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MS 如何看待風險?交易員如何進行快速思考?爲什麼說謹慎購買反向合約?來聽交易員怎麼說

目錄

1、FTX 六月概況
2、CMS 如何看待風險
3、快速思考!
4、謹慎購買反向合約或 Bitmex
5、FTT 銷燬
6、FTX 本月熱點話題
7、讀者答疑

1、 FTX 六月概況

六月對於 FTX 時相當忙碌的一個月。我們在本月上線了一系列的產品、升級以及新功能。接下來,我們仍將針對社羣所提出的反饋問題進行解決,並將持續以創新的思維爲我們的用戶羣體提供更優質的服務。

DeFi

DeFi 當下的熱門程度已無需多言,因此,我們已於六月陸續上線了 COMP、cUSDT、BAL、KNC 和 DeFi 指數等產品。這對我們平臺的廣大用戶而言是一個振奮人心的好消息——因爲自即日起,我們的用戶可以使用 cUSDT 作爲所有期貨和期權交易的押金。

移動端

爲提供更完善的使用體驗,FTX Pro 連續推出了一系列新功能。包括:可同時顯示訂單、倉位及數量的全屏圖表功能、訂單修改功能、入金 / 提取歷史記錄查詢、市場訊息(持倉量等)、盈虧曬單分享,以及一些細節優化,例如在盤口顯示交易深度,市場頁面的排序功能,以及在錢包頁面隱藏餘額爲零的資產類別等。

用戶交互及使用體驗優化

我們對用戶們所提出的每一條 UI/UX 相關建議都會進行認真的考量及評估,並對用戶們所關心的問題進行優化落實。六月我們已實現的優化如下:可拖動高級訂單列表、賞心悅目的 app 界面新設計、資產項目對應標識、可點擊 TxID、彩色 PnL、彩色掛盤冊、更合理排布的圖表、法幣入金功能的 UI 翻新,以及設置中的動態手續費卡。

期權

期權和 MOVE 波動率合約現可展示 IV 和 Greeks。現在,點擊“交易”後可保證您所獲得的成交價將與您交易時所獲報價一致,甚至更優。期權執行價格階梯現爲 10。我們將繼續努力爲用戶們提供該類資產中最優質的期權交易平臺,敬請期待更多優化更新!

投票上線

我們一直在努力通過各種方式讓我們的用戶們一同參與到 FTX 的開發與規劃中來。有鑑於此,我們創建了一個投票頁面來讓我們的用戶有機會直接參與我們的上幣決策。投票人的影響力將與其月交易量和 FTT 持有量成正比。

量化空間

新功能已於本月逐步推出,包括一系列針對 MOVE 波動率合約和價格的功能。

FTX Podcast

我們的專屬播客頻道上線啦!在這裏,我們將和您一起探討加密貨幣與區塊鏈領域的企業成長和人物故事。

2 、CMS 如何看待風險

本章節作者: CMS Holding

在金融界永恆的人機之戰中,CMS 發現自己已深深紮根在人類的陣營。這意味着,相較於基於系統和技術分析的交易員而言,我們對於 EV 和風險的分析方法更加模糊,他們能通過更明確的開盤和收盤價來判斷風險平衡的最佳狀態。那麼這要如何實踐操作呢?

我們的世界由兩種不同的資產所組成,可操作的與不可操作的。可操作風險是指那些流動且可執行的倉位,如做多 BCH、做空 ZEC 抑或全押 BBQcoin。這在任何時候都佔據了可交易整體的很大一部分,可操作風險更是在我們的風險承受能力中佔了 75%。不可操作的倉位則由於某種原因具有非流動性或無法被交易,例如初創公司股權和未釋放代幣,這些佔掉了盤面中剩餘的那部分風險承受力。

對每個不可操作倉位,都有其淨名義敞口範圍,即有多少資金是曝露在風險下的,而我們很少會用其他資產來對衝這部分風險。這就意味着,如果我們要在一筆投資中做多某個幣種,我們就需要承擔其相應的風險,直到平倉,而不會通過拋售其他資產來抵消它在流動市場中的風險。我們所有的決策都是圍繞這一點來制定的。

那麼,對於我們要買入的非流動倉位,除了它所能產生的直接利益,我們還要考慮什麼?首當其衝最爲重要的就是平倉的時間點。要了解這爲什麼如此重要,首先你需要知道交易時的無風險回報率以進行比較。幣圈沒有無風險一說,但我們喜歡用基準回報率代替,即由現貨和期貨的交易利差可得出的現金貸款利率。那麼當曲線呈現大幅期貨溢價時,我們就必須有一項特別有趣的交易來保證暫時將資產負債表轉移過去。

每個可操作的多空倉位都面臨着主賬本的 BTC 淨敞口,以及一些其他的名義風險敞口。主賬本是我們當下所有交易的合集,並糅合成一個更高層次更全面的視角來觀察風險。總的來說,我們會對整體的風險始終保持一定的目標,這樣的風險是以 BTC 來計算的,同時也對其他名義敞口設置了硬性上限。

你之所以需要不同的名義敞口限制和 BTC 敞口限制的原因,與我們如何計算 BTC 敞口有關。每項資產都有對應的 beta 值,就像標準普爾(S&P)之於股票,數字貨幣的 beta 值則是以 BTC 價格來做衡量。這個 beta 值代表了了每次 BTC 的價格變動所對應的該資產價格變動是多少,因此,假設你認爲一項資產的價格變動是 BTC 的兩倍,那麼該資產的 beta 值就是 2.0。現在這個 beta 係數取決於時間,於是由此便帶出了另一個問題,參考多少歷史數據較爲合理呢?通常我們採用的是一個月左右的短窗,因爲你可能會遇到一些機制突變,並造成價格的瞬息萬變,就像突然炙手可熱的 DeFi,所以你會想要一個較短的歷史記錄。因此,對於一些 beta 值較低的資產,例如 LEO,可以在 BTC 總風險未變更前認沽大量的名義金額。另外,您可能會發現自己的美金槓桿爲 3 倍,但 BTC 槓桿卻爲 1 倍,而這是相當危險的。

那這是否意味着只要你使用了全球風險係數,你就可以最大限度地買入 BSV 呢?非也,個人風險的大小通常是即時進行的,這就像 X 在發生或變化後會使 Y 暴露於某種名義風險中一樣,而這些風險很可能只是在談笑間就檣櫓灰飛煙滅了。 如果這筆交易使我們的風險超出了預設目標,那麼你就需要通過買賣其他產品來對其進行制衡,以保證我們始終在安全線內,這個產品有時是 BTC,有時是 ALT,有時是 TRUMP 期貨,但我們實際上並沒有這樣操作過。

最終你總有持倉中總會出現一些你喜歡的標的,和一些你沒那麼感興趣但是你卻需要持有來對衝 beta 的標的。在某一個時間節點,你可以有 100 萬種喜歡或者討厭某一種標的的理由,但是他們卻與你的風險構造毫不相關。

別急,還沒完呢,請記住,關於非流動性倉位的融資顧慮並不會隨着流動名稱而流走,你仍然要想辦法清除障礙,更重要的是,你需要考慮你所持倉位隱含的融資意義。你如果購買現貨,那麼你就是在燒錢,因此你將面對和非流動性倉位相同的規則和最低迴報率;如果你用的是期貨,那麼你就要考慮具體要用怎樣的融資手段,是通過可變的融資機制呢,還是久期期貨?以及這個融資具體是什麼樣的?根據不同的操作方向和現 / 期貨溢價情況,你可能不僅僅是賺不到錢,甚至可能還要虧出去一些,而對於永續合約你則處於未定義的期貨金融之中。總的來說,我們希望通過規劃構建我們的期貨倉位來獲得整體回報,除非我們認爲基差本身太便宜,不過這是另一個必須要考量的參數了。你還得時刻關注你的投資組合的總體基準風險,尤其是因爲基差本身相對市場而言是針對 beta 進行交易的。

這些參數看起來多而繁雜,但就像任何一個按部就班的好系統,它讓你能夠專注於發現市場優勢,而最終,這些動作會自然而然融入你的記憶,你只需要記住要按哪個按鍵。

3 、快速思考!

本章節作者 : Samuel Trabucco - Alameda Research 量化交易員

先看看加密幣交易世界中的每種(真實!)情況,然後花 60 秒時間制定應對戰術。這就是當各類情況發生時我實際用來可以對它進行評估的時間(有時甚至更短):

• BCH 即將迎來一次硬分叉,且極具爭議。目前尚不清楚分叉後的 BCH 將保留多少價值,但目前清楚的是,一定“少於全部”。 OKEx 有部分期貨在分叉之後就無效了,所以你可以大量賣出此類期貨或買入現貨(以 OKEx 允許的最大折扣進行交易)。OKEx 然後發推文說,他們的合約將提前到期,甚至可能就在幾分鐘內,這樣就能以出乎意料的高價到期。這時候你該怎麼辦?

• BNB 開始崩潰,接着幾分鐘後便看到報道稱,幣安——一家記錄好口碑佳的大型交易所,同時也是你操作大量交易且投放大量資本的平臺——被黑客攻擊了。顯然有些人已經提前得到消息,但大衆只在 10 秒前纔剛剛知曉。這時候你該怎麼辦?

• 在全球疫情肆虐、經濟形勢下滑的環境下,BTC 價格也在直線下跌,而且似乎尚未有要停下的跡象。(你經常交易且大量持倉的)各大產品和平臺上將引發大規模清算,且交易情況混亂。(交易所之間合約和現貨的)溢價大幅增加,處處都有大量的交易,而你自己的倉位隨時都有爆倉的風險(並且由於區塊鏈交易速度有限,資金無法快速轉移)。你的資本有限,而處理它的正確方法正在瞬息萬變。BTC 在 BitMEX 清盤後跌破了 4000 美金,接着 BitMEX 也開始下跌。這時候你該怎麼辦?

此類情況可能會使原本精明的理性決策者們陷入僵局。他們在極短的時間內要做出賭注巨大的艱難決策——可以想象這時候非常容易因恐慌而導致難以做出決策——更不消說要做出正確或者幾乎正確的決策。人們爲何會對此苦苦掙扎?

這由多種原因造成。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許多人——尤其是那些高智商、擅用數學而最終成爲量化交易員的那類人——受過深度思維訓練,並想出解決問題的完美方案。有着充分的時間和明確要解決的問題,他們將輕鬆搞定——而這些正是 Alameda 賴以建立和維護其模型的思維和技能。但當面對一個十分複雜的問題而且要在 5 秒內做出決策時,他們也可能會亂了陣腳,因爲他們並不習慣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給出一個較爲合理的方案——他們更習慣花更長的時間來做一個大決策。

另一個原因是人類對於“應戰還是逃跑”自然的反應傾向。當你面對一個複雜的新情況,卻幾乎沒有時間充分思考,即使你天生傾向於在逆境中戰鬥,實際上你可能根本不知道要如何應戰。尤其是當你對系統功能唯一的瞭解是你的賭注有多大得時後(對於 Alameda 而言,最優決策的價值通常比最差決策超出幾百萬),那麼應戰有時是不現實的。因此,許多人默認選擇逃跑(交易時,這通常意味着採取最少行動,或參照其他人的行爲)。

第三個原因是損失規避偏見。人們通常會做出使自己的潛在損失最小化的選擇,即使這個選擇不能使他們的 EV (期望值)最大化。贏得多的可能性不足以抵消輸得多的可能性,所以他們採取被動姿態,兩邊都不要。如果潛在損失相對於淨資產(或未來盈利潛力)而言是巨大的,那麼這樣的做法其實是很合理的——而這個界線在哪兒可能是一個微妙的風險管理問題。但是,有時即使損失很小,很多人也選擇了規避損失,哪怕他們知道這個風險是正回報的,這是實時交易者們需要克服的偏見。

那麼,您如何更好地應對這些因素?“勤加練習”是個無法令人滿意的答案。要練習在數百萬美元處於風口浪尖的情況下做出反應是相當困難的,因爲在你熟練應對這樣的場面之前,你往往不會有機會遇到。但是你可以先解決一些潛在問題,這樣在遇到這些情況時你可以發揮好一些——我可以說一些曾經幫到過我的經驗和意識訓練。

大學期間我學的是數學專業,有段時間我甚至堅信我會往學術界發展。我經常花上幾個小時甚至幾天的時間來解決一個難題,因此,我自然而然會傾向於用較長的時間來尋求完美的解決方案。有趣的是,我從中學和高中數學競賽經驗在這裏對我有很大幫助——例如,我在 MathCounts 練習過很久,而這個競賽的目標是儘可能快地做出大量題目。練習快速解決數學問題是鍛鍊快速思考而非深入思考的一種直接方法,它能在提高你的正確率的同時又不讓速度變得太慢。

我一向喜歡戰略遊戲,尤其是那些必須在一局裏做出許多艱難決定的遊戲。我玩過很多不同遊戲——我在國際象棋、拼字遊戲、撲克、爐石傳說、自治領和魔術聚會這些遊戲上花了數百小時——但是吸引我的是需要在不確定性條件下做出艱難決定的過程。在這些遊戲裏你需要做出成百上千個高難度決策(都是基於概率的),而你在這過程中所習得的技能將直接轉化成你在交易時所需要的技能——這也有助於完善快速思考能力。

在大學和我從事交易的頭幾年,我經常玩撲克。起初,我很害怕虧損,即使它只是我的淨資產的很小一部分(即使它甚至只是我給自己定的賭資的一小部分!)。例如,在很多情況下,正確的打法是 all-in,而我卻沒有這樣做,因爲那有可能會輸光我的錢。但是就長期而言,在這種情形下拒絕正確打法也可以簡單理解爲賺取平均利益和賠錢之間的差別。最終,在這一點上我說服了自己,就在嘗試了幾次並輸“大”了幾次之後——但贏得更多。幾次“大”輸反而給了我信心,去下更大的賭注。如今,我賺過和輸過的錢遠比我曾想象的要大得多,翻了好幾倍——7 位數的數目已經不再困擾我了。

我如何將這些技能應用於交易呢?讓我們深入研究一下我(和其他 Alameda 交易員)對上述情況之一的一次應對——3 月 12 日的 COVID 崩潰。
FTX 7 月刊:交易員特別篇,帶你深入交易員的思考模式圖表 1: BitMEX 在 3 月 12 日 11am UTC 的盤口表現

當時有好幾天都必須做出一連串艱難、快速的決策(儘管在此期間我精疲力盡且“情緒不穩定”,我當時真是忙的不行)。但是,整個事情的一個縮影是,當 BitMEX 的 BTC 永續合約的連環爆倉讓 BTC 看起來可能會歸零時:影響決策的相關因素有哪些?

• 買入一個合約有三個要素:溢價多高,我們可以從它的利潤中抽出多少資金,以及這會使爆倉離我們有多近?普通的爆倉風險指標完全用不了——比特幣在 5 分鐘內的變動通常是 10%。

• 對於我們沒有資金但我們非常渴望購買的產品——有多渴望?轉賬預計要花多久?以及在這段時間暫時失去資金會消耗我們多少預期價值?資金會因爲轉賬而被長時間佔用,從而產生一些特別的影響,比如“對保證金不可以這樣操作,這將增加我們 20% 的爆倉機率並造成大量虧損”,這在之前是從未發生過的。

• 在不同的時間點,我們應該做多還是做空 delta?這其中的因素變化非常快,而且與尋常情況十分不同,但在很多方面它們也更直觀而“容易”成功,如果你迅速思考各種事件對市場造成的影響——例如,盯着 BitMEX 的掛單簿並猜測在爆倉結束後(一段時間)預測做多時機的成功率將變高,類似的事情到處都在發生。

任何細微的變化都會影響到上述這些因素,而我們整個團隊每分鐘都會做出大量對交易和盈虧產生重大影響的決策。工作時團隊裏經常充斥着叫喊聲和緊急事件——處於這樣(高壓)的環境中是非常酷的。我經常因此喊到沙啞!

BitMEX 下跌是這項樂趣的巔峯時刻。彼時 BitMEX 上有成千上百條爲解決的爆倉——這些倉位還會清算嗎?這些爆倉是故意的嗎?市場將作出怎樣的反應?BitMEX 上的資金將何去何從?如果我在上面有倉位,而 BTC 繼續下跌,我會被爆倉嗎?這將持續多久?還有很多層出不窮的疑問,而其中有很多都是極其不確定的,但有的結論我們不得不立馬做出——例如市場會如何反應。

知道了市場可能因此而上漲(用戶們認爲爆倉已經結束了,因此市場將會出現復甦)意味着你其實可以預測出慣性效應——BTC 上漲,這實際上平息了一部分待定的清算需求,同時也意味着它將繼續上漲。此外,這改變了關於保證金和平倉的計算方法——例如,如果我們預計 BTC 上漲,我們可能會冒險在最高價的合約中加空頭倉位。你有多快弄懂這件事情,將決定了你是否能多賺幾百萬,因爲這決定了你何時能逃脫風險。

在這期間我們也做了大量的決策——要怎麼把標準普爾指數運用在我們的模型裏?在各家交易所的流動性都大量下降的情況下,我們要怎麼安排做市優先級?哪些是我們默認必須使用的交易所?我們有沒有遺漏什麼會影響到幣價的新聞?等等。而這些問題也沒有標準答案,答案時時刻刻都在變化!因爲實際情況總是複雜得難以想象,你永遠也不可能做出一個完美無缺的最佳決策——但你可以做出個不差的決策,而我們也確實做到了。

無論你在做快速決策方面有多出色,總還是會覺得似乎有哪裏做得不夠。如果給你 5 秒鐘讓你做一個決策,可是一旦做錯了你將後悔終生,那麼即使面對一個所有人都贊同的最佳決策,你也無法在一時間下定決心。而對自己的認可也是一種能力,它會使你更輕鬆的面對潛在的損失(以及將來或許會懊悔的可能),你要相信假如同樣的情況重複發生上百次,你早就發了——因此在它真正發生的那一刻,你必須要相信自己。要做到這樣是很難的,但絕對是值得的。

4 、謹慎購買反向合約或 Bitmex

本章節作者 : Clarens Caraccio - Nibbio 量化交易員

在現在的加密合約市場,永續合約顯然纔是王道。雖然一些諸如 Bitmex 之類的資深交易所紛紛推出了“反向”永續合約,但是更受 FTX、幣安合約等平臺歡迎的,其實是“線性”合約。它們有什麼區別呢?

傳統金融市場中用的大多都是“線性”合約,也就是說,它的風險敞口(Delta)是恆定的。如果一個人買了 1 份 BTC/USD 的“線性”合約,那麼不管 BTC/USD 的價格是多少,他的 delta 都是 1。該倉位的盈虧用美元計算:1 x (平倉價-開倉價)。每個人都知道這個基本公式。

然而早期的加密合約交易所並不願意交易美元,而是用 BTC 進行交易(這或許是由於政策原因——誰敢跟 SEC 過不去呢?)。如果抵押和盈虧都能夠用 BTC 來代替,那是最好不過的了。

這時,“反向合約”也加入了競爭。它仍然按照 BTC/USD 的形式報價,但它的合約數是用美金來計算的,而非 BTC。於是交易員得到的美金 Delta 是恆定的,而 BTC 的 Delta 則是變動的,等於
FTX 7 月刊:交易員特別篇,帶你深入交易員的思考模式現在他的倉位的 Delta 是個現貨函數。而“反向”合約的盈虧計算公式如下:
FTX 7 月刊:交易員特別篇,帶你深入交易員的思考模式 它的盈虧走的都是 BTC,所以避開了美元。
FTX 7 月刊:交易員特別篇,帶你深入交易員的思考模式我們再來詳細看看,“反向”合約的 delta 值是 1/Spot1 ,而它的 gamma 值是 1/-Spot^2。

“反向”合約多頭的 gamma 值是負的,這時候如果要用 delta 對衝的話就很花錢(因爲要在高價買進 delta,低價賣出 delta),
FTX 7 月刊:交易員特別篇,帶你深入交易員的思考模式而相反的,如果你要做空“反向”合約的話,那麼你的 gamma 就是正的(這時候就要在低價買進 delta,高價賣出 delta)。

因此,做多“反向”合約的風險要高於做空。當價格持續下跌的時候,delta 的倉位就會積累得越來越多,而交易員也會面臨着越來越大的爆倉風險。

或者可以這樣來理解,雖然倉位的美元價值恆定,但作爲押金的 BTC 價值隨着 BTC/USD 價格的下跌而貶值了,因此也就增加了爆倉的風險。

最近加密合約市場的趨勢是用穩定幣作爲押金的線性合約,例如用 USDC、TUSD 以及備受爭議的 USDT 等。FTX 也在此列,可以接受穩定幣作押金且交易線性合約(其實 FTX 也接受非美金押金,但這些就不屬於本文討論範圍了)。幣安合約則只接受 USDT 作爲押金,且其合約是用 BTC/USDT 價格來報價的,這和 BTC/USD 的價格還是有一定差異的。

用穩定幣作押金的線性合約的一大優勢是,交易員只需要用一種押金幣種,就可以操作多個幣種的交易對。不論是 BTC/USD、ETH/USD 還是 altcoin/USD 都只需要用同一種穩定幣做押金即可,而盈虧也將以穩定幣的形式結算。

因此,交易員也不必爲了做多或做空某個山寨幣而真的去持有該幣種。

Bitmex 試圖用雙幣種合約來達到同樣的效果。

他們仍然用 BTC 作爲押金和結算方式,但實際操作的交易對並不涉及 BTC。以 Bitmex 的 ETH/USD 雙幣種合約爲例,該合約的 ETH 價值等於 0.000001 x BTC/USD 價格。因此,它的 Delta 值是以 0.000001 爲倍數、關於 BTC/USD 價格的函數。盈虧也以 BTC 的形式實現,其公式爲:0.000001 x (平倉價 – 開倉價)。因此它的盈虧是關於 ETH/USD 的線性函數但確實用 BTC 來結算的。這使交易員的工作變得更復雜了。萬一 ETH/USD 漲了但 BTC/USD 跌了咋辦?交易員還是會以 BTC 進行結算,但由於 BTC/USD 價格跌了,那麼最終他實際上的美元收益就會低得多。

因此,如果你是以美元爲基準的交易者,雙幣種合約就太複雜了,相比之下不如選擇押穩定幣的線性合約來得更直接。

在推特上關注 Nibbio: @Nibbio HK

5、 FTT 銷燬

FTX 7 月刊:交易員特別篇,帶你深入交易員的思考模式FTX 已經銷燬了 FTT 循環供應量的 4.95%,保險基金則持有 525 萬個 FTT,約佔循環供應量的 5%。我們在一年零一個月的時間內完成了銷燬生態系統中 9.95% 的 FTT 循環供應量。根據下圖中各交易所之間費率的比較,可以看出這是個值得關注的不錯成績。
FTX 7 月刊:交易員特別篇,帶你深入交易員的思考模式Figure 2: Fee comparison between exchanges

6、 FTX 本月熱點話題

FTX CEO Sam Bankman-Fried 談 DeFi 項目
SBF 的 COMP 概覽 點擊此處:here

SBF 對 COMP 的建議更新 點擊此處:here

SBF 對 BAL 的看法 點擊此處:here

Alameda Research 交易員:Sam Trabucco 談 Alameda 如何運作 點擊此處:here

7 、讀者答疑

您可以發送 e-mail 至 : research@ftx.com 向我們提問關於加密貨幣和區塊鏈生態系統的各類問題。我們將從中抽取部分問題於下月月報中專門予以解答。