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人如何通過投資爲自己創造財富,在 VC 身上我們可以學到什麼?以色列知名風投 Collider.vc 創始人 Ofer Rotem 講述從一名開發者到投資人的故事。

原文標題:《對話以色列風投創始人 Ofer Rotem:比起開發者,我的內心是一個投資人》
撰文:胖車庫之喵比 ter

距離上一期播客,對話以太坊 MarketingDAO 的 Alex,已經過去了 2 個多月。上個星期 Daniel 找到我說,有個以色列做區塊鏈早期項目投資的朋友,一起聊一期吧。

想聊的話題有很多:早期投資的哲學?猶太人的致富經?何時與比特幣一見鍾情?還是一切關於我並不瞭解的以色列?

我開始翻 Ofer 的 Twitter,以瞭解更多些。Ofer 的簡介很短,以色列知名風投 Collider.vc 聯創,在做天使投資人之前是一名程序猿。記得在「胖車庫」第一期播客 的時候,我和 Stefan 探討過從開發者到企業家的進階。從開發者到投資人這個身份的轉變,同樣引發了我的好奇。

專訪以色列風投 Collider.vc 創始人 :從開發者到區塊鏈投資人Ofer 的 Twitter

也許並不是每個人都適合成爲 VC,但是很多人一定希望通過投資爲自己創造財富。看過胖車庫文章的朋友應該熟悉關於「財富創造」的話題,這裏說的投資不是指投資股票、債券、基金、衍生品這樣的二級市場標的(一般來說這個市場的信息已經足夠市場化,大家比拼的是獲取信息的能力),而是針對早期項目和市場趨勢的感知和行動。之前也總和做專業投資的前輩聊:這個時代的互聯網,移動互聯網誕生了很多改變世界的獨角獸,那下一個時代會是什麼?

這世界需要理性又樂觀的「賭徒」,Ofer 在一條推特里說,你應該經常預測未來,因爲錯了也沒人記得,對了你就酷斃了。這種財富的創造是一種眼界和對未來預判的能力,可能我們現在還沒有,但或許可以從擁有更豐富經歷的人那裏獲取一些蛛絲馬跡。

如果要給這期播客定一個主題:

「普通人如何通過投資爲自己創造財富,在 VC 身上我們可以學到什麼」,Enjoy

2013 年的時候,當時大家對銀行業很憤怒,他們到大街上抗議:爲什麼自己存的錢利息越來越少,購買力在不斷下降。在 11 年的時候以色利發生了示威遊行,當然美國華爾街以及世界的其他地方同樣出現了金融動盪。比特幣的出現,第一次使得財富可以轉移到銀行體系之外,改變現有低效的金融系統很難,而且很明顯這個領域缺乏競爭。

儘管比特幣不是最好的選擇,只是一種可選項(alternative),但就帶來金融的市場化競爭這一點,就足夠具有顛覆性。

這就是我當時也是現在依舊看好比特幣的原因。我開始買比特幣,13 年下半年的時候創立了以色列第一個比特幣社區--以色利比特幣協會(Israel bitcoin association),後來和 yang 一起創立了 Israel bitcoin embassy,一個爲區塊鏈創業者和加密貨幣愛好者們提供活動場地的組織。

這在今天看來是一件性感的事,但在當時,人們就覺得我們很奇怪。大部分人只是好奇,於是他們看看就走了。「比特幣能幹什麼呢?我也不能在超市使用它」這些都是至今我們還在聽到的評論。但是你和他們坐下來好好的介紹比特幣,爲什麼比特幣有價值,他們就會發現其中的意義。

「是啊,銀行體系沒有在爲我服務。」

2013 年比特幣達到 1200 美金的時候,我決定拿一些出來用來投資初創公司。我參與的第一個 1CO 項目是 mastercoin,隨後投資了 Bits of Gold,它目前也是以色列最大的場外交易所 (OTC),給以色列人提供了購買比特幣的渠道。後來我辭掉了開發者的工作,逐漸轉向並專注於早期投資。

2017-2018 年是比特幣歷史上又一個高潮的時期,媒體的目光開始大量聚集。那些在 14/15/16 年下行時堅持屯幣的人們突然得到了鉅額的回報,騙子此時也成羣結隊的出現。項目方融到的資金沒有用在正確的地方,反而是撒在了沒有效率的 PR 上。更多的人開始拋售代幣,他們只想着怎麼一夜暴富,而不是怎麼爲世界創造價值。

對我來說,當我投資一個團隊的時候,我需要和他們相處很長時間。但在當時,大多數人的心態是:在一天之間要做決定,是不是要投資,如果不投會不會錯過 ... 我幹不了這事兒(笑)。

2018 年時我遇見了 Adam Benayoun,他是 500 startup 的以色列合夥人。我們開始在一起工作,一起投資,19 年 4 月時一起設立了 Collider ventures,專注投資區塊鏈領域早期初創公司。

Q:從開發者到天使投資人的角色轉變,最大的不同是什麼?

開發者更多專注於一項很具體的任務,或一個產品。天使投資人需要對一個生態 / 行業有整體的認識。我當時以開發者的身份供職於一家小型創業公司,因爲規模不大所以我可以對公司業務有整體的認識,但你仍然是在專注一個產品,一個細分的需求。但做 VC,你需要去了解整個市場。

追問: 轉變角色對你來說困難嗎?

對我來說不難,因爲我覺得自己內心是一個「投資人」而不是「開發者」。我在想,如果我一直做開發者,很小的概率我能成爲最厲害的那個,好的情況也許我會做到管理的崗位。對於投資和創業,之前我有一些投資房地產的經驗,用我自己的積蓄,雖然數額不大;我還有一些活動組織的經驗,也算是小型的創業實踐。

Q:從事天使投資至今,你覺得能讓你作出正確判斷和投資決策的特殊知識或指導思想(specific knowledge),或者說核心競爭力是什麼?

我們從最初開始說,我自己內心,一直很想做一些對世界有用的事。幾年前我的朋友給我發了一個叫做 Ikigai 的韋恩圖,我看了之後很興奮,「這簡直就是我做事的方式啊」,我一直在想:什麼對世界來說是有意義的?

你需要有一些堅信不疑的東西,對你來說非常重要的東西,那就是你的 Ikigai,日語中的含義是找到你「存在的理由」。世界每天都在變,你需要不斷學習,瞭解什麼會對你堅信的事情產生影響。對我來說,就是爲這個世界帶來更多的可選項以及激勵個體價值,所以圍繞這個理由的事情我就會去做。

當然,投資人需要學習投資組合管理,如何「平衡」你的投資,實現風險對衝。學習如何估值也同樣重要。

專訪以色列風投 Collider.vc 創始人 :從開發者到區塊鏈投資人Ikigai 是你的熱情、使命、職業和專長的交集

Q:風險投資的區域性差異,硅谷 vs 以色列?

首先金融方面,企業的估值在以色列一定是低於美國的,尤其是早期初創。以色列創業者的突出特點是他們不在意排名 ,思維比較活躍,不怵做「不一樣」的事。西方像美國和歐洲,人們的思維會更加商業化。以上討論的都是早期初創。

歷史上以色列都是在夾縫中生存,因爲地方不大,資源非常有限,所以爲了生存,我們只能 think out of the box。以色列是一個很不懼怕失敗的民族,我們有鼓勵試錯的文化,失敗沒關係,重要的是你要在失敗中學習,然後趕緊進行下一次的嘗試。在以色列,創業者會受到很大的尊重,失敗的創業者也一樣。

追問:可以給一個例子說明以色列鼓勵試錯的文化?據我所知很多地方都對失敗者並不友好。

我們總是會挑戰自己的舒適區,做不一樣的事,因爲以色列太小了,人們需要創新出各種不同的方式來和世界市場接軌。有一個說法是 Chutzpah (חֻצְפָּה)...

daniel:對,Chutzpah 也是我很喜歡的智慧哲學(解釋)

Q:具有無限市場潛力的亞洲(中國、東南亞)已然成了世界的另一個重要的中心,你怎麼看這正在崛起的市場?

在成熟的市場比如美國,他們一般會延續或更多的關注過去做過的事情,在此基礎上進行創新。

亞洲(包括以色列)中產階級的崛起帶來很多機會,但語言的障礙依然存在,不同國家的人們交流仍是問題。

daniel:文化差異其實不僅僅是交流上的。我發現一些區域性的文化現象,比如中國的紅包,理解它代表的寓意,在產品上進行創新可以有很多發揮的空間。比如 maskbook 最近在 Twitter 上發起的加密紅包接力,你現在可以在推特上發加密貨幣紅包了。

Q:我們來預測一下未來。你說過做預測總是好的,因爲錯了也沒人記得,對了就酷斃了。

我常常會想自己當初進入這個行業的動機,是創造一個競爭性的金融市場。任何能夠激勵個體去做他們想做的,而不用受到中心化機構 / 系統的制約的事情,我都感到很興奮。比如現在我們說到的 DeFi,使任何人都有機會享受到金融服務;還有一些組織形式上的創新,以前我們需要合同、以公司的形式運作很多東西,但之後需要更有效率、使創新能更快發生的形式出現 ... 說到 DAO,我覺得會是一個長期的事,因爲很多情況下涉及到法規,但我仍投了一些 DAO 的項目,因爲我覺得他是未來。

專訪以色列風投 Collider.vc 創始人 :從開發者到區塊鏈投資人naval 關於區塊鏈將重塑公司形態的討論

我記得之前 AngeList 創始人 Naval 有一條推文也說過,公司纔是最需要「信任」的地方。「公司就是一個「合同的集合體」。與員工的工資合同、與股東的利潤合同、與債權人的債務合同、與客戶的交貨合同、與國家的稅務合同。基於區塊鏈的智能合約最終將重塑「公司」形態,其實很期待這方面的創新。

追問:你覺得哪裏最需要區塊鏈和加密貨幣?中國有很多 to b 的例子,很多企業在這個方向上創新,對此你怎麼看?

坦白講我不知道,所以我的投資組合設置的比較多元,to b 方向我們投了 QEDit,這是一個用零知識證明保護商業隱私的項目(QEDit 的上一輪,螞蟻金服也是主要的投資者)。我覺得 to b 的業務相對比較保守,風險不大,就是哪裏有需求,按照需求提供方案就好了。

to c 方面我覺得更有趣,我們可以期待顛覆性的驚喜和下一個獨角獸的出現。錢包、底層、DAO 等等。

daniel:我和 Jessie 聊過一些關於「創造財富的智慧」類似的話題,Jessie 之前也寫過相關的內容(翻譯和討論 naval 的播客:如何不靠運氣變得富有)。這類話題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加密貨幣想要完成的使命:讓普通人可以參與 / 享受財富的創造。在未來,我們的角色將不限於是消費者,更是網絡生態的積極參與者和貢獻者。這裏有一個 Jessie 之前提過的問題我覺得很有趣,你作爲天使投資人可以回答一下:

Q:在未來,是否人人都可以成爲一個「VC」,通過投資爲自己創造財富?區塊鏈(或說加密貨幣)怎樣可以讓這件事變得可能?

嗯,取決於你如何定義 VC,你問題的後面說是不是每個人都可以爲自己創造財富,答案是肯定的,爲什麼我在加密貨幣領域做投資,因爲他使得普通人可以享受財富的創造,很多的工具被開發出來,很多開放的 API 你可以用 ...

daniel:對,就像當時的互聯網革命,媒體變的民主化了,媒體從電視、報紙走向了社交媒體、自媒體、直播 ... 平民都可以享受、用它來創造。現在我們有了區塊鏈和加密貨幣,金融不再只是銀行、政府、金融機構和 VC 的專屬,普通人也可以成立自己的區塊鏈企業,提供金融服務。有了 DAO,將來成立企業也會變得越來越簡單 ...

是的,當 1CO 開始的時候,它是一種讓投資變得民主化的革命,但很顯然很多工具和規則沒有跟上。它也說明了事實上並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做早期投資,現在的風險投資還是少數人的遊戲,因爲這需要獲取資源、信息、需要做盡調的能力等等。這其中有很多的信息不對稱,但也意味着機會。我期待有更多的工具能讓普通人能夠參與進來。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