銷燬假 PUNK,證明你是真 PUNK。

撰文:LeftOfCenter

NFT 作爲一種非同質化代幣,每一枚都是不可替代的和獨一無二的,這種獨特屬性天然適合應用於具有獨特價值的藝術品 NFT 領域。也就是說,當我們在區塊鏈上鑄造一件 NFT 藝術品時,相當於對該作品註冊和確權,這件作品的創作者、所有人以及之後所有交易記錄都將被記錄在鏈上。

不過,這只是在存在一個區塊鏈的基礎上才成立,一旦跨鏈,仍有可能發生同一作品被居心叵測的人多次提交的問題。

DeFi 大鯨四八四將近期大熱的 CryptoPunk NFT 進行了復刻,並將其照搬到 BSC 幣安智能鏈上發行,每個朋克可花一個 BNB 代幣鑄造生成,總供應量有 9999 個。這組朋克發佈後,不到 1 小時就宣告售罄。

這相當於在幣安智能鏈上發了一套一模一樣的盜版 Punk NFT,持有者相當於分叉了原先以太坊上的 NFT,顯然這是一次蓄意發起的社會實驗,也是一次價值觀測試,來測試買家到底是真朋克還是假朋克?

一場預謀已久的社會實驗?

DeFi 大鯨四八四原推特名爲 0xB1 ,所以 ta 發行一套一模一樣的盜版朋克 NFT,到底想要幹什麼?

對於搶到這組朋克 NFT 的買家來說,相比於原版 Punk 最低價 3.5 萬美元,在幣安智能鏈上花費一個 BNB 即可鑄造一個加密朋克 NFT,似乎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CryptoPunks 是以太坊上第一批具有驗證唯一所有權內置方法的數字藝術作品,總供應量爲 10,000 枚。 CryptoPunks 基礎組成單位有 10,000 個數字字符,這些字符將根據其類型(比如異形、猿形、殭屍形),以及頭飾、鬍鬚、連帽衫等構成不同程度的稀有性屬性。

隨着人們對 CryptoPunks 關注度越來越高,購買 CryptoPunk 的興趣也出現激增。在 2020 年最後一個季度和 2021 年的前兩個月中,圍繞 CryptoPunk 的銷售額已經達到了數千萬美元。

鏈上數據顯示,2 月 22 日 有大鯨在 20 分鐘內購入 34 個 Cryptopunks NFT,花費 557.5 ETH,約合 100 萬美元。Spencer Noon 推測該名大鯨爲億萬富翁風險投資家、投資公司 Social Capital 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航天公司 Virgin Galactic 董事長 Chamath Palihapitiya。Chamath Palihapitiya 是美國的風險資本家、工程師、SPAC 發起人以及 Social Capital 的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曾任 Facebook 的早期高級主管,新一代明星創投家,善於挖掘被低估的科技公司和不知名軟件初創公司的價值,也是比特幣的支持者。

另有一枚編號爲 6487 的 NFT Punk 以 550 ETH 的價格被地址 0x1da533 出售給 0x561786 ,價值約 105 萬美元。

神祕的 DeFi 巨鯨爲何復刻一版一模一樣的 CryptoPunk NFT?編號爲 6487 的 NFT Punk ,是一名光頭女朋克

此外,爲了參與搶購,這次活動也讓以前完全不瞭解幣安智能鏈的用戶開始第一次體驗安智能鏈。 不少買家紛紛表示,「自己首次使用 BSC 幣安智能鏈,用起來確實十分絲滑,而且相比以太坊上動輒上百刀的 gas 費,便宜的交易成本也更讓人能夠接受。」

BSC 帶來了比以太坊 DeFi 更低的手續費體驗,此外,各項關鍵數據也十分好看:
BSC TVL 已經突破了 96 億美元,從 1 月 26 日的 6.8 億美元增長到 2 月 24 日的 96.14 億美元,增長幅度超 1310%,遠超以太坊的增速;

最重要的是,BSC 幣安智能鏈生態也在上線至今 5 個月時間裏迅速崛起和擴張,並形成了一個完整生態的初步雛形,主要形成了以 DeFi、NFT 和遊戲、開發 三部分爲主的生態體系,涵蓋錢包、基礎設施、衍生品、穩定幣等近 26 個不同的領域。

神祕的 DeFi 巨鯨爲何復刻一版一模一樣的 CryptoPunk NFT?

受以上影響,BSC 生態的主導幣 BNB 在過去一個月上漲超過 5 倍,遠超同期的 ETH。

不過,如果你瞭解這位 DeFi 大鯨四八四,就不難推測 ta 發起這樣一個活動的目的顯然不是爲了給朋克 NFT 買家提供更加便宜的替代品,更不可能是爲了給幣安智能鏈引流帶來早期用戶體驗,正如大部分買家和觀衆所猜測,這可能是一場預謀已久的社會實驗,接下來大有可能是會號召買家銷燬這些朋克 NFT。

四八四何許人也?

DeFi 大鯨四八四到底何許人也?

四八四此前推特名爲「0xB1」,是近期崛起的一名 DeFi 巨鯨 ,其 DeFi 代幣持倉佔比高達 99% ,也是多個 DeFi 項目的早期參與者,其中一個只有 5 個多月年齡的賬戶中,持有價值高達逾 3 萬枚 ETH 的 DeFi 代幣,持倉代幣包括 KeeperDAO、Badger 、DIGG、YFL、YAX、UNI 和 1INCH 等多個 DeFi 藍籌項目。

四八四在過去半年時間裏驚人的財富積累速度以及其不同於其他巨鯨的高調作風讓其已經成長爲了 DeFi 世界中的一面「旗幟」,作爲 DeFi 項目的重要「 風向標」,追蹤其錢包地址的持有資產被視爲是挖掘 DeFi alpha 項目的最簡單高效方法。

四八四不僅活躍於各種 DeFi 協議,而且 對 NFT 也頗有興趣。 最近,四八四拿出高達 15 萬美元的獎金用於 NFT 紀念競賽。今年 1 月,484 還曾以 600 ETH 的高價競標一個十分罕見的 CryptoPunk 收藏品,但最終未能成功。

此外,四八四還以每幅 130 ETH 的價格購入了三幅 CryptoPunk 收藏品;以 88.8 ETH 購買了因 DeFi 流動性挖礦大火的 MEME 和 Badger 的聯名款「BTC Whitepaper」;以 65 ETH 購買了 NBA 達拉斯獨行俠隊老闆、億萬富翁馬克·庫班在 Rarible 發售和創作的兩件同版加密藝術 NFT,並在購買後銷燬了其中一個 NFT,使之從原有的十版減少至九版。有意思的是,加密藝術家 Beeple 在 Nifty Gateway 發售三件開放版加密藝術 NFT 被 484 近日以 333.666 ETH 的價格全部打包買走,而這些 NFT 目前將不再對外售賣。

四八四也是一名非常積極的 DeFi 捐贈者,曾多次出資捐贈給一些 DeFi 項目,比如曾向 DeBank 的以太坊地址 debanker.eth 打賞 5ETH,以感謝 debank 資產總覽功能快速集成多個 DeFi 協議。

由此,我們可以勾勒出這位「DeFi 巨鯨」的用戶畫像:活躍的 DeFi 重度用戶,不僅相信開放和去中心精神,同時也願意嘗試和資助一些早期實驗項目,也是一名紮實的 DeFi 實踐者和佈道師。

銷燬假朋克成爲真 . 朋克?

事實上,該事件甫一發起,就已經引發廣泛爭議,不僅有人質疑四八四的動機,而且兩條鏈上的朋克們發起一場「爭論到底誰纔是真 . 朋克?」的爭論。

神祕的 DeFi 巨鯨爲何復刻一版一模一樣的 CryptoPunk NFT?

有人猜測,事情下一步走向可能是由買家自發銷燬這些 NFT,以此保障這些原版朋克 NFT 作者和持有人的利益,而追溯一件 NFT 作品的真正作者和持有人完全可以通過開源代碼和寫定可驗證的規則在鏈上公開查看,這正是加密朋克最核心的精神,即「In math we truth、Code is law。」

事實上,早就有購買者在陸續銷燬這些 NFT 朋克了。

神祕的 DeFi 巨鯨爲何復刻一版一模一樣的 CryptoPunk NFT?

此外,「銷燬」這樣的舉動也很像是四八四這樣的「DeFi 巨鯨」會做的事。

熟悉四八四的用戶或許還記得,ta 曾在 2020 年年終總結推文中透露過「Bansky」會進軍 NFT 領域的事情。

神祕的 DeFi 巨鯨爲何復刻一版一模一樣的 CryptoPunk NFT?

Bansky 是誰?

Bansky 是一位匿名的英國塗鴉藝術家、社會運動活躍份子、電影導演及畫家。他的街頭作品富有濃厚政治風格,並帶有諷刺意味,在旁附有一些顛覆性、玩世不恭的黑色幽默和精警句子;其塗鴉大多運用獨特的模板技術拓印而成,儼如一種以藝術方式表達的社會評論,並已經在世界各地不同城市的街道、牆壁與橋樑出現,甚至成爲當地引人入勝的城市面貌。

不過,讓 Bansky 名聲大噪甚至出圈的卻是一次作品自毀事件,2018 年 10 月 5 日,班克斯最著名的作品之一《手持氣球的女孩》(Girl With Balloon),在倫敦蘇富比拍賣行拍出,這是 2006 年期間由他本人繪製的複製畫,以 106 萬英鎊的價格成交,但就在成交一刻,畫作被畫框內暗藏的碎紙機歲掉一半,畫面上的少女頭部以下有一半被切成碎片。
神祕的 DeFi 巨鯨爲何復刻一版一模一樣的 CryptoPunk NFT?

事情發生後不久,Bansky 在 Instagram 上發佈視頻「自首」,展示自己祕密將碎紙機安裝在畫作內部的過程,該視頻引用了畢加索的名句「破壞的衝動也是創造的衝動」,Bansky 稱這是一次精心策劃多年的佈局,原本打算全部絞碎,但因卡紙而半毀。儘管畫作被毀,得標的收藏家依然願意以 106 萬英鎊的價格收藏這幅作品。

作爲街頭匿名藝術家,Bansky 本身這幅塗鴉畫本身是塗在牆上和印在 T 恤上的,結果被裱上了一個含資量高的畫框,裝裱成一種文化符號,可以說是一種形式上的資本化。Bansky 精心策劃了這場拍賣即碎的碎畫事件,想要挑戰的是藝術資本化的理念。

最後,《氣球與女孩》並未因此毀掉,而是被現場重塑,成爲一件在拍賣現場誕生的新作——《垃圾桶中的愛》(Love is in the Bin),話題效應使其的價值一再擡升。有美術館總監估計,由於藝術作品的宣傳效果越高價值越高,該畫作將會更值錢。

顯然, 四八四也是這種銷燬行爲的擁躉者。翻看四八四以前的推特,我們發現,ta 曾經根據推特投票執行過一次銷燬 Lindsay Lohan 發行的 NFT 藏品的行爲,理由是 Lindsay Lohan 公開支持過孫宇晨的項目。點擊 這裏 看銷燬證明(Proof of Burn)。

神祕的 DeFi 巨鯨爲何復刻一版一模一樣的 CryptoPunk NFT?

這樣看來,四八四不過是想引發大衆關注 NFT,並使用這種班克斯化的社會實驗使我們不得不認真思考 NFT 真正的價值所在,如果可以在另一條鏈上覆制一模一樣的 NFT 藝術品,並可以出售,那麼 NFT 的價值何在

和比特幣和以太坊不同,NFT 作爲一種非同質化代幣,每一枚都是獨一無二的,在藝術資產應用場景中,NFT 獨一無二的稀缺性以及可追溯至創作者的版權驗證機制,纔是其價值所在。

比特幣分叉中,贏家往往是獲得更加廣泛社區共識的那一邊,但 NFT 分叉則不同,它還凝結了創作者的心血和價值,這些東西對於購買者而言同樣具有獨一無二的價值。如果人人都複製粘貼別人的作品發佈在另一條鏈上,只要有人買單就合理存在的話,那麼,NFT 將沒有自己的存在價值。

顯然四八四是故意挑起了這樣一場值觀測試,也是一次篩選實驗,通過發起一次朋克 NFT 分叉事件來測試你的信仰:到底是真朋克還是假朋克?

我們無法預知這次事件的最終走向,但可以確定的是,這場社會實驗纔剛剛開始,是選擇銷燬還是繼續持有,都將由 NFT 持有人自行決定。那些選擇繼續持有的人,會自發形成一個市場,在被銷燬部分 NFT 朋克後,這些沒被銷燬的藝術品 NFT 朋克會成爲更加稀有的贗品,並在去中心化交易所上自發形成一個二級市場。

而那些銷燬掉復刻版 NFT 朋克的買家,通過銷燬假朋克,成功通過了四八四這場價值觀測試,成爲了真朋克。這樣的銷燬行爲,將作爲一種工作量證明被永久記錄在以太坊區塊鏈上,值得頒(kong)發 (tou) 一枚 NFT 真 . 朋克勳章

來源:
https://www.chainnews.com/articles/844193003988.htm
https://www.chainnews.com/articles/397258136842.htm
https://www.chainnews.com/articles/308959402011.htm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8F%AD%E5%85%8B%E6%96%AF
https://www.defistation.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