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的加密貨幣領域中,最爲引人注意的事件當屬美國參議兩院召開的針對 Libra 的兩場聽證會了。在這兩場聽證會中,Calibra 首席執行官 DavidMarcus 在面對諸多國會議員和專家對 Libra 的質疑和刁難時表現出來的面不改色和臨危不懼令人欽佩。而自 Libra 項目宣佈以來,一直都在加密貨幣社區引起一片唏噓之聲。但在本文中,加密貨幣分析師 Alessandro Raffelini 則從歷史角度出發,探索 Libra 在推動金融領域歷史進程中可能具有的影響和意義。

原文標題:《Libra 是否會帶來下一個佈雷頓森林體系?》
作者:Alessandro Raffelini
編譯:Jhonny

在這篇文章中,我將討論和分析 Libra,這種由數字經濟時代巨頭 Facebook 近期宣佈推出的數字貨幣。根據 Facebook 的計劃,該巨頭決定將其業務擴展到全球數字廣告業務之外,並計劃將其所有的即時通訊服務 (用戶量達 15 億,包括 WhatsApp 和 Messenger 在內) 盈利化。

目前,Facebook 的全球數字廣告業務佔其總收入的近 98%。由於 Libra 這項創新,我們可以預測,Libra 將成爲世界上規模最大的電子商務和支付工具,與傳統銀行競爭。但這個項目也產生了幾個問題,特別是最值得懷疑的是:

我們爲什麼要相信 Facebook 形成的新金融體系?答案並不像《答案在風中飄蕩》這首歌所唱的那樣,而是要從「Libra 區塊鏈和密碼學」中尋找。

Libra 可能會很強大,但不會帶來佈雷頓森林體系

簡單地說,Facebook 將通過基於分佈式賬本技術 (DLT) 和密碼學的一種全新的具有顛覆性的商業模式來賺錢。在這一計劃宣佈之後,我們現在可以說,任何關於加密貨幣內在價值的討論都已不合時宜了,預計區塊鏈和加密技術將成爲包括 Facebook 在內的許多巨頭公司採用的新互聯網的標準。

根據 Libra 項目的計劃:

  • 搭建一條全新的去中心化區塊鏈;
  • 創建一種穩定加密貨幣;
  • 搭建一個智能合約平臺;
  • 爲金融服務創新提供新的機遇。

除了將於 2020 年開始供應的新加密貨幣 Libra,Facebook 還計劃推出一款通過 Messenger 和 WhatsApp 運行的加密錢包 Calibra。該錢包工具將支持 Libra 幣的點對點傳輸和零售支付,從而爲在一條安全的、可擴展且可靠的 Libra 區塊鏈上創建一種新的加密貨幣 (即 Libra 幣) 提供支持。

Libra 幣將由 Libra 協會管理的「一籃子銀行存款和短期政府債券」支持,當前 Libra 協會是一個由包括 Facebook、Visa、MasterCard 和 Uber 等 28 家大型企業和機構組成的聯盟,並「希望到 2020 年上半年時,Libra 協會的創始人數量能夠達到 100 個左右。」

Libra 可能會很強大,但不會帶來佈雷頓森林體系

Libra 幣建立在「Libra 區塊鏈」的基礎上,根據 Libra 白皮書,其目的是提供一個開源軟件面向全球受衆,這樣任何人都可以建立在上面進行搭建,數十億人都可以依賴它來滿足他們的財務需求。

白皮書解釋說,Libra 項目的主要目標是創建一個由開發者和組織搭建起來的創建一個開放的金融服務生態系統,從而幫助企業和人們能夠在日常中持有並轉移 Libra 幣。

Libra 網絡將於開放的、無需許可的區塊鏈網絡 (比如比特幣和以太坊) 完全不一樣,至少一開始是這樣的,因此不能將之與比特幣、以太幣等其他加密貨幣進行比較。在無需許可的系統中,任何參與者能夠將交易提交至賬本中,並對交易進行驗證;而在許可型分佈式賬本技術 (DLT) 中,只有受許可的參與者才能充當驗證者的角色對交易進行驗證,因此想要成爲協議的節點,必須獲得許可。

Libra 區塊鏈將是一個去中心化的網絡,由一些驗證者共同處理交易並維護該區塊鏈的狀態。這些驗證者也是 Libra 協會的成員,該協會將負責爲 Libra 區塊鏈和支撐 Libra 幣的儲備金提供一個治理框架。最初,該協會 (以及驗證者) 將由一些分佈在不同地區的不同創始成員組成。

終極之戰:央行 vs. 加密貨幣

對於 Facebook 有關 Libra 項目的聲明,加密貨幣社區和金融界的反應各不相同。大多數的評論都是負面的,但這些評論可能忽略了Libra 能夠有效地加速金融的去中心化進程,而這正是我們所需要的。在我看來,真正的問題是 Libra 區塊鏈將是否具有可擴展性,而不是討論 Libra 能否成爲一種主權貨幣。

在這場由政府當局、知名人士和著名經濟學家引發的對區塊鏈技術和加密貨幣的內在價值進行的爭論中,Libra 將代表着一個根本性的里程碑,雖然很多人已經在宣傳 Libra 與區塊鏈毫無關係。

比如,經濟學家 Nouriel Roubini (末日博士) 經常批判區塊鏈,將之稱爲「人類歷史上最過度炒作和最不實用的技術,」並認爲「加密貨幣是所有騙局和泡沫的罪魁禍首。」

2008 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 Paul Krugman 也表達了他對加密貨幣和區塊鏈的懷疑態度,Paul 表示,儘管這是一種尖端技術,但卻「使貨幣體系倒退了 300 年,」同時他還表示,與法幣不同的是,加密貨幣並沒有潛在價值。在 Paul 看來,加密貨幣的好處「僅僅就是一場泡沫」,並表示即便是黃金和白銀,除了擁有「存儲價值」之外,在現實世界中也比加密貨幣有更多的應用,因爲它們可以用於製造珠寶和其他真實物品。

但在我看來,這些批判並不正確,因爲他們並未看到由區塊鏈技術和加密貨幣所帶來的促進貨幣和金融去中心化的潛力和機遇

與此同時,銀行家們也表達了批評和懷疑,強調了加密貨幣具有作爲犯罪工具的風險。最近法國央行行長 Francois Villeroy de Galhau 宣佈正在組建 G7 國家工作組,從而研究各國央行如何確保像 Facebook 的 Libra 這樣的加密貨幣將受到反洗錢法和消費者保護規則等一系列法規的監管。老實說,我本以爲會有不同的公告探究如何通過數字貨幣來改善現有的貨幣體系。

英格蘭銀行行長 Mark Carney 曾表示:「Libra 必須從一開始就足夠安全,否則就不要開始,並且全球主要的央行都將需要對其進行監管。」

從目前來看,主流觀點認爲 Libra 將自己定位爲一種全新的全球主權貨幣,就像一種數字美元,以取代舊的金融機構。但這是不可能的,因爲具有實際功能的加密貨幣和法幣是可以共存的,而且這對於由該技術推動的整個體系來說也是很有必要的

你可以對加密貨幣進行監管,但卻無法阻止它,因爲這是經濟發展的一個內生過程。不幸的是,我也感覺到,各銀行家和政府正試圖組織一場針對 Facebook 和加密貨幣的終極之戰。他們不能接受去中心化金融體系的想法,但如果他們想要阻止這種去中心化,那他們將成爲黑洞中的輸家,喪失發展他們的舊式商業模式的機會。

雖然 Facebook 可能構成一個真正的威脅,因爲它可能成爲地球上最強大的中心化機構,但Facebook 也在嘗試使用區塊鏈和數字貨幣來解決其他公司或金融機構不想解決的實際需求

他們不應該製造一場全面戰爭,而是應該研究如何正確監管加密貨幣,並迅速進入這個新的數字貨幣時代,而不是畏懼或者逃避。各國央行必須明白,去中心化貨幣和信用創建如何能夠催生出不同的貨幣政策,以對經濟發展的需求帶來真正的影響,造福全人類。如果他們選擇試圖理解如何進入由加密貨幣帶來的經濟發展的下一個階段,那麼這個黑洞很可能就會成爲一盞閃爍的明燈,指引他們前進的道路。

Libra 可能會很強大,但不會帶來佈雷頓森林體系

我對那些不瞭解 Libra 的銀行家和政客們所作出的評論很是驚訝。我認爲如果他們瞭解歷史,他們就會對創新有更清晰的認識。事實上,我可以預見,如果 Facebook 有讓 Libra 成爲主權貨幣的想法,那這會是一個非常糟糕的想法,因爲在這種情況下,Libra 的結構從本質上來說將會很脆弱,並導致 Libra 的失敗。事實上,真正存在困境的是如何實現法幣和具有實際功能的加密貨幣 (如 Libra) 之間的共存。

令人驚訝的是,儘管加密貨幣社區對 Libra 的反應不一,但幾乎所有人都指出,Libra 和比特幣的主要區別在於「信任」,因爲比特幣買家不需要把自己的資產或信息委託給任何第三方,而 Libra 的用戶則必須要信任 Libra 協會。似乎大多數加密貨幣社區的人都反對 Libra,他們主要從以下三個方面來對其進行攻擊:

  • 區塊鏈基礎結構;
  • 信任;
  • 安全性和隱私性。

以太坊聯合創始人 Joseph Lubin 表達了對 Libra 的許多擔憂。他指出,Facebook 並不會消除人們的主觀信任,而是要求我們信任 Libra,並試圖讓我們相信 Libra 幣將有其「內在價值」,因爲 Libra 幣將由「一籃子銀行存款和短期政府債券」支持,其價值不會像其他加密貨幣一樣波動幅度大。此外,儘管 Libra 的目標是成爲一個開源的去中心化系統,但起初其代碼庫將只有部分可訪問,因此要創建一個高效且安全的生態系統並加以擴大並不是那麼容易。

儘管我也存在一些擔憂,但我並不像大多數社區成員那樣如此消極。實際上,我認爲 Facebook 正在跟隨其他大型企業朝着去中心化金融模式的路線發展。這代表着法幣和具有實際功能的加密貨幣之間共存的開始

由於 Libra 的推出,加密貨幣和法幣共存的可能性將比我們想象的要更大。但不幸的是,金融機構仍在爭論加密貨幣是否符合貨幣標準,以及它們是否是一種足夠穩定的價值儲存手段,或者是一種有效的交易媒介。坦率地說,我認爲這種爭論將會隨着 Libra 的推廣而結束。Libra 給我們提供了一個很好的機會,可能永遠改變央行和政府對數字貨幣的看法

從戰略性角度而言,我認爲一些互聯網領域最重要的參與者可以從戰略上轉向區塊鏈,改變自己的商業模式併成爲這場技術革命的核心參與者,並最終與其他不同行業的參與者一起,從區塊鏈和金融體系的去中心化中獲取新的商業和經濟價值。要做到這一點,最簡單的方法應該是像 Libra 那樣,在他們之間形成私有的、許可型的區塊鏈網絡。

Libra 是否會帶來下一個佈雷頓森林體系?

Libra 可能會很強大,但不會帶來佈雷頓森林體系

如上所述,Libra 被設計成一種穩定的數字加密貨幣,它將完全由實物資產儲備 (Libra reserve) 支撐,並由買賣 Libra 的競爭性交易所網絡支持。這種做法類似於過去引入其他貨幣的方式,以確保某個國家的法幣可以與其他實物資產 (如黃金或其他法定貨幣) 進行交易。不過,Libra 不會以黃金作爲後盾,而是以一籃子低波動性的資產作爲後盾,比如堅挺的法定貨幣、銀行存款以及來自穩定且信譽良好的央行發行的短期政府債券。

在我看來,Libra 將有助於推動各大央行開始探索具有類似特徵的數字貨幣。一種可能的情況是,Facebook 的加密貨幣將在發展中國家成爲一股強大的正面力量,迫使地方政府維持其法定貨幣購買力的價值。實際上,Libra 儲備金的核心理念是,由於這些「一籃子資產」的波動性在短期內不會發生變化,因此 Libra 的的供應和價格也會相對穩定。

試想一下,如果 Calibra 錢包真的出現了,嵌入該錢包的平臺 (包括 Messenger 和 WhatsApp) 的用戶將可以使用 Libra 幣與商家交易任何商品或服務。這會帶來怎樣的影響呢?我認爲,加密貨幣實現大規模採用是有一定原因的,比如 Facebook 或亞馬遜 (Amazon) 等互聯網巨頭可以開始使用它們的加密貨幣,或者推動加密貨幣的採用。

回顧美國的歷史,我們可以將 Libra 的機制與金本位制或佈雷頓森林體系進行比較。在佈雷頓森林體系中,美國在全球貨幣體系中扮演着核心角色。回顧歷史,我們確實可以學到很多。

1944 年二戰推動制定的佈雷頓森林體系促使盟國加入新的貨幣體系,接受以美元 (而不是黃金) 作爲儲備貨幣,同時美國政府承諾保留足夠的黃金來支持美元。直到 1971 年,美國已完全喪失了承擔美元對外兌換黃金的能力,尼克松政府終止了美元與黃金的自由兌換,建立了法定貨幣制度,這才宣告佈雷頓森林體系的結束。

根據佈雷頓森林體系協議,各國承諾其央行將維持本國貨幣與美元之間的固定匯率。建立這種全新的制度,其目標是保持本國貨幣與美元之間穩定的匯率,其想法是,這將有助於戰後經濟的重建,並避免重現像 20 世紀 30 年代大蕭條時期那樣的競爭性貨幣貶值 (備註:競爭性貨幣貶值是指各國政府通過使自己國家貨幣貶值的方式來促進商品的出口)。

這種貨幣體系的特點是固定匯率,該體系由美元支撐 (美元的價值由黃金價格支撐),並由國際貨幣基金組織 (IMF) 管理。各國貨幣的匯率保持固定,維持在下小幅度區間內。

該協議規定,各國央行必須與 IMF 一起,通過抵禦投機攻擊來捍衛美元的地位。如果任何一個國家的法幣的價格過高或過低,該國本可以通過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 (IMF) 協商來改變匯率。該機制確保當本國貨幣對美元貶值時,銀行必須在外匯市場購買更多的美元,這會減少本國貨幣的供應量,從而提高本國貨幣的價格。而如果本國貨幣對美元升值時,銀行會發行更多的本國貨幣 (增加供給),從而降低本國貨幣價格。

佈雷頓森林體系將使美國成爲世界經濟的主導貨幣,而美國是唯一能夠印刷美元的國家。美元成爲黃金的替代品,美元的價值增加了。其結果是各國對美元的需求增加,但美元對黃金的價值卻保持不變。這就爲 30 年後佈雷頓森林體系的崩潰埋下了種子,但與金本位制相比,佈雷頓森林體系確實給了各國更大的靈活性。

佈雷頓森林體系的崩潰發生在 1971 年,當時由於美元作爲全球貨幣的角色,使得美國出現了滯脹、通脹和經濟衰退。1971 年,由於投機者認爲美元估值過高,因此對美元發起大規模的投機攻擊 (即在短期內連續大量拋售該美元,以換取較爲保值的黃金),尼克松宣佈美元將不再可兌換爲黃金。1973 年,佈雷頓森林體系結束了。

Libra 可能重複佈雷頓森林體系的歷史嗎?Libra 有興趣成爲主權貨幣嗎?在我看來,截至目前,根據 Libra 儲備金的結構,使 Libra 成爲一種主權貨幣是沒有意義的,但令我驚訝的是,一些經濟學家和銀行家們依舊在爭論這種可能性。

以史爲鑑,可知興替 ...

如果 Facebook 有取代國家法定貨幣的想法,即使這在理論上是可行的,這也並不是一個好主意,因爲從其本質來說 Libra 可能會變得並不穩定。Libra 只是一種很完美的,有助於推動「金融與信用的去中心化」的加密貨幣。Libra 將會很強大,但不會是一種主權貨幣

Libra 將在推動各國政府和央行改變貨幣政策方面發揮作用,它也將爲線上交易提供便利,但其他強大的加密貨幣也將出現,包括央行發行的加密貨幣。當然,如果 Libra 與美元的聯繫過於緊密,佈雷頓森林體系的情景也可能會重現。

然而,我認爲,這種新的數字貨幣將激勵發展中國家在研發和推出類似的加密貨幣項目方面團結一致,從而穩定周邊的經濟地區,並推動貿易,抑制政府預算赤字和債務。這就是爲什麼我堅信,發展中國家的央行和政府將很快轉向探索類似的數字貨幣,以使自身與周邊經濟地區更加強大。

阻止這一進程的唯一方法是禁止加密貨幣和 Libra,但在當前這個自由的世界中,這種舉動將是很危險的。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