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ve、Compound、Maker、Synthetix 與 UMA 各有何優劣勢?

整理:@Akshay BD
編譯:盧江飛
中文版首發於鏈聞 ChainNews.com

本文是對 DeFiance Capital 負責人 Arthur Cheong 和 Three Arrows Capital 首席執行官 Su Zhu 最近一場 播客內容 摘要的第二部分。

此前鏈聞發佈了兩人對於頭部 DEX 產品的評價和展望,參見《聽 Arthur0x 和 Su Zhu 點評頭部 DEX 項目及未來趨勢》。

第二部分,讓我們聽聽他們討論點評頭部 DeFi 借貸協議競爭力和潛在風險:

在 DeFi 借貸協議這個領域裏有兩個主要的賽道領導者:AAVE 和 Compound。Compound 毫無疑問是先行者,但 AAVE 正在設法追趕。

AAVE

  • AAVE 一個最大不同點,就是其行動速度更快,AAVE 就像是一個敏捷的新手,而其最大的競爭對手 COMP 似乎因爲謹慎而顯得有點老態龍鍾;
  • AAVE 在創新與安全之間取得了良好的平衡,安全非常重要,因爲攻擊會把賬戶餘額掏空並破壞聲譽;
  • AAVE v1 在 2020 年 1 月發佈,七個月裏鎖倉量就達到 15 億美元。縱觀 DeFi 歷史,這樣的表現絕對算得上驚豔。Yearn 給了 AAVE 很多助推,該協議將大量流動資金轉移到了 AAVE,但是這種速度還是非常令人印象深刻的。毫無疑問,AAVE 知道社區想要什麼,並且非常樂意爲社區提供針對性的服務;
  • 代幣經濟:AAVE 代幣設計也很有一套,具有一定的價值捕捉功能,而且不是純粹出於尋租目的。AAVE 代幣持有人更多地是扮演了貸款「保險守場人」的角色,因此如果存在抵押不足的問題,那麼 AAVE 質押人有責任降低抵押不足貸款的一部分風險。在某些方面,AAVE 與傳統銀行股權有些相似,因爲銀行股權本身其實就是增加銀行債務;
  • AAVE 在閃電貸方面進行了創新,並使其被用了起來;
  • AAVE 將交付速度和保障安全結合的很好,這極其少見。

Compound

  • Compound 是第一個提供貸款服務的貨幣市場產品。非常安全,到目前爲止沒有出現過重大事故;
  • 2020 年夏季,Compound 宣佈啓動流動性挖礦,這一策略使其在去中心化金融市場上名聲大噪;
  • 至於全新的 Compound Chain,目前還不清楚主要內容是什麼,大致看來可能會連接不同的鏈(甚至包括央行數字貨幣),但不知道他們在實踐中將如何實現這一目標;
  • Compound 最初啓動治理模塊的時候,人們對協議優化改進充滿了期待和熱情,但是隨着熱情逐漸減弱,治理實施進展似乎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快,Compound 治理表現不佳問題是真實存在的(或許,1 幣 1 票不是最好的治理模式);
  • Su Zhu 認爲,Compound 很有預見性,他們發現在 DeFi 行業裏使用傳統「經紀商匹配」模式不會獲得成功,也不會具有網絡效應,於是他們選擇了「個人-資金池」的模式,想到爲提供流動性的人們給予獎勵——雙向異步借貸也是 Compound 獲得成功的關鍵原因之一。當然,Compound 最具邏輯性的業務模式就是「收益耕作」,並由此派生出雄心勃勃的代幣釋放和治理計劃。
  • 收益耕作和流動性提供的想法,解決了過去 DeFi 行業裏一直存在的「誰會是用戶」的問題,但同時又衍生出其他一些問題,比如:誰擁有資本、誰渴望獲得報酬?人們是否想獲得參與獎勵、還是想獲得最大回報?實際上,Compound 一直受制於鎖倉量指標,就像被卡在岩石之間,可如果真的放棄了鎖倉量,流動性就會轉移到 AAVE,結果反而得不償失。
  • 出於這些因素,AAVE 很可能會繼續追趕並最終超越 Compound。

Maker

  • 當穩定幣剛推出的時候,Arthur 就十分希望找到一種穩定幣最佳投資方法,但當時他沒有辦法獲得 Tether 投資敞口。之後,加密貨幣市場又針對 Maker 無法擴展等問題進行了理論辯論。現在,DAI 市值已經超過 10 億美元,足以說明這個穩定幣項目是成功的,Maker 也是第一個證明有可能冷啓動去中心化穩定幣的協議;
  • 作爲第一個 DeFi 協議,每個人都希望 Maker 成功(Dharma、Compound 等都在支持 Maker)並獲得社區強烈認可;
  • 但是,Maker 自身也存在很多問題,一些真正「聰明的錢」早在 2019 年就意識到 DeFi 潛力,並向 MKR 投入了大量資金,因爲他們認爲所有價值最終都會流向 MKR 代幣。但是結果,所有這一切都沒有發生,美好的願望在 MKR 社區幻滅了;
  • DAI 的下一步發展充滿挑戰,他們會把現實世界中的資產作爲抵押物嗎?他們又會如何解決價值捕獲的問題?在所有代幣模式中,代幣回購和代幣銷燬可能是最不受歡迎的一種,Placeholder VC 之前發表過一篇文章,其中談到代幣回購和銷燬將會破壞網絡價值,感興趣的人可以去找下 閱讀
  • 公開呼籲更廣泛的 DeFi 社區提出更多解決 Maker 代幣經濟問題的建議,社區經濟性與協議增長之間需要達到一種平衡;
  • 大多數 DeFi 協議都在向用戶提供激勵措施,以刺激更多人使用協議,這其實也是 Maker 應該考慮的事情,因爲早期社區用戶可能正冒着一些資本風險;
  • Su Zhu 認爲,如果代幣發行由美國 VC 控制,那麼最終 VC 和用戶之間的利益就會錯位;
  • DeFi 應該回答的核心問題其實是:如何讓用戶變得更富裕?
  • 代幣質押與代幣回購 / 銷燬之間的比較:一旦開始質押代幣,就可能觸發稅收問題。作爲流動性提供者的美國 VC 並不是慈善機構,他們很難接受這種代幣經濟。所以,有可能最終做出了與用戶無關的代幣經濟決策。
  • 「成功」和「失敗」也是相對的。 用戶可以通過質押開始真正使用 DAI 並賺取 MKR 代幣,這是好事;但對於那些購買和持有代幣的人來說,這可能不是一個好結果;
  • 另一方面,如果 Maker 最終能擺脫監管幹擾(比如使他們可以做按揭業務),那麼也可能會推動協議使用。

Synthetix

  • Synthetix 是 Arthur 投資的第一個資產,也是除 Chainlink 以外的最大 DeFi 代幣(鏈聞注:在訪談進行時);
  • 但是,Synthetix 也存在問題,比如:如何從雙原生代幣中冷啓動合成資產?這似乎是個循環問題;
  • 真正讓 Arthur 改變對 Synthetix 投資看法的是一篇關於該項目的 博客文章,該文章指出,只要服務能夠創造價值,那麼抵押代幣就應該是有價值的,因爲這代表人們願意爲使用這些服務付費,因此支付給代幣持有者的費用也是有價值的,這有些類似於早期購買公司股權,價值最終會隨着時間的展現出來。
  • 簡而言之,Synthetix 允許用戶抵押 SNX 代幣以創建各種合成資產並進行交易,交易費用將會支付給質押代幣的 SNX 持有人。Synthetix 也是 Optimism 的第一批合作伙伴,Optimism 是使用 optimistic rollups 的二層解決方案;
  • Synthetix 是目前市場上最活躍的 DeFi 社區之一,雖然此前經歷了一段艱難時期,但這個社區極富有韌性且流失率很低。
  • Synthetix 的治理方法令人耳目一新,他們發現 1 幣 1 票的治理模式不夠理想(因爲巨鯨可以壓制其他代幣持有者)。取而代之的是,Synthetix 設立了一個治理理事會,到目前爲止,這種治理模式看起來很成功。

UMA

  • 對於 UMA 這個項目,Arthur 沒有發表太多意見,因爲這個項目可能是他最不瞭解的 DeFi 協議之一。就現階段而言,UMA 的市值與協議採用情況似乎不太匹配;
  • 持有 UMA 代幣所承擔的風險沒有 Synthetix 那麼大(比如,沒有債務),但這個項目的關鍵問題在於該如何比概念證明走的更遠;
  • Su Zhu 認爲,UMA 是一個類似於 Augur 的 DeFi 系統,只是 UMA 沒有使用預言機,而是選擇了一套「爭議處理系統」(dispute system),爭議者是確保合約得到妥善結算的人。從協議構造角度來看,這種模式似乎具有一定市場吸引力,但目前還不瞭解在實踐中如何工作。如果你不想使用 UMA 套利的話,那麼爭議似乎很容易解決。不過其中的博弈會如何並不清楚。舉個例子,出現串通該怎麼辦?我們已經看到太多 DeFi 協議因爲加密經濟模型設計的問題、或是自身市場實力不足而受到攻擊。 除非你有足夠的賞金,否則這些問題很難回答甚至無法預測;
  • 我們可能需要使用「火雞效應」來作爲解決問題的新方法,可以參考閱讀塔勒布的心理學實驗。(鏈聞注:火雞效應,是指每天早上起來都有人給火雞餵食,所以火雞會活得開開心心,以爲這種安逸的生活會永遠持續下去,然而,感恩節到來時,人們卻會把火雞喫掉。這個心理學實驗是塔勒布在《反脆弱》一書中提出的,後指在一個公司安穩工作,每天開開心心地等老闆發工資,當某一天企業破產員工也將岌岌可危。)

好了,先總結到這裏吧,我的文筆有些粗糙,但 @Arthur_0x 和 Su Zhu 在播客中的分享真的很有價值,如果有任何地方表達不清或存在錯誤,請大家隨時指正。

來源鏈接:twitt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