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月 19 日財聯社消息,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在“2020 世界 VR 產業大會雲峯會”上發表書面致辭並指出:加快完善新型基礎設施,統籌推進三類新型基礎設施建設。其中有兩類新型基礎設施與分佈式存儲相關,包括提及以人工智能、雲計算、區塊鏈等爲代表的新技術基礎設施;以及以數據中心、智能計算中心爲代表的算力基礎設施。Filecoin 長期致力於打造:利用閒置資源進行存儲有效數據,進而塑造成一個可擴展更多應用的數據交流平臺。

那麼,市場上有多少分佈式存儲項目以及各有怎樣的商業模式?

一、高歌猛進的分佈式存儲賽道,Filecoin 幾何?

以橫向看,主要有 Filecoin、Curve、HDFS、Ceph 和 GlusterFS 等,從區塊鏈賽道縱向看分別有 Filecoin、Arweave、Crust、Burst、Bluzelle、Storj 和 Sia 等。橫向對比,我們可以從時間軸上觀察分佈式存儲項目的發展路徑;縱向對比,可以觀察區塊鏈中分佈式存儲項目的探索進程。

橫向對比: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Filecoin 與 IPFS

IPFS 項目通過整合 BitTorrent、DHT、Git 和 SFS 技術,創建一種 Peer-to-Peer 超媒體協議,試圖打造一個更加快速、安全、開放的下一代互聯網,實現互聯網中永久可用、數據可以永久保存的全球文件存儲系統。

Filecoin 是運行在 IPFS 上的一個激勵層,是一個基於區塊鏈的分佈式存儲網絡,它把雲存儲變爲一個算法市場,FIL 承擔起整個市場的交易媒介作用。Filecoin 協議擁有數據檢索和數據存儲,交易雙方在市場裏面提交自己的需求,達成交易。

原力研究 | Filecoin 存儲革命與生態價值,劍指何方?(上)

項目對比,IPFS 原力區,2020-10-19

Filecoin 綜合了較多優秀項目的技術優點,專門針對 IPFS 網絡構建出 Web 3.0 框架,以更大的彈性適用多種場景。以下是 Filecoin 與其它項目的差異點 :

訪問接口的差異,滿足大文件的存儲交互。綜合以上,Ceph、GlusterFS 以及其它主流的服務器都安裝類 Unix 的操作系統,文件存儲支持 POSXI 的 IO 語義。Filecoin 數據存儲借鑑了傳統的 POSIX 語義,因爲文件太大無法容納單個數據塊所以無法 IPFS 的要求,因此需要 IPFS Unixfs 使用可插拔的數據分片算法對傳統 POSIX 語義的文件進行分片。傳統 POSXI 語義的文件是順序存儲的字節,IPFS Unixfs 是基於分片的有向無環圖。

現階段冷存儲爲主,後續支持更多應用多集羣、多節點的大中小文件文件存儲。目前 Filecoin 剛處於發展早期,並未有很多成熟、完善的程序應用落地,較爲成熟的服務主要爲冷存儲。目前 Filecoin 生態中已經存在一些關於熱存儲和大中小文件存儲的產品計劃以及其它新方向,相信未來落地場景更爲包羅萬象。

檢索而生,限速高吞吐訪問。Filecoin 目前與 Ceph 類似,能夠達到海量數據搜索的專用文件系統,但算法各異。目前遇到的問題是,Filecoin 目前還不能達到數據高吞吐量的要求,導致大規模商業落地受限。

縱向對比:硝煙正起, 百家爭鳴

截至 2020 年 10 月 19 日,根據 Filecoin、Arweave、Crust、Burst、Storj 和 Sia 六個幣種統計,總市值 55.06 億元。其中,Filecoin 佔比 65.23%,佔龍頭地位;次之是 Sia、Arweave,分別佔比 14.50%、12.19%。

原力研究 | Filecoin 存儲革命與生態價值,劍指何方?(上)

項目對比,IPFS 原力區,2020-10-19

雖然 Filecoin 上線緩慢,但是因爲其後發之勁十足,在短短几天之內,其市值超過存儲板塊總市值 50%,主要原因基於以下幾點:

2.57 億美金融資額奠定了龐大的市值。對於一家企業來說,初始融資很大程度上決定了上市的估值規模。同時,多年的技術積累更能輔助市值進一步擡升。

Filecoin 以 Web 3.0 爲終,以落地應用爲始。Arweave、Burst、Bluzelle 等項目,很多項目都是概念先行,代幣釋放流通,項目真實落地規劃相對比較久遠,遲遲難以落地。從 Filecoin 構建生態可以看到,太空競賽 1&2 階段,一直在鼓勵存儲規模、存儲需求和應用落地,極力於打造真正可落地的應用程序。這苛刻的經濟模型的背後,除了把礦工緊緊的綁在一起之外,還把未來落地應用綁在一起,如 Smartcity、Zangshell 和 Starry Sky in Yunnan 等項目。

嚴苛的證明 機制 要求塑造最優質的存儲服務。Filecoin 證明機制過於嚴格,也是對礦工運維能力的考驗。正因如此,很多項目伺機而上,分叉或者衍生出另外一個低門檻參與的存儲項目。其實這一切的背後,主要是協議實驗室對 Filecoin 網絡秉持着高質量的存儲服務意識以及久遠的落地概念,否則就如 Sia 一樣,早早落地,但是市場規模和需求久久難以進一步擴大,困於 2 PiB 的全網算力。

緊接着,Filecoin 未來如何從這些項目中探索新的落地應用?

二、庖丁解牛分佈式存儲的商業模式

1) Ceph: 不斷產品化升級的雲計算基礎設施

社區觸發創新,產品化是最終的歸宿

Ceph 之父 Sage Weil 曾說:“Ceph 從社區到商業化是大勢所趨,畢竟所有技術的最終歸宿都是產品。”

Ceph 藉助社區和產品走向產品化。通過社區發散思維,追求創新,隨之通過 Ceph 產品趨向穩定,探索不同的領域和不同的行業,做出穩定、可複製適用的企業級產品。社區讓 Ceph 越來越繁榮,生態圈在不斷擴大,包括對接不同的生態硬件軟件。過去的幾年中,依託於 Ceph 落地的應用覆蓋了包括金融、政府、遊戲、運營商、媒體等在內的衆多重點行業,Ceph 主要應用場景有云平臺、傳統企業 IT 架構虛擬化等。

雲計算基礎設施轉型

其實在最開始,Ceph 的初衷是爲一個機房裏面的超級計算機提供 PB 級存儲方案,最初賦能的是 HPC 領域的文件系統。

原力研究 | Filecoin 存儲革命與生態價值,劍指何方?(上)

隨着雲計算時代的到來,Ceph 目標也逐步演成爲雲計算提供基礎設施,從當時的一個超算中心擴展到很多超算中心,規模不斷擴大。Ceph 是先有的文件存儲,結合開源的雲管理平臺 Openstack,發力在塊和對象;從而成爲文件、塊、對象都有的統一存儲,目前 Ceph 系統是能夠滿足雲計算需求的。

Ceph 的發展進程可回顧爲:先是存儲方案解決,到文件存儲升級、規模擴大,到逐步升級爲統一存儲,進而滿足雲計算的要求。

2) HDFS: Hadoop 搶佔開源市場,開拓數據處理軟件

2005 年,Doug Cutting 和 Mike Cafarella 在 HDFS 基礎之上添加 MapReduce 計算產生出 Google 分佈式文件系統 Hadoop,其核心技術還是基於 HDFS。

互聯網雛形檢驗商業模式。隨着互聯網 Web 2.0 剛剛崛起,大量用戶與網站數據爆炸式增長。此刻,大量互聯網公司具備數據與需求,缺乏一個高性價比的數據分析系統。這時,開源、免費的 Hadoop 工具抓住了大數據的藍海市場,奠定了商業模式的可行性。

開源運動創造了商機。21 世紀初,開發者社區掀起了開源運動。此時,Hadoop 創造出了一個開源的、免費的、符合互聯網風格的大數據處理軟件響應源代碼可與世界互聯,迅速在互聯網大數據處理領域觸達了這部分市場羣體。

原力研究 | Filecoin 存儲革命與生態價值,劍指何方?(上)

Hadoop 助力生態,生態反哺營收。也正是因爲開源運動,Hadoop 短期內迅速成立三家公司(Cloudera、HotonWorks、MapR)開拓 Hadoop 開源生態,促進了 Hadoop 整個生態用戶的部署採用率。最終 Hadoop 依靠商業推進開源生態建設,來實現生態反哺商業——實現營收。

Web 2.0 時代早期,Hadoop 通過免費數據分析系統服務抓住了市場缺口,捕獲了大量的客戶人羣。後期其在推動開源生態發展的過程中,也在提供相應的開始轉化爲營收。

那麼,還有哪些分佈式存儲商業模式?以及 Filecoin 可以從中獲取哪方面的借鑑?市場前景如何?我們下篇文章繼續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