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佈式存儲這個全新的社會實驗,需要的不僅是 Filecoin 這樣的明星選手,更需要鏡像網絡 MW 這樣的競爭者探索差異化的路徑。

撰文:Luff

過去十年,比特幣所代表的去中心化思潮飛速蔓延,人們嘗試用「去中心化」的新思路去改進現今商業模式的方方面面。在數據存儲領域誕生了一種希望藉助閒散存儲空間和帶寬資源來降低雲存儲成本的的全新業務——分佈式存儲。這其中最負盛名的代表莫過於由 Portocol Lab 主導的 Filecoin 項目。

然而技術的進步離不開競爭,在 Filecoin 之外,也不乏鏡像網絡 Mirror World Network (MW)這樣的後起之秀。MW 同 Filecoin 一樣,是基於 IPFS 協議構建的分佈式存儲網絡,差別在於 MW 提供了更加友好的經濟模型以及安全易用、監管友好的技術架構。據 MW 官方數據公佈,測試網絡運行半年以來,全球節點數量突破 1.3 萬個,存儲容量達到 260PB,其中不乏很多 Filecoin 的礦工參與,業內稱「FIL 金,MW 銀」。

那 MW 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儲網絡?它有何特色?又憑何與 Filecoin 等前輩同臺競技?我們從 MW 網絡的運行機制開始,一步步尋找這些問題的答案。

什麼是 MW?

鏡像網絡 MW(Mirror World Network) 是一個結合區塊鏈與分佈式存儲的文件系統。它是基於星際文件協議 IPFS 構建的商用激勵層,希望構建易用、可用的分佈式應用。

分佈式存儲賽況激烈,基於 IPFS 的鏡像網絡 MW 試圖從商用激勵層突破MW 文件系統架構

MW 市場結構

MW 作爲分佈式存儲系統,爲用戶提供了文件存儲與檢索服務。市場參與者包括:用戶、存儲者、出塊者、觀察者和證明者,不同的參與者角色在網絡中承擔不同的職責,共同維護網絡與經濟運行。

  • 用戶:有數據存儲需求的羣體。用戶通過向網絡發送存儲請求,MW 系統接受請求並將數據存儲在 MW 網絡,用戶可對數據進行簽名並有權隨時檢查,以確保數據真實且安全地被存儲。用戶可根據數據的重要性提出不同等級的存儲要求,MW 系統會根據相應的要求,選擇合適的數據安全策略對數據進行存儲。
  • 存儲者:提供磁盤空間存儲數據來獲得相應報酬。存儲者需要接受用戶以及觀察者的隨機校驗,並提供存儲證明。比如接受 PoST 校驗,以證明數據在約定時間內一直存儲於磁盤內。
  • 觀察者:檢測整個網絡中的數據狀態,數據是否滿足安全策略,並修復安全缺陷,因此觀察者需要穩定在線。另外,觀察者也提供數據索引服務,還可以接受用戶委託,幫助用戶發起數據校驗,以確保數據是安全和可用的。 基於性能考量,觀察者的工作大多數在鏈下完成。
  • 出塊者:區塊鏈網絡共識的維護者,通過競爭獲得出塊權和區塊獎勵。出塊者在取得出塊權後,會將交易信息打包進區塊,參與新區塊的構建。MW 網絡的穩定性、連通性、吞吐率等性能指標和出塊者的內存和計算速度有極大的關係。當前 MW 網絡出塊者通過 DPoS 機制競爭出塊權。
  • 證明者:爲上鍊數據提供證明使之具有公信力。證明人所提供的證明數據和原始數據對象會關聯在一起並記錄到鏈上,具有可追溯和不可篡改性。證明人需運行證明節點,且由公證處和司法機構擔任。經過它們進行過公證後的鏈上數據就具有社會公信力和司法效力。

MW 網絡中有全節點、存儲節點、觀察節點、證明節點四類節點。同一個節點可以同時承擔多個角色,比如全節點可以同時承擔存儲者、觀察者和出塊者的角色,但也有參與角色必須由特定節點擔任,如證明者必須是證明節點擔任,出塊者必須由全節點擔任。

分佈式存儲賽況激烈,基於 IPFS 的鏡像網絡 MW 試圖從商用激勵層突破MW 網絡中參與者與節點關係,來源:MW 白皮書

MW 構建了一個市場化的經濟系統,各參與者通過市場合作與博弈實現經濟系統運轉。而要實現這樣的經濟系統,技術方案與代幣經濟模型是關鍵。

MW 技術特性

鏡像網絡 MW 是基於 IPFS 協議的安全的、監管友好且實用的區塊鏈存儲網絡。

基於 IPFS 協議

IPFS (InterPlanetary File System,星際文件系統)是一種存儲資源共享的互聯網底層協議。按照其開發團隊協議實驗室的描述,IPFS 是「一個點對點的超媒體傳輸協議」,其目標瞄準如今互聯網被廣泛使用的 http 協議。IPFS 具備以下優勢:

  • 高效:IPFS 文件分發採取就近原則,相比中心化存儲效率更高
  • 經濟:分佈式協議利用社會閒散的存儲資源與網絡帶寬
  • 安全:分散存儲,具備更高的容災能力,也有助於防範黑客攻擊

MW 將 IPFS 應用於實際存儲,同時獲取了 IPFS 在經濟與效率等方面的優勢。

安全性

數據安全性一直是數據存儲系統關注的重點,MW 網絡主要通過三項策略確保用戶數據安全隱私:數據加密、數據分片與多備份。

  • 數據加密:數據文件在客戶端中會默認進行加密 (AES-256-CTR) 後再存儲到存儲節點。 意味着用戶實際上無法直接查看文件內容,而是要通過解密後查看。
  • 數據分片:分片策略和安全策略緊密相連,如果用戶對數據的安全性要求很高,分片能很大程度保證數據的安全性。將數據分割成片段,把冗餘數據塊擴展、編碼,並將其存儲在不同的位置,比如磁盤、存儲節點或者其它地理位置。
  • 多備份:數據多備份是數據安全的基本策略,將一份數據至少拷貝三份。同節點或臨近節點存儲一份,跨地域節點存儲一份,跨國家節點存儲一份。

MW 網絡允許用戶根據安全需求高低自定義數據安全策略,目前允許設置的參數有:數據備份數、數據分片數。

監管友好

互聯網繁榮帶來數據大爆炸,數據行業成爲監管機構重點關注的領域。分佈式存儲同樣要符合相關法規與監管要求,才能長久健康發展。

鏡像網絡中的證明者正是監管友好的一環。證明者需由公證處和司法機構擔任,將證明數據和原始數據對象關聯在一起記錄到鏈上,使上鍊數據具備公信力與司法效力。

代幣經濟模型

分佈式存儲賽況激烈,基於 IPFS 的鏡像網絡 MW 試圖從商用激勵層突破

MW 代幣總供應量爲 10 億枚,按如下規則分配:

  • 70% 礦工獎勵:分 10 年均勻釋放,每 10 分鐘一個區塊,每個區塊 1333 個 MW 代幣;
  • 12% 技術研究:用戶研發創新與項目部署等,此部分獎勵釋放已被無限期延長;
  • 10% 投資人:2 年線性釋放,第一批釋放時間爲 4 月 20 日;
  • 8% 基金會:基金會持有的部分主要用於社區合作與活動空投,每筆交易都會在鏈上公開。

另外,MW 引入了通縮機制,每筆交易手續費的 50%-100% 會被燃燒。從代幣經濟來看,超過 70% 的代幣都用於激勵礦工,釋放規則簡單透明,對礦工而言更具吸引力。實際上,在 Filecoin 經濟模型遭爭議,FIL 代幣價格下挫期間,已經有部分算力從 Filecoin 網絡切換到 MW。

以上縱向闡述了鏡像網絡 MW 的網絡機制與代幣模型。下面再從橫向角度對比其它的分佈式存儲項目的特色與優缺點。

分佈式存儲項目比較

Filecoin

Filecoin 是基於 IPFS 激勵層構建的激勵層,要爲人類存儲重要的數據。它由 IPFS 的開發團隊 Protocol Labs 主導開發,擁有經驗豐富的技術團隊。Filecoin 突出強調數據的有效性,通過存儲有用的數據來形成共識,避免了比特幣挖礦的資源浪費。

  • 優點:技術團隊強大,社區關注度高
  • 缺點:經濟模型爭議大,系統設計複雜

Arweave

Arweave 同樣是 IPFS 協議激勵層,爲用戶提供去中心化、去信任的數據存儲。它提出了「永久存儲」的新概念,用戶只需一次性付費,網絡就可以永久存儲數據。Arweave 協議通過加密經濟博弈來實現「永久存儲」,並創建一個捐贈基金來補償礦工,確保數據的可用性和持久性。

  • 優點:數據永久存儲、證明算法相對簡單
  • 缺點:存儲成本較高,用戶需要爲永久存儲支付溢價

Storj

Storj 目基於以太坊開發的文件存儲解決方案。它使用加密、文件分片和基於區塊鏈的哈希表在 P2P 絡上存儲文件。由於沒有獨立公鏈,Storj 沒有共識機制,它更接近存儲文件的商業應用。

  • 優點:擁有一定的文件存儲市場
  • 缺點:中心化運營、缺乏共識機制

分佈式存儲賽況激烈,基於 IPFS 的鏡像網絡 MW 試圖從商用激勵層突破數據來源於 CommarketCap 或相關項目團隊,時間 2020 年 10 月 25 日

值得關注的是,Filecoin 主網塵埃落定使分佈式存儲賽道走進大衆視野,新項目不斷湧現,分佈式存儲的戰爭已經打響,那麼,MW 在激勵爭奪戰中,如何突圍?

MW 的突圍:可用與易用的分佈式存儲網絡

MW 的核心是可用、易用的去中心化存儲網絡。很多存儲類項目單純通過硬盤空間來挖礦,而不注重項目本身外部效應,無法產生實際價值。MW 關注的重點在於擴展區塊鏈系統的外部價值。

MW 網絡可以做哪些事?MW 創始人老馮表示,主要有三方面:

  1. 組建開放的分佈式區塊鏈存儲網絡,與現存各種公鍊形成多鏈生態,完成數據和價值傳輸。
  2. 將企業內部、個人將閒置的存儲資源組建成分佈式存儲網絡,各種公有鏈、存儲網絡、個人節點均可進行部署運行。
  3. 組建一個兼容 IPFS、公有云存儲、私有云存儲的全球分佈式雲存儲。

分佈式存儲賽況激烈,基於 IPFS 的鏡像網絡 MW 試圖從商用激勵層突破

MW 的集鏈架構包含了公有鏈、聯盟鏈與跨鏈方面的應用拓展。在公有鏈部分,MW 是開放式的區塊鏈+分佈式存儲系統,主要爲礦工提供收益以及保持網絡的穩定性。在聯盟鏈方面,MW 可以成爲小型分佈式數據中心的應用網絡,爲聯盟鏈提供廉價、安全、隱私的存儲服務,也可在特定領域或場景爲企業、政府提供一定程度的監管和審計。在跨鏈方向,MW 可以爲其它公有鏈的鏈上數據提供數據備份、查詢和驗證服務服務。

實際上,MW 已經在區塊鏈行業以及傳統商業領域展開了多項應用。主要包括建立分佈式數據中心、進軍 DeFi 市場與加入專業國際組織等。

分佈式數據中心

分佈式數據中心是隨着雲計算逐漸興起的概念,是指處於不同物理位置的數據中心實現統一管理。鏡像網絡 MW 分佈式數據中心是傳統數據中心方案的升級。它利用網絡把成千上萬臺存儲服務器連接起來,組成一臺虛擬的超級存儲服務器;另外,分佈式數據中心還將多個數據中心組網,形成多中心服務網絡。

MW 旗下的分佈式數據中心 DDC 已在深圳、珠海、廣州、重慶、天津、合肥等多地實施了數據節點組網測試運行,爲政府、企業節省高達 70% 的存儲成本。

佈局 DeFi 市場

DeFi 是今年以來區塊鏈行業最熱門的領域,也是被寄予厚望的未來趨勢。鏡像網路 MW 早前發佈了「MW 加入 DeFi 市場」社區徵詢意見。

MW 計劃通過跨鏈方式在以太坊上發行與 MW1:10 錨定的合成資產 MWE。MWE 與 MW 通過去中心網關互相兌換。藉此,MW 將獲得更好的流動性,並進入到以太坊生態的 DeFi 領域,MW 用戶可享受到以太坊上豐富的金融服務。

加入國際組織 SNIA 與 IAC

全球網絡存儲協會(SNIA)是成立時間較早的存儲廠家中立的行業協會組織,擁有來自世界各地 420 多個成員。MW 加入 SNIA 組織,將分佈式存儲技術向世界各地推廣。

國際檔案理事會(IAC)成立於 1950 年,總部設在法國巴黎。IAC 早期參與成員均是成員國,我國於 1980 年申請加入該組織。後來 IAC 逐漸向企業開放入駐。MW 已加入 IAC 組織,目前在與深圳檔案館建立技術對接,旨在創造一種長期永久保存檔案的新技術方案,並推行至檔案(冷數據)行業。

除此之外,MW 的生態應用發展還體現在:

  • 省心籤:基於 MW 網絡開發的小程序應用,省心籤面向中小型企業提供移動端的電子合同與區塊來存證服務,目前與杭州互聯網法院司法鏈接通,未來可作爲司法存證直接採信,節約時間成本與校驗成本。
  • 生態基金:MW 成立了首期「鏡像網絡 MW 開發者生態激勵基金」,提供 1000 萬 MW 代幣用於激勵爲 MW 生態開發錢包、瀏覽器等應用的開發者。
  • 社區開發:MW 網絡的移動端錢包「IMW」、小工具、區塊瀏覽器等生態工具均已進入測試期。

分佈式存儲的未來

十年發展,區塊鏈項目越來越注重應用落地與實際價值。而分佈式存儲是少數的靠近實際應用場景的賽道,有望成爲區塊鏈出圈運動的領頭羊。這個全新的社會實驗,需要的不僅僅是 Filecoin 這樣的明星選手,更需要一些競爭者探索差異化的路徑,MW 是這批競爭者中代表之一。

在 Filecoin 出師不利的當下,MW 有望憑藉更好的代幣激勵來贏得存儲礦工的支持,而長遠來看,MW 則需要進一步完善應用生態與開發社區,構造生態價值的護城河。更值得期待的是分佈式存儲向區塊鏈行業之外的延伸,真正意義上創造外部價值,這需要包括 Filecoin 與 MW 在內的衆多項目不懈探索。

參考鏈接

https://www.chainnews.com/articles/157260840355.htm

https://oss.mwfs.io/site/whitepaper/mwfs-whitepaper-cn.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