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 6 月發佈了《奶酪巫師》之後,《以太貓》的開發商 Dapper Labs 近期又發佈了新動態:他們正在與 NBA 官方合作,將推出基於區塊鏈的收藏品「NBA Top Shot」數字平臺。NBA 與區塊鏈的結合,除了可能爲行業帶來一衆圈外新鮮血液之外,更在 NFT 資產與粉絲經濟的結合上做了一次嘗試,我們將其稱之爲「粉絲經濟的 token 化」。

接下來文章將從 NFT 資產的基本概念着手,探討 NFT 如何打破次元壁以及下一個「數字資產閒魚」產生的可能性。

原文標題:《NBA 入場區塊鏈,交易文明的去中心化隨想》
作者: 鏈圈斯嘉麗

有人說,非同質化資產標準開啓了區塊鏈的遊戲之門。

從《以太貓》開啓的 NFT 風潮,讓加密收藏品遊戲一度佔領了區塊鏈遊戲市場 80% 以上的份額。區塊鏈遊戲最重要的一環,資產流動性由此應運而生。

到今天爲止,除了《以太貓》之外,人們已經很難在市場上看到其他曾經風靡一時的加密收藏品遊戲。究其原因,《以太貓》培養了一批死忠粉,而這批人,是真的將奇異貓等當成「加密數字資產古董」來收藏和交易。而其他加密遊戲由於只是單純的模仿,隨着時間的流逝,NFT 價值下滑就成了一個不可逆的過程。

虛擬資產的價值完全依託在「憑空創造的虛擬應用場景」上 , 風險很高;而如果有現實價值依託,一切似乎就更加合理。《以太貓》的開發商 Dapper Labs,在近期宣佈,將和聯手宣佈推出基於區塊鏈的收藏品「NBA Top Shot」的數字平臺。

NBA 嘗試粉絲經濟代幣化,NFT 會催生出數字資產閒魚嗎?

該數字平臺設定的玩法,已經脫離了憑空創造的虛擬應用場景,而是將物理世界所擁有的特定資產,打破次元壁,完全平移到網絡世界。

1 粉絲經濟 token 化

「NBA Top Shot」平臺的規則如下:

粉絲可以購買、交易數字化的可收集的動作,如「凱文杜蘭特的三分球」,數字收藏品可用於鏈上游戲或錦標賽。與其他的遊戲相比,NBA 2K 這樣的遊戲尤其獨特的成癮之處:能夠按照 NBA 現實中的交易更改球員名單

「NBA Top Shot」的底層邏輯,是將粉絲經濟 token 化。

前段時間關於周杰倫和蔡徐坤微博打榜的新聞層出不窮,身爲「夕陽紅老年團」的我,也參與了這次盛會,在將周杰倫送上第一寶座後,我開始冷靜下來思考,總覺得其中有什麼不對。

粉絲花錢花時間爲明星買數據,明星獲得虛擬人氣從而達到更高的廣告溢價,似乎是一個非常通暢的邏輯。

那麼問題出在哪裏?出在平臺。

花錢在某個平臺上爲明星堆流量,錢最後都進了平臺口袋裏,明星收取的也只是一串表面數字。這個平臺可以是微博,也可以是 Twitter,但說到底不過是平臺的流量,那麼明星真正的流量和價值該從何體現?

直到看到 NBA Top Shot 的模式,一切變得清晰。

如果今天所做的是將庫裏本人的動作及其他周邊 token 化,粉絲競價購買,身價最高的登上榜首,似乎邏輯就更加順暢了:

  • 粉絲爲偶像花錢,在粉絲看來是天經地義,無論《長安十二時辰》粉絲爲許鶴子瘋狂打 call,還是「夕陽紅老年團」爲周杰倫打榜,本質都是花時間花錢在自己熱愛的事物上。
  • 從前花的錢買來的是毫無意義的平臺數據,token 化之後,粉絲得到了一樣獨一無二的收藏品,和手工手辦有異曲同工之處,這些遠比花錢買簽名照來的價值更多。
  • 所有的交易都只發生在粉絲之間,平臺可能只能抽取少量手續費,點對點交易,成交後粉絲可以收回成本,不再餵養平臺。

NBA 嘗試粉絲經濟代幣化,NFT 會催生出數字資產閒魚嗎?

這個邏輯,在去年《以太貓》推出庫裏定製版貓上,就已經得到了證明。推出即受到 NBA 粉絲的大量關注,但可惜因爲種種原因最終合作終止。

2 物理世界與數字世界

關於 NFT 資產,大家想必並不陌生。而 NFT 資產的出現,來源於人們對物理世界的複雜性的對抗。

在中國古典道家哲學中,萬物起源於「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數千年來,關於其中的「道」和「三」,到底該如何解答,一直是複雜且迷幻的,在中國古典哲學中很多理論,似乎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在西方,卻截然相反,萬事萬物的來源似乎都是可知的,「拉普拉斯妖」曾風靡了整個西方科學界。已故物理學家拉普拉斯假設此「妖」對整個宇宙中的每個原子的位置和動量,都瞭如指掌,且能夠用“牛頓力學來”來描述萬物的過去和未來。

直到相對論和量子理論的誕生,這個「妖怪」才被判了死刑。無論是中國還是西方,人們對萬事萬物的探究都從來沒有停止過,究其原因,是因爲這個世界不是由「你」和「我」二體構成的,而存在着三體、四體、五體 ...

物理世界的多變性和差異性,遠超人們的想象,有時候人們甚至很難去用物理概念準確描繪一個物品。 於是聰明的人類發明了數字資產,發明了 NFT。一個 token 對應一個物品,一串代碼代表一個物品。 在數字世界的「Code is law」,打破了物理世界多元性的次元壁,讓交易這件事,變得更加清晰和透明。

3 解構 NFT

在區塊鏈世界裏,數字加密貨幣分爲原生幣和代幣兩大類。前者如比特幣等,擁有自己的主鏈,使用鏈上的交易來維護賬本數據;後者如 INK 等,依附於現有的區塊鏈,使用智能合約來進行賬本的記錄。

代幣之中又可分爲同質化和非同質化兩種。

同質化代幣,即 FT (Fungible Token),以 ERC20 和 QRC20 爲基本標準,是互相可以替代、可接近無限拆分的 token。

非同質化代幣,即 NFT,則是唯一的、不可拆分的 token,如加密貓、token 化的數字門票等。 以上就是關於數字加密貨幣和 NFT 的基礎概念。

NBA 嘗試粉絲經濟代幣化,NFT 會催生出數字資產閒魚嗎?

在現階段,同質化代幣更多的作爲支付手段而出現在大衆語境中,就是「錢」的 token 化。

USDT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就是美元的 token 化。

如果你現在打開你的物理錢包,裏面應該絕大多數是人民幣,偶爾會有一些美元,會有一些去別國旅遊留下沒來得及兌換的外幣。在數字貨幣錢包中,場景幾乎一模一樣。

在單一的支付場景下,我們真的需要那麼多「貨幣 token」嗎?答案見仁見智。但相比同質化 ERC20 代幣,ERC721 之類的非同質化代幣的作用,似乎廣泛的多。

4 下一個閒魚

非同質數字資產的標準,至少在交易端有幾個好處:

  • 延續性:定義資產的格式、結構,讓數字資產具備兼容性和可解讀性
  • 流動性:便於集成到不同平臺,增加互操作性,增強網絡效應。
  • 高效性:免去冗餘的自定義結構解析,提高了區塊鏈網絡的運行效率。
  • 唯一性:去中心化的分佈式賬本,可以保證記錄不可篡改、不可逆,資產私有

NTF 資產帶來的資產確權,由於目前的遊戲生命週期太短,並沒有特別實質性的資產流轉和跨遊戲複用延續,一直被人們詬病:

  • 所有權不所有權的,似乎並沒有那麼重要
  • 道具存儲在哪我都不在意,只要我能使用就行

誠然,這些就是傳統遊戲現狀,人們即使沒有真正擁有資產,無法進行交易,也並不影響遊戲體驗。賣不了小喬皮膚,「王者榮耀」一樣肝到天亮,千金難買我樂意。

但如果你看過閒魚的數據,你或許會改變想法。

2018 年,閒魚銷售額已經達到 1000 億人民幣。
用戶的平均收入約爲 4296 人民幣,同比大漲 17%。
每天有超過 100 萬用戶發佈 200 萬件物品,共計 14 億件用於平臺上的轉售。
閒魚的目標是年銷售額達 1 萬億人民幣。

但在「閒魚」出現之前,所有人也覺得衣服扔掉是個常態,或者一些奢侈品在極小範圍的熟人圈內流轉,絕大多數都是浪費。閒魚的出現,讓所有物品的交易成爲可能,從而派生了一個極大的市場。

與之對應的加密數字 NFT 資產交易,也可能將會是一個非常龐大的市場。沒有人會拒絕將用膩的王者榮耀皮膚轉賣給他人,從而賺一筆小錢。從這個層面來說,誕生下一個「數字資產閒魚」似乎很有可能。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