方評級網站就 Stakingreward 上排名還是比較靠前的,至少全球 TOP3。

幣安瀅哥:老闆平時喜歡看什麼書,給大家推薦一下?

李晨:我個人比較偏愛個人傳記類型,但現在這幾年我覺得更多就是看專業相關的書,經管類包括金融體系類的。但我覺得與其說到書,我倒想在這裏給大家推薦兩部電影,這兩部電影我覺得從這幾年來對我改變特別大。

第一部電影是布拉德皮特主演的叫《點球成金》。這個電影給我的觀感是我突然從這個電影感受到數據的力量非常非常大,這是我想推薦的第一部電影。現在區塊鏈的這個年代,我們會發現數據有這麼強大力量,有這麼強的價值,也就是說其實通過到後面我會講爲什麼區塊鏈會跟數據結合在一起。

第二個,我在其它場合也奶過這個電影很多回了,就是斯皮爾伯格的《頭號玩家》,大家可能都看過這個電影。在這個電影當中出現了通過加密資產來支付玩遊戲的成本,這個遊戲也跟你的現實世界基本上非常融合。我覺得尤其是這次疫情來了以後,特別讓我有觀感,我們處於這種兩個不同的世界,一個現實世界一個所謂數字化的世界。

幣安瀅哥:您平時喜歡從什麼渠道獲取信息?

李晨:我覺得信息分幾種,我最常用的三個渠道獲取信息。

第一個,我會去看各種區塊鏈上的數據,因爲區塊鏈上數據不可篡改是最真實的,當然我們經常會去幣安看價格,這是一種。第二種,所謂的鏈上的信息不管是比特幣也好、以太坊也好或者像 Cosmos 還有像最近上線的波卡,你能看到很多有價值的東西。比特幣能看到算力在波動,在以太坊 PoW 依然看算力,在 Cosmos 或者波卡你能看到有多少 token 被用來 Staking 和它的價格有什麼樣的對應的關係。

第二類,我會去看很多的社交媒體,推特也好或者是國內看微信等等。尤其微信它有一個比較好的,它有「看一看」的功能,我會去關注很多區塊點當中的資深人士,幫我節約很少時間,你看他們的朋友圈,你去看他們在看哪些東西,這個特別有用,而且特別提高獲取信息的效率。

第三個,要找圈內,在不同領域當中很資深的人士,直接找他們聊向他們學習,這也是非常重要。

幣安瀅哥:您是什麼時候聽說比特幣和區塊鏈的?您進區塊鏈這個行業之前是做什麼的?

李晨:我差不多在 2015 年左右第一次比較深入去了解比特幣,但在這之前很早我就聽說過挖礦,當時我只是作爲一個很好奇這樣的態度去看的,那時候還是用臺式機挖比特幣還挖到了,我當時真的是沒有認識到比特幣有什麼價值,所以很可惜那些比特幣就隨着機器一起報廢了。

後來我是去看了一點白皮書,我這個人反應還是比較慢的,看了白皮書至少得有 5、6 回才真正瞭解到比特幣的價值。因爲我是技術出身,所以大家說的優勢,在我看來早期算是劣勢。

技術人看比特幣白皮書第一眼都會覺得這些技術都有,不管它是密碼學的技術還是 P2P 網絡的技術,同時覺得比特幣又特別慢,比方說發一個交易要幾分鐘,原來數據庫的性能就遠超這些交易,這個其實是一個劣勢。

在看了很多遍以後,才真正意識到它在價值網絡當中的價值,比方說它真正做到私有財產神聖不可侵犯,只要私鑰在你手裏,誰都偷不走你的幣,它真正做到去中心化並且有 PoW 的價值,這個是早期的經歷。

在做區塊鏈行業之前,我是在通聯數據做一些 Fintech 相關的業務。我們當時主要做兩種業務:第一種所謂的金融雲,第二個做人工智能相關的業務。

比如收集各種各樣的大數據,不管是股票的行情數據也好,也包括一些社交數據,甚至一些天氣數據等等。把這些數據分析出來,就可能去預判股票的形式。甚至到後期可能自己可以去通過機器人可以去寫一些研報,可以很快降低他們的工作量。

我也意識到一個問題,我發現我們所有的事情做的都是在網絡當中創造價值,你很難交易這樣的價值。真正能夠做到這個事情只有區塊鏈,它是價值網絡的一個基礎。我在想清楚這一點之後,花了兩三天決定進入區塊鏈這個行業,主要是這麼一個經歷。

幣安瀅哥:那您進入區塊鏈之後,您現在第一個創業做的項目就是您現在做這個是嗎?

李晨:簡單來說不能算是創業的項目,我們算是 HashKey 下面全資的子公司,我們原來只是給 HashKey 內部做一些 Staking 服務,我們覺得這個事情做得還不錯,也產生了收入。那既然是賦能的一個項目,那我覺得就需要給市場再做貢獻。所以我們先在內部嘗試了一下這樣的一個 Staking 的業務,覺得還比較順利,我們就決定把它產品化。

當時我們就想起個名字,起個什麼名字好,想了很多就想到 Quark。大家都知道 Quark 物理學當中最小的一個單位標準,有原子有中子一直往下分。到目前爲止,物理學上最小的一個單位就是 Quark。

我們覺得整個數字資產也是這樣的,像比特幣,比特幣你可以買一個比特幣你也可以買 0.1,你也可以買零點零零零,很多個零一個。我們覺得數字資產加上區塊鏈,整個價值互聯網的一個核心的基礎,它是去中心化又是由非常非常小的元素把它集成在一起,那 Quark 這個字就非常貼切我們的定位,前面加了一個最重要的 Hash 算法,所以我們公司叫 HashQuark 名字就是這麼來的。

幣安瀅哥:我看到有一個人提問,他說如何從數據上分辨牛熊和漲跌?

李晨:會有很多算法。最簡單的邏輯,它漲得很高了,它接下來一定會跌,它跌了很久了,它一定會漲,這是一種邏輯。

第二種邏輯,你比方說我們把主題相關的所有的微博和微信都扒取下來,你就會分析它這個文章裏有多少詞是正面有多少詞是負面以及它的評論數的變動,根據這個也可以做一個預估。

但是我只能說這個金融市場太過複雜了,我前面說的方法只是很多很多方法中的兩種。我們做的事情按照不同的方法可能對它有一個怎樣的判斷,但是還沒有做到完全每次都很準。

幣安瀅哥:您能不能用最通俗易懂的話術給大家解釋一下含義,Staking 和銀行的存錢生息有沒有本質區別?

李晨:我覺得 Staking 最通俗的含義就是所謂的把 token 質押在網絡當中,爲網絡提供出塊的能力。簡單來說就是用質押 token 的成本來換取維護區塊鏈網絡的這樣的一個功效,這是最簡單的。

我覺得你後面這個問題問得比較好,從終端用戶的角度來看,大家都會覺得 Staking 跟銀行存錢生息非常像,其實跟餘額寶也很像。

我覺得是這樣的,銀行能夠給你生息,是它因爲把你的存在裏面的資金又放貸放出去了,它能夠拿到一定的利息。它面臨的風險就是如果這個放貸放得不好,沒有辦法償還,這是銀行所面臨的風險,當然它會有一系列風控能力去解決你這個問題。本質上說,銀行用來存錢生息的原因,是它貸款做各種各樣的投資。

Staking,跟它不太一樣,Staking 的問題是說 token 一直質押在節點,通過你質押節點獲得區塊鏈的計賬權,通過計賬權你就能夠獲得計賬收益,這和比特幣挖礦其實是一個道理。這個當中有一點是很不一樣的,這當中不涉及交易,所以它風險比較小。不能說完全沒有風險,因爲節點如果出現問題,會被罰錢,專業的術語叫 slash。

如果從投資角度來看,銀行存錢生息是拿了用戶的錢放貸放出去有各種各樣的投資,如果從這個角度來看,我覺得 Staking 也是一種投資,因爲你是在維護區塊鏈的賬本,只不過它只投資這條公鏈的基礎設施,它只投一樣東西就投區塊鏈的基礎設施,風險比較小。

幣安瀅哥:我們看到介紹說,HashQuark 它有一個「存幣即挖礦」,這麼一個 Staking 的技術平臺。HashQuark 和 Staking 和其它公鏈比如 IOST 有什麼區別?我們《區塊 101》之前也邀請過 IOST 的 Terry。

李晨:我先解釋一下 Staking,Staking 涉及到很多不同的角色。首先是要有公鏈,沒有公鏈就沒有辦法去維護它的賬本。IOST 你說的 Staking 當中公鏈的角色,這是一個。

第二個,要有節點。不管是前幾年比較火的所謂的 EOS 的超級節點,還是前幾天比較火的大家都知道波卡的價值數據這些都是節點,節點你可以簡單理解爲 PoW 當中的礦池,可以產生收益。

第三個,你要有 token 的持有者,你要拿着幣或者拿着這個 token 參與質押獲取收益,有各種不同的角色。

我相信 IOST 就是公鏈的角色,對我們 HashQuark 來說,我們叫 Staking 服務商來競選節點,我們來搭建節點,通過持幣人把它 token 投票給我們來獲取收益,我們在這個當中是賺取所謂的服務費。所以這兩個是完全不一樣的角色,或者說 Staking 這個跑道上不同的運動員。

幣安瀅哥:您剛纔有說 PoW,您覺得 PoS 未來會取代 PoW 或者兩者會共存還是說它們兩個誰的市場份額會更大一些?

李晨:我覺得第一,一定是共存,至於誰的市場份額更大,這個比較難說。爲什麼說會共存?第一,本來 PoW 和 PoS 它的定位就不同,所有的 PoW 的這些 token 或者它的公鏈,我覺得現在大家比較認可在區塊鏈這個世界當中的定位我覺得就是價值存儲,不管是比特幣也好還是萊特幣也好還是現在的以太坊也好,一定有它的價值。

雖然我們自己做 Staking,但我覺得 PoW 一定有它的價值,尤其像比特幣這樣的 token,第一個它沒有人工參與的成分在裏面,所有的東西都是基於數學基於礦機的,比特幣的價格也其實和所謂的算力成本緊密相關,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非常棒的設計。

第二個,PoW 的設計非常簡單,你看比特幣那麼多年來,從來沒出過任何問題,只要你有礦機你就可以參與,越是簡單的模型越是牢靠,正因爲如此像 PoW 架構存儲,未來一定會有很大的市場份額。

第三個,基於 PoS 我們今天討論的 Staking 的上邊的經濟生態,我們叫做 Staking 的生態。PoW 是價值存儲,PoS 我覺得目前比較大的代表像以太坊 2.0,波卡以及 cosmos 或者今年有可能會上的 Dfinity。我覺得 PoW 價值就跟 V 神對以太坊的定位是一樣的,它就是一臺世界計算機,所以 PoS 第一個要性能很高。

第二,它要很容易去做擴展。我舉一個例子,就像今年 3 月 12 號,所有的數字資產的價格都暴跌,這個事情大家都很清楚,在這個當中其實我們觀察到有一些事情,比方說 DeFi,MakerDAO 就失靈了。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所有的數字資產都在暴跌,這個時候你 MakerDAO 作爲一個 DeFi,你就要清算資產,包括很多交易所大家都要把 token 存進去,把幣賣掉。

在這個當中,我們會發現遇到了這樣的一些極端情況,所有的人都在鏈上交易的時候就很慢,特別慢。爲什麼?主流資產都是以太坊 1.0 也好比特幣也好都是 PoW,你看所有人都在發交易,這個時候比拼誰的手續費給得高,但是每分鐘它的 TPS 它的吞吐量又是有限的,以至於 DeFi 就變得很慢,都失靈了。

從這種角度來看,像這種比較低的 TPS 的情況下,可能是不適合做 DeFi 這樣的一些應用的,在這個情況下,我們說纔是有 PoS 的共識,因爲它比較快,能夠適應這樣的做法。所以我覺得 PoS 的目標跟 PoW 定位不一樣,它是做一臺世界計算機,它要快。

我們會發現其實除了 PoW 和 PoS 以外我們還會有其它的共識,也不敢說未來一定就是這兩種共識。今年大家比較關注的 IPFS,或者基於 IPFS 技術之上的 filecoin,我覺得這個也非常非常優秀,未來有可能是這樣的,可能三足鼎立。至於未來到底怎麼樣,很難說,但我只能說前面提到的這些共識都非常有市場有潛力。

幣安瀅哥:Staking 目前有哪些主流的玩法,您可以跟大家說一下,有沒有新的玩法或者新的模式?

李晨:Staking 玩法從兩個層次來說,第一個層次是比較傳統的,Staking 最基礎的玩法,大家不管通過什麼方式投票給某一個節點來獲得 Staking 這樣的獎勵,就像剛纔說的,你直接投資一條公鏈的基礎設施,因爲你幫助它做節點。這個時候需要更安全,更穩定,當中也有一些創新。

拿最近的熱點舉例,前幾天上線的波卡是非常非常熱的一條公鏈。波卡的模式是所有的 validator 的收益是一樣的,假設你有一千個 dot,你可能把它全部投給一個節點或者分批投給不同的節點,他們的收益是不一樣的。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你需要有一些投 Staking 節點的策略,讓你的收益更大化,這是創新的玩法。

第二種玩法是在 Staking 原來基礎上,有了一些產品形態的加持。第一種我們觀察到市場上目前在出一些 Staking 的指數產品,Staking 這樣的一些玩法在早期它的收益是比較高的,尤其節點比較少的時候。

Staking 每年都會固定有一個百分比的年化,當你和你的 token 的價格形成分析以後,可以做一些 Staking 指數產品,你有很多 token 分別投給 Staking 和日常交易,這些東西全部組合在一起,可以出一個類似於指數產品。

還有一種 Staking 一直有一些流動性的問題。舉一個例子,就像 Cosmos,如果你投給了一個節點要鎖 21 天,波卡目前看是 28 天,對於加密資產行業來說,時間可能比較長,你的 token 被鎖定在節點上,質押在 Staking 當中,沒有辦法取出來,就會形成挺高的流動性的成本。

我們也注意到市場上有一些團隊,不管是中心化也好或者去中心化也好,一些 Staking 的產品通過在這上面再發行一種代幣,或者用不同的方式來解決它的流動性問題。那從 HashQuark 的角度來說,目前我們還沒有做後面這樣的產品,我們還沒有完全看清楚,在不太成熟可能還相對早的時候。我們更關注第一種,比較直接的,比較簡單的來做 Staking 的一些服務。

幣安瀅哥:明顯感覺今年市場上聊 DeFi 比較多,聊 Staking 今年就比較少了。好像去年也是 Staking 比較火。是不是就說明 Staking 它已經度過了生長的週期了,會變得更加正規了還是說是怎麼樣?

李晨:我覺得這個問題問得挺好,今年確實 DeFi 比較火,尤其像最近不管是 compound 也好還是 dForce 也好,都非常火。

第一點,去年 Staking 太火了,我個人觀感去年 Staking 太好了,似乎大家都在說 Staking 的事情,也冒出了很多很多這樣不同的項目。我去年最大的一個觀感,很多很多的新出來的公鏈都是能夠做 Staking 的,大家都是在宣傳做它的節點。

我們也觀察到很多去年出來的項目中,Staking 收益非常非常高,高到一個什麼程度,我知道有一條公鏈它的年化超過 100%,這樣情況我個人觀感可能對 Staking 這條跑道來說是不健康的。當然這也是符合事物發展規律,一切的東西都是會出現一個馬上很火熱的狀態,慢慢會冷下來,後面纔會慢慢健康起來。

今年可以看到去年很多 Staking 的 token 就不被關注了,他們在市場上也沒有發聲了,我覺得反而讓今年 Staking 的市場變得更加健康。

第二點,去年的火熱情況讓今年的一些 Staking 項目得到了很多經驗教訓,大家都會說爲什麼覺得 PoW 好,PoS 不好,是因爲 PoS 容易被大節點壟斷,個人或者機構持有大量項目 token,就會被說大節點控制一條公鏈,不夠去中心化,這個是去年一個比較大的經驗。

我們會注意到今年很多項目從代碼層面,從它的治理模型層面就已經改善了這樣一些弱勢。所以我個人覺得,今年反而是一些 Staking 的大年,雖然可能看上去沒有去年這麼熱鬧,但是我覺得有幾點一定會比去年要好。

第一個,有重量級的項目加入。去年 Staking 最明星的項目就是 Cosmos,但是我覺得今年聚集了大量的 Staking 的項目,從波卡開始。接下來以太坊 2.0,市值第二的公鏈。然後馬上要發佈測試網的 dfinity,也是一條極受關注的公鏈,包括 PlatOn,還有原來有一些很老牌的公鏈在今年轉成 PoS 的機制,比如像 Cardano,它已經是一條非常非常老牌的公鏈。

還有一些新的明星公鏈,今年上線的 Harmony、Blockstack, 這些都是 Staking 的公鏈,第一個相比去年來說重量級的項目多了很多。一旦項目多了,它的受衆就會比較大,就拿波卡跟以太坊 2.0 來說,這個 token holder 跟去年完全不一樣,今年所有公鏈市值比去年高很多。

第三個,不管是拿以太坊 2.0 舉例還是拿波卡舉例,共識機制都有一個比較大的更新。像以太坊 2.0,你有 32 個以太坊你就是一個 Validator,波卡也是一樣,不會出現大節點。如果一個波卡節點上給你的 dot 再多,你的收益也是跟其它的 Validator 一樣的,在機制上不會讓它有超大節點壟斷性,更加去中心化。

這些事情讓我們覺得其實雖然看上去市場沒有去年那麼熱鬧了,但個人覺得今年一定是一個 Staking 大年,這就是我剛纔在說的爲什麼我覺得今年對 Staking 來說特別特別關鍵。

幣安瀅哥:我們幣安礦池前一陣也上線了,也是有 Staking 的業務,您說幣安礦池的 Staking 跟 HashQuark Staking 有什麼異同?

李晨:其實 Staking 這條跑道上參與跑步的人還是太少了,雖然是條小跑道,但是市場是很寬廣,每個人其實都會有不同的業務的定位,我覺得從幣安的角度來說,它一定是一個跟所謂交易的業務結合得比較緊密這樣的一個礦池。

你們可以配合所謂的交易所發佈更多很有意思的產品來做 Staking。從 HashQuark 角度來說,其實我們更關注區塊鏈基礎設施方面,我們還是比較在意怎麼樣能夠讓 Staking 基礎設施更加去中心化更加穩定安全,像我們去年所有的基礎設施在香港、新加坡和美國,我們今年會把基礎設施擴到日本和韓國,這是我們想做的。

簡單來說,大家的角色不同,看上去都是做 Staking,但是出發點和未來的產品形態可能也會有些不同。但還是那句話,我覺得這個跑道上的選手還太少了,我倒覺得可能未來有更多的人加入進來反而會讓這個生態更加繁榮一些。

幣安瀅哥:那 Staking 它未來有哪些比較更大更廣的這種發展和想象空間?

李晨:我覺得幾點。第一個,前面也說過了,大項目的啓動我覺得會帶來更多的市場空間,我覺得首推就是以太坊 2.0 和波卡。它帶來更大的流量,它有更高效和更公平 Staking 的機制,我相信也會有些更好更新的產品。

另外有一點我也想說的,把眼光放得更遠一點,我能夠想到的一點,5G 會對 Staking 帶來一些非常深刻的影響。大家都知道,5G 技術來了以後,網絡通訊的成本變得極低,我們用手機下載一部電影可能一兩秒就好了。第二個,5G 接入的能力,我們讓所有的設備都可以接入到這個網絡當中來,從這個地方對 Staking 帶來哪些影響?

第一,5G 網絡速度提得非常快,會讓 PoS 共識更加高效。第二,因爲大量的節點可以接進來,它會讓 PoS 變得更加去中心化。第三個,有海量的設備被接進來,在這個時候設備也可以參與 Staking,就比方我是一輛電動車或者家裏的電冰箱,用這個電動車,在未來你上高速付的就是 token。

我在電動車上有一個錢包,因爲錢包有 5G 的存在可以幫你 Staking,所以這個錢包平時也帶來一些收益,這個就更加好玩了。把這三點做完以後我們會發現,公鏈的節點會變得越來越多,越來越分散,可能是個人,可能是輛車,可能是個冰箱,越去中心化,越智能化就會讓整個區塊鏈網絡更加安全,所以我個人覺得 5G 會對 Staking 帶來深刻的影響。

幣安瀅哥:接下來是第三個大塊,比較大了,關於區塊鏈行業發展的。因爲今年全球疫情不是很嚴重嘛,您對疫情後區塊鏈行業有什麼新需求或者是新機遇,有什麼看法?

李晨:我覺得這個話題大家都談了很多了,尤其疫情以後。我印象比較深刻的是,來自肖風總,他最近發表了一篇演講,他說疫情加速了數字化,人類向數字化世界遷徙的過程。這個我有極其深刻的體會,我相信每個人都會有。

第一,大家都待在家裏都不出去了,尤其在嚴重的時候,我們本來可能是一次線下的聚會就變成線上的這樣一個直播。原來我們基本上都生活在一個現實的世界當中,疫情加速了這個事情,讓我們越來越多時間都是在線上。

未來這個比例可能會更高,它帶來最根本的一個變化,就是加速了人類往數字世界的遷徙,這個遷徙不是物理上的,我還在這個屋子裏,但是更多的時間是在線上,更多的時間使用數字身份了,像我們用到的健康碼,未來我覺得就是一個數字身份了。它顯示你一切的信息。所以這個是一個根本的一個趨勢。

在這個情況下,我覺得區塊鏈的機會是非常非常大,我覺得有幾點顯而易見。第一點,像疫情期間對每個人的蹤跡,去過哪裏,做過哪些事,見過哪些人,這個就特別重要,一定要保證真實不能篡改,天然用區塊鏈來做這樣的業務了,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正因爲我們越來越多身處在數字世界當中,所以我們的數據越來越具有資產的特性,越來越有價值,數據的所有權,數據的交易,數據的確權都變成一個非常凸顯的問題,在這種情況下,區塊鏈或者基於區塊鏈上面的數字資產纔是非常重要的問題,這個也是區塊鏈行業很需要發揮作用的地方。

還有,既然我們的數據變得如此重要,在這當中,不管是公司的隱私還是個人隱私,就變得異常重要,我們既要能夠交易這個數據又要很好保護隱私,這種情況下我們怎麼做業務?我們看到現在有很多公鏈都在做隱私計算這樣的一些探索,比如說像國內 PlatON,在這方面做了很多嘗試,我覺得大家也可以去關注一下。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我覺得區塊鏈有非常多的機遇和需求,這個也是我們目前看到的。從 Staking 角度來說,你看區塊鏈在新疫情時代有這麼大的運用,它一定要跑得更快一定要更牢靠,做一個比喻的話,區塊鏈世界上跑了很多很多車,我們 Staking 就是負責建高速公路的,必須把這個高速公路又快又安全又穩定這樣建好,所以這個是我一個大的看法。

幣安瀅哥:那還有一個您覺得加密貨幣它和 Fintech 是什麼關係,有什麼相同或者不同的地方?

李晨:加密貨幣和 Fintech 之間的關係,首先加密貨幣也好、數字資產也好,它既然是一種貨幣,是一種資產,它就是金融的一部分,所以它一定是 Fintech 一個非常重要的組成部分。第二,它們互相之間是一種,簡單來說是互相加持的關係。

前面我們說了很多,Fintech,你要在這裏面做交易做處理,你一定需要對這些虛擬數據或者其它東西做確權交易,這時候加密貨幣是最好的媒介。加密貨幣也需要有它的應用場景,我不管用這個買一個水杯也好或者買一個其它東西也好,當中有一些技術需要突破。

比方說跟物聯網的結合,加密貨幣跟物聯網的結合,你怎麼確定鏈下的數據是真實可靠,你如果要在每一個設備上裝一個傳感器成本怎麼解決?我覺得金融的好處是很多東西都是可以線上的,所以金融場景或者 Fintech 的場景是易用易實現的,也是我們目前看到希望最大的一個場景。其實已經跑出了兩個殺手級的應用,就是比特幣跟以太坊,簡單來說是這樣子。

所以我覺得這兩者的關係是互相加持的。同樣地,Fintech 需要有數字資產或者有區塊鏈給它來做底層的價值網絡的基礎,加密貨幣也需要 Fintech 給它一個特別好的場景,比方說鏈下和鏈上的數據,大家看到預言機就是一個特別棒的場景。

幣安瀅哥:剛纔有一個小夥伴問,Staking 有沒有什麼值得注意的財富機會?

李晨:這個問題比較難回答,其實都是財富的機會。如果你真的對某條公鏈有信仰,你認爲長期有價值,我認爲 Staking 是一個非常非常好的這樣的一個模式,我剛纔說它不涉及交易,它的收益都是穩定的,如果你想長線持有一種 token,在這段時間內你把它放在 Staking 上會是蠻不錯的選擇。

幣安瀅哥:還有人提問,怎麼支持 HashQuark?有網址什麼的,可以給大家敲出來。

李晨:hashquark.io。

幣安瀅哥:大家還有沒有問題,如果沒有問題的話,今天就要說拜拜了,李總還有什麼要補充的嗎?

李晨:特別開心參加我們幣安的活動,希望我們還有機會再來跟大家聚一聚。

幣安瀅哥:好,等疫情結束,您有沒有用戶交流的地方,大家要是感興趣的話可以搜索一下。

李晨:我們在網站上有一些郵件,大家也可以到社區搜索引擎搜一下,我們的公衆號和推特,大家可以關注一下,謝謝。

幣安瀅哥:下次見,拜拜。各位小夥伴也拜拜。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