鏈得得 ChainDD.com

|得區塊鏈者得天下|

非洲加密市場規模年增長超 12 倍,誰是背後推動力?

P2P 平臺、匯款需求和儲值需求聯合推動非洲加密採用率提升。

非洲加密市場規模年增長超 12 倍,誰是背後推動力?

作者 | 鴕鳥區塊鏈

來源 | 鏈得得

據 Chainalysis 分析報告,非洲加密貨幣市場在 2020 年 7 月到 2021 年 6 月期間收到價值 1056 億美元的加密貨幣,同比增長超 12 倍。

此外,在非 洲地區,加密貨幣的採用率爲全世界第一。

爲何非洲能夠超越人口衆多的亞洲以及經濟發達的歐美,成爲全球加密採用率最高的國家呢?而且似乎這個增長趨勢依然在持續增加。

非洲加密市場規模年增長超 12 倍,誰是背後推動力?研究發現,在所有加密貨幣經濟體當中,非洲創造價值最小,在 2020 年 7 月至 2021 年 6 月期間收到了價值 1056 億美元的加密貨幣,但儘管如此,它仍然被視爲最具活力和最令人興奮的經濟體之一。

去年,非洲的加密貨幣市場價值不僅增長了 1200% 以上,而且該地區的用戶使用率也是全球最高,肯尼亞、尼日利亞、南非和坦桑尼亞都位列全球加密貨幣採用率指數的前 20 名。

除了是增長速度第三快的加密貨幣經濟體之外,非洲的零售交易量佔總交易量的比例也高於其他國家,略高於 7%,而全球平均水平爲 5.5%。

非洲加密市場規模年增長超 12 倍,誰是背後推動力?

進一步看,非洲的大型零售和小型零售支付在其交易量中所佔的份額也高於全球平均水平。

非洲加密市場規模年增長超 12 倍,誰是背後推動力?

這些數據是爲什麼這麼多非洲國家在我們的採用率指數榜上排名靠前的重要原因,因爲較小的轉移規模表明日常用戶的使用率較高。

與其他地區相比,P2P 平臺在非洲特別受歡迎,許多非洲加密貨幣用戶不僅依賴 P2P 平臺作爲加密貨幣的入口,而且還用於匯款甚至商業交易。

非洲的跨地區轉賬在加密貨幣市場的所佔份額也比其他任何地區都要大,佔所有交易量的 96%,而所有地區的總和爲 78%。

下面,我們將探討在非洲推動這些加密趨勢的獨特用例和需求。

—1 —

是什麼推動了非洲加密貨幣的使用?

非洲一個重要趨勢是去年 P2P 加密貨幣交易所的持續增長。下圖顯示了自 2016 年以來,LocalBitcoins 和 Paxful_(按交易量計算全球最大的兩個 P2P 平臺)_上幾種非洲加密貨幣的交易量是如何增長的。

非洲加密市場規模年增長超 12 倍,誰是背後推動力?來源:Matt Ahlborg 的 Useful Tulips,基於 LocalBitcoins 和 Paxful 訂單簿數據

在一定程度上,由於最近的增長,沒有哪個地區使用 P2P 平臺的比率高於非洲,因爲它們佔非洲所有交易量的 1.2%。

非洲加密市場規模年增長超 12 倍,誰是背後推動力?

—2 —

爲什麼 P2P 平臺在非洲如此受歡迎?

一個原因是,例如尼日利亞和肯尼亞等國家,要麼是通過法律約束,要麼是建議銀行不允許用戶使用他們的銀行賬戶進行加密貨幣交易。

然而,這對於 P2P 平臺來說都不是問題,因爲它們是非託管的,用戶之間可以用現金交易加密貨幣。

如果用戶願意,他們可以將加密貨幣發送到中心化交易所以獲得更多的交易選擇。

尼日利亞區塊鏈諮詢公司 Convexity CEO Adedeji Owonibi 告訴我們,自從尼日利亞中央銀行禁止銀行進行加密貨幣交易以來,尼日利亞的加密貨幣經濟發生很多變化。

Binance 曾經是最受歡迎的平臺,但在央行制裁之後,許多用戶正在轉向 P2P,例如 Paxful 和 Remitano。

據 Owonibi 稱,許多 P2P 活動是通過 APP 上的非正式羣聊而不是傳統平臺進行的。“在尼日利亞,Whatsapp 和 Telegram 上的非正式 P2P 交易量巨大,我見過這些羣體中的年輕人和商人與受歡迎的 OTC 商戶進行數百萬美元的交易。

在我們的數據統計裏無法捕捉到這些非正式 P2P 交易的活動,所以我們必須認識到,非洲的 P2P 活動率甚至比上圖顯示的還要高。 ”

P2P 交易所 Paxful 首席運營官兼聯合創始人 Artur Schaback 證實他也看到了類似的趨勢,去年該平臺在尼日利亞交易量增長了 57%,在肯尼亞增長了 300%。

“在許多這種前沿市場中,人們無法從銀行賬戶向中心化交易所匯款,因此他們將選擇 P2P。” 他還強調了過去一年 P2P 平臺通過改進 UI 以吸引新用戶的重要性,加密產品變得越來越對用戶友好。

因此他們可以讓更多人加入加密世界,並讓他們看到加密貨幣更快、更便宜、更方便。

非洲用戶通過使用 P2P 平臺獲得加密貨幣後,他們還需要滿足什麼需求?匯款是其中之一。

根據布魯金斯學會的一項研究顯示,2019 年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收到了估計至少 480 億美元的匯款,其中大約一半流向了尼日利亞。

雖然大部分資金是從歐洲和北美流向非洲的,但非洲國家之間也有大量匯款。

然而,一些非洲國家對可以轉移到國外貨幣的額度實施了嚴格的控制,例如在尼日利亞,一些銀行限制客戶一次只能向國外匯款 500 美元。

Schaback 告訴我們,這爲加密貨幣創造了另一個用例,如果政府嚴格限制人們可以向國外匯款的額度,他們就會轉向加密貨幣。

確實非洲基於加密貨幣的匯款支付可能會增加。下圖顯示了低於 1000 美元以下的加密貨幣支付數量和轉賬數量上的月度增長,我們將其視爲發送到非洲國家的匯款上限。

非洲加密市場規模年增長超 12 倍,誰是背後推動力?

自 2020 年 4 月以來,加密貨幣匯款一直在增長,但最近 6 月份有所下降。

許多非洲用戶還依賴加密貨幣進行國際商業交易。Owonibi 和 Schaback 都向我們介紹了幾個非洲企業主使用加密貨幣支付進口商品和國內銷售的例子。

Schaback 稱:“如果你與中國的夥伴合作,進口商品在尼日利亞或肯尼亞銷售,可能很難向中國發送足夠的法定貨幣來完成交易,但在本地 P2P 交易所購買比特幣,然後將其發送給合作伙伴,通常會更容易。”

許多非洲用戶在嚴峻的條件下正在轉向加密貨幣以保值他們的財產。

Schaback 稱,去年在尼日利亞貨幣貶值期間,Paxful 加速增長,並且下圖的數據也證實了這一點,左軸顯示了尼日利亞奈拉(naira)的美元價值,而右軸則是 P2P 平臺上的奈拉交易量。

非洲加密市場規模年增長超 12 倍,誰是背後推動力?

數據表明,當奈拉貶值時,奈拉的交易量會增加,我們在肯尼亞也看到了類似的趨勢。

非洲加密市場規模年增長超 12 倍,誰是背後推動力?

Owonibi 對此進行了進一步闡述,並指出了尼日利亞不同社會經濟羣體如何以不同方式使用加密貨幣的細微差別。

他說:“我聽到很多年輕人說,不要依賴奈拉,它太不穩定了,把你的財富換成穩定幣吧,但這是中產階級的舉動。想要賺錢的富人會選擇比特幣和其他更具投機性的加密貨幣。”

隨着非洲中產階級的不斷壯大,觀察不同收入水平的羣體對加密貨幣的使用情況將會如何繼續分化也很有趣。

未來可能會看到非洲各國政府效仿中國等國家,推出自己的央行數字貨幣 (CBDC),這意味着可以在數字錢包中持有和發送基於區塊鏈的本國貨幣。尼日利亞已經宣佈計劃推出電子奈拉(e-naira),但尚不清楚這是否會解決公民轉向選擇加密貨幣的問題。

Owonibi 告訴我們,上週他詢問尼日利亞加密貨幣用戶,當央行推出 e-naira 時,他們是否會使用?絕大多數人都說不,因爲他們預計它會像奈拉一樣遇到不穩定和管理問題。”

雖然我們無法確定用戶是否會接受 e-naira,但是可能意味着 CBDC 並不是改善貨幣政策的靈丹妙藥,尤其是在公民對它們的信任度不夠高而無法使用它們的情況下。

Owonibi 說:“使用 e-naira 代替加密貨幣的唯一原因是對政府的信任,而這種信任對許多人來說已經被侵蝕了。”

鏈得得僅提供相關信息展示,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非洲加密市場規模年增長超 12 倍,誰是背後推動力?

推薦閱讀

五分鐘讀懂「Noun」:每日隨機鑄造並不間斷拍賣的 NFT 新實驗該怎麼玩?

智己汽車因何開進原石谷?

【鏈得得獨家】SEC 或將給予穩定幣“新身份”,是否在爲數字美元鋪路?

【鏈得得獨家】驚魂 30 分鐘?全球比特幣資產 8% 爲政府和大機構持有

非洲加密市場規模年增長超 12 倍,誰是背後推動力?

在看點這裏

非洲加密市場規模年增長超 12 倍,誰是背後推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