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rcle 聯合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 Jeremy Allaire 在首屆開放金融大會 Open Finance Conference 上發表致辭。

首屆開放金融大會 Open Finance Conference (OFC),由金融科技前沿精英讀物鏈聞,聯合加密生態資源整合者 Winkrypto、全球最大中文加密社區幣乎、開放金融應用平臺智能錢包 MYKEY、原生區塊鏈投資者 D1 Ventures 共同發起。

Circle 聯合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 Jeremy Allaire 發表致辭,Jeremy Allaire 表示,智能合約和穩定幣將讓金融產生不可思議的變革,並將持續打破壁壘。據預測,五年內穩定幣市值或將接近 1 萬億美元。同時其也指出,穩定幣的發展在當下仍面臨便捷性、可擴展性、和安全性等一系列挑戰。

OFC 大會閉幕致辭 | Circle CEO Jeremy Allaire:五年內穩定幣的市場將擴大至 1 萬億美元

內容實錄

Jeremy Allaire :很高興今天能和大家談談穩定幣的發展,Circle 的美元穩定業務,以及我們如何看待穩定幣的發展。穩定幣作爲更廣泛的開放金融運動的一部分,真正從根本上上改變全球金融體系。

Circle 在成立之初的使命和願景是:在加密資產和區塊鏈基礎上,實現開放、全球化和互聯的數字經濟。在 Circle 業務的早期,我們致力於爲消費者開發使用比特幣的工具,可以把傳統的貨幣,也就是中央銀行的負債,比如美元、歐元、英鎊,以數字貨幣的形式表現並交易。

2013 年,技術社區中如智能合約,以及鏈上發行資產的想法讓我們興奮。在比特幣作爲一種價值存儲資產的後幾年,我們進入了區塊鏈技術的第二個階段:以以太坊爲首,使用公鏈作爲去中心化網絡進行交易的技術。

在 2016 年年底,我們決定搭建以 token、智能合約等爲核心的新架構。最終我們和 Coinbase 聯合成立 了一個名爲中央財團 (Centre Consortium) 的公司,並以該公司的名義開發了與美元掛鉤的穩定幣 USDC。我們當初的想法是爲法幣數字貨幣,特別是數字美元提供一個標準格式,允許交易員和投資者在有需要時將資金存放在穩定且可轉讓的數字資產中。

從 2018 年開始,穩定幣市場開始爆發式增長,USDC 出現了一個非常巨大的增長曲線。特別是在過去的半年裏,USDC 作爲一種美元穩定幣的模式在世界各地被廣泛使用,其流通量增長了 200% 以上。我認爲我們所做的一些獨特之處在於,我們建立了一個可以定義技術標準的聯盟模式,聯盟總有受監管的中介機構,受監管的穩定幣發行人,並積極與政府合作,用合規的方式保證了投資者的利益和信心。

所以我認爲智能合約和穩定幣將對金融產生不可思議的變革,並將持續打破壁壘。在談論這個問題的時候,我喜歡真正思考互聯網本身的結構,以及它如何改變社會。

互聯網的本質是開放,金融正接受變革

互聯網本身是一個去中心化的、點對點的架構。它允許任何人連接計算機,然後與世界上任何計算機交互。它本身是建立在無權限的協議上,這些協議基本上是基於開源技術和開放的公共標準。這個協議在幾十年的時間裏不斷髮展壯大,不僅爲數據包的移動提供了層級,還爲結構化的內容、媒體、通信提供了層級,我們現在能夠以開放全球化的方式做這些事情。現在,這個架構終於在金融領域有所應用。當我們開始使用 Circle 的時候,代表着我們真正把公鏈看作是互聯網的下一個邏輯層。

區塊鏈這種新的開放操作系統環境,包含了計算引擎、數據存儲模型、交易模型等,是真正爲金融、信託應用而專門打造的。我經常說金錢實際上是互聯網上的一種原生數據類型,就像音頻或視頻或文本一樣。現在我們有了這樣的基礎設施,有了像 USDC 這樣的東西。

我們在金融上迎來了第一個變革維度:我們正在走向一個世界,在這個世界裏,價值的交換變成了一種免費的商品服務。就像我們永遠不會考慮爲發送電子郵件或短信或與某人進行視頻通話,或瀏覽和搜索互聯網而付費一樣。這將使數千億到數萬億美元的資本回到實體經濟中,因爲守門人和收費員失去了對世界經濟徵稅的能力。更令人激動的是,基於區塊鏈基礎設施的可編程貨幣將完全改變當前的金融運行模式,任何類型的經濟活動都可以在區塊鏈上做到完全數字化、透明化。它會在我們實際的基礎金融關係中發展並擴大。

穩定幣發展的三大挑戰

改革不會發生在一夜之間,基於法幣的穩定幣發展在當下仍面臨很多挑戰。

第一,便捷性。USDC 的使用體驗需要像微信、Benmo、square cash 等第三方電子支付、移動錢包一樣簡單。

第二,可擴展性。隨着區塊鏈上的穩定幣、DeFi 等應用的爆發式增長,我們也看到了擴展性的隱患。這是我們遇到的經濟效益問題,也是接下來真正要解決的關鍵技術問題。

第三,安全保證。安全來自於用戶不會資金損失的問題,也是犯罪分子不能濫用技術的問題。安全問題需要通過技術和技術創新來解決,但在一定程度上,也需要監管的參與。無論是 DeFi 借貸協議,還是 CeFi 的中心化金融,都需要有高質量的公司圍繞穩定幣建立信用市場。這些新型的債務和信貸市場,無論是個人還是企業都將在未來有所涉及。

不管人們最初使用穩定幣是希望購買比特幣,還是想要進入 DeFi 借貸市場。一旦人們有了在互聯網上擁有使用穩定幣的經驗,就能馬上領悟到這種力量和效用。所以我認爲未來很多人都會使用 USDC 進行交易、儲蓄和借貸,因爲它是一個比世界上任何其他支付系統都要優越的支付系統。

我們已經推出了一套廣泛的產品,讓企業和開發人員無縫將 USDC 整合到商業和金融應用的支付中,用戶大量增長,USDC 也因此在過去的六個月裏增長了 200%。而基於當下的主流應用和服務都將使用 USDC,我們相信明年 USDC 的增長速度將繼續以令人難以置信的速度增長。

未來,穩定幣的使用在技術、經濟和法律上都將成爲可能。隨着更多主流的金融科技產品在融入穩定幣,全球主要國家圍繞合法使用穩定幣的監管指導數量上升,或許 12 到 24 個月內,就會有 3 到 5 億人在日常生活中使用穩定幣。當穩定幣真的成爲互聯網上金融合約中的貨幣基礎時,穩定幣市場將進一步爆發。據我們預測,五年內穩定幣市值將接近 1 萬億美元。因此我們也將繼續專注於這個市場,讓這一切變得更可用、更易獲得、更可擴展、更安全,讓全世界都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