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解 DeFi 收益的四類來源:借款需求、風險交換、服務提供與股權增長。

撰文:Julian Koh,提供結構化產品的 DeFi 協議 Ribbon Finance 的創始人
編譯:Perry Wang

去中心化金融 DeFi 主要的敘述之一是,鑑於 DeFi 的高收益,普通人將不得不將其法幣轉移到 DeFi 領域。從經驗上看,這是事實——如今 Compound 協議上穩定幣的貸款利率爲 APY 10% 以上,並且 DeFi 領域內還存在不少 APY 爲 50% 至 200% 的挖礦機會。要知道,在現實世界中,多數銀行給客戶提供的存款利率不高過 1%。

DeFi 挖礦的高收益到底來自哪裏?可持續嗎?

但是當普通人第一次聽到這種收益數字時,多數人是充滿戒心而不是信心。「這一定是騙局!」收益率必須折射出一些隱性風險,即我們這些加密貨幣擁躉沒有考慮在內的風險。這是一個合理的假設——智能合約風險很難量化,因此貸款提供方可能要求借款人提供高利率以補償這種風險。

DeFi 挖礦的高收益到底來自哪裏?可持續嗎?USDC 在 Compound 協議中的歷史貸款利率

看一下 USDC 在 Compound 協議中的歷史貸款利率,可以看到這些年來,貸款利率從 - 1% 一路飆升至 10% 以上。而這一協議中的智能合約風險沒有發生任何實質的變化,這表明:高利率可能更多受到需求驅動而不是供應。

現在我們已經弄清楚了,爲什麼借款人願意支付如此高的利率來借用加密資產?

更深入談一下,借出資產只是人們獲得收益的方法之一。要真正瞭解收益來自哪裏,我們首先需要認真考慮貨幣的增長方式,以及爲什麼可以將錢投入某些東西而獲得報酬。我認爲,收益來自四類:借款需求、風險交換、服務提供和股權增長。

本文將逐一詳細剖析,以真正瞭解 DeFi 的收益。

自然的借款需求

收益最顯而易見的來源是自然存在的借款需求。企業需要借入資產來購買資本商品,銀行需要短期貸款來爲其活動(回購市場)提供資金,個人可能需要貸款來支付大學學費。由於存在這種自然的借款需求,借款人和貸方的市場開始形成,這些貸款也被定價——一個人對借款的需求就是另一個人的收益。

展望未來,正是因爲這種自然的借款需求一直保持在非常基本的水平,這種收益率幾乎永遠不太可能枯竭。

自然存在借款需求的另一個原因是,人們渴望槓桿。正如某些人的說法:「槓桿是一種毒品」。

DeFi 挖礦的高收益到底來自哪裏?可持續嗎?

對資產極度看漲的投資者可能希望借入現金購買更多資產,尤其是如果他們預計資產增速將大於爲借款所支付的利率。在 DeFi 領域中這一點非常清楚。dYdX 和 Alpha Homora 等平臺的貸款利率在所有 DeFi 協議中屬於最高水準,因爲這些平臺爲借款人創建了非常簡單的方式,使借款人將借來的這些資產用於槓桿頭寸。

要創建高收益產品,需要激發大量的借款需求,而投資槓桿是當前市場環境下刺激借貸的最佳方法之一。

風險交換

收益的另一個來源是通過風險交換,與借款需求產生相交。這裏最簡單的例子是保險。

如果 Alice 希望獲得一種財務上的保護,如果她捲入了某個事故可以獲得賠付,因此她願意爲此向 Bob 支付一定的費用。本質上,Alice 和 Bob 正在彼此交換風險,而 Bob 因承擔該風險而獲得了一定的收益。

風險交換的另一個突出示例是通過期權合約。期權購買者願意爲保護自己免受資產價格大幅度波動而支付溢價,而期權賣方則由於處於交易的另一端而獲得了一些收益。

DeFi 領域中交換風險的新方法之一是通過風險分級 (tranching)。諸如 Saffron Finance 之類的協議會吸收現金流,並將其分成不同的部分——風險級別爲 Junior (初級,即風險最高)部分從現金流中獲得的回報份額較大,但必須承擔現金流損失的風險,而高級 Senior 部分則獲得的現金收益較低,但其在現金流中的投入是保底的。

從本質上講,Junior 和 Senior 級別資產正在互換風險,而它們歸根結底是具有不同風險的收益機會。

這些風險交換合同在傳統金融中是一個巨大的市場,因爲在不同的個人 / 機構固有地具有不同的風險特徵,在這一事實的驅動下,始終存在風險交換的內在需求。

因此,從長遠看,我猜測這也將成爲 DeFi 收益的主要來源之一。

服務提供

一個不那麼直觀的收益來源是:你可以利用資產提供服務來賺錢。例如,貨幣兌換商可以收取費用,因爲他們使用自己的資產來提供服務。在兌換商情境下取得收益的原因是:提供了兩種貨幣之間交換的便利性。

另一個例子是 ATM——機器內存有現金,使客戶可以立即從銀行帳戶中提取資金來購買商品和支付服務費用。ATM 是一項服務,客戶願意爲此付費。

在 DeFi 情境中,爲自動做市商 AMM 提供流動性可以歸屬這一類賺取收益類別。通過將資產提供給 AMM,可以有效地向想要交換資產的用戶提供服務。以 Uniswap 協議爲例,每發生一筆交易,流動性提供者 LP 收取 0.3% 的補償。

只要我們預計對這些服務的需求會隨着時間一直持續存在,那麼我們也可以預期:它們各自的收益將持續存在。

但是,提供這類服務有其自身的風險,具體來說就是向 AMM 提供資產可能遭遇「無常損失 (impermanent loss)」。從長遠來看,如果對沖這些風險的成本足夠低於從提供服務中獲得的收益, 爲 AMM 資產提供流動性將是一項積極的收益舉措。

股權增長

「收益」的另一個來源來自股權增長的價值。假如你在種子期將錢借給 Uber 以換取該企業的股權,這筆投資的收益將是驚人的,主要是由股權價值的增長所驅動。

如今 DeFi 的大部分高收益是由股權(加密資產)的增長所驅動的。例如,當你在 Compound 上進行挖礦時,你實際上是把錢借給該協議,並獲得免費股權(免費的 COMP 代幣)。因此你可以從貸款資產中獲得基本收益(來自自然的借款需求),另外還賺到了 COMP 代幣升值的「收益」。

由於 DeFi 資產目前正處於高速增長階段,因此你所看到的多數瘋狂的收益數字都來自股權增長。

許多 DeFi 協議將這一途徑視爲吸引用戶使用其協議的短期方法。他們希望通過免費提供股權來贏得一大批用戶。因此,目前資產所有者的主要策略是「收益耕種」,即免費拿到這些股權激勵,並祈禱這些資產的價值上升,從而使自己的整體收益一飛沖天。

目前尚不清楚這種收益來源是否會長期持續。一旦協議意識到,爲獲取用戶而發放的股權激勵措施得不償失,則可能會關閉這些激勵措施。

DeFi 未來賺取收益的主要策略很可能來自其他三個因素之一的驅動,而不是股權增長。

結論

隨着 DeFi 生態系統的成熟,以及沿 S 曲線的發展,我們可能會看到收益率從荒謬的 1000% APY,下降到更「正常」的水平。
隨着時間的流逝,股權激勵措施可能會減少,並且資產將脫離其高增長階段。在未來,隨着人們設計出可以提高收益率的更復雜的金融產品,我預期在風險交換板塊會看到更精巧的產品設計。

Ribbon Finance 正在爲構建這些複雜的金融產品創建一個協議,旨在簡化這些產品,使大規模的零售受衆可以輕鬆獲取這類產品。

特別感謝 Dave White 幫我圍繞這一主題理順思路、組織成文。

來源鏈接:juliankoh.mediu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